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房產

一張在建住房的檔案照。(Capri23auto/Pixabay)   1月13日(週四),紐西蘭統計局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在截至2021年11月的一年中,紐西蘭有48,522套新房獲批資源許可,比前一年同一時段高出26%,創下新紀錄。 統計局的建築統計經理邁克爾.赫斯洛普(Michael Heslop)表示,2021年11月,有4,688套新住房獲批,比以往任何單個月份都多。此前的最高數字為8月的4,490套。 在截至2021年11月的一年中,奧克蘭共有20,384套新住房獲批資源許可,比去年同期增加25%。赫斯洛普說,這是該市一年中資源許可批獲數量突破2萬大關的首次。 他指出,奧克蘭的批獲數量增加,主要是由於聯排別墅及公寓等多單元戶型獲批數量增多。 「在奧克蘭,截至2021年11月的一年裡,多單元住宅的批獲數量是五年前的三倍,」赫斯洛普說。 除奧克蘭外,其它獲批資源許可數量最多的地區分別是坎特伯雷地區(7,526套)、懷卡托地區(5,062套),以及惠靈頓(3,633套)。 據RNZ報導,建築和建設部長波托.威廉姆斯(Poto Williams)表示,自1970年代以來,目前的在建房屋比歷屆政府都多。在過去十年間,資源許可獲批數已「增加了兩倍多」。 她預計未來兩到三年,該數字將繼續增加,並希望市面上的經濟適用房也會相應增加,以確保人們有經濟能力購房。 她認為,政府和建築行業之間需要建立牢固的關係,尤其是在面臨供應鏈問題及房價高昂的當下。 責任編輯:劉潤菁

2008年1月7日,一位住在澳洲維多利亞州的居民正在講授如何自製土坯磚塊。土坯磚通常被認為有便宜、綠色、方便、適合冬夏的優點。此圖與本文無關。(Nicolás Boullosa/Flickr)   在紐西蘭北島萊文(Levin)和北帕默斯頓(Palmerston North)之間的鄉間小鎮沙儂(Shannon),藏著兩棟黏土磚房。這兩棟房子都是一對姓哈林頓(Harrington)的夫婦自己親手建的。他們與四個孩子在這裡已住了大約6年。 據Stuff新聞網報導,兩棟房子的牆壁是這家人用自家的黏土做的土坯磚塊砌成的。這種磚塊又叫風乾磚坯(Adobe bricks),即風乾的、未經燒製的磚塊。 每棟房子大約用了1500塊這樣的風乾磚。哈林頓一家在黏土中混入木屑和紙漿,用了6週製成了自家的主要建築材料。 「實際上,我認為這是一種優質的建築材料,既便宜又很有用。這可能需要密集型的勞動,但這種材料並不荒謬,」男主人利(Leigh)對Stuff說。 此外,他們的房子還使用了當地的木材、一些可回收利用的細木工,以及二手的門窗。 據報導,去年1月中旬,他們開始用混在一起的水、碎石灰土以及黏土,將風乾後的磚坯砌在環形地基上,並在2月中旬就蓋好了屋頂。 但第二棟房子總共花了一年才建好,他們說,影響進度的唯一因素就是二級警報限制。 這家人並非建築從業人員,只是利(Leigh)獲得過建築上朋友的幫助。 女主人喬安娜(Joanna)對Stuff說,看著兩棟房子從圍場拔地而起,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小鎮沙儂的公園Te Maire Park (Michal Klajban/Wikicommons CC BY-SA 4.0)   據報導,他們決定用這種方式建房子,是受以前生活經歷的啟發。 他們曾在北地與朋友住,體驗過一年非常簡單的生活方式,於是他們把這種方式在自己的家延續下來。 據報導,他們的房子剛建好時,是沒有通電的,後來才在屋頂裝上太陽能充電板,為他們的手機、電腦、電燈及水泵供電。 他們在涼爽的房子裡用柴火爐做飯。家中也沒有冰箱,這家人只是會在附近朋友家冰箱裡存上一些肉和牛奶。 男主人表示,在1990年代,紐西蘭一些工程師,曾制定過一份生土建築規範。該規範獲得了政府的認可,且其中有製作風乾磚坯的信息,這對人們建造這種房子很有利。 他說,鑑於紐西蘭的住房短缺問題,尤其是他所在的赫羅范努瓦區(Horowhenua District),該問題更顯突出,他希望這個想法對小鎮來說是有用的。 他透露,自己還曾去與地區議會討論用風乾磚建造社會住房的問題。 根據Dot Loves Data的數據,赫羅范努瓦區的人均收入用於交付房租的比例全國最高,達40%,而沙儂鎮又更為突出,達51%。 喬安娜說,他們未來可能還會住在不同類型的房子中,但無論是何種房子,住得開心是最重要的。 點擊這裡,可以去看看他們的房子長啥樣。 責任編輯:劉潤菁

圖為一棟兩層的房產。(ErikaWittlieb / Pixabay)   最新數據顯示,在2021年最後一個月,紐西蘭的平均房價首次突破100萬紐元。此外,2021年的價格增幅已刷新2003年的記錄,成為房價上漲最快的一年。 根據房地產數據公司CoreLogic的房價指數數據,到2021年年底,紐西蘭房地產市場的平均房價為1,006,632紐元,年增長率達27.4%,都創下歷史新高。 其研究主管尼克.古道爾(Nick Goodall)表示,去年人們對住宅的需求強勁且持續,總體來說,全國範圍的房價也都強勁增長。 數據顯示,所有主要中心城市的房價都至少漲了20%,其中基督城漲幅最大,創下地區38%的新記錄。 「經過多年相對平穩,或者說最小幅度增長後,基督城現在確實引人注目,」古道爾說。「但即使是20%的增幅,也是非同尋常的增長速度。」 目前,房價最貴的仍是奧克蘭,均價142萬紐元,陶朗加和惠靈頓緊隨其後,且均價都為六位數,分別是114萬紐元及113萬紐元。 然而,古道爾表示,早期跡象表明,今年市場增速將放緩,但房價下跌可能性很小。 對於打算購買第一套住房的群體,他提醒說,這些統計數字只是房價的平均值,主要中心城市仍有40萬紐元的房產,且諸如因弗卡吉爾等地,平均房價仍低於50萬紐元。 他指出,關於市場行情的信息有很多,買家值得去調查當地市場行情,且「關鍵是要了解自己的財務狀況」。 責任編輯:劉潤菁

圖為俄勒岡州(Oregon)波特蘭市(Portland)的屋頂花園 (greg / flickr CC BY 2.0)   隨著紐西蘭向更高的城市密度邁進,坎特伯雷大學歷史學教授凱蒂.皮克爾斯(Katie Pickles)在非營利性媒體The Conversation上發文表示,人們應充分利用屋頂的空地,打造實用性及趣味性俱佳的新活動空間。 以下為皮克爾斯教授的觀點: 在過去,紐西蘭一直是一片郊區沃土,正如暢銷書《四分之一英畝的巴甫洛娃天堂》(quarter-acre pavlova paradise)中著名的描述,長期以來,理想的家園一直是在一片完整的區域中,建上一所房子。但這種情況正在迅速發生著變化。 隨著房價飆升以及房屋供不應求,中等密度的房屋開發將填補城市和郊區的視野。再加上人們生態可持續性意識的日益增強,紐西蘭人似乎很快就會仰望他們曾經通過後院窗戶看到的那些綠色空間。 圖為16世紀荷蘭藝術家馬丁·希姆斯科克(Martin Heemskerck)繪製的手工彩繪版畫,描繪的是傳說中的巴比倫空中花園——世界七大奇蹟之一。(Carla216 / flickr CC BY 2.0)   那麼,為甚麼不來一次屋頂革命呢?自房屋被發明以來,屋頂的空間就被人類所利用。相傳,建於屋頂和露台之上的巴比倫空中花園(Hanging Gardens of Babylon),將古城變成了綠色。而它正是出自那些在城市景觀中嚮往自然的人們之手。 如今,屋頂花園和「綠色屋頂」運動正在國際上盛行,無論是家用還是用做商業空間。曾經被用於太陽能發電和收集雨水的屋頂,現在則被用於糧食生產、緩解氣候變化的微型「森林」種植、「野生園藝」、休閒以及娛樂。   世界的屋頂 拍於2017年8月的新加坡濱海灣花園(Gardens by the Bay)。(James Faulkner / flickr CC BY-ND 2.0)   重建屋頂的例子隨處可見。例如,泰國國立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就把其水稻梯田下的綠色屋頂用於城市農業、多功能有機食品空間、公共設施、水管理系統、能源發電機和戶外教室,他們為此引以為豪。 巴黎展覽中心(Paris Exhibition Centre)的屋頂現在則是一個菜園,旨在減少食物裡程成本,為當地人提供蔬菜供給。新加坡濱海灣花園(Gardens by the Bay)以其巨大的「超級樹(supertrees)」建築,在這個人口稠密的城市國家開創出一片鬱鬱蔥蔥的綠洲。 德國達姆施塔特(Darmstadt)的著名建築Waldspirale  (Alexandre Prevot / flickr […]

圖為奧克蘭市中心一項施工建設的草圖模式圖片,此圖與本文無關。(Lee Gilbert / flickr CC BY 2.0)   邊境關閉兩年來,隨著國際學生和遊客的流失,奧克蘭市中心是全國為數不多的房租降價的地方之一。有業內人士指出,奧克蘭市中心住房的負擔能力可能會在城市復甦中發揮作用。 房地產數據公司CoreLogic的數據顯示,雖然奧克蘭的租金中位數在過去一年中上漲了7.1%,但奧克蘭市中心西部的租金中位數僅漲了1.2%,市中心東部租金則降了2.2%。 紐西蘭房地產協會(REINZ)的數據顯示,自2019年10月以來,奧克蘭市中心的租金中位數下降了7.4%。 同時,根據紐西蘭統計局(Stats NZ)的臨時評估數據,奧克蘭市中心的人口已從2020年的3.6萬人降至2021年的3.48萬。受疫情影響,這座城市的人口25年來首次呈下降趨勢。 據Stuff新聞網報導,有業內人士指出,由於遊客和外國學生少了,奧克蘭市中心的公寓空置率已高於疫情前,很多房東選擇降低租金以吸引租客,而隨著國際出入境背景的轉變,這座城市應充分利用其高供應、可負擔性和優質住房的時期來吸引人才。 Chamanthie Sinhalage-Fonseka曾擔任過城市住房和經濟發展顧問。 她對Stuff表示,自己去年搬來奧克蘭。與惠靈頓相比,在這裡可以用類似的價格租到更好的市中心公寓。 她透露,自己曾參與為惠靈頓市議會撰寫住房負擔能力相關的報告。報告顯示,住房負擔能力是城市吸引人才的一大優勢,但若想充分利用這一優勢,奧克蘭需要抓住機會,為自己做更多宣傳。 持有類似觀點的還包括Infometrics經濟學家布拉德.奧爾森(Brad Olsen)。 他對Stuff表示,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在家辦公,人們生活和工作之地也成為經濟活動主要集中的地方,而住房的負擔能力是影響人們選擇住處的關鍵因素之一。 奧爾森指出,奧克蘭的企業辦公活動水平可能無法恢復到疫情前水平,而中心城市需要向住宅為主轉型。 他預計紐西蘭「與世界的重新聯繫」還需要一段時間,城市將不得不「重塑自我」,創造更好的社會氛圍,以滿足人們在生活、交通及享受公共服務方面的需求。 「市中心要麼向以住宅為基礎轉變,要麼被迫失去其在最初的全面企業環境中所擁有的優勢,」他說。 責任編輯:劉潤菁

圖為被列在紐西蘭奧克蘭遺產名錄中的一套房產,位於Mount Albert的Alberton House,建於1863年。(denisbin / flickr CC BY-ND 2.0)   財政部新發布的半年經濟和財政更新(HYEFU)顯示,在2021年房價上漲29%之後,2022年,房價預計將上漲10.4%,即目前92.5萬紐元的房價中位數,屆時將突破100萬紐元。 而此前,政府在5月份的預算更新中預計,房價將上漲17.3%,但實際漲幅為29%。因此,對於明年房價漲幅的預測,也被認為有低估的可能。 儘管目前紐西蘭的淨移民幾乎為零,住宅建築活動蓬勃發展且供應增加,2021年紐西蘭房價增幅卻達到1980年代以來最大值。 據Newshub報導,行動黨住房發言人布魯克.范.維爾登(Brooke van Velden)表示,紐西蘭現在面臨著成為有產階級與無房者的「新封建社會」的危險。 「我們需要新的方式來資助和建設基礎設施,在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間進行新的協調,需要新的土地許可規則,以及獲取建築材料的新方式,」她說。 隨著儲備銀行提高利率並收緊抵押貸款條件,房價飆升的情況有望得到遏制。ASB銀行預計,隨著供求關係、利率上升和信貸條件收緊,房價將在2022年下半年開始下跌。 財政部稱,預計房貸利率增速將「快於預期,且達到比此前假設更高的水平」,房價上漲有望得到緩解。 該部官員表示,他們預計房貸利率是影響房價上漲的「關鍵原因」。2024年,房價有望回落0.2%,2025年下降0.4%,2026年下降0.6%。 在與半年經濟和財政更新(HYEFU)一起發布的預算政策聲明(BPS)中,政府也承認住房負擔能力「仍然是一個重大挑戰」。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