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房產

(Kerstin Wießer-Buchholz / Pixabay)   9月份,新數據顯示,紐西蘭眾多城市的房地產市場仍然火爆,而惠靈頓的房價漲幅被一位大型房地產搜索網站的銷售總監描述為「令人瞠目結舌」。 根據房地產搜索網站Trade Me Property的最新數據,9月份的惠靈頓地區房產市場,多處地區的平均要價創下歷史新高。 該網的最新價格指數顯示,惠靈頓市議會所在地區的平均要價上漲了20%,僅比百萬紐元大關少 1.7 萬。 該網銷售總監加文·勞埃德(Gavin Lloyd)對Stuff網站表示,9月的數據是惠靈頓有史以來最大的年度漲幅,而有些郊區要價的年度漲幅「令人瞠目結舌」,超過半數的地區都創下了要價新記錄。 例如,Masterton 的均價漲了 32% 至 633,950 紐元,Kapiti Coast 上漲 31% 至 914,000 紐元,Upper Hutt 也漲了 31% 至 854,600 紐元。 同時,勞埃德提到,房源量過少一直是惠靈頓房市的一大問題,而自4月以來,9月份該地區待售房數量與去年同期相比首次增加,多了2%。 該網站的數據還顯示,除了惠靈頓,紐西蘭多個城市的房價都大幅上漲,不僅全國平均要價創下超過85萬紐元的新高,全國15個地區中,11個都破了記錄。 其中,增幅最多的是Manawatū/Whanganui地區,長了33%至60.6萬紐元,霍克斯灣以30%的漲幅緊隨其後,房屋要價達77.8萬紐元。 最大城市奧克蘭平均要價漲了16%至創記錄的112.6萬紐元。 值得關注的還有坎特伯雷地區,該地區在過去一年間房價大漲,其9月23%的漲幅也同樣創下歷史新高,勞埃德說。 他聽很多業內人士說,不少惠靈頓和奧克蘭的人都在考慮往基督城等地搬家,以獲得更多收益。 本週,儲備銀行已將官方現金利率上調至0.5%。 勞埃德對此表示:「作為回應,許多銀行已提高了利率,這可能會帶走一些市場熱度。對首次購房者來說,這將是個好消息。」 責任編輯:劉潤菁

(Free-Photos / Pixabay)   紐西蘭最大的私人房地產經紀公司表示,奧克蘭的封鎖導致這座城市 9 月份的平均房價下降了 4.2%。 根據 Barfoot & Thompson 的最新數據,奧克蘭 9 月的房屋平均售價降至 113 萬紐元,而 8 月則為 118 萬。 此外,數據顯示,奧克蘭的房屋中位數價格也有所下降,已從 8 月的 113 萬紐元降至 9 月的 110 萬,降幅達 2.7%。 儘管兩組數據都有所下降,但與去年同期相比,奧克蘭 7 月至 9 月的平均房價漲了 13.6%,房價中位數漲了 18.3%。 去年 9 月,奧克蘭的房屋均價為 99.7 萬紐元,中位價為 93 萬紐元。 該房產公司董事總經理彼得·湯普森(Peter Thompson)對Stuff新聞網表示,受封鎖影響,公司的看房、交易等業務都受限,導致售價小幅走低。 但他指出,上述兩個數據下降,更多是與公寓類房產銷售占比增加有關,而非買家抵制房屋的市場價。9 月該公司出售的房屋中,有 23.1% 的結算價低於 75 萬紐元,而7 月只有 18.9%。 […]

  9月28日(週二),政府發布了限制住宅物業投資利息抵扣的擬議規則,決定只對「新建」房屋實行為期20年的政策豁免,以限制房產投資者用租金收入抵扣抵押貸款利息的權利。 政府住房稅收新政 10月1日生效 此項新住房稅收規則建議, 若新房的建築合格證書(Code Compliance Certificate,簡稱CCC)於 2020 年 3 月 27 日及之後頒發,則此投資性房產可獲得豁免,並仍可抵扣利息20年。 此項豁免也適用於 20 年內該房產的新業主。 該政策最初是政府在今年 3 月宣布的,以通過限制房產投資者的抵稅能力,鼓勵人們投資新房。 稅務部長戴維·帕克 (David Parker) 表示,從 10 月 1 日起,對房產投資者稅收抵扣限制將生效。 他說,政府希望通過此項政策抑制房產投資者對現有住宅物業的投資需求,並刺激人們投資新住房,這也是政府對新建住宅實行豁免的原因。 住房部長梅根·伍茲(Megan Woods)表示,新建築的豁免也適用於專用租賃物業,因為此類住宅開發項目有填補租賃市場缺口的潛力。 她建議針對此類物業進一步修改規則,考慮是否應延長20年的豁免期限。   反對黨對稅收新政提出質疑 據報導,該政策可使每個享受抵扣政策的房東每年多繳納數千紐元稅收,在目前的利率下,每年或可為政府帶來8億紐元的收入。 據 1 News 報導,該政策遭到了國家黨、行動黨的質疑。 國家黨稅務發言人安德魯·貝利(Andrew Bayly)表示,此項擬議規則在生效前三天發布,實施過於倉促,且考慮並不周全。若國家黨執政,則會將其取消。 行動黨住房發言人布魯克.范·維爾登(Brooke van Velden)表示,新政策會導致租戶的租金上漲,該稅收變化有欠公平。 她說,政府應提升住房的可負擔性,而非指責房產投資者。 財政部長格蘭特·羅伯遜 (Grant Robertson) 說,此項住房稅收政策的目的是「進一步為現有住宅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使政策向首次購房者傾斜」。 他表示:「稅收既不是導致住房問題的原因,也不是解決住房問題的辦法,但稅收確實能產生影響。並且這是政府整體應對措施的一環。」   經濟學家:新政有助於增加新房供應 據Stuff新聞網報導,一些經濟學家對政府的新政發表了自己的見解。 Kiwibank 高級經濟學家傑裡米·庫奇曼(Jeremy […]

  隨著居家辦公的趨勢與日俱增,紐西蘭某油漆塗料製造商表示,他們的顧客在選購裝飾塗料上,呈現出選擇自己喜歡顏色的趨勢,而非過於受他人眼光影響。據Stuff傳媒報導,最近室內顏色對人們情緒及行為的影響,已受到越來越多人的關注。 紐西蘭塗料製造商Resene Paints表示,人們通常會為室內裝飾選用白色或中性色的油漆塗料,再用其它顏色的塗料、牆紙或家具對室內空間進行著色。 他們的顧客對顏色的選擇及使用方式都比以前更具創意。 在顏色選擇方面,一些人偏愛大膽明亮色調,一些人選擇新鮮的粉彩,還有一些則會選擇深沉的繭色。 使用上,相對於把整間房或牆壁塗成單色,人們更偏向於更為細緻的裝飾表達,例如在牆壁或家具上繪製不同的形狀及色塊。 英國作家兼色彩心理學家凱倫·哈勒 (Karen Haller)對Stuff表示,顏色可以影響人們思考、感覺和行為的方式,但如今很多人對這門新興科學存在誤解,多數的設計學院也沒有提供相關的培訓。 在英格蘭進入封鎖期間,哈勒通過調查發現,很多人意識到他們並不喜歡自己的居住環境,他們家中的單色調讓人感到沮喪。 她指出,在 Covid 之前,一些低飽和度的顏色可以幫助人們減少外部刺激,相當於「降噪」,但在人們不再接收大量外界刺激時,有些人就希望家庭環境能更具活力,也會傾向於其它的顏色,例如黃色、橙色、藍綠色或紅色。 紐西蘭的藝術家兼色彩顧問貝絲斯·特裡克蘭(Beth Strickland)對Stuff表示,人們在心理、文化、潛意識和個人交往中都會受到色彩的影響,了解色彩心理學可以幫助人們更好地運用色彩裝飾自己的居家環境。 她說,理想的個人環境通常遵循親生物設計,即運用平靜的色彩和天然材料把戶外的環境帶入室內,來增加人與自然的聯繫。 10月份,這位藝術家計劃在惠靈頓的 Thistle Hall 舉辦一場展覽,鼓勵人們思考色彩對自己的影響。 責任編輯:劉潤菁

  很多人已經發現,紐西蘭的房屋價格漲幅過快,與房源短缺有很大關係。而據Stuff傳媒報導,紐西蘭現在的房地產經紀人數量已超過了待售房屋的數量。 據報導,目前紐西蘭持有效房地產許可證的房屋中介包括 15,503 家代理商以及 909 家房產公司,比一年前多了近 1200 家。房地產代理管理局的數據顯示,這一年來申請許可證的人數已創下歷史新高。 但與此同時,疫情的封鎖加劇了房源短缺的情況。 房地產協會 (REINZ)數據顯示,9月初房屋市場上共有 12,250 套房屋待售,比去年同期少了三分之一。 該協會首席執行官對Stuff表示,雖然封鎖導致房源數量少了並不意外,但減少的幅度超乎預期,目前的房源數量是該協會見過的最低水平。 房源網站realestate.co.nz的數據顯示,8月份市場上的房產數量是該網站自14年前推出以來最少的。 網站發言人表示,這種趨勢已經持續了幾個月,雖然導致這一結果的因素很多,但一些賣家表示,他們找不到合適的新房來居住,因此一直在猶豫要不要賣方。這位發言人說,此類現象似乎讓房源量過低問題「變成了一個循環」。 據報導,低房源數量導致了房地產經紀人之間的激烈競爭。 一位惠靈頓的房地產經紀人對Stuff表示,他所在的地區通常會有 20 到 30 個房源,但目前 9 個代理商手中只有 8 個。 這位經紀人認為,市場行情導致老牌代理商的房源越來越多,一些年輕的從業者則會處於劣勢,且已有一些經紀人開始削減佣金,同意其佣金低於 2%。 據這位經紀人透露,大多數房地產代理人的年收入不到 10 萬紐元,賺了大錢的是少數,而此份工作被他描述為「工作時間不固定,又要遵守很多規則」的差事。 商業創新和就業部(MBIE)的最新收入數據顯示,2019 年房地產代理商的平均收入為 84,500 紐元。 據報導,房地產佣金的算法是,所賣房源前40萬紐元的2.5% 到 3.95%,加上該房源餘下所賣價格的 2% 到 2.5%。此外,在進行營銷及拍賣時,還可能賺取額外收取。 房產服務公司Quotable Value(QV)的數據顯示,截至8月,奧克蘭主要地區的平均房價為 136 萬紐元,惠靈頓為 103 萬,南島的基督城是 67.6 萬,但尼丁為 68.5 萬紐元。 紐西蘭的房地產經紀人主要集中在奧克蘭,為 6969 人,其次是坎特伯雷地區和西海岸,有 […]

話說新西蘭的GST 生活在新西蘭的人, 對GST(商品和服務稅)這個名詞或許都不陌生,它是新西蘭政府對商品和服務徵收的一種附加消費稅, 廣泛存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您需要花錢購買的商品或服務,大部分裡面都包含有GST, 當然也有少部分是被IRD (稅務局)特別指明赦免的。比如,您去超市買的東西,日常生活中的電費,水費,油費,電話費等等,都是含了GST 的。 除日常消費外,就是商業行為和商家了。GST存在於從事商業活動的相關實體的每一環節中。通常只要有買賣交易,就需要附加GST,而且商家一般都是GST註冊者,也就是說,他們有權利代新西蘭政府向需要他們服務或商品的買家徵收GST,  同時按照政府規定,又必須這麼做。  嚴格的說這個GST,既不計算在成本,也不計算在利潤,他們收到後,就交給了稅局。 但是作為一個商業運營者,由於他們在完成他們的商品和服務時,是有成本的, 按照新西蘭稅務局的規定,他們在運營支出中付出的GST, 是可以向稅局抵扣回來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您去超市買一瓶牛奶,如果是日常生活消費,那麼您就實實在在付出了牛奶價格中的GST。 但是如果您買的牛奶是為了您經營用的, 比如,咖啡店,這種情況,您可以向稅局把您這瓶牛奶裡支付的GST抵扣回來。 也就是說真正為GST買單的,是最終的消費者, 英文中的Consumer。如果是消費前的必須商業過程,也就是說不是最終消費者,付出GST是可以抵扣回來的。 在商業運作中和在日常消費中, GST 在商品價格中的表達方式是不同的。比如, 如果是$115 的最終價格, 那麼日常消費中的表述就是價格為$115 , 並註明其中包含了$15 的GST , 而商業運作中,報價會是 $100+$15。這裡的區別是, 商業運作中,可以將這個$15的GST向稅局抵扣回來。而作為消費者,只是告訴您, 您付出了$15 的GST。 房產物業中的GST 新西蘭的物業通常分為兩大類: 商業物業(Commercial) 和居民住宅物業 (Residential) 。 住宅物業,在新西蘭法律上是這樣定義的,是指那些用於或目的是用於居民居住的物業,可能只限於居民居住,或者是大部分用於居民居住。 商業物業,顧名思義,是用於進行商業活動的物業, 比如: 辦公樓,倉儲,酒店,零售,  工業大樓,公共設施等等。新西蘭政府對其也有明確的資源劃分,只能建在規範的區域內: 比如工業區,輕工業區,商業區等。 我們用於自住或出租給別人居住的房產,通常就是居民住宅物業了。 絕大部分的房產物業買賣的價格中都包含著GST,但商業物業和住宅物業在體現上不同。 商業物業在買賣合同的成交價中, 會清清楚楚列明GST, 也就是價錢+GST(if any  如果有的話),其實這符合商業運營的常規。住宅物業的價格中通常都沒有列出GST這個欄目。 有的人會想,商業物業中多了要支出的GST,我在購買自住房時是沒有的。是的,居民住宅物業中不會把GST列出來,但並不是說您購買的價錢中沒有GST,相反,您購買的是包含了GST之後的價格。  為什麼這麼說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