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地方政府挑戰中央政府: 「三水」改革面臨考驗

27 Jun,2021 | 政策法規, 本地新聞

(该图片由Thaliesin在Pixabay上发布)

 

由於地方政府機構面臨納稅人對失去水資產的擔憂,人們擔心第一屆議會退出改革可能導致敗局。

 

6月21日,Whangārei 區議會威脅要退出該國水利基礎設施區域化的大型項目,這是對政府雄心勃勃計劃的第一次打擊。

Advertisements

 

雖然Whangārei 區議會只是 67 個各級議會中的一員,然而包括Auckland、Christchurch、Napier和Clutha在內的其他市議會都已表示會效仿、跟進。

 

地方政府部長 Nanaia Mahuta 女士正在發起一場堅定的運動,以贏得人心。她上週會見了Auckland市議員,並在周五晚上給 Whangārei 市長 Sheryl Mai 打電話,以尋求保證其議會不會尋求先發制人而退出。

 

目前,政府正在啟動一項大型公共信息和教育活動,向紐西蘭人展示安全的飲用水、以及健全的廢水和雨水服務對我們的健康、環境和經濟發展的重要性。它還將突出我們作為一個國家在維護和更新相關基礎設施方面所面臨的一些資金挑戰。一個協調委員會將有兩名地方政府成員組成一個小組,就此項大型活動開展的方向和希望向公眾傳達的信息提供建議。

 

Whangārei 議員對內政部官員全面拒絕他們提供有關這些變化將如何影響他們信息的請求感到沮喪。他們說,這是本月內他們與中央政府關係受到的第二次打擊,而在6月4日,交通部長Michael Wood突然出乎意料地宣佈擱置政府出資修建從Whangārei通往港口Marsden Point之間的四車道高速公路的升級計劃。

 

Whangārei市議會將於下週二,即 6 月 29 日投票決定退出改革。但Mahuta部長堅稱,將在本月底向全國的67 個市、區議會提供有關「三水」改革對其資產和資產負債表意味著甚麼的完整信息。

 

按計劃,內政部應在本月早些時候就已完成向每個議會提供單獨的政府補償細分方案,以確定每個議會如何因資產被挪用而獲得補償,但時間已近月尾,各級議會至今未被告知政府的補償方案。

 

她已向地方政府部門承諾,表示保證會在接下來的兩、三週內,向每個市、區議會提供具體而專門的這方面相關信息。

 

Mahuta部長還表示:「到這個時候,他們將有信息來評估保持現狀或參與改革計劃的影響。 如果各議會在他們自己的納稅人獲得機會直接了解政府方案對他們的好處之前就過早地做出決定,我會感到擔憂。」

 

Whangārei 市長 Sheryl Mai 表示,區議會去年與政府達成的諒解備忘錄將於 6 月 30 日到期。根據該備忘錄,它收到了 1,100 萬紐元用於調查跨地區工作。她相信大多數或所有議員會在此之前投票退出改革,以便將其供水基礎設施仍歸議會所有和控制之下。

 

Whangārei 市長Sheryl Mai的想法非常明確:「如果政府有意鼓勵地方政府對他們所代表的人民有不同的看法,那麼我們需要發出不同的誓言。因為我們發誓,我們將竭盡全力為我們區的人民謀取最大利益。」

 

Mai 市長也表達了她的擔憂:「我們可以選擇退出 6 月 30 日到期的內容。這確實表明了我們的立場 —— 因為在我們收到數據之前,我們不確定這些變化將如何影響我們。我現在的理解是,在七月中旬以前,我們不可能從政府那裡獲得相關數據。」

 

與此同時,Mahuta部長呼籲各議會需要考慮更廣泛的公眾利益。

 

而Mai 市長承認,她的區議會對 Whangārei – Marsden Point 高速公路升級計劃的突然擱置感到失望,現在正在質疑它是否可以繼續信賴中央政府的其他保證 —— 如與「三水」改革方案相關的那些保證。 「這是圍繞信任和溝通,我們已完全被那次經歷弄迷糊了,再次信任他們可需要一些時間。」

 

對於 Mahuta部長的關於議會反對「狹隘主義」的警告,Mai市長予以了拒絕。

 

內政部委託進行的一份獨立審查報告警告說,如果不進行改革,到 2051 年,一些家庭的水費將達到 13,900 紐元/年。但如果與四家大公司合作,這些家庭的水費可能會保持在 1,600 紐元/年以下。

 

Christchurch市長 Lianne Dalziel 告訴 Newsroom,她原則上支持改善紐西蘭供水基礎設施的願景,但她的市議會也傾向於選擇退出。市議會將在看到有關該市將如何受到影響的信息後做出決定。

 

Christchurch擁有新的供水基礎設施,地震後幾乎完全重建。儘管納稅人承擔了 60% 的成本,但這仍然使該市負債累累。

 

Dalziel 市長表示擔心,新的區域水務管理當局可能不會同意該議會的承諾,這是一項關於保證免除執行飲用水加氯消毒法規,使其保持無氯狀態。她建議一種模式可能允許政府和市議會共同投資,以保證不使用氯對城市水域進行消毒。

 

她還懷疑是否應將雨水與飲用水和廢水一起納入改革。她更喜歡「兩水」改革。

 

和Mai市長一樣,Dalziel 市長說,政府的工作是為整個國家的最佳利益努力,但她的市議會的職責是為Christchurch居民的最佳利益服務。

 

Auckland市長 Phil Goff 告訴 Newsroom, Watercare 已經為 170 萬人提供服務,不需要與 Northland 合併以實現規模經濟。他擔心,如果供水基礎設施不受納稅人控制,未來的政府將更容易將資產私有化。

 

剩下的兩個北島議會 —— Kaipara和Far North —— 在連接清潔、網絡集約化飲用水的鄉村地區有一些較低的費率。儘管只有四分之一的 Kaipara 家庭使用了網絡供水,但市議會背負了超過 3,000 萬紐元的債務。

 

Kaipara市長 Jason Smith 擔心,當鄰近的 Whangārei 和Auckland選擇退出時,他的議會是否會被孤立。

 

Goff 市長曾寫信給 Mahuta,稱 Watercare 被評為該國最好的供水商。他說,如果改革通過,它將不再對納稅人負責。相反,他希望政府在保留議會所有權的同時,為 Watercare 的債務提供擔保,以減輕其債務壓力,擴大借貸規模,以利其不斷發展完善。

 

Watercare 的借貸額度有限,因此它宣布了 10 年的大幅加息,以支付新建和翻新基礎設施的費用。這將使家庭平均水費增加一倍,從 1,069 紐元/年增加到 2,261 紐元。

 

2020年7月,政府正式宣佈啟動為期3年的「三水改革計劃」,旨在對地方政府的三水服務進行根本上的改革。為此政府成立了一個專門的監管機構 —— Taumata Arowai,在全國範圍內對傳統上歸屬67個各級議會各自擁有和管理的三水資源和服務設施進行統一管理、協調,包括對基礎設施的更新改造提供資金,遵守安全標準和環境預期目標,可持續性使用,在三水運作網絡中建立對自然災害和氣候變化的抵禦能力,以及支持經濟增長。

 

在三水領域進行全面的、系統的改革,而不是零打碎敲式的解決方案,有望為地方政府部門和我們的社區、環境帶來持久的利益。

 

改革計劃正在通過與當地政府部門的自願、基於夥伴關係的方法以及毛利社區 iwi/Māori 作為政府條約合作夥伴的方式推進。三水聯合協調委員會,對匯集中央和地方政府專業知識和經驗的改革計劃進行協作監督。

 

說白了,實際上是將原來分散的資源管理變成中央集權式的管理。這種管理方式,有可能助長官僚作風和一刀切的局面,另外管理的成效如何有待時間檢驗。

 

新的三水監管機構Taumata Arowai,除了完成其總部在首都Wellington的設置外,還在北島和南島各設立了兩處區域性辦公室,分別在Hamilton、Palmerston North、 Christchurch 和Dunedin。

 

按目前的進度,估計從今年11月1日開始,新的監管機構Taumata Arowai將全面取代目前的監管機構衛生部,主導紐西蘭所有飲用水的管理。

 

責任編輯:陳葉晨

 

 

 

景點

  10月29日至11月7日,在北島的塔拉納基地區,全國大型花園主題活動——塔拉納基花園節(Taranaki Garden Festival)將如期舉辦。 在為期10天的活動期間,大量的特色花園、工作坊、講座、藝術展覽以及品嚐美食等一系列活動,都會向遊人開放,供人們在這一年一度的花園盛會中分享園藝之美,體驗園藝之樂。 據Stuff網站報導,此次活動期間,一對夫婦將再次參加活動,向眾多來訪者開放他們的花園,並計劃將門票收入捐贈給塔拉納基救援直升機信託。 這對夫婦還透露,他們精心照顧這處私人花園,是為了向他們的上一代致敬,實現父輩讓這裡永久受到保護的願望。 穆勒夫婦的花園位於塔拉納基南部的Hāwera,名為環境花園(The Environmental Garden)。2010年,他們成功申請到了非營利政府組織QEII National Trust的開放空間契約,從而讓這處花園得以永久受到法律保護。 穆勒女士表示,以前他們來此看望父母,還沒有如今這種盡心盡力照顧好花園的想法,但自2009年全面翻新房產並搬到此處居住以後,便產生了實現母親讓這裡受到保護的願望,以向他們致敬。 她說:「當你住在一處房產中,你就會看到每棵樹都有自己的獨特之處。」 沿著他們花園的小徑走去,會看到包括精美裝飾、池塘景觀、花卉樹木在內的各色花園景緻,且其中不少景物背後,都有一段生動鮮活的故事。   例如,園中有一棵已長滿鮮綠葉子的銀杏樹。據穆勒夫婦介紹,這棵銀杏樹來自日本廣島,是1945年那裏原子彈爆炸後倖存下來的6棵銀杏中的一棵。 當時數十萬人因核爆炸失去生命,穆勒先生介紹說,在核爆炸六周後,人們重新進入廣島時,發現了那 6 棵被炸黑的銀杏樹竟長出了新芽。且這幾棵樹沒有因核輻射而出現畸形,如今仍然活著。 他說,在日本以及如今的世界各地,銀杏被稱作是「希望的承載者」。 作為這個花園的守護者,這對夫婦表示,他們樂於繼續照顧這處受到法律保護的花園,來向他們富有遠見的前輩致敬。 塔拉納基花園節的門票可在線購買,並可在為期10天的活動期間隨時去參觀花園。欲了解活動詳情,可訪問該活動官網:https://www.gardenfestnz.co.nz/。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種植蔬菜的大型溫室在很多國家都比較常見,但在氣候溫和的紐西蘭並非如此。據Stuff新聞網報導,北島的一家蔬菜種植商正在建造一個巨型溫室大棚以全年種植沙拉作物,這個項目被認為是全國首個此類溫室。 正在籌備溫室建設的公司是北島東岸港市吉斯伯恩(Gisborne)的種植商家Leaderbrand。該公司同時也是全國最大的西蘭花種植商。 其首席執行官理查德.伯克 (Richard Burke)對Stuff表示,他們計劃建造的溫室將佔地近 11 公頃,他還未聽說過紐西蘭有同樣類型的巨型溫室。 目前溫室的所有建材已從法國運抵納皮爾港,預計到明年 6 月可完成施工。伯克表示,他希望完工 10 周後,就能收穫第一批種植的蔬菜。 據伯克介紹,溫室可讓作物的收成更加穩定,受天氣影響的因素更小,從而實現全年種植沙拉作物的想法,還能全年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由於作物的生長環境受到更好的控制,可以施加更少的肥料,用水量也將能更精準地把控。他認為建造溫室是在向環保的可持續運營邁進。 然而,伯克也表示,這樣的資本密集型項目,以前在紐西蘭從未做過,對種植者來說結果並不確定。 但沙拉作物的種植業務在紐西蘭並不複雜,伯克說,加上該項目的部分資金來自政府資助項目Provincial Growth Fund的貸款,他於是決定冒險一試,以改善沙拉作物的冬季供應問題。 同時,伯克指出,該項目只是該公司一項「試點計劃」,旨在理清運作模式及項目運營的財務影響。若需要,該溫室還會用於新作物的種植試驗。 據報導,此溫室農業項目經深入研究後,於2019年就已啟動,按原計劃現在本應投入運營。但去年的封鎖以及持續的國際航運延誤和邊境限制使項目一再被延誤。 這個溫室的一些部分已經完工,包括灌溉棚的混凝土已經舖好,新的 4000 萬升蓄水池和處理池已經建成。據報導,該溫室的供水將僅使用經過處理的雨水。 伯克透露,該公司原計劃讓來自法國 Richel 集團的團隊來施工現場指導當地團隊建設,但如今只能在 Zoom 會議上進行。 他說:「這並不理想,但這是我們生活的這個新世界的一部分。」 該溫室頂部高8米,入口處高6米,可供拖拉機入內進行生產作業。 伯克未說明該項目的價值,但表示其意義重大,且最終成本仍然未知。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話說新西蘭的GST 生活在新西蘭的人, 對GST(商品和服務稅)這個名詞或許都不陌生,它是新西蘭政府對商品和服務徵收的一種附加消費稅, 廣泛存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您需要花錢購買的商品或服務,大部分裡面都包含有GST, 當然也有少部分是被IRD (稅務局)特別指明赦免的。比如,您去超市買的東西,日常生活中的電費,水費,油費,電話費等等,都是含了GST 的。 除日常消費外,就是商業行為和商家了。GST存在於從事商業活動的相關實體的每一環節中。通常只要有買賣交易,就需要附加GST,而且商家一般都是GST註冊者,也就是說,他們有權利代新西蘭政府向需要他們服務或商品的買家徵收GST,  同時按照政府規定,又必須這麼做。  嚴格的說這個GST,既不計算在成本,也不計算在利潤,他們收到後,就交給了稅局。 但是作為一個商業運營者,由於他們在完成他們的商品和服務時,是有成本的, 按照新西蘭稅務局的規定,他們在運營支出中付出的GST, 是可以向稅局抵扣回來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您去超市買一瓶牛奶,如果是日常生活消費,那麼您就實實在在付出了牛奶價格中的GST。 但是如果您買的牛奶是為了您經營用的, 比如,咖啡店,這種情況,您可以向稅局把您這瓶牛奶裡支付的GST抵扣回來。 也就是說真正為GST買單的,是最終的消費者, 英文中的Consumer。如果是消費前的必須商業過程,也就是說不是最終消費者,付出GST是可以抵扣回來的。 在商業運作中和在日常消費中, GST 在商品價格中的表達方式是不同的。比如, 如果是$115 的最終價格, 那麼日常消費中的表述就是價格為$115 , 並註明其中包含了$15 的GST , 而商業運作中,報價會是 $100+$15。這裡的區別是, 商業運作中,可以將這個$15的GST向稅局抵扣回來。而作為消費者,只是告訴您, 您付出了$15 的GST。 房產物業中的GST 新西蘭的物業通常分為兩大類: 商業物業(Commercial) 和居民住宅物業 (Residential) 。 住宅物業,在新西蘭法律上是這樣定義的,是指那些用於或目的是用於居民居住的物業,可能只限於居民居住,或者是大部分用於居民居住。 商業物業,顧名思義,是用於進行商業活動的物業, 比如: 辦公樓,倉儲,酒店,零售,  工業大樓,公共設施等等。新西蘭政府對其也有明確的資源劃分,只能建在規範的區域內: 比如工業區,輕工業區,商業區等。 我們用於自住或出租給別人居住的房產,通常就是居民住宅物業了。 絕大部分的房產物業買賣的價格中都包含著GST,但商業物業和住宅物業在體現上不同。 商業物業在買賣合同的成交價中, 會清清楚楚列明GST, 也就是價錢+GST(if any  如果有的話),其實這符合商業運營的常規。住宅物業的價格中通常都沒有列出GST這個欄目。 有的人會想,商業物業中多了要支出的GST,我在購買自住房時是沒有的。是的,居民住宅物業中不會把GST列出來,但並不是說您購買的價錢中沒有GST,相反,您購買的是包含了GST之後的價格。  為什麼這麼說呢? […]

本地

  據NZ Herald報導,一名14歲的女孩在決定接種Covid-19疫苗後,因其母親的干預而放棄接種,並獨自從疫苗接種中心離開。女孩的父親因前妻的干預表示很不滿,並說面對此次嚴重的疫情,父母在孩子是否應接種疫苗的問題上面臨艱難的抉擇。 據報導,在女孩同意接種疫苗後,其父親通過電話將此事告知了孩子的母親,但次日當父親把孩子送去某購物中心的接種中心後,由於孩子母親的干預,女兒未接種疫苗並離開了該購物中心。其後,該女孩在警方干預後返回家中。 女孩父親表示,當在商場未找到女兒時,他聯繫了警方,並從女兒那裏得到了她母親不讓她接種疫苗的答覆。 這位父親表示,其女兒說若她接種了疫苗,就不允許去其母親的家,因為她的母親擔心接種疫苗會對讓孩子面臨一些長期風險。 這位父親對前妻的干預很氣憤,並表示孩子已經14歲了,明白接種疫苗可能會有副作用,且能夠自己做決定。此外,女兒了解其父親有免疫力低下的問題,因此自己接種疫苗也可對父親提供保護。 這名男子還諮詢了Covid-19熱線以確認,得到的答覆是「父母一方或一位監護人可以做出同意接種疫苗的決定」。 對此,家庭法專家對NZ Herald表示,孩子的日常監護人沒有同意孩子接種疫苗的唯一決定權,父母雙方需進行協商。若其中一方不同意,須向家庭法庭提出申請,且若不願去家庭法庭,就不能強制孩子接種疫苗。 這位父親表示,其女兒在科學方面的理解力表現出色,且她已表示自己仍想去接種疫苗,且不會告知其母親,因為她了解感染Covid-19對其父親會有生命威脅。 這位父親說:「我們有時不得不超越法律來給人們提供保護——我的意思是,這是一場血腥的流行病,而非僅是一場流感。在這種情況下作為一名父母很難,但我知道我女兒想接種疫苗是有正當理由的。」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明年4月起,政府的「清潔汽車折扣(Clean Car Discount)」計劃將對高排放車輛收取額外費用。據RNZ報導,為了避免支付這筆費用,目前紐西蘭對高排放車輛的需求正在激增。 據報導,8月份,紐西蘭的月度貿易赤字達到創記錄的21億紐元,其中對汽車、機械和石油進口量的增加推高了這一數字。 經濟學家本吉.帕特森(Benje Patterson)對RNZ表示,諸如福特的Ranger以及豐田的Hilux這樣的皮卡車型在紐西蘭很受歡迎,目前人們在熱衷購買這些高排放車型。 帕特森說,目前紐西蘭有很多資金在流動,邊境封鎖下很多試圖消費的人,就開始購買新車:「我們有的人在試圖趕在新稅收出台之前,提前購買這些機動車。」 同時,汽車貿易協會(MTA)指出,日本的三菱公司最近也在採取行動,引入更多的Triton皮卡車型以滿足需求。 該協會宣傳和戰略經理表示,在任何監管政策變化之前,都會看到這種情況。而目前的高需求也在申請入境認證方面給他們帶來一些挑戰。 該經理表示,進口車輛越多,必須進行檢查的車輛就越多,但由於該協會在車輛檢查方面缺乏技術人員,就會出現一些延誤。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10月29日至11月7日,在北島的塔拉納基地區,全國大型花園主題活動——塔拉納基花園節(Taranaki Garden Festival)將如期舉辦。 在為期10天的活動期間,大量的特色花園、工作坊、講座、藝術展覽以及品嚐美食等一系列活動,都會向遊人開放,供人們在這一年一度的花園盛會中分享園藝之美,體驗園藝之樂。 據Stuff網站報導,此次活動期間,一對夫婦將再次參加活動,向眾多來訪者開放他們的花園,並計劃將門票收入捐贈給塔拉納基救援直升機信託。 這對夫婦還透露,他們精心照顧這處私人花園,是為了向他們的上一代致敬,實現父輩讓這裡永久受到保護的願望。 穆勒夫婦的花園位於塔拉納基南部的Hāwera,名為環境花園(The Environmental Garden)。2010年,他們成功申請到了非營利政府組織QEII National Trust的開放空間契約,從而讓這處花園得以永久受到法律保護。 穆勒女士表示,以前他們來此看望父母,還沒有如今這種盡心盡力照顧好花園的想法,但自2009年全面翻新房產並搬到此處居住以後,便產生了實現母親讓這裡受到保護的願望,以向他們致敬。 她說:「當你住在一處房產中,你就會看到每棵樹都有自己的獨特之處。」 沿著他們花園的小徑走去,會看到包括精美裝飾、池塘景觀、花卉樹木在內的各色花園景緻,且其中不少景物背後,都有一段生動鮮活的故事。   例如,園中有一棵已長滿鮮綠葉子的銀杏樹。據穆勒夫婦介紹,這棵銀杏樹來自日本廣島,是1945年那裏原子彈爆炸後倖存下來的6棵銀杏中的一棵。 當時數十萬人因核爆炸失去生命,穆勒先生介紹說,在核爆炸六周後,人們重新進入廣島時,發現了那 6 棵被炸黑的銀杏樹竟長出了新芽。且這幾棵樹沒有因核輻射而出現畸形,如今仍然活著。 他說,在日本以及如今的世界各地,銀杏被稱作是「希望的承載者」。 作為這個花園的守護者,這對夫婦表示,他們樂於繼續照顧這處受到法律保護的花園,來向他們富有遠見的前輩致敬。 塔拉納基花園節的門票可在線購買,並可在為期10天的活動期間隨時去參觀花園。欲了解活動詳情,可訪問該活動官網:https://www.gardenfestnz.co.nz/。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