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貨集結- 有1000多只羊駝的紐村農場 Necalea Alpacas

【自在網作者海鑫】从奧克蘭一路向北,約3小時車程,Necalea Alpacas。  讓我們選一處至高點,雙手合拢在嘴边,放肆地吼出在心底焦灼已久的三个字---「草-泥-馬-」。瞬间,天高海阔,云淡风轻。疗愈啊!  不会有人觉得你疯。此刻有成群结对的草泥马----神兽"驼羊"正在群山环抱中纵蹄撒欢,与你擦肩而过。来,上一波草泥马先: 憨是我,仙也是我,"神獸"不是誰都能當的 嗨,好哇油 与牛马相比,驼羊的终极杀就一個簡單粗暴的----"呸"! 没错,就是甩你一大口口水哈哈,给與你触觉与嗅觉并存的震撼。话说回来,人类不动粗吵架的最高境界,不也是拿唾沫当子弹使么? 幸運的是,Necalea Alpacas農場里是文明驼羊家族,不敵對亂噴,至少我沒有被噴。 這裡驼羊的性情,像它的毛儿一样温柔呢。比如说,当被生人围观时,它会嬌羞的把头藏在主人胸口,躲避陌生人的目光。 当小驼羊被人类拥抱抚摸时,驼羊妈妈会焦急的在一旁踱步,等待小驼羊回到身边一起离开,超级温暖有没有? 羊只有一张脸。而一千只驼羊,却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它们颜色各异,相貌不同。有的漂亮,有的呆萌,有的天生一對黑眼小豆豆,有的自带美瞳般一对水汪汪深情的大眼睛。 驼羊天性好奇。对于没见过的事物,它们会凑得很近去看,如果不幸是个近视眼,那就是这个效果:          嘴对于生物来说,除了吃和说,还有一个表达情感的功用,驼羊亦如此。当牧羊女凯利在一只驼羊前弯下腰时,它竟然凑上去温油的"吻"她红扑扑的面颊。         我深受感动,立即效仿。然而,然而,它竟然不厚道的笑了。你是不是还要翻个白眼捏?          淘气!我伸出五指插进它的毛发里,瞬间,驼羊毛的温暖柔和从指尖散開瀰漫至心房。撸着这只憨憨,我极目远眺。         好一个大农场啊!大到什麼程度呢?高速4号线一侧的几座山脉都是它的。          坐拥这片山头的大王,是男是女?还单着吗?一个类似马云,王石的企业枭雄形象浮现在我脑海,我心情莫名的有点激动,手指尖微微颤抖。我開始扒料。         同伴给我科普:        「Necalea Alpacas農場是屬於沃克夫婦,以及他們的大女兒凱莉(Kellie)的。」         希望的肥皂泡"砰"的破碎了,在陽光下綻放出曇花一現的彩虹光芒,變成粉塵飄散在空氣中。 4号公路一側的山脈      「2007年時候,沃克夫婦購買了兩隻沒斷奶小羊駝。僅十幾年,這裡就已成為新西蘭最大的羊駝農場了。」同伴繼續說。   「哦。」我脫口而出,「好遺憾。」   同伴在愣神半秒之後,一臉曖昧的笑開了。此人已成精,鑑定完畢。   「以我的魄力,我要是個KIWI,這片山頭還不是我的?」我強撐著場面。   「送你一對駝羊,十五年後你在哪裏?」   「你哪裏來的駝羊?」哼,將你一軍。   「這裡買喲。」   「哈?」 我張大了嘴,瞪著眼。   「這個農場除了土和草不賣,兩條腿兒的不賣,關於四條腿兒的一切都賣。」          駝羊毛织品,輕薄保暖          我無語,忽然靈機一動,將幾分鐘前駝羊給我笑容,原封不動的轉給他。          一片雨云飄來,下起小雨。隔著煙雨濛濛,只見遠處的山縈繞着黛色薄霧,好似潑墨寫意似的呈現出一幅水墨丹青。          駝羊們無憂無慮的在天地之間繁衍生息,遊客們來了又去,去了又來。Necalea Alpacas農場的每一天,每一年都像一個循環,周而復始。在這種簡單和重復中,却貫穿着生命的力量。         而我眼中的牧羊女凱莉,實則是這片土地擁有者的女兒。她對駝羊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与牠們共生于此处。這是她的家,也是她將對駝羊的愛与我們分享的地方。

更強大的性能 更激情的體驗 瑪莎拉蒂首款混合動力車Ghibli Hybrid滿足您的期待

意大利著名汽車生產商瑪莎拉蒂(Maserati)已隆重推出了三叉戟品牌的首款混合動力車型——Ghibli Hybrid 無論在性能、設計還是在聲音上,這款Ghibli Hybrid的表現都相當出色,不僅成功繼承了瑪莎拉蒂Ghibli車型犀利、時尚,又動感十足的品牌基因,還以比柴油車更快,比汽油車更環保的優勢引領三叉戟品牌邁入了電器化汽車領域,書寫瑪莎拉蒂全新的篇章。 或許有人會有這樣的疑問,這款混合動力車真的還有瑪莎拉蒂的優良性能嗎?答案是肯定的:從330馬力的渦輪增壓四缸發動機,到高貴的電鍍藍色裝飾,這款新跑車無疑還是一款瑪莎拉蒂。最難得的是,Ghibli Hybrid保留了每一輛瑪莎拉蒂永不會弄錯的聲音 Ghibli Hybrid——出眾性能的實力保障 Ghibli Hybrid獨一無二又超級強大的混合動力系統可謂新一代動力系統中的開創者,既能提高性能,又能降低油耗並減少排放,完美平衡了性能、效率和駕駛的樂趣。 更強的動力 Ghibli Hybrid独一无二又超级强大的混合动力系统可谓新一代动力系统中的开创者,既能提高性能,又能降低油耗并减少排放,完美平衡了性能、效率和驾驶的乐趣。 這套混合動力系統由一台內燃機(4汽缸、渦輪增壓、2.0 l排量)、48伏電池混合動力、額外的電動增壓器(e-Booster)與電池完美結合而成,既擁有瑪莎拉蒂柴油車型低轉速大扭矩的特點,也具備V6汽油發動機的大功率和加速度。 憑藉330馬力的最大輸出功率和450牛.米的扭矩,Ghibli Hybrid最高時速可達255km,0-100km/h加速時間僅需5.7秒。同時,Ghibli Hybrid的碳排放比汽油版車型少25%,燃油消耗比350馬力V6汽油車少20%,但性能卻絲毫不減。 更優的體驗 在舒適度和運動性能平衡方面,Ghibli Hybrid採用了雙叉骨懸架佈局的解決方案:前懸架系統輕巧且易於精確操控,後懸架則採用帶有四個鋁製懸架臂的五連桿多連桿系統 此外,Ghibli Hybrid比其他6缸車型更輕,且發動機在前、電池在後的設計讓全車整體重量分配更為合理,因此車體靈敏度更好,駕駛體驗更佳 值得一提的是,專為Ghibli Hybrid設計的優化排氣功能,通過調整排氣方式及經過調音的諧振器,可令每一位駕駛者繼續陶醉在所有瑪莎拉蒂車型特有的咆哮聲中 Ghibli Hybrid——經典設計的重新詮釋 優雅的外觀 Ghibli Hybrid的裝飾沿用了Ghibli車型的經典藍色,以突出新車型的混動特質。無論是前擋泥板上三個風道的藍色標記,還是制動卡鉗或是車尾三叉戟的藍色標識,定能讓您一眼認出 汽車內部座椅的繡花接縫也採用了相同的藍色,讓內外的設計更為協調,相得益彰。 全新設計的進氣格柵和三叉戟徽標延續了瑪莎拉蒂家族的典雅氣質。 汽車的後部同樣經過設計師的精心打磨,其迴旋鏢風格的個性化尾燈凸顯了車型的整體美感,加之尾燈採用最先進的3K注射成型技術,更加令人印象深刻。 奢華的內飾 除了剛剛提過的藍色繡花接縫,Ghibli Hybrid的其他內部設計無不體現著品牌特質。例如,車內的運動皮革前排座椅,集成了防鞭打傷害頭枕,能為車內人員頭部提供安心保護;而GranLusso和GranSport內飾提供了標準前排座椅12向電動調節。 以駕駛員為中心的儀表板佈局华贵精緻,完美匹配設計理念。中央控制台则採用更新的換檔桿和駕駛模式按鈕。而以優質鍛造鋁製成的雙旋鈕,可直觀控制音量并控制其他功能。 中央部分還裝有兩個杯架,一個12V電源插座、SD卡讀卡器、USB插座和輔助輸入端口,以方便用戶播放音樂、觀看電影或圖像。新的音乐设备音质极为纯净,供驾驶者及乘员放松心情。 在車內空間方面,Ghibli Hybrid為車內人員提供了業界領先的前排乘員腿部空間,且這是在保證車身外觀優雅的前提下做到的。 其後排座椅可容納三人,同樣提供長途旅行所需的側向支撐及舒適体验。後備箱容積为500升,加上門側的儲物槽,方便乘员存放物品。此外,乘客雜物箱配有電子鎖,可在需要代泊車服務時使用。 Ghibli Hybrid 配備的空氣質量傳感器,也可大大提高駕駛員和乘客的舒適度。該系統結合了智能傳感器和信號分析系統,可計算外部污染水平並防止污染和有毒氣體進入車內。 Ghibli Hybrid—高科技帶來升級體驗 Ghibli Hybrid機械上的變化可能並不顯眼,但在技術上,駕駛者可收穫完全不同的美妙體驗。 个性化的多媒體系統 其新一代MIA(瑪莎拉蒂智能助手)多媒體系統,可带给客户全新的高性能体验。其核心技术,即功能強大的Android Automotive操作系統,可完全按照駕駛員的个人喜好进行私人定制,让您畅享玛莎拉蒂的专属个性化服务。 硬件方面,Ghibli Hybrid全新多媒體用戶界面已升級為平板電腦級高分辨率的10.1英吋超大屏幕,配以無邊框設計,和柔和優雅的邊緣線條,更具現代感 便捷的連接功能 Ghibli … Continue reading 更強大的性能 更激情的體驗 瑪莎拉蒂首款混合動力車Ghibli Hybrid滿足您的期待

塔斯曼兩岸向紐總理施壓呼籲開通雙向旅行

(Photo by Michelle Maria on Pixabay) 從紐西蘭時間3月12日(週五)凌晨2點開始,澳大利亞與紐西蘭的單向安全旅行區將恢復,而紐西蘭何時才能向澳洲開放邊境,還是一個未知數。紐西蘭總理傑辛達·阿德恩(Jacinda Ardern)也因此正在遭到塔斯曼海兩岸的壓力。 3月10日上午,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如果紐西蘭能夠面向澳大利亞開放邊界,他會很高興。但莫里森同時表示,這個決定權在於紐西蘭。 他說:“如果紐西蘭政府不希望澳大利亞人訪問紐西蘭,不希望他們在皇后鎮、惠靈頓或該國其它地方消費,那是他們的事。這一直都是他們的事。” 同時,他指出,澳新的單向旅行一直在惠及澳大利亞的經濟、旅遊業和航空業。 莫里森總理補充說:“如果澳大利亞人不能去皇后鎮,我希望他們可以去凱恩斯(Cairns)。” 在紐西蘭,工黨政府遲遲沒有開通澳新的雙向旅行受到了國家黨的反對。 國家黨黨魁朱迪斯·柯林斯(Judith Collins)呼籲阿德恩能夠像澳洲總理那樣體現領導力,並確定開放安全旅行區的具體日期。 她說:“我不明白為什麼紐西蘭在真正與澳大利亞互通的問題上止步不前,也不能從澳大利亞人那裡賺錢並發展我們的旅遊業。” 她說,根據紐西蘭旅遊局的估計,若向澳洲人開放邊界,再加上國內旅遊,紐西蘭的旅遊消費能達到疫情前水平的70%。 儘管此前工黨政府曾提出在今年3月底前開通澳新雙向旅行計劃,但疫情應對部長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表示,他不能保證本月底該計劃能夠實現。 希普金斯說,一旦安全旅行圈被暫停,兩國還未就如何安置兩國旅客達成協議。目前,相關的聯合決策框架正在討論中。 儘管面臨來自澳新兩國的壓力,阿德恩對紐政府未開通雙向旅行進行了辯護。 她說:“儘管我非常清楚我們的旅遊業遭受了相當大的打擊,但我知道,由於我們能繼續盡可能地自由經營,他們也希望我們能夠保持這樣的聲譽。” 阿德恩表示,她不想讓現在的自由受到威脅,而政府將會繼續關注開通安全旅行的時機。 行動黨黨魁大衛·西摩(David Seymour)同樣希望政府能夠更進一步。他希望澳新兩國能夠學習台灣的做法,先開通兩國的商業旅行。 目前,人們已可以在嚴格的條件下出於商業目的入境台灣。

世界唯一已知的白色奇异鸟去世几个月了 纽西兰人还在用各种方式纪念它

奇异鸟(Kiwi bird)是纽西兰的国鸟,它们在这个国家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大熊猫。这种鸟有很多神奇的特质,例如它们可以把长长的喙当成拐杖站着睡觉、生出与身体完全不成比例的巨型鸟蛋、虽不能飞却很能跑……不知这种鸟几乎数不完的特质是不是它们讨人喜欢的秘诀。 一位名叫Alana Mays的纽西兰平面设计师专门为Manukura创作了一幅数位画。这幅作品在网上获赞无数。(Credit: Alana Mays) 虽然基本上所有的奇异鸟都是棕色的,在纽西兰却有一只人工孵化的白色奇异鸟,使得这只最特别的国鸟成为无数纽西兰人心目中的动物明星。然而,去年圣诞节刚过,这只凤毛麟角的白色奇异鸟就离开了大家,让无数的粉丝伤心不已。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这只白色奇异鸟名叫Manukura,是在2020年12月27日不幸去世的。它是世界上第一只人工孵化的白色奇异鸟,同时也是人们知道的唯一一只白奇异鸟。 Manukura于2011年5月1日出生于纽西兰北岛Wairarapa地区的Pukaha国家野生动物中心。刚刚破壳而出时,它的一身引人注目的白色羽毛立刻让工作人员惊喜万分,也让Manukura迅速成为纽西兰人眼中的珍宝。当时Manukura在纽西兰造成的轰动效果,相当于在中国动物园生出一只灰色大熊猫吧! 害羞的小Manukura躲起来在观察四周是否安全。奇异鸟一般都会在夜间出没,白天躲在巢中休息。(Credit: Pukaha Mount Bruce Wildlife Centre / Tourism New Zealand) Manukura全身羽毛呈白色可并不是因为它患了白化病,而是由于她的父母都携带白色羽毛的隐性基因。目前有多少奇异鸟拥有这种隐性基因并不好说,但Manukura还有一个兄弟,全身的羽毛则是棕色的,并且它很可能也携带着这种隐性基因。 凭着一袭独一无二的雪白羽毛,Manukura很快就成了纽西兰动物世界中的传奇。各种以它的形象为蓝本设计的儿童玩具和纪念品相继应运而生。此外,它还是纽西兰最多产的儿童小说作家——乔伊·考莉(Joy Cowley)一本儿童读物的主角。考莉曾说:“我很享受把Manukura的奇特和每个小孩的独特性联系在一起。” 12月初,Manukura的护理人员注意到它没有进食,体重也在下降,于是把Manukura送去看兽医。兽医发现雌性的Manukura体内有一枚奇异鸟无法产下的未受精卵,必须通过外科手术尽快取出。尽管摘除手术很成功,但后续的更多手术让Manukura渐渐难以招架。就这样,它的健康状况在随后的几周持续恶化。 图为夜间出来活动的Manukura。(Credit: Miles Holden / Tourism New Zealand) Manukura的父母来自没有捕食者的小岛Little Barrier Island。在2010年,为了提高其它地方奇异鸟的数量,它们同其它28只奇异鸟被送到700公里之外的Pukaha。这次搬家还被称为奇异鸟史上最大的一次单向迁徙。之后,这些奇异鸟中的大多数被放回大自然。 虽然野外也很有可能生活着白色奇异鸟,但人们认为它们非常罕见,以至于在其自然栖息地发现它们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根据纽西兰自然保护部门的数据,目前全纽西兰约有68,000只奇异鸟,且每年都会有2%未受管理的奇异鸟死亡。威胁奇异鸟生存的捕食者,包括白鼬,狗,猫和雪貂。 自从Manukura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参观Pukaha国家野生动物中心的游客数量激增。曾照顾过Manukura的工作人员说,它用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让更多人关注到了奇异鸟岌岌可危的困境。 1月9日,人们为Manukura举办了特别的葬礼。喜爱Manukura的人们还在用各种方式纪念它。例如,一位名叫Alana Mays的纽西兰平面设计师、插画师专门为Manukura创作了一幅数位画,在网上获赞无数。 图为Alana Mays作品未完成时的样子。(Credit: Alana Mays) Alana Mays说,她想用自己的作品表现出一个能让Manukura好好休息的愉悦环境。在创作后期,她还特意在画作中加入了纽西兰特有的一种花:kaka beak flowers,来烘托Manukura洁白的羽毛。 如果你想欣赏Alana Mays的更多作品,可以去她脸书的公开小组看一看: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749668792312430/ 此外,若你想了解更多关于Manukura的故事,可参见Manukura的脸书专页,链接如下:https://www.facebook.com/ManukuraWhiteKiwi/

又一項統計來了 紐十大最受歡迎的工作中 房地產經紀和警察榜上有名

(Flazingo Photos/Flickr) 隨著房地產市場的蓬勃發展,房地產經紀成為2020年紐西蘭十大最受歡迎的工作之一。 根據網站careers.govt.nz的統計資料顯示,2020年搜索量最高的10個工作中,房地產經紀榜上有名,這是該職業首次在榜單中進入前十。究其原因,除了地產熱因素外,遊客和國際學生流失而致其它工作機會減少也使該職業受到热捧。 其他入榜職業還有警察工作,儘管自去年6月以來,由於申請數量激增而暫停了警察招聘,但警察在紐西蘭Careers網站上再次成為搜索最多的職位。 其他進入前10的大多數工種,過去兩年在列表中也出現過,包括護士,心理學家,教師和會計師。 房地產管理局的數據還顯示,去年下半年新批准的房地產許可證大幅增加,從2019年下半年的846個新許可證,增長到2020年下半年的1229個,增長了45%。今年的增長仍在繼續,儘管幅度並不那麼大,新的許可從去年1月和2月的324個增加到今年同期的386個。 房地產管理局首席執行官貝琳達·莫法特(Belinda Moffat)表示,申請房地產許可證的人平均年齡為38歲,「這表明申請人在從事其它領域的職業後,正在將其技能和經驗帶入房地產領域」。 醫護人員和電工在10大的排位也有所上升,可能是因為人們趨向尋找更穩定的工作。醫護人員從2019年的第六位上升到2020年的第四位,而電工從第十位上升到第6位。 以下是careers.govt.nz上2020年搜索量最高的10個工作排名: 1.警務人員 2.註冊護士 3.心理學家 4.護理人員 5.會計師 6.電工 7.中學老師 8.建築師 9.幼兒老師 10,房地產經紀人

120年中紐西蘭股市表现全球排名第四

(Photo by Gerd Altmann from Pixabay) 新數據顯示,紐西蘭的股票市場是自1900年以來表現第四好的股票市場。 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發布了最新的《全球投資回報年鑑》(Global Investment Return Yearbook),其中顯示了全球市場的表現。它包含有關股票,債券,賬單,通貨膨脹和貨幣的120年數據。 報告顯示,股票是最好的長期金融投資。在過去的121年中,全球股票以美元為單位的年化收益率為5.3%,而債券為2.1%。 該年鑑使澳大利亞成為表現最佳的股票市場,自1900年以來,其年實際收益率為6.8%。以美元計算,它領先於美國,南非和紐西蘭。自1990年以來,紐西蘭每年的回報率為6.5%。 澳大利亞私人銀行首席投資官安德魯·麥考利(Andrew McAuley)表示,在短期內,紐西蘭的股票和債券市場回報率一直很高,幾乎超過了包括澳大利亞在內的所有其他國家。“從2001年到2020年的20年間,其股票和債券市場的年化實際收益分別為9.3%和6.4%。這反映了其經濟從第一產業轉向包括旅遊,技術和醫療設備在內的多樣化。” 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澳大利亞私人銀行業務負責人邁克爾·馬爾(Michael Marr)表示,儘管遭到了COVID-19疫情的影響,但股票市場仍然具有韌性。

父母們請放下手機和孩子們一起玩耍

(Lucélia Ribeiro/Flickr) 據Stuff報導,3月7日是今年紐西蘭的兒童節,拯救兒童組織(Save the Children)的Jacqui Southey希望家長們能放下手機,花時間和孩子們在一起。 她表示,家長們應該認識到兒童在社會中的重要性和需求。 她說,我們的日常世界每時每刻都充斥著手機或平板電腦上的數字更新和通知。如朋友剛剛更新了頭像,你最喜歡的品牌正在打折,最新的應用程序或Netflix剛剛推出新季。雖然我們可以從數字世界中獲得很多好處,但我們需要有所權衡。 她說,我們都聽說過限制孩子使用電子設備和屏幕時間的必要性,從幼兒到青少年。但對成年人的限制卻少人提及,也很少人關注我們生活在數字世界的時代對我們的孩子會有什麼影響。 幼兒的成長與父母的關注密切相關——他們的生存以及社交和情感發展都依賴於父母的關注。 最近的研究表明,當父母在身邊時,因為忙著用智能手機瀏覽信息而注意力分散、反應遲鈍,會對幼兒造成傷害。其結果是:孩子們的適應力和獨立性下降。 一項針對嬰兒和學步幼兒(7個月到2歲)的國際研究報告顯示,當父母玩手機時,孩子表現出更多的焦慮,並且不太可能探索周圍的環境。 研究還發現,父母對電子設備分心,其影響會導致兩歲以下兒童語言習得減少,父母對孩子要求被關注的回應也會變得更不耐煩或更敷衍。孩子會因此顯示出更多的負面行為,例如抱怨、生悶氣、躁動不安或發脾氣。 父母使用移動設備與年幼兒童受傷增加之間存在關聯——澳大利亞的最新研究表明。 事實上,科技干擾了我們對孩子的關注,其影響已是相當廣泛,這種現象甚至有了自己的名字:“科技入侵”(technoference)。 維繫關係的關鍵是溝通和觀察。與我們的孩子溝通,傾聽,討論,眼神交流,感興趣和回應。 觀察對孩子的健康和安全也至關重要。我們從十幾歲青少年那裡得到的提示是,儘管他們保證“沒有什麼事”,但他們的肢體語言卻在告訴我們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 而年幼的孩子們,當他們忙著玩耍時,我們是否意識到他們嘴裡有東西,或者跑到操場上另一個不太安全的地方去了?當孩子還小的時候,災難和勝利就可能在幾分鐘內發生,那是第一次爬行或邁出的第一個步伐。他們可能自己一步步爬行或邁出步伐,或者同樣快——被小東西噎住或迷路。 今天就把手機放下。 Southey表示,兒童節是一個完美的機會,我們可以有意識地把注意力集中在孩子身上,而不會被Instagram故事或在線銷售分心。 當你從數字世界斷開連接時,就會重新連接到現實世界。帶孩子們到外面去踢球,拿出舊的棋盤遊戲或紙牌,交談,問問題,一起畫畫。玩得開心,享受他們對世界的不同看法。因為花時間和孩子交流不僅對他們的幸福有好處,對我們自己也有好處。

紐西蘭人最關心的三大問題 排名第一的是目前的疫情

奧克蘭市中心皇后街(ChewyPineapple/Wikicommons CC-BY-SA-3.0) 奧克蘭市中心皇后街(ChewyPineapple/Wikicommons CC-BY-SA-3.0) 在紐西蘭研究中心的最新民意調查中,紐西蘭人將Covid-19列為該國最緊迫的問題,其次是可負擔的住房供應和經濟穩定。 據RNZ報導,紐西蘭研究協會的執行合夥人伊曼紐爾·卡拉法特利斯(Emanuel Kalafatelis)表示,50%的受訪者認為Covid-19是目前最重要的問題,另外調查還評估了大流行之外其他問題的重要性。 在此次民調中有75%的受訪者表示這是目前最重要的問題之一。 緊隨其後的是住房問題。 卡拉法特利斯說:“經濟適用房的供應是當前最重要的第二大問題。” “接著是經濟穩定,我想這與Covid-19形勢有關。”“在那之後就是兒童貧困。我們的樣本中有90%左右的人認為這些問題都很重要。” 再其後的是犯罪、最低生活工資、工作保障和氣候變化。

「三姐妹」海灘——紐西蘭消失最快的海岸線美景

兩座巨岩矗立在「三姐妹」海灘上,如家人一般互相守望。 (Credit: Ernie N Fiona Powell) 眾所周知,純淨的島國紐西蘭擁有絕美的自然風光,無論是這裡的南島、北島還是其它小島,無不擁有令人賞心悅目的風景,包括綿長唯美的海岸線風光。 紐西蘭的國土面積雖然只有26.8萬平方公里,其海岸線卻超級長。南北主島、南部斯圖沃特島、查塔姆群島以及零零碎碎的千百個小島加在一起,海岸線足有20,500公里,地球赤道也不過40,075公里而已。 這片海灘是紐西蘭消失最快的海岸線之一。 (Credit: Ernie N Fiona Powell) 如此綿延不絕的海岸線,定有數不清的沿海美景供人去探索和發現。然而,這些景緻並不都是一成不變的。實際上,紐西蘭的一些絕美海岸景緻正在逐漸消失,最典型的就是位於紐西蘭北島塔拉納基北部的「三姐妹」海灘——The Three Sisters。 如果你來到這處海灘,不禁會被眼前的美景所震撼。只見兩座25米高的巨岩佇立於海灘上,每塊岩石錐形的岩頂披著蔥綠的青苔及小型灌木,在柔美的海岸線及遠處塔拉納基山的映襯下,格外好看。 但是被眼前的美景觸動之餘,你可能也會心生疑惑:這處海灘名叫「三姐妹」,眼前為什麼只能看到兩座巨型岩石呢? 圖為海灘上僅剩的兩座「三姐妹」岩。 (Credit: Ernie N Fiona Powell) 原來在2003年,第三座「姐妹」的最後一塊岩石也石沉大海,讓「三姐妹」中的一位徹底與親人分開了。實際上,這悲傷的一幕也並非第一次發生。回溯到20世紀初,佇立於這片浪漫海岸的原本是「四姐妹」,如今,卻只剩下她們中的兩位在此「相依為命」了。 不知是否因為這幾位姐妹的故事過於悲傷,在2016年12月,曾矗立於三姐妹旁邊的「象岩」(Elephant Rock)也因海水的侵蝕及地震變成一塊殘骸。原本栩栩如生的石像如今已依稀難辨,不禁令人唏噓。 圖為幾年前栩栩如生的象岩。 (Credit: itravelNZ® / CC BY 2.0) 由於近年來這片海灘的侵蝕越來越嚴重,狂風、暴雨、巨浪、地震以及氣候變化等諸多因素都在考驗著這裡的每一塊岩石。據說,雖然一般岩石地層的壽命是500年,這裡的一些岩層壽命卻不足5年。 僅剩的「兩姐妹」能彼此守護多久難免令人有些許擔憂。在她們分別之前,有機會的話不如來此親自看看她們,感受一下這片正在逐漸消失的美景。 如何到達 要欣賞三姐妹岩的壯麗美景,應從東加里普魯圖橋(Tongaporutu Bridge)北部的3號高速(State Highway 3)向大海的方向行駛,沿著Pilot路一路向南,即可將巨岩的美景盡收眼底。 如果想走上沙灘,進入海邊的石林,可以在南部3號高速(South Highway 3)拐入東加里普魯圖橋(Tongaporutu Bridge)以南的克里夫頓路(Clifton Road)。 在退潮時瀏覽「三姐妹」海灘,會看到與平時完全不同的景色。 (Credit: Ernie N Fiona Powell) 從停車場步行至海灘需要一段距離,海灘的範圍也很大,可以花1-2個小時盡情欣賞美麗的海景。 如果剛好趕上退潮,會更有趣,可以順便探索海岸上所有的洞穴、岩層結構、巨石和刻在岩壁上的毛利岩畫。附近的岩洞中還有一座怪石,看起來好似一隻六趾的大腳,到訪時不妨找一找。

10年來紐西蘭人的工資漲了多少?

(Photo by Squirrel_photos from Pixabay) 在紐西蘭,人們經常用工資“中位數”來判定收入的高低,而紐西蘭人的平均收入約為每週1000紐元。 然而,對不同年齡段的人來說,收入水準差異往往會很大,統一的標準難以具體衡量不同年齡段群體的工資中位數。 3月3日,Stuff新聞網按不同年齡段整理了紐西蘭統計局(Stats NZ)過去10年間的工資資料,發現10年來不同年齡段群體的工資變化呈現出不同特點,某些年齡段的薪資漲幅比其他年齡段群體更快。具體變化如下文所示,諮詢機構Sense Partners的經濟學家羅西·柯林斯(Rosie Collins)還對一些資料的變化做了簡要的分析。 青少年群體:薪資顯著增加 過去10年中,年齡在15至19歲的青少年的薪資水準顯著增加。 在2000年,該年齡群體的工資中位數為4530紐元。2019年,其年薪中位數漲至8820紐元。10年間的增長率為94%。 這一變化與最低工資的上漲也有關係。2000年,成人的最低工資為每小時7.55紐元,青年的最低工資為4.55紐元。 此外,自雇青少年的平均年收入為1800紐元。 20歲群體:25-29歲收入更高 20至24歲人群在2019年的工資中位數為26,750紐元,遠高於10年前的16,090紐元。但該年齡段的自雇者在2018年至2019年間收入略有下降,從6070紐元降至5880紐元。 25歲至29歲群體在這兩項指標上的收入都有顯著增加。2019年,該群體的工資和薪金收入為40,380紐元,而自雇人士薪資為17,210紐元。 經濟學家羅西·柯林斯(Rosie Collins)表示,這一代人的收入受Covid-19疫情的影響比上一代更大。 30歲群體:與40歲群體收入差異變大 2019年,30歲至34歲群體的工資中位數為47,540紐元,較2018年的45,790紐元有小幅增長。而2000年,其工資中位數為26​​,500紐元。 該年齡段的自雇群體年收入則比年輕一代高得多,中位數達27,100紐元。 此外,35歲至39歲群體的工資中位數更高。2019年其工資和薪金中位數為52,490紐元,自雇收入為32,980紐元。 過去,30歲群體的收入與40歲群體幾乎不相上下。 2000年,30歲至34歲群體收入中位數為27,190紐元,而40歲至44歲群體的收入中位數為28,650紐元,相差5.2%。如今,這兩個年齡段之間的差異為15.7%,這表明“收入峰值”的起步時間在後移。 柯林斯說,她的研究表明,2000年畢業,在接近30歲時其工資收入與55歲的上班族幾乎相同,但現在這個年齡推後到了40多歲,需要多追趕10年。 40歲群體:性別薪資差距更大 40多歲是許多人的收入大幅增加的時候。40至44歲的人在2019年的薪資中位數為55,560紐元,自雇人士的收入中位數為38,040紐元。 45至49歲群體的工資和薪金中位數為56,470紐元,自雇人士為40,280紐元。 柯林斯指出,自2001年以來,40歲以下群體的性別工資差距一直穩定,但在40歲以上群體中,性別差距已經大大增加。 她舉例說,例如,如今45-49歲年齡段的男性和女性的薪資差距已經擴大了50%。男性每週的收入比女性多331紐元,但現在,每週的收入差距為491紐元。 50歲群體:工作時間不再決定收入 到了50多歲的時候,人們的工作時間似乎與收入多高沒有直接關係。 50到54歲群體在2019年的工資收入為55,760紐元,自雇職業的收入為38,740紐元。 而55歲以上群體的收入要略少:中位數工資為53,890紐元,自雇人士為35,470紐元。 60歲群體:薪水開始大幅下降 到了這個年齡,可能由於人們工作的工時縮短或提早退休,人們的薪水開始大幅下降。 2019年,60到65歲群體的工資中位數為49,650紐元,自營職業的收入為30,000紐元。65歲以上的人,工資降至25,330紐元,自雇人士為15,310紐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