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移民

紐西蘭移民局透露,正在決定是否允許申請投資簽證的國際投資者入境。(mohamed Hassan / Pixabay)   2021年12月21日,疫情應對部長宣布,免管制隔離(MIQ)入境紐西蘭的日期已被推遲到次年2月底。在紐西蘭邊境仍對大多數外籍人士緊閉之際,據Stuff新聞網報導,紐西蘭移民局(INZ)正在考慮向富有的國際投資者開綠燈。 移民局邊境和簽證業務總經理尼古拉.霍格(Nicola Hogg)向Stuff證實,在中斷一年多之後,該局正在決定是否允許富有的投資者入境。 紐西蘭移民局為投資者移民設置的兩種居留簽證類型為「投資者(Investor)」類別及「投資者加(Investor Plus)」類別。前者要求投資者在四年內投資至少300萬紐元,後者要求投資者在三年內投資至少1000萬紐元。兩種類別還包括在紐逗留最短時間等其它條件。 據報導,目前等待受理這兩類簽證的人數已從2021年2月的338人增至12月下旬的816人。「投資者加」類別申請中,有32人已獲批,29人申請被拒;「投資者」類別下,有76人獲批,92人申請被拒。 霍格表示,投資者簽證持有人每年給紐西蘭帶來的收益約為10億紐元。 此前,於2020年11月在海外申請「投資者加」類別簽證的谷歌聯合創始人拉裡‧佩奇(Larry Page)因子女生病,於今年1月從斐濟入境紐西蘭,並於2月獲批了該投資簽證。 據Stuff報導,還有5名承諾投資3600萬紐元的外國投資者,於邊境關閉期間入境紐西蘭,並獲得了居留權。 根據目前的邊境規則,在海外獲批該投資類別居留權簽證的人,可以通過申請MIQ系統的隔離名額,然後入境紐西蘭。 紐西蘭商業組織 BusinessNZ 首席執行官柯克.霍普(Kirk Hope)對Stuff表示,由於國外投資者可以帶來國際技能、經驗和資金,他歡迎國際投資者來到紐西蘭。 但由於通過MIQ系統入境很困難,霍普表示,若可安全進行,他希望政府可以考慮讓一些人進行居家隔離。 責任編輯:劉潤菁

由於政策不確定,紐西蘭一些高等教育機構表示,他們擔心2022年仍沒有海外生源。此圖與本文無關。(BonnieHenderson / Pixabay)   由於目前政策的不確定性,紐西蘭一些高等教育相關機構表示,他們擔心到2022年,仍將有很少海外學生能入境學習。 目前政府的邊境政策是,明年4月底符合疫苗接種要求的有效簽證持有人可以入境,但移民局也已宣布,大部分臨時簽證受理工作會暫停至2022年8月。 目前紐西蘭大約有1.9萬名全額付費的外國學生,約佔往年學生人數的四分之一。 一些高等教育相關機構的業內人士向RNZ表達了他們的擔憂。 紐西蘭獨立高等教育機構(ITENZ)主席克雷格.穆森(Craig Musson)表示,該機構下的一些學校可能會連續第三年沒有新國際生源,尤其是英語語言學校等完全依賴外國生源的教育機構,正處在絕望的境地。 「我們真的需要有一些確定性,以便我們可以開始開展工作,」他說。 從事移民教育的業內人士阿魯尼瑪.丁格拉(Arunima Dhingra)對RNZ表示,該行業對紐西蘭何時對學生開放邊境、以何種方式開放,以及對工作及居留權政策有何調整,都有很多困惑。 她說,他們希望能向學生發出非常明確的信息,也希望了解哪些課程相關的工作和居留權會發生變化,從而利用紐西蘭疫情方面的優勢,與英美澳洲那些國家競爭生源。 丁格拉表示,政府在謹慎行事,但即使突然宣布很明確的政策,面對激烈的競爭,也不一定能把學生再吸引過來。 懷卡托理工學院(Wintec)首席執行官大衛.克裡斯蒂安森(David Christiansen)對RNZ透露,該校疫情前有1200名外國學生,但今年只有400名。 然而,他對紐西蘭的國際教育產業更為樂觀。 克裡斯蒂安森說,若獲得工作和居留權的機會少了,幾乎肯定會影響他所在院校的學生人數,但不會影響到教育產業的所有學科,因此紐西蘭的國際教育仍會有需求。 同時,克裡斯蒂安森表示,他希望紐西蘭移民局能在8月前為部分學生群體辦理簽證。 「問題是,『我們要到8月不會招收任何國際學生』,還是『我們現在正在設定這個基準,然後我們將開始研究設置和優先級,並開始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讓事情變得更加清晰,」他指出。 責任編輯:劉潤菁

4月19日,新西蘭移民部長曾宣布,對於年收入高於10.6萬紐元的高技能工人,其配偶及受撫養子女可入境與家人團聚。(Rudy and Peter Skitterians / Pixabay)   2021年4月,紐西蘭移民局宣布了一項家庭團聚邊境豁免政策。移民局原計劃優先授予450名高技能工人的家人豁免,但據Newsroom報導,截至12月中旬,僅有38人獲得了該類簽證。 今年4月19日,移民部長克裡斯.法福伊(Kris Faafoi)宣布,對於年收入高於10.6萬紐元的高技能工人,其配偶及受撫養子女可入境與家人團聚。 紐西蘭移民局(Immigration NZ)官員曾向Newsroom透露,將優先考慮為450名高技能工人的配偶及子女授予此類別的邊境豁免,但截至12月中旬,據報導,政府只批准了38人的邊境豁免。 若要申請此邊境豁免,首先技術移民的家庭成員須提交一份意向書,再被移民局邀請申請此類簽證。 據報導,截至12月中旬,移民局只從意向書庫中抽取了來自18個國家的66人。而授予豁免的38人中,大多來自南非,持訪客或工作簽證。 移民局邊境和簽證業務總經理尼古拉.霍格(Nicola Hogg)對Newsroom表示,申請人必須證明他們符合嚴格的邊境豁免標準才能獲批,「紐西蘭移民局在考慮邊境豁免請求時,沒有能力應用自由裁量權」。 此外,4月19日宣布的家庭團聚邊境豁免類別,還包括關鍵醫護工作者類別,移民局已授予了此類別的1169份簽證。 霍格表示,這一類別下的批准門檻很高,若提交意向書的人未被邀請申請此類簽證,通常是因為提交的材料未證明他們符合標準。 「政府正在不斷審查邊境設置,並將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考慮擴大設置範圍的時機,」她說。 責任編輯:劉潤菁

圖為一張法庭的照片,與本文無關。(Daniel Bone / Pixabay)   根據法庭最近公佈的一項裁決,2019年9月駕駛巴士發生車禍,造成五名中國遊客死亡的一位華人司機Junwei Zhang,將於2022年1月被驅逐回中國。 2019年9月4日,Zhang駕駛一輛35座巴士,載著全車27人,包括23名中國遊客,在羅托魯瓦附近五號高速Ngātira路段向東行駛途中,發生事故。 由於當時天氣條件較差,又遇一陣強風,大巴開始打滑且Zhang對該車失去了控制,導致大巴翻車,四名成人和一名5歲女童死亡,另有八名乘客受傷。 在大巴司機Junwei Zhang承認五項粗心駕駛致他人死亡的指控,以及八項粗心駕駛造成他人受傷的指控後,被判處4個半月的居家監禁,吊銷駕駛資格證18個月,並被責令向受害者及其家屬支付總計13,000紐幣的賠償。 據Stuff新聞網報導,移民和保護法庭現已裁定,Zhang在紐西蘭不存在阻止他被遣返的「人道主義特殊情況」,必須被驅逐回中國。 根據法庭最近公佈的10月份的裁決,在2015年10月首次抵達紐西蘭的Zhang,目前所持的過渡簽證已於今年6月到期,從那時起,他就屬於被驅逐出境的人員。 與妻子及10歲孩子都居住在紐西蘭的Zhang向法庭提出,將他驅逐出境並不公正且過分嚴厲,現在根據他妻子的簽證,他的家人有一個「很好的機會」獲得紐西蘭的居民簽,且他們的孩子不會寫中文,只會說一點普通話,會很難適應中國的生活。 此外,他還收到了一份在奧克蘭擔任汽車機械工的工作。 儘管移民和保護法庭承認Zhang及其家人與紐西蘭有一些聯繫,但法庭認為,Zhang及其妻子與中國聯繫密切,他們在中國長大、受教育、結婚、就業,孩子也出生於中國,同時父母都生活在中國。 回國生活需要面臨一個過渡期,但法庭指出,這一事實是所有遣返人員都會面臨的狀況。 法庭承認,Zhang的孩子在適應不同的語言和教育系統方面將面臨較大的困難,但指出父母可以為孩子提供支持。 Zhang的妻子也可在兒子學生簽證於2023年到期前與孩子一起留在紐西蘭,讓Zhang單獨回國。裁決表示,儘管家人可能會分開一段時間,但他們可以通過視頻通話進行聯繫。 由於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法庭給予 Zhang 三個月的時間,以便他處理個人事務,包括在返回中國之前完成疫苗接種。 責任編輯:劉潤菁

紐西蘭統計局資料顯示,與今年9月相比,10月份經過紐西蘭邊境的總人數略有增加。(Rudy and Peter Skitterians / Pixabay)   12月13日,紐西蘭統計局(Stats NZ)發布了最新的移民統計數據。該局表示,自2013年6月以來,紐西蘭每年都是淨移民增長,即入境居住的移民多於離境到海外居住的移民,但現在的淨移民人數已降至負值。 統計局的最新估計數據顯示,在截至2021年10月的一年中,紐西蘭公民淨增長約7400人,非紐西蘭公民則淨損失約9100人,因此紐西蘭移民淨損失約1700人。 統計局的人口指標經理泰赫辛.伊斯蘭(Tehseen Islam)說,以往每年紐西蘭都是非公民留下定居的人數更多,公民則遷居至海外人數更多,但過去兩年的移民情況逆轉了前40年的模式,反映出COVID-19對移民流動趨勢的干擾。 統計局最新的移民統計數據顯示,在截至2021年10月的一年中,紐西蘭移民淨損失1700人。(Credit: Stats NZ)   統計顯示,在截至2021年10月的一年中,約24,700名紐西蘭公民入境定居,約17,300名公民離境至海外定居;約21,600名非紐西蘭公民入境定居,約30,700名非公民離境。 與截至去年2020年10月的一年相比,無論是入境移民數還是離境人數,最新的統計數字都呈下降趨勢,但降幅呈現差異。 統計顯示,入境定居的紐西蘭公民比去年10月一年間少了41%,離境的公民則只同比減少1%;入境定居的非公民同比減少72%,降幅最大,離境的非公民也同比減少33%。 此外,與今年9月相比,10月份經過紐西蘭邊境的總人數略有增加。 今年10月,共有約20,800人經過紐西蘭邊境,包括約11,000人入境,約9,800人離境,多於9月份經過邊境的總人數,即16,100人左右。 而10月份,恰逢政府啟動與瓦努阿圖、薩摩亞和湯加等太平洋島國的單向免檢疫旅行。來自這些國家的旅客,只要滿足一定的條件,就能免隔離入境紐西蘭。 責任編輯:劉潤菁

政府已批准了一批邊境限制豁免名額,包括40名剪羊毛工和50名羊毛處理工。(Moha Abdo / Pixabay)   12月12日(週日),農業部長達米安.奧康納 (Damien O’Connor) 在聲明中宣布,政府已批准了一批邊境限制豁免名額,以允許更多移民工人入境,幫助緩解初級產業部門面臨的勞動力短缺問題。 新的豁免名額包括200名移動設備機械操作員、40名剪羊毛工和50名羊毛處理工。 奧康納說,政府此舉是為了支持紐西蘭關鍵的秋收工作,緩解Covid-19導致的勞動力壓力。 此外,政府還調整了奶業員工的邊境豁免政策。同時,奧康納承認,整個初級產業部門仍存在勞動力挑戰,政府將與相關企業合作,一起加以應對。 奧康納指出,其它一些國家過早開放經濟,疫情反彈後,又被迫重新實施限制。因此,紐西蘭將選擇謹慎地與世界重新連接,並努力在經濟利益和衛生風險中尋求平衡的做法。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