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人物

圖為根據某專業模型繪製的泰坦星(Titan)內部結構圖。泰坦星是環繞土星運行的一顆衛星,是土星衛星中最大的一顆,也是太陽系第二大的衛星。(Kelvinsong / Wikicommons CC-BY-3.0)   美國宇航局(Nasa)已宣布了一項價值約12.6億紐元的土星衛星探索計劃,而據Stuff媒體報導,紐西蘭的研究人員正在幫助該項目的美國相關機構,尋找這顆衛星上的生命跡象。 美國宇航局(Nasa)計劃探索土星最大的衛星——泰坦星(Titan)。 據報導,這顆太陽系第二大的衛星在很多方面都與地球有相似處。泰坦星的大氣層主要由氮組成,有雲有雨,還有湖泊、河流和海洋。其地下甚至還有一片鹹水海洋。 但另一方面,泰坦星諸多方面又與地球非常不同,其大氣中幾乎沒有水,但有很多碳氫化合物,且那裏非常冷,大約為零下179攝氏度。 奧塔哥大學的天體化學家考特尼.恩尼斯(Courtney Ennis)博士對Stuff表示,地球上的生命不太可能在該衛星上出現,但該星球的條件可能會創造出一些構建生命的基本成分,即被稱為「生命構建塊」的DNA的一部分。該物質可在適當的情況下,變成泰坦星的基因。 「如果我們能找到這些構建塊,那就極大地打開了生命的可能性。但從我們迄今發現的證據來看,其大氣條件不利於我們所知道的生命,」他說。 「但這並不是說大門已經完全關閉。」 美國宇航局(Nasa)計劃於2027年發射一架名為「蜻蜓號」的「旋翼飛行器」,即一種無人機。該無人機預計在2034年到達泰坦星,並開始執行為期三年的地表任務,並將收集的數據以光速傳回地球。 美國官方網站上表示,該衛星上的甲烷吸引了眾多科學家的注意,因為「當甲烷和氮分子在太陽的強光下分裂時,它們的組成原子會釋放出一個複雜的有機化學網絡」,因此,美國宇航局制定了此項尋找生命跡象的計劃。 據報導,恩尼斯博士以及他在但尼丁的化學實驗室正負責幫助Nasa,及運行該「蜻蜓計劃」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應用物理實驗室,尋找該複雜網絡中的物質。 相關研究人員還在恩尼斯實驗室中重建了泰坦星的大氣環境,總共佔地約3平方米。 恩尼斯博士的任務,則是根據海外同事已發現的成果,即泰坦星上幾乎肯定存在的六種叫「共晶(co-crystals)」的物質,用紫外線來進行轟擊,然後研究能發現什麼。 他表示,預計會發現更多的共晶,因此自己的工作未來可能會更為複雜。 「正如我們所知,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化學都是通過水或水溶劑化學驅動的。而在泰坦星上,沒有液態水,只有液態碳氫化合物。所以這種化學反應對我們來說是完全陌生的,而且是未知的,」他說。 「如果我們發現了這些構建塊,下一步將研究其如何排列自己。但首先我們需要確定這些構建塊是否真的在泰坦星上。」 據報導,恩尼斯博士在澳大利亞珀斯一個長期從事珠寶和鐘錶製作的家庭中長大。 他在澳洲的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期間,對天體化學產生了興趣,並逐漸開始參與到該項目的研究中來。 他對Stuff表示,能來到奧塔哥地區,擔任獨立研究員並組建自己的研究小組,他對此很滿意。 責任編輯:劉潤菁

行駛於紐西蘭峽灣風光中的遊輪。此圖與本文無關。(Ricardo Helass / Pixabay)   紐西蘭的旅遊業需要更大的韌性,以應對未知的未來。這是即將離任的紐西蘭旅遊行業協會(TIA)首席執行官克裡斯.羅伯茨 (Chris Roberts)給該行業的建議。 據RNZ報導,羅伯茨日前宣布,他將從1月底起辭去該職務。在離任前,他回顧了紐西蘭旅遊業的興衰,並對行業下一步發展提出建議。 他說:「旅遊業就像坐過山車一樣,有過好時光,也經歷了最艱難歲月,所以你的業務需要有彈性,如果你已經度過了Covid,你可能可以度過任何困難。但未來是未知的,所以要增強旅遊業的韌性。」   紐旅遊業的興衰 在過去的7年裡,羅伯茨一直負責管理紐西蘭旅遊行業協會(TIA)。從2014年開始,該行業顯示出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首次增長跡象。紐西蘭迎來了旅遊熱潮,旅遊經濟的規模增長了50%,旅遊業成為紐西蘭最大的出口收入源。 羅伯茨說:「於是人們開始討論我們如何實現了過度增長,以及我們如何應對了這種增長。」然後,疫情爆發了,討論的內容很快發生了改變。 最新的一項旅遊調查顯示,在疫情的第一年,紐西蘭三分之一的旅遊業從業人員失去了工作,國際旅遊支出暴跌91%,至15億紐元,旅遊總支出較上年下降逾三分之一,至261億紐元。 大部分的旅遊企業都縮小了規模,「他們的規模可能和30年前一樣大」 ,但並沒有完全消失,這些企業的所有者正打算歸來。 他表示,對一些企業來說,最好的決定可能是冬眠,等待合適的時間重新開放。另一些企業可以依靠國內市場生存下來。但他說:「每一家旅遊企業都需要仔細審視自己,並決定甚麼才是最適合自己的方式。」   對未來的建議 羅伯茨敦促該行業為2022年更多的不確定性做好準備。不過他認為,雖然疫情將改變全球旅遊業,但只要邊境重新開放,紐西蘭對國際遊客仍具有極大的吸引力。 當國際遊客歸來時,羅伯茨希望確保遊客的增長不會以社區或環境為代價。他說:「紐西蘭可以擁有世界上最可持續的旅遊業,這將提升紐西蘭的品牌。」 2015年,紐西蘭旅遊業曾做過一項研究,以了解紐西蘭人對旅遊業的看法,尤其是對國際遊客的看法。研究表明,紐西蘭人對過度旅遊感到擔憂。因此羅伯茨表示,「我們必須帶著社區一起重建旅遊經濟。」 責任編輯:劉潤菁

好萊塢奧斯卡獎的「小金人」(Gia Knight / Pixabay)   2021年即將過去,回顧這不尋常的一年,除了新冠疫情持續對紐西蘭社會各個方面的影響似乎成為一個不可忽視的主題外,紐西蘭政壇很值得盤點一下。 NZ Herald 資深政治記者Claire Trevett 給出了極有創意的報導,我們來看看都有誰榮獲了本年度「奧斯卡」。   最佳影片獎:國家黨 國家黨獲此殊榮,還真是名至實歸。它為我們提供了一部規模恢宏的史詩級大片 —— 一部充滿陰謀、毒蛇、無辜者被用作棋子和背叛的恐怖驚悚片。 從2017年大選失利後的4年中,更換了5任領袖,依次為Bill  English, Simon Bridges, Todd Muller, Judith Collins, 和Dr Shane Reti 。 毫無疑問,高潮是Simon Bridges和Judith Collins之間的對決。劇情的轉折點是Christopher Luxon在當選議員僅僅一年後就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勝利 ——- 從一名後排新手不但一下了走到了前排,並且沒有過渡,一步登上國家黨領袖的寶座,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完成了「從小兵到最高指揮官」的騰飛。 國家黨黨魁克裡斯托弗·盧克森 Christopher Luxon(Credit: www.national.org.nz)   更具戲劇性的橋段是,Luxon 上台才12天,就率領國家黨在12月14日的最新民意調查中使國家黨的政黨支持率重回30% 以上,達到32.6%;Luxon個人也創下了自前總理John Key 爵士以來、以反對黨領袖身份創下「最受人們喜愛總理評級」的最高得分,達到了20.4%。 一個「全新的國家黨」一下子贏回了超過15萬選民的信任和認可。這股「藍色浪潮」使紐西蘭政壇佈局發生了不小的改變。這份答卷締造了國家黨的歷史。   最傑出政治家:行動黨領袖David Seymour 行動黨黨魁 David Seymour (Mathmo / Wikicommons CC-BY-SA-3.0) […]

2018年2月出席奧克蘭總督府活動的總理阿德恩與未婚夫盖福德(Government House / Wikicommons CC-BY-SA-4.0)   據NZ Herald報導,紐西蘭總理傑辛達.阿德恩 (Jacinda Ardern) 和她未婚夫克拉克.蓋福德 (Clarke Gayford)的婚禮,將在北島東岸港市吉斯伯恩(Gisborne)一位美國億萬富翁的鄉村豪華莊園內舉行。婚禮日期可能在2022年的1月底。 據報導,屆時,全球排行榜冠軍、格萊美獎獲得者,紐西蘭歌手洛德(Lorde)也將在現場招待這對夫婦的親朋好友。 據NZ Herald了解,阿德恩夫婦舉行婚禮的鄉村豪華莊園名為Nick’s Head Station,位於吉斯伯恩(Gisborne)附近的Muriwai。該房產為美國對沖基金億萬富翁約翰.格裡芬(John Griffin)和他夫人艾米.格裡芬(Amy Griffin)所有。 每年,約翰.格裡芬夫婦以及他們的四個孩子都會在此處房產住上三個月。據報導,他們還擁有紐約最貴的聯排別墅,價值7710萬美元(約合1.13億紐元)。 據消息人士向NZ Herald透露,此前這座農莊的設計由著名室內設計師弗吉尼亞.費雪(Virginia Fisher)完成。這位設計師的代表作還包括胡卡旅舍(Huka Lodge)、克洛赫莊園別墅飯店(Kinloch Manor & Villas)等一系列知名建築。 但去年該房產裝修完畢後,格裡芬夫婦在第一次封鎖期間在這裡住了幾個月,並因為不喜歡房子的設計而決定重新裝修。總理的婚禮籌辦團隊還曾來此檢查,詢問房子能否及時完工。 紐西蘭歌手洛德Lorde (Giggling Gigi / flickr CC BY-SA 2.0)   消息人士還了解到,屢獲殊榮的創作歌手洛德將為婚禮獻唱,但其所在的環球音樂(Universal Music)拒絕置評。 總理發言人表示,阿德恩的婚禮「是這對夫婦及其家人的私人活動。我們希望每個人都尊重這一點,我們不會對任何計劃或細節發表評論。」 有吉斯伯恩當地人對NZ Herald表示,該房產的翻修工作將由皇后鎮的建築商完成,並將為阿德恩夫婦的婚禮做好準備。據了解,婚禮將於1月下旬舉行。 據報導,現年56歲的約翰.格裡芬 (John Griffin)於1996年創立了自己的基金公司Blue Ridge Capital,在2013年頂峰時期,他管理的資產超過120億美元。 他以其慈善項目而聞名,特別關注紐約市內城區的貧困問題,同時對吉斯伯恩社區慷慨解囊,為各種事業捐款並盡可能提供幫助。 地圖上顯示的格裡芬夫婦位於吉斯伯恩Muriwai的鄉村豪華莊園Nick’s Head Station所在位置。(Google地圖)   艾米.格裡芬是美國體育雜誌《體育畫報》(Sports Illustrated)的營銷經理。她同時擁有自己的公司,從事個人聚會策劃租賃業務。這對夫婦的交往圈包括多位好萊塢精英,如瑞茜.威瑟斯彭(Reese […]

一隻紐西蘭的棕色奇異鳥。此奇異鳥與本文無關。(Larry Koester / flickr CC BY 2.0)   在紐西蘭,一些普通民眾會在動物保護機構的協助下,一起為本國的稀有動物提供照顧和保護,包括飼養紐西蘭的國鳥——奇異鳥(kiwi)。 據NZ Herald報導,在北島北端一個風景秀麗的農場中,一對姓哈欽斯(Hutchings)的夫婦就在忙著照顧50只奇異鳥。 據報導,從2009年北地遭遇嚴重乾旱開始,這對住在遠北區Ōkaihau的夫婦,簡(Jane)和羅傑(Roger),就開始專注於照顧自家奶牛牧場中的奇異鳥了。 簡說,他們當時看到很多奇異鳥會在夜間出來覓食,就開始做一些有害生物控制的工作。 在奇異鳥基金會(Kiwi Foundation)和北地地區委員會(NRC)的幫助下,他們與鄰居一起,通過誘捕負鼠、老鼠以及白鼬,為奇異鳥開闢了一塊有害動物防治空間,並逐漸將其演變成了一個奇異鳥的土地保護區。 「這讓我們繼續前進,這真的很棒,」簡說。 隨後,哈欽斯夫婦致力於幫助打造紐西蘭有史以來第一條通向北部地區的旅行走廊,供奇異鳥安全向北島的北端遷徙,與奇異鳥保護組織Kiwi Coast Project Northland的合作成了他們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 「由於到處都是奇異鳥,我們正在看到取得的成果,」簡說。「隨著我們消滅這些有害動物,它們在北地的種群數量正在增加。」 之後,他們還用跟蹤相機拍攝農場周圍奇異鳥的活動,不僅發現他們對這些鳥的保護工作做得很出色,還看到不少有趣的鏡頭。 簡說,一次她看到兩隻雌性的奇異鳥成鳥打架的鏡頭,就像人們在打跆拳道一樣,這讓她很興奮。 最近,他們還通過TVNZ的電視節目Seven Sharp,讓大家幫助農場的奇異鳥取名。而此前,他們養的兩隻奇異鳥,已經被取名為阿什利(Ashley)和傑辛達(Jacinda)。 責任編輯:劉潤菁

2016年1月17日,出席GET 2016第二屆全球應急通信論壇的肖西.索瓦萊尼(Siaosi Sovaleni)。(ITU Pictures / flickr CC BY 2.0)   一名曾就讀於紐西蘭南島提馬魯男子高中(TBHS)的男孩,已於12月15日被宣布為湯加總理,成為這所學校獲得此等政治地位的首位學生。 1988年,肖西.索瓦萊尼(Siaosi Sovaleni)在這所高中讀了他高中最後一年的寄宿課程。在該南太平洋島國11月18日舉行大選近一個月後,他被任命為湯加的新任總理。 提馬魯高中老男孩協會(Old Boys Association)的註冊官布魯斯.利德利(Bruce Leadley)對Stuff新聞網表示,儘管該校曾就讀的學生有人成為了議員,但索瓦萊尼是唯一一位成為總理的「老男孩」。 他透露,提馬魯男子高中(TBHS)有著悠久的傳統,很多太平洋島國的學生會在就讀紐西蘭大學之前,在這裡讀一到兩年書。 而索瓦萊尼在這裡就讀時,據利德利介紹,大家都叫他「喬治」,並且他非常聰明,不僅獲得了助學金,在英語、數學和物理方面都表現優異。 紐西蘭南島東海岸港市提馬魯的Stafford Street街景。(Jim & Robin Kunze / flickr CC BY 2.0)   該校的體育主管加文.米勒(Gavin Miller)比索瓦萊尼晚一屆,並與他一同參加過橄欖球比賽。 米勒對Stuff說:「他是一個非常好的人,安靜,友善,努力學習。」 此外,米勒回憶說,索瓦萊尼身材高大強壯,但非常專注於他的學術研究。 米勒表示,他對索瓦萊尼能成為總理並不感到驚訝:「他很冷靜,能傾聽他人的意見,也喜歡其他人。」 他說,自從索瓦萊尼畢業後,曾多次回校訪問,且米勒記得大約三年前他回來時,仍是那個「安靜、謙遜的大塊頭」。 高中畢業後,這位湯加未來的總理在奧克蘭大學完成了計算機科學榮譽學士學位。 後來,他又到英國的牛津大學讀書,然後在南太平洋大學獲得了工商管理的研究生學位 。 據當地媒體報導,在進入議會之前,索瓦萊尼曾在湯加擔任公務員,然後擔任了湯加公共企業部的首席執行官。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