漢密爾頓小規模封鎖警示人們謹慎對待疫情

1月6日(週三)上午,紐西蘭漢密爾頓(Hamilton)地方法院因一名出現Covid-19症狀的邊境工作人員造訪而實施了小規模的封鎖。該封鎖從上午10點左右開始,大約維持了一個半小時。出現症狀的工作人員前一天接受了病毒檢測但當時並未拿到檢測結果。後來,衛生部證實該員工的檢測結果為陰性。公司和數字服務代理副秘書長梅夫·尼爾森(Maeve Neilson)1月6日說:「司法部正在遵循衛生部的指導方針,以保護所有法院參與者和工作人員的健康和安全。我們還開發了一項草案,以處理在我們任何建築物中出現COVID-19症狀或確診的人。」作為預防,當天法院大樓中的所有人都提供了聯繫方式,該場所全天關閉並進行了清潔。尼爾森同時強烈建議法院造訪者下載NZ COVID Tracer應用程序,並在進入法院大樓時掃描二維碼。在哈密爾頓法院事件發生後,監督奧克蘭社區檢測點的醫生Vanshdeep Tangri敦促人們保持高度警惕,尤其是在紐西蘭邊境已出現更具傳染性的新變種病毒之際。Vanshdeep Tangri醫生表示,紐西蘭人不應該將目前的自由視為理所當然,而需為疫情再次爆發做好準備:「如果確實蔓延到社區,我們必須做好準備,這也是我要告訴我的團隊的,即做好準備。」Tangri醫生在奧克蘭設有三家病毒檢測診所,他已要求所有團隊成員必須非常謹慎,以應對在英國造成嚴重破壞的新風險。他說:「我們很幸運能夠處於現在的位置,但我們不能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我們也不應該這麼認為。」大多數的檢測點在新年期間關閉,如今已重新啟動。自1月5日(週二)以來,隨著人們相繼復工,據很多衛生工作者所說,奧克蘭周圍的檢測點需求已增加。Tangri醫生1月6日說:「每天訪問我們站點的平均有50人,有些站點目前有80到85人。」根據衛生部1月7日的疫情通報,紐西蘭現有的英國變種病毒確診病例為8例。據報導,該變種病毒(譜系B.1.1.7)的傳染性是原始菌株的1.5倍。衛生部在聲明中表示,雖然該變種病毒更具感染性,但所有確診者都得到了高水平感染預防措施的護理,社區的感染風險並未增加。紐西蘭的病毒傳播建模師兼教授肖恩·亨迪(Shaun Hendy)說,如果新型病毒變種流入社區,紐西蘭將直接回到警戒級別4。亨迪說,這種新菌株正在歐洲「迅速超過」其它菌株的病例數量,意味著它的增長速度比其它菌株更快。然而,亨迪說,儘管「風險增加了」,但隨著時間的流逝,管制隔離設施得到了改善,紐西蘭處於「相對較快地」消除這種狀況的更好位置。如果在去年3、4月份紐西蘭人就與這種變種對抗,那會困難得多。

惠靈頓耗資4500萬元打造紐西蘭好萊塢

惠靈頓近郊的上赫特(Upper Hutt)正在興建一座造價4500萬元的新電影製片廠,並希望利用紐西蘭無Covid-19的特殊地位吸引國際投資者的興趣,將其打造成紐西蘭的「好萊塢」。該製片廠的計劃包括三個2300平方英尺的攝影棚,每製作一部作品將創造至少500個工作崗位。位於Wallaceville的Lane Street Studio承諾將為該製片廠的電影場景提供「燈光、攝像機和動作(action)」。但這並不是該工作室唯一正在開發的項目,Lane Street studio還在開發一個全國性的培訓項目,與大約200名學生分享行業知識。一旦全部完成,上赫特的Wallaceville可能會成為新的「好萊塢」。導演克里斯蒂·格蘭特(Kristy Grant)希望它能成為世界一流的製作工作室,並表示他們已經引起了海外的關注。他說:「已經有些人想來這裡拍攝,我們會給他們預訂日期,並在準備就緒時充分利用該設施。」由市議會控制的促銷組織WellingtonNZ明確表示,該電影公司不會從紐西蘭其它電影部門挖角。惠靈頓銀幕公司的妮西·鮑徹也表示,這是對已有相關產業的一種補充,並推動該產業的發展。

普通感冒與COVID-19症狀有何不同?

COVID-19 和普通感冒都是由呼吸道病毒引起的疾病,通過口鼻飛沫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二者的症狀有相似之處,但它們是截然不同的兩種疾病。醫學工作者基於公開發表的統計數據發現,Covid-19引起的症狀比普通感冒更多樣化,出現嚴重並發症的風險更高。有四種冠狀病毒最常引起人類的普通感冒。但一個人可能因感染SARS-CoV-2病毒(冠狀病毒的一種)而患上Covid-19,而這是不同於感冒的另一種疾病。與普通感冒相比,Covid-19具有以下特點:更長的潛伏期(2-14天,普通感冒和流感為1-4天)、導致更多不同的症狀及更高的並發症和死亡率風險。普通感冒與Covid-19的症狀相比,普通感冒會導致:流鼻涕或鼻塞、打噴嚏、喉嚨痛、嗅覺或味覺減退、咳嗽以及疲勞。這些症狀也可能發生在Covid-19患者身上。然而,COVID-19還可能導致:發熱、呼吸急促(氣短)、乾咳、乏力、頭疼、肌肉或身體疼痛、嗅覺或味覺的喪失、噁心想吐、腹瀉等。許多這些症狀,包括發燒、身體疼痛和胃腸道症狀,在普通感冒患者中並不常見。它們更有可能是Covid-19或其它病毒性疾病的結果,如流感。並非所有Covid-19患者都會出現所有這些症狀。有些人可能有與感冒相似的症狀,但不發燒。有些人可能只是失去了嗅覺或味覺,有些人可能根本沒有症狀。據世界衛生組織稱,Covid-19的其它一些不太常見的症狀包括:皮疹、結膜炎(紅眼病)、發冷、頭暈、易怒、焦慮或抑鬱、以及睡眠中斷等。如果你出現以上症狀,懷疑自己可能感染Covid-19,應自我隔離,並通過電話聯繫醫生尋求建議。

2021年初紐西蘭南島都經歷了什麼?

暴雨、冰雹、雷暴、洪水、山體滑坡和海洋熱浪......這些聽起來像災難片橋段,都是紐西蘭南島在2021年初剛剛經歷過的。每年的歲尾和年初都是紐西蘭南島的度假高峰期,旅行者爭相到來,在當地風景如畫的愉快假日氛圍中忘卻一整年的疲憊。可今年新年伊始紐西蘭南島所經歷的一切,看起來卻更像一部災難片。它不但毀了不少度假者的完美旅程,也給南島居民帶來了諸多人身和財產方面的威脅。暴雨和雷暴引發洪水今年伴隨新年鐘聲來到南島的,除了新的一年還有暴雨、冰雹和雷暴,極端的天氣在1月2日就已經在很多地區引發洪水。而後,多地在1月3號迎來了更多降雨。北奧塔哥、達尼丁和克魯薩的大雨持續整晚,部分地區同時出現雷暴天氣。達尼丁市政府為居民們開放了沙袋站,為可能出現的惡劣天氣做準備。 南島南部地區的雷暴同時引發了滑坡,導致四條州際公路:馬赫諾至雷茲頓之間的1號州際公路、皇后鎮至金斯敦之間的SH6號公路、基伯恩至奧特拉姆之間的SH87號公路、大馬塔塔至阿維莫爾之間的SH83號公路關閉。 這給度假者造成了嚴重影響。數百人被困在達尼丁西北部的Whare Flat民俗節上。南島部分地區的露營者被警告轉移到高地,而奧塔哥的露營者則被敦促推遲他們的行程。奧塔哥緊急管理部門敦促度假者停留在原地。 與此同時,阿維莫爾湖的船隻被警告說,在坎特伯雷高地的一場暴雨將大量殘骸衝入阿維莫爾湖水中。坎特伯雷副港務長加里·曼徹(Gary Manch)說,這對任何不知情的船隻都造成了潛在的危險。 一名在奧塔哥中部納斯比度假的遊客艾莉森·惠特尼(Alison Whitney)表示,中部奧塔哥的天氣太瘋狂了,像這樣的雨可不常見。 當地人因農作物被毀而神傷 根據1 news在1月6日的報導,奧塔哥中部的櫻桃作物也遭遇了毀滅性的打擊。連日的暴雨毀掉了大約一半的櫻桃作物,價值數百萬紐幣。 哈里·羅伯茨(Harry Roberts)在奧塔哥中部種植櫻桃已經有半個多世紀了,他表示這是他經歷過最糟糕的一個季節。成千上萬快豐收的櫻桃被打裂或毀壞。 紐西蘭夏季水果協會表示,一些果園已經全部被毀,而另一些則損失了30%至60%。近年來,由於海外市場的需求激增,果農們已經加大了種植力度,而這場暴雨給當地農民造成巨大損失。 另一方面,不僅櫻桃受到威脅,其它核果類農作物,如杏等也受到了影響。儘管天氣預報預計未來一周會有所改善,但很多人擔心破壞已經造成了。海洋熱浪來襲 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紐西蘭的沿海水域以每十年0.2攝氏度的速度變暖——尤其是南島西海岸和瓦拉拉帕東海岸。而自今年年初以來,南島西部和東部的水溫比平均水平又高出了0.6攝氏度。 1月7日,NZ Herald報導稱,氣象學家正在密切關注全國范圍內海水的異常溫度。水安全倡導者已經發出警告,大量遊客在享受溫暖的海水浴的同時,可能引發悲劇。因此,人們被警告千萬不要單獨游泳。 眾所周知,海洋熱浪會融化冰川,將熱帶魚送往更寒冷的地區,甚至影響果園和葡萄園的收穫季節。塔斯曼海的海水平均變暖了3.7攝氏度,達到20.6攝氏度,導致海藻大量死亡,海水的溫度高到一些衝浪者需要換上沖浪短褲。 Niwa的天氣預報員本·諾爾(Ben Noll)表示,通常海水的溫度會在1月底和2月初達到峰值。截至發文,極端天氣給南島帶來的毀滅性開年已經因為天氣的好轉有所緩解。希望這場災難用掉南島整年的壞運氣,讓這個美麗的旅遊勝地恢復生機。

出發前檢測易延誤?專家:該規定必要且合法

從1月15日起,從美國或英國飛往紐西蘭的所有旅客必須提供登機前72小時內接受檢測的陰性結果證明。對於這項規定,很多打算回國的海外居民開始擔心他們將因此而延誤行程;還有的人呼籲政府能延長病毒檢測的有效期,以便給他們的行程增加確定性。一位因緊急事項被困在蘇格蘭的紐西蘭女士表示,她已預定好在3月進入紐西蘭的檢疫設施進行隔離,但她的一些航班已被取消。登機前72小時檢測的規定讓她的回國計劃難度更大,且她無法立即重新預定隔離設施的分配名額。根據商業創新和就業部(MBIE)最新的管制隔離空間預測,直到3月份,紐西蘭的隔離設施空間都會「極度有限」。還有一位即將回國的紐西蘭旅客說,英國的監測點並不是全天開放,當他預定最早的時間時,已經僅剩61小時,加上轉機也有類似的檢測要求,他的時間又縮短至58小時。由於擔心檢測證明不符合時間要求,他已經預定了2次單獨的檢測。他還擔心一些家庭無法負擔類似這樣的檢測費用。奧塔哥大學的公共衛生專家邁克爾•貝克(Michael Baker)教授說,登機前的72小時檢測對防止所有變種病毒進入紐西蘭至關重要。他說:「爆發的後果,尤其是這種更具傳染性的病毒變種,對紐西蘭來說是一場災難,我們當然希望避免這種情況。」奧塔哥大學的傳染病專家庫爾特·克勞斯(Kurt Krause)教授說,測試時間範圍需要盡可能的小,否則間隔時間太長不利於有效篩出確診病例。政府責任部長威利·傑克遜(Willie Jackson)也認為72小時的檢測時間是適當的:「72個小時是由於檢測的有效性和實用性,得出的建議在出發前進行檢測的時間」。儘管有人警告說,這一規則可能為絕望的紐西蘭人回家帶來不公平的障礙,但疫情應對部長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表示,這項規定將「在該病毒感染似乎在海外加速發展之時」為紐西蘭人提供進一步的保證。他還說,只有「非常有限的人」可以獲得豁免,且需要提供相關醫療證明,例如出發前72小時他們已經接受了檢測,但由於醫療原因無法進行,也沒有表現出感染症狀。法律專家:出發前檢測應符合法律多名法律專家表示,政府決定對從Covid-19熱點國家返回的紐西蘭人進行出發前檢測,如果有需要的人可以得到豁免,那麼該決定很可能有堅實的法律依據。奧塔哥大學法學教授安德魯·格迪斯(Andrew Geddis)說,《移民法》意味著政府不能阻止任何紐西蘭人入境,但可以阻止航空公司的飛機降落以避免風險,除非該飛機上只有檢測結果為陰性的乘客。人權律師邁克爾·博特(Michael Bott)同意,政府的舉動在法律上可能是合理的,因為這並未將紐西蘭人拒之門外,而只是為了保護大多數公民而推遲他們的入境。維多利亞大學法律副教授迪恩·奈特(Dean Knight)博士認為該規定是否合理是一個棘手的動態問題,但隨著英國因變種病毒的激增陷入困境,他認為紐西蘭當局有理由加強檢測要求。他說:「原則上,我認為出發前的測試是合理的,只要其設計和實施方式能夠盡可能地識別出處於困境的個人就可以。」據Stuff新聞網報導,在倫敦的希思羅機場進行一次48小時內出結果的病毒檢測花費99英鎊(190紐元),一次在洛杉磯國際機場3-5小時內快速完成的檢測須花費125美元(174紐元)。奈特表示,對於需要返回家園卻無法負擔檢測費用,或無法進行該檢測的紐西蘭人來說,政府必須提供津貼。定於在本月底從英國回國的紐西蘭企業家及慈善家安德魯·巴恩斯(Andrew Barnes)呼籲希普金斯將72小時的檢測時間延長至96小時,以確保獲得有效檢測的時間。職責部長威利·傑克遜說,政府正在與航空公司一起制定有關檢測要求的細則,並將於1月15日前進行廣泛的溝通。

紐邊境再增兩變種病例引發四級封鎖擔憂

根據1月7日衛生部的通報,紐西蘭邊境再增兩個英國變種Covid-19確診病例。專家對此發出警告,如果該變種病毒在紐西蘭爆發,八月的三級封鎖可能不足以控制局面。 B.1.1.7型病毒,也就是英國第三波毀滅性的Covid-19,讓英國重新進入封鎖狀態,並導致了英國自4月以來首次每日死亡人數突破1000人。英國目前平均每50人就有一人感染Covid-19。 奧克蘭大學物理學家和疾病建模師肖恩·亨迪(Shawn Hendy)告訴Newshub,新毒株傳染性增強,意味著我們可能會有更迅速的傳播,這顯然會對我們控制這種疾病的方式構成挑戰。 “雖然聽起來不多,但增長是指數級的。例如,如果一個人平均感染兩個其他人,經過5條傳播鏈32人被感染;如果感染三個人,人數是243,幾乎是八倍多。三級封鎖可能並不一定有效。它可能無法消滅這種疾病,所以我們正在考慮使用四級封鎖。”亨迪表示。 卡爾加里大學(University of Calgary)的研究員馬爾戈扎塔·加斯佩羅維茨(Malgorzata Gasperowicz)分析了這種新的變種毒株,並分析了它在各種封鎖情況下的表現。他發現,雖然紐西蘭的四級封鎖有效,但消滅新病毒的時間可能需要比原來菌株多三倍。

在各國爭相接種疫苗時 紐西蘭表示:再等等

在整個消滅Covid-19過程中,紐西蘭一直處於世界領先的地位。現在在接種疫苗的決策上,紐政府也似乎選擇了更為人民負責的做法。 政府表示,雖然英國、美國和加拿大已經開始大規模接種疫苗,但紐西蘭人要到年中才會開始接種疫苗。紐西蘭國家藥品監管機構MedSafe的科學家們也正在不斷審查輝瑞(Pfizer)、生物科技(BioNTech)和楊森(Janssen)疫苗正在其他國家產生的試驗數據,以確保它們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去年12月,傑辛達·阿德恩(Jacinda Ardern)宣布,政府已簽署協議,購買足夠每個紐西蘭人接種的疫苗。她同時強調,只有「在MedSafe批准的情況下」才會開始給人們注射疫苗。 衛生部的一位女發言人說:「如果疫苗沒有達到國際公認的安全性、有效性和質量標準,Medsafe不會匆忙接受疫苗的接種。由於涉及的各種變數,我們無法給出一個確切的時間。」 免疫諮詢中心主任、奧克蘭大學副教授尼基·特納(Nikki Turner)博士形容紐西蘭的方法是「實用的」和「明智的」。「我們需要學會更多地面對Covid-19大流行的一些不確定性。」特納說。 奧塔哥大學微生物學教授大衛·默多克(David Murdoch)表示,安全問題的提出顯然是正確的。醫療安全應該遵循的嚴格標準需要和正常情況下一樣高。 另一方面,由於全球範圍內疫情的不斷升級和各國政府大量的資金注入,本該10年完成的疫苗研發工作在Covid-19這里大約只花了10個月。澳大利亞、英國、歐洲、加拿大和美國都選擇了在臨床試驗結束之前為疫苗開了綠燈。 被譽為美國「鐘南山」的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此前對公眾表示,大約60%至70%人接種疫苗,才能達到群體免疫的效果。隨後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他將這個數字提升至75%到90%。在後來的採訪中他承認,在Covid-19的疫苗問題上,他有選擇地向公眾撒了謊,他只是想要幫助推動疫苗的接種。 作為少數幾個首先感染Covid-19的著名政客,美國聯邦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對此表示:「福奇博士一直在扭曲群體免疫所需的疫苗接種水平。不只是他,精英中的許多人認為,公眾不知道'他們的未來',所以他們需要被騙去'做正確的事情'。」 Foxnew在其報導中批評了福奇博士的「不專業」,並表示人們應該憑藉政府官員誠實提供的事實為自己做出決定。

紐西蘭湛藍天空中的“彩虹雲”

紐西蘭是一個絕對不乏美景的國家,這裡的山川湖泊、碧海藍天,以及多種多樣的動植物,都能任意組合成數不清的動人畫卷。也有很多人發現,紐西蘭不僅地上的風景如畫,天上的璀璨的繁星及變化無窮的雲朵也十分驚艷,例如這次我們要說的“彩虹雲”。 前兩天,也就是紐西蘭時間1月6日的中午12點多,在北島陶波湖(Lake Taupo)附近的天空中,有人看到一朵絲縷狀的捲雲呈現出彩虹般的顏色,甚是好看。這種神奇的現像到底是怎麼形成的呢?其實,這種現象的正式名字叫“環地平弧(Circum Horizontal Arc,簡稱CHA)”,是日暈的一種,很多華人稱其為“幻日”。因其為陽光穿過合適的高海拔冰晶所致,因此也有人稱這種現象為“冰虹(Ice Rainbows)”。 當然,它與下雨以及雨後彩虹並無關係,這種現象之所以沒有彩虹常見,是因為它必須滿足以下3個條件:1.卷雲層的高度至少要達到6,100米以上;2.卷雲層中要有足夠數量的冰晶;3. 太陽照射卷雲層的角度必須是58度(也有資料說是58度-68度)。其中最後一條,在紐西蘭就意味著,只有每年10月到2月之間的正午前後幾個小時才可能看到這樣的全色彩虹光譜映襯於雲層之中,且紅色通常離太陽最近。在不同的情況中,這種美麗的神奇景像還會根據上述3個條件的差異表現出不同的形態,非常奇妙。 你是否也見過這種現象呢?如果以後看見時想拍照,可以讓相機曝光不足哦,因為曝光過度會讓所有的顏色跑光!

充氣玩具易引發風險 海灘救生員籲遊客勿用

今夏海灘救援行動激增,很多是由充氣玩具引起的。救生員敦促海灘遊客不要在海邊使用游泳池中適用的充氣玩具。紐西蘭衝浪救生組織的首席執行官保羅·道爾頓(Paul Dalton)說,這種輕型玩具不是為海洋設計的,因為風向的變化會把它們吹到人們無法觸及的地方,並迅速把它們帶到海上。我們的衝浪救生員每年都要進行數百次救援行動。今年的聖誕新年假期剛剛結束,這已經成為一個全國性的問題。福克斯頓海灘(Foxton Beach)志願衝浪救生員卡勒姆·麥肯齊(Callum McKenzie)說,今年夏天,帶著泳池玩具去福克斯頓海灘的人越來越多,充氣甜甜圈、鳳梨和船尾表情符號在海浪中可能很有趣,但這些輕巧的玩具卻很危險。他說,通常情況下,當父母回到海灘上時,孩子們還在水裡玩充氣玩具。父母認為孩子們沒事,因為他們在淺水區,但隨後風向的改變,可以突然使他們離海岸有100米遠。上周,他們在福克斯頓海灘救起兩名乘坐巨型充氣火烈鳥的少年,這是今年夏天許多起因充氣玩具而引發的救援行動之一。那兩個孩子開始還說自己沒事,但當他們轉過身來,意識到自己被吹出得有多遠時,都有些嚇到了。2017年,52歲的韋恩·安東尼·德·布魯因(Wayne Anthony De Bruyn)和35歲的傑裡德·埃文·安德森(Jared Evan Anderson)乘充氣筏在奧塔基河(Ōtaki River)漂流,風將他們的充氣筏吹向大海,充氣筏在河口處傾斜,他們被衝入大海淹死了。道爾頓說,這是在海灘上使用充氣玩具的典型風險。因為你很容易被風掀翻,一旦與充氣玩具分離,你將失去所有的漂浮力而很快陷入困境。他敦促海灘上的遊客們運用他們的常識,把充氣玩具留在家裡。因為一旦人們將它們帶去了海灘,人很難抵擋得住不去使用它們。

紐房價連續二個月以創紀錄的速度增長

房地產研究公司Core Logic公佈的12月房價指數顯示,紐西蘭12月房價再上2.6%,平均價格達到78.8萬紐幣。 這是紐西蘭房價連續第二個月以創紀錄的速度增長。這一漲幅超過了去年11月創下的紀錄,當時的房價漲幅是16年來最快的。較去年同期上漲11.1%以上。 Core Logic研究部主管尼克•古道爾(Nick Goodall)表示,這是受低利率、有吸引力的資本利得和供應緊張的影響,而這些因素近期內不太可能緩解。 “很明顯,紐西蘭人正把房地產視為一種安全的投資和最具吸引力的財富積累資產。”古道爾說。 他表示,政府和央行的現有政策,降低了與房地產投資相關的風險,這導致了需求的增加和價值的提高。古道爾預計,這也將給政府帶來更大的政治壓力,會有更多人要求其抑制房價的上漲。 他同時表示,紐西蘭儲備銀行(RBNZ)將在3月恢復貸款與價值比率(LVR),但其給市場降溫的能力將有限。要求房地產投資者擁有40%的首付也會起到一定的作用。亮線測試作為一種對在五年內買賣的住宅物業徵收的稅,也很可能被繼續延長。 報告指出,在所有的主要城市中,陶蘭加的房價漲幅最大,比去年12月上漲6.8%,至87.6萬紐幣。基督城的增長最為緩慢,當月增長1.6%,當季增長3.4%,至53.9萬紐幣。西海岸布勒區(Buller District)的房價仍是全紐最便宜的,平均價格為22.7萬紐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