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本地新聞

這個故事說明:對付狡猾的壞人 拼智商才是硬道理

公共網域   10月8日(週五),據Stuff新聞網報導,由於警方在法院上訴成功,一名小偷如今必須把價值 73,000 紐幣的金條上交。 此前,這名小偷被當場抓獲時,警方在其包中發現了這些金條。但在之前的審判中,由於證據不足,小偷得以將大部分金條保留。 去年2月,慣犯小偷雷蒙德·勞(Raymond Law)因闖入洗衣店被抓,並被判入獄 23 個月。他承認自己入室盜竊,並從多處場所盜竊了 11,000 紐元。 當場被抓時,雖然警方還發現了金條,但審判中由於證據不足,法官下令其必須出售金條,向官方支付承認盜竊的 11,000 紐元,然後其餘的錢可以自己保留。 那些金條的價值為 73,224.75 元。 公共網域   當時其案件在奧克蘭高等法院審判。法官表示,雖然被告關於黃金的來源證詞「沒有說服力」,但警方也無法指正其具體來源,法院不能因被告之前的罪行做推斷,若作為間接證據,金條也還不夠充分。 但警方對該裁決提出上訴。 10月8日(週五),上訴法院公布了判決結果,稱所有黃金都應歸官方所有。 上訴法院在判決中表示,被告對黃金的來源,以及盜竊時為何在他包裡的解釋可信度很低。 他最初說,他在加拿大祖母給了他黃金,兩周後又說他的祖母在 1993 年去加拿大旅行時把黃金給了他父親。 就搶劫時他為何把金子放在包裡,被告說,是因為他剛剛和他的伴侶吵架了,因此不想把金子留在家中。 雖然紐西蘭並沒有人報告丟失了金條,但警方通過上面的序列號,追溯到西澳大利亞珀斯的一個金幣廠,且這些金條是在所謂的「去加拿大旅行」 17 年後鑄造的。 上訴法院表示,被告沒有提供任何書面證據支持他聲稱的黃金來源,也沒有再辯護。「雖然單獨的證據鏈本身可能不足以批准申請,但把所有證據鏈一起考慮時,我們對金條是被盜財產的可能性較大表示認同。」 根據相關立法,警方只需證明資產來自重大犯罪活動的可能性即可,無需證明資產與刑事定罪直接相關。 警方於是向高等法院提交文件,申請將黃金沒收交給官方。 據報導,由於被告未提出反對,目前黃金已經移交。 責任編輯:劉潤菁

(1980supra / Pixabay)   最近,在紐西蘭南島馬爾堡(Marlborough)的一個葡萄園裡,一台形似吹風機的 5 米高設備,引起了人們的注意。 據Stuff新聞網報導,這台大型設備實際上是一個巨型熱風機,還是目前葡萄園防凍領域最熱門的新品,英文名為「Heat Ranger」,若直譯過來,名字也很酷,叫「熱遊俠」。 目前世界上只有兩台這樣的熱風機,一台被紐西蘭的製造商運往了法國,另一台則位於馬爾堡於 Riverlands 的 chardonnay 街區——在其買家特雷弗·伯克哈特 (Trevor Burkhart)的葡萄園中。 據報導,這種霜凍管理系統可以把空氣加熱到 300 到 600 攝氏度,然後釋放出 30 到 35 攝氏度的熱空氣,可讓 20 公頃的葡萄園免受霜凍影響。 據伯克哈特說,去年9月,他價值約 25 萬紐元的葡萄因霜凍被毀,當時他僱了直升機來抗凍,但並沒有達成所願。 因此,這種熱風機一問世,他就趕快抓住機會弄來一台試試看,並表示他對這台機器很滿意。。 伯克哈特說,這台設備足具創新性,大小也正好適用,且可以用手機操作運行,網上還能顯示相關溫度信息,試用這台熱風機「是一件非常酷的事」。 然而,造出這樣一台「酷酷」的設備並不容易。 據報導,早在10年前,哈密爾頓工程師弗雷德·菲利普斯(Fred Phillips)應一位黑加侖種植商的要求,開始了這台機器的開發工作。 當時通過與客戶的溝通,他們敲定了設計方向,把配有灑水器防凍系統,及風車型暖空氣防凍系統的設想都排除在外了。 然後,這位工程師便在自家後院開始研發,並於6年前和他的團隊一起研究如何提高設備的性能。 據菲利普斯介紹,這台熱風機為葡萄園提供保護的限制因素很少,且非常安靜,若在300米開外,幾乎聽不到任何噪音。 其購買成本為15萬紐元,每小時會消耗約150公斤液化石油氣。 目前,他們還在造另外的四台,準備再送往法國。但菲利普斯表示,目前「熱遊俠」在國內市場還不是很暢銷,因為有些人「總是對任何新的、不同的技術持懷疑態度」。 「在馬爾堡,較大的葡萄園,如企業葡萄園,不願嘗試新事物,而小葡萄園則負擔不起。所以這非常困難,」菲利普斯說。 「熱遊俠」到底长啥樣?點擊這裡,可至產品官網查看介紹詳情。 責任編輯:劉潤菁

(Kerstin Wießer-Buchholz / Pixabay)   9月份,新數據顯示,紐西蘭眾多城市的房地產市場仍然火爆,而惠靈頓的房價漲幅被一位大型房地產搜索網站的銷售總監描述為「令人瞠目結舌」。 根據房地產搜索網站Trade Me Property的最新數據,9月份的惠靈頓地區房產市場,多處地區的平均要價創下歷史新高。 該網的最新價格指數顯示,惠靈頓市議會所在地區的平均要價上漲了20%,僅比百萬紐元大關少 1.7 萬。 該網銷售總監加文·勞埃德(Gavin Lloyd)對Stuff網站表示,9月的數據是惠靈頓有史以來最大的年度漲幅,而有些郊區要價的年度漲幅「令人瞠目結舌」,超過半數的地區都創下了要價新記錄。 例如,Masterton 的均價漲了 32% 至 633,950 紐元,Kapiti Coast 上漲 31% 至 914,000 紐元,Upper Hutt 也漲了 31% 至 854,600 紐元。 同時,勞埃德提到,房源量過少一直是惠靈頓房市的一大問題,而自4月以來,9月份該地區待售房數量與去年同期相比首次增加,多了2%。 該網站的數據還顯示,除了惠靈頓,紐西蘭多個城市的房價都大幅上漲,不僅全國平均要價創下超過85萬紐元的新高,全國15個地區中,11個都破了記錄。 其中,增幅最多的是Manawatū/Whanganui地區,長了33%至60.6萬紐元,霍克斯灣以30%的漲幅緊隨其後,房屋要價達77.8萬紐元。 最大城市奧克蘭平均要價漲了16%至創記錄的112.6萬紐元。 值得關注的還有坎特伯雷地區,該地區在過去一年間房價大漲,其9月23%的漲幅也同樣創下歷史新高,勞埃德說。 他聽很多業內人士說,不少惠靈頓和奧克蘭的人都在考慮往基督城等地搬家,以獲得更多收益。 本週,儲備銀行已將官方現金利率上調至0.5%。 勞埃德對此表示:「作為回應,許多銀行已提高了利率,這可能會帶走一些市場熱度。對首次購房者來說,這將是個好消息。」 責任編輯:劉潤菁

一扇仙女門 (Wanderland / flickr CC BY-ND 2.0)   最近,北島塔拉納基一處公園似乎顯現出一絲魔力,因為園內的樹上突然出現了一系列的仙女門和裝飾品。 雖然長久以來,紐西蘭各地的城市公園中都發現過仙女定居點,但這是仙女第一次出現在斯特拉福德(Stratford)這個以莎士比亞出生地命名的特色小鎮上,儘管眾所周知,這位作家一直對仙女情有獨鍾。 在一些其它地方的森林中,一些五顏六色的仙女屋可能會點綴在樹幹上,但在鎮上的愛德華國王公園(King Edward Park),仙女們似乎更喜歡質樸一些的房屋。 點綴於樹枝上的迷你門窗裝飾 (Wanderland / flickr CC BY-ND 2.0)   在通向 Ted McCullough 杜鵑花小徑的路上,可看到在左側的四棵大樹間,一扇安著黑色把手的小木門被嵌在了一棵大樹下,上面還有一扇窗戶。 仔細看一看,旁邊的另一棵樹上有門窗,還有一棵樹外面有張小沙發。但影響著紐西蘭建築商的供應鏈問題可能是那兩棵樹有窗戶,但底部沒有門的原因。 樹屋外,鮮豔的紫色花朵散落在附近的灌木叢中,這種多風的天氣,可能讓仙女們決定先不在屋外嘗試園藝種植。她們也似乎還沒有給房子配好蹦床。 一扇質樸一些的仙女門 (Amanda Slater / flickr CC BY-SA 2.0)   市議會的相關負責人對Stuff表示,對公園的辦公人員來說,這些神秘的仙女門他們此前並不知曉,因此他們推斷這個「甜蜜」的創意,應來自附近的社區成員。 這位經理還說,有興趣想去公園拜訪這些仙女的遊客,還可以順便參觀一下鎮上其它景點,例如小鎮莎士比亞風格的鐘琴塔、馬龍上校雕像、各種步道、公園以及畫廊。詳情可以到小鎮市議會的網站上查看。 責任編輯:劉潤菁

「boulder copper butterfly」(Possums’ End / wikicommons CC-BY-4.0)   紐西蘭的自然環境優異,不過可能是氣候過於涼爽所致,這裡的蝴蝶不算太多。據Stuff新聞網報導,最近,在一位生態學家及一所基督城學校師生的共同努力下,一個紐西蘭特有品種的蝴蝶棲息地被成功建起來,這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 決定推進這個項目的是一名坎特伯雷生態學家,名叫布賴恩.帕特裡克(Brian Patrick)。他從 5 歲開始就對昆蟲世界著迷,尤其是蝴蝶。 為了向年輕一代傳授更多相關知識,今年 2 月,他幫助基督城的伯恩賽德(Burnside)小學,建了一個紐西蘭特有種的蝴蝶棲息地,並得到了學校老師和家長的支持。 該棲息地是專為紐西蘭的一種銅色蝶「boulder copper butterfly」而建的。帕特裡克表示,給這種蝴蝶建棲息地,在紐西蘭還從未有人成功過。因此,他做了大量準備工作,並對這個項目抱有非常高的期待。 「boulder copper butterfly」(Jon Sullivan / wikicommons CC-BY-4.0)   據報導,就在幾天前,他接到了學生興奮的電話,說在學校周圍發現了三四隻這種蝴蝶。 「這真是一個奇蹟,因為此前所有人都未成功過,而我們第一次在學校做就做成了,所以我很激動,」帕特裡克對Stuff表示。這一嘗試將成為一個持續的科學項目,讓更多的孩子得以觀察並了解這個物種。 在得知有其他學校也想參與進來,並想給這種蝴蝶起一個正式的學名時,帕特裡克表示他非常興奮,並說提高對紐西蘭各種蝴蝶的認識,並照顧這些特有的物種很重要。 他把這看成是「在紛雜喧囂的世界裡,相信你在做甚麼的問題」。 「boulder copper butterfly」(Kimberley Collins / flickr CC BY 2.0)   實際上,如今已經退休的這位生態學家的日程表,仍被各種項目占得滿滿的。 他一直在全國各地到處跑,進行實地考察以發現新的蝴蝶物種,並進行公開演講等活動推廣大眾對該物種的認識。 他記有各種昆蟲信息及圖畫的筆記本被奧塔哥博物館收藏。據報導,他的第二個筆記本也將很快在那裡展出。 在即將來臨的夏天,帕特裡克的目標是重新發現米爾福德峽灣的一種銅色蝶。 作為十年前最後一個看到過那種蝴蝶的人,他表示,這種蝴蝶可能已經滅絕,但他懷疑它仍在附近徘徊,需要做的只是仔細找找看。 他說:「我一直在尋找新事物。」 責任編輯:劉潤菁

(René Schindler / Pixabay)   據報導,不久前,南島北坎特伯雷的一家人看了一部美國記錄片,但他們非常清楚那部記錄片的一些描述與事實不符。 該記錄片講述了一位85歲承包商的故事,且該故事的主人翁被譽為「世界上最年長的推土機司機」。而當時看這部記錄片的一位觀眾,則是紐西蘭一位92歲的全職推土機司機。 10月8日(週五),電視節目Seven Sharp介紹了這位名副其實的「世界最年長推土機司機」的故事。 這名推土機司機名叫戴夫·洛特(Dave Lott),生於 1929 年。 (Ray Shrewsberry • Thanks for Downloads and Likes / Pixabay)   這些天,在寵物狗和兒孫輩家人的照看陪伴中,這位 92 歲的推土機司機正在根據所簽合同,修建最近氾濫的 Pahau 河的河床,並且一幹就是一整天。 這位老人對節目表示,他不喜歡整天在家裏閒逛,覺得那樣太無聊了,但到全國各地開著推土機作業,生活反而不會單調了。 多年來,他一直在經營自己的推土機承包業務,公司位於南島基督城與尼爾遜之間的懷奧(Waiau)。 如今,這家公司由他的兒子比利(Billy)接管,而他自己,還是操作推土機的主力。 不僅如此,他 9 歲的孫子亨利(Henry)也對這項業務充滿興趣,時不時會跑到爺爺身邊,在駕駛座上研究這些操作桿的秘密。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