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本地新聞

  最近奧克蘭能否降低警報級別成了很多人關注的焦點。紐西蘭的公衛專家們一致認為,能否查出病毒傳播中漏掉的潛在病例是奧克蘭能否降級的關鍵。但為甚麼政府在疫情管控上聚焦在了這一點,背後又有哪些考慮因素呢? 根據基因組演變追查病毒傳播路徑 去年1月,科學家們公布了引發這場疫情的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組,即這種病毒的一整套遺傳物質。 這種冠狀病毒又叫 SARS-CoV-2,和所有病毒在傳播過程中一樣,它們都會不斷進化並發生變化。據報導,目前,Covid-19 病毒已經演變成數千個獨特的 SARS-CoV-2 基因組。 這種病毒的傳播有點像八卦故事的傳播:故事傳得越遠,在一次次的複述中出現的錯誤也會越多。 被同一個人感染的確診病例,他們的基因組數據都會非常相似,但隨著病毒不斷傳播,該毒株發生進一步變異的可能性就更大。 通過基因測序技術分析確診病例病毒樣本,並把不同樣本進行比較,就能看出基因組的演變。 然而,基因組學可以顯示兩個病例之間的關聯,但無法顯示這兩個病例是在哪裏互相傳染的。 因此,公共衛生官員還需要收集其他流行病學信息,即通過查閱資料、詢問病例等方式,判斷新病例是從哪個已知病例那裏感染的病毒,並推斷病毒可能的傳播地點。 即在一場疫情中,通過基因組學與流行病學信息的結合,可以推斷出病例之間有著怎樣的關聯,病毒是從誰那裏傳給誰的,中間大概隔了多少人、在哪幾個地方傳播的。 根據這些推斷結果,衛生官員就能確定這病例之間的聯繫,從而把他們劃入一個集群、或其下面不同的子集群中,並通過這種方式推斷是否還有其他潛在的感染者,從而讓疫情儘快得到控制。 政府對奧克蘭Delta疫情的管控 衛生官員認為,此次的爆發與一例邊境病例有關:8月9日,一名紐西蘭人從悉尼乘坐受管制的紅區航班回國,被檢測出感染Delta變種病毒。因此,所有紐西蘭社區的新增病例都屬於這同一個集群。 集群(cluster),即可能彼此感染種同一種疾病的一群人。 8 月 17 日,奧克蘭北岸的一名 58 歲男子,後來被稱為病例 A,進行病毒檢測後確診,從而觸發了全國的 4 級警報封鎖。 目前,人們仍然不知道病毒是如何傳播到社區的,但人們確實已經知道,迄今為止的社區病例與那名從悉尼回國的人有關,這意味著此次疫情,是一個單一的集群。 子集群(也可稱為支集群,sub-cluster),即在感染疾病的大的集群中,能確定這一小群確診病例互相之間存在著關聯。 例如,此次疫情中的Māngere教會集群,為目前最大的子集群。這一概念與疫情更新中提到的病例組(groups of cases)也差不多。 在9月5日(週日)的疫情更新中,衛生部又提供了一個新的數據,即在流行病學上,不能查出與已知病例有關聯的子集群,即「未關聯子集群(unlinked sub-cluster)」的數量有幾個。 當時衛生部表示,此次疫情中已有6個這樣的未關聯子集群。過了兩天之後,未關聯子集群數量增至9個。 而神秘病例(mystery case),或稱為未關聯病例(unlinked case),則是未被證明與此次疫情中其他病例有聯繫的單個確診病例。 數學教授邁克爾.普朗克( Michael Plank)說,未關聯的子集群代表傳輸鏈中某處缺失的環節,這表明可能存在我們尚未發現的病例。 因此,他表示:「在這一點上,子集群很小的事實並不能真正讓人放心,因為可能被遺漏的病例比我們知道的病例更令人擔憂。」 據衛生部透露,此前兩周中所有未關聯子集群中,都有能把病毒傳染給他人的病例。即在確診之前,該人在社區中已具有傳染性。 這些未關聯子集群的病例數已超過了100例。 據報導,此次疫情中最大的兩個子集群,即Māngere教會集群以及與病例A有關的Birkdale社交集群,目前確診病例數都沒有顯著增長。這表明該病毒在這兩個子集群中主要都是通過相互關聯的家庭傳播,而沒有進一步在社區中傳播。 而截至9月11日,在所有的子集群中,衛生部已確定了8個能證明與此次疫情有關的子集群,以及9個未關聯子集群。 一個子集群需要至少包含兩個人。據報導,截至11日,此次疫情中最小的子集群包含4個有關聯病例。大多數未關聯子集群都有少於 20 人的病例數。 未關聯子集群和神秘病例使政府很難在不影響從社區中消除 Covid-19 的目標的情況下自信地降低警報級別。 專家們一致認為,這些病例之間缺失的關聯是奧克蘭能否降級的關鍵。 奧塔哥大學流行病學家邁克爾.貝克 […]

  據Stuff新聞網報導,最近一個頂尖級開放科學期刊的研究發現,紐西蘭的極度瀕危鳥兒——鴞鸚鵡(第一個字讀音為「xiāo」,kākāpō)的種群雖然近親繁殖了上萬年,但所產生的影響可能沒有科學家最初預計的那麼糟。 研究發現,鴞鸚鵡的基因健康狀況良好,這種不會飛的大型鸚鵡產生有害突變的風險正在降低。 鴞鸚鵡是紐西蘭獨有的物種,這種鸚鵡體型較大卻不會飛。雖然此前其種群數量可能有數十萬隻,但自人類把貓等哺乳動物帶到紐西蘭以來,它們的物種數量開始急劇減少。 到1995年,據統計,紐西蘭只還剩下50只左右了,全被隔離在了斯圖爾特島。如今,這種鸚鵡的數量有所回升,共有超過200只了,還都生活在斯圖爾特島上。 研究人員對這種鸚鵡進行了首次的基因組測序,發現儘管這種鸚鵡已經在與外界隔離的島嶼上近親繁殖了 10,000 年,但該物種的有害突變似乎都消失了,而不是隨著物種延續越積越多。 古遺傳學中心和斯德哥爾摩大學研究員尼古拉斯.杜塞克斯(Nicolas Dussex)博士說:「儘管鴞鸚鵡是世界上近交和瀕臨滅絕的鳥類之一,但它的有害突變比預期的要少得多。」 他說:「我們的數據顯示,斯圖爾特島上倖存的鴞鸚鵡種群已被隔離了約1萬年。在此期間,自然選擇在一個稱為『清除』的過程中消除了有害突變,而這一過程可能正是近親繁殖促成的。」 另一位學者,古遺傳學中心和瑞典自然歷史博物館教授洛夫.達倫(Love Dalen)表示,在小群體中,有害的突變可能會導致一些遺傳疾病。 「因此,我們發現有害突變數量減少是很重要的,因為這意味著現代種群的近親繁殖可能沒有我們最初認為的那麼嚴重的影響。」 研究人員表示,他們會利用這個發現,選擇對後代最有幫助的育種個體,對斯圖爾特島剩餘的鴞鸚鵡提供更好的保護。 奧塔哥大學動物學系教授布魯斯.羅伯遜 (Bruce Robertson) 指出,這是一個很好的發現,且也可以用於其他瀕危種群和小種群的研究與保護,因為這個發現意味著,「即使孤立遺傳了數百代,小種群也有可能存活下來」。 研究人員計劃繼續對其他極端近交的鳥類和哺乳動物物種,也進行類似的研究。 註:該分析研究由瑞典和紐西蘭研究人員共同完成,已發表於《細胞基因組學》(Cell Genomics)期刊上。 這個期刊是Cell Press細胞出版社推出的全新頂尖金色開放獲取和開放科學期刊,旨在發表遺傳學和基因組學研究的前沿成果。 鴞鸚鵡是紐西蘭唯一兩次摘得「年度鳥兒」桂冠的極度瀕危鳥類。 責任編輯:劉潤菁

  9月9日(週四)那天,奧克蘭以外的學校在2級警報下開學了,但位於奧克蘭邊界的一些學校,則不能像住在邊界另一側、4級警報下的學生敞開大門。 據Stuff網站報導,位於奧克蘭南部邊界的 Mangatawhiri School 就面臨這樣的情況。 這所學校正好位於奧克蘭邊界以南幾百米遠,因此目前處於2級警報,而學校幾乎正好有一半的學生以及部分教職工住在邊界的那一頭,目前仍是封鎖狀態,只能繼續留在家中。 學校校長莎倫.斯考斯(Sharron Scouse)表示,她自己也不得不搬去和她的副校長住在一起,才能去學校辦公。對學校來說,這也意味著更多的後勤問題,但無論是學生、家長還是教職工,大家都別無選擇,只能適應。 據報導,這所學校共有9間教室,但目前只有4名教師住在2級警報這一側,因此來學校上課的學生按照年級高低被重新劃分了教室。 而仍處於封鎖中的學生需要繼續在線學習,直到限制解除才行,估計可能要等到10月假期之後了。 據校長介紹,一些2級警報下的父母,也選擇讓孩子繼續在家遠程學習,但她同時表示,雖然此次封鎖處理起來要棘手得多,但學校社區的支持讓一切得以平穩過渡。 「每天當我進來時,我都對老師和他們為讓孩子們學習所做的工作感到敬畏。這意味著沒有一個學生會被漏掉。」 同樣要處理類似問題的,還有位於奧克蘭邊界以北的 Mangawhai Beach 學校。學校的 580 名學生中約有 30 人處於 4 級警報狀態。 學校校長亞倫.坎普(Aaron Kemp)對Stuff新聞網說,此次封鎖期間,在線學習進展順利,他並不擔心奧克蘭學生的學習會受到影響。 「我認為我們有一些了不起的父母,他們真的支持他們的孩子,並確保他們能得到繼續學習的支持。」 校長還說,由於50名教職工中,有7名在奧克蘭境內,學校仍在研究後勤保障的運作問題。 教育部表示,該部理解奧克蘭學生感受到的壓力,並將與受邊界影響的學校合作,爭取讓工作人員能夠獲得豁免去學校辦公。 責任編輯:劉潤菁

  9月10日,交通部長邁克爾.伍德(Michael Wood)宣布,受此次Delta疫情影響,今年7月21日及之後到期的駕照、WoF、CoF、Rego的有效期延長至11月30日。 伍德說,這一延期將於9月15日(週三)正式生效,與去年的延期一樣,政府再次提供延期是為了向公眾保證,在較高的警報級別期間若正確使用車輛,司機就不會收到侵權通知,必要工作者開車上班,也不用擔心因WoF最近過期了被罰款。 同時,交通部長表示,保證車輛在道路上的安全性仍是駕駛員的責任。他敦促每個人定期檢查車輛是否安全。 「我們要求駕駛員在出發前發動車輛,檢查輪胎、擋風玻璃、雨刮器、後視鏡、指示燈等,並測試車燈。」 他還提醒司機注意其他安全事項的檢查,說駕駛者仍需身體健康,符合駕照上的有關限制及條件,並遵守所有道路規則。 任何駕照被吊銷或被取消駕駛資格的情況還會繼續有效。 對於居住在奧克蘭以外的人,伍德說,他鼓勵大家檢查自己的WoF或CoF是否為最新的。若不是,二級和三級警報下,人們可以去進行更新。 二級下,駕照的考點將會開放。已經預約考試的人會被重新安排到最早的考試日期。 責任編輯:劉潤菁

  據 1 NEWS 報導,一篇發表於《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s)的研究發現,有一隻Kea鸚鵡會利用工具來梳理自己的羽毛。這還是一個非常具有突破性的新發現。 這只鸚鵡名叫布魯斯(Bruce),2013年來到基督城的Willowbank野生動物保護區。 它的鳥喙只剩下一半了,缺失了上半部分。人們推斷是它在野外被誘捕害蟲的陷阱弄傷的。 奧克蘭大學的科學家對這只特殊的鸚鵡進行了9天的觀察,驚奇地發現它會利用鵝卵石來梳理自己的羽毛。 科學家們觀察到,布魯斯常常會用舌頭捲起一塊鵝卵石,然後開始梳理自己的羽毛,即讓自己的羽毛從這塊鵝卵石和下喙之間通過。 並且,它撿起的鵝卵石大小都差不多。 這項研究的主要作者阿瑪利亞.巴斯托斯 (Amalia Bastos)說:「有幾次我們觀察到他撿起一塊石頭,然後扔掉它,又撿起另一塊。」 巴斯托斯認為,這只鸚鵡似乎在找具有某些特徵的石頭,從而作清潔工具時更好用。因此,這是這只鸚鵡有目的使用工具的第一個證據。 研究的另一位作者帕特裡克‧伍德(Patrick Wood)還指出了第二個證據,即由於布魯斯的行為具有一貫性與重複性,他們認為它是故意這樣做的。 布魯斯拿起鵝卵石後,用這塊石頭繼續梳理羽毛的概率在9成以上,但它周圍沒有別的鳥這麼做。 伍德說:「這顯示出一種非常靈活的智慧,因為這意味著它能夠為自己獨有的問題創造出自己的解決方案。」 除了梳理羽毛,人們還觀察到,這只鸚鵡還會利用堅硬的表面把食物壓碎,但通常別的Kea鸚鵡都是用自己的喙來把堅果等食物壓碎。 巴斯托斯說,他們還沒有任何野外的Kea鸚鵡也這麼做的報告,因此布魯斯的做法非常特別。但也因為它是唯一有這種殘疾的Kea鸚鵡,所以有這種行為也講得通。 據報導,該研究預計將為觀察罕見行為提供一個新框架。 Kea是紐西蘭一種瀕臨滅絕的鸚鵡。 責任編輯:劉潤菁

  在海外一些國家,到訪一些公共場所需要出示類似「COVID-19疫苗護照」的文件。今年年底紐西蘭也計劃推出疫苗護照,主要用於國際旅行。但是否應在國內也推行使用,以及怎麼用,目前還沒有決定。 9月10日(週五)下午,副總理格蘭特.羅伯遜(Grant Robertson)在疫情發布會上說,紐西蘭的疫苗護照是否會用於國內,包括是否會在一些特定場所、企業等公共場所使用,目前的討論正在進行中。 副總理說,關於疫苗護照,現在有兩方面的工作重點:海外旅行方面如何與其他國家和地區保持一致;是否應強制要求在工作場所接種疫苗。 目前,紐西蘭只要求邊境工作人員必須接種疫苗,其他行業沒有強制要求。 據報導,紐西蘭航空公司也在考慮強制要求員工接種疫苗,包括非邊境工作人員,但會涉及一些法律問題。 一位名叫麥克斯.懷特海德(Max Whitehead)的就業法專家對 Newshub 表示,一般企業能否強制員工接種疫苗在法律上是一個灰色地帶,但根據《工作健康與安全法》,員工有可能被解僱。 懷特海德說,未接種疫苗的員工在工作環境中可能被視為存在安全隱患,因此可能不適合從事該份工作。僱主可能會以此為由解僱員工,而非僅以是否接種疫苗為理由。 9月10日,羅伯遜表示,很多組織機構已經在考慮這個新領域的相關問題,但是否會最終設立相關法律,目前還在討論。 他說:「我確信,勞動法將圍繞這一領域發展」。 現在,僱主在新的合同中可以強制要求員工接種疫苗,但現有的合同,僱主則需要與員工進行談判。 羅伯遜發布會上表示,目前疫苗護照是否用於國內,相關的討論還在進行中,政府也還不想下結論。 此前總理傑辛達.阿德恩 (Jacinda Ardern) 表示,政府的疫苗護照很可能以應用程序的形式出現,將在今年年底投入使用,目前仍在開發中。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