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人物

「boulder copper butterfly」(Possums’ End / wikicommons CC-BY-4.0)   紐西蘭的自然環境優異,不過可能是氣候過於涼爽所致,這裡的蝴蝶不算太多。據Stuff新聞網報導,最近,在一位生態學家及一所基督城學校師生的共同努力下,一個紐西蘭特有品種的蝴蝶棲息地被成功建起來,這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 決定推進這個項目的是一名坎特伯雷生態學家,名叫布賴恩.帕特裡克(Brian Patrick)。他從 5 歲開始就對昆蟲世界著迷,尤其是蝴蝶。 為了向年輕一代傳授更多相關知識,今年 2 月,他幫助基督城的伯恩賽德(Burnside)小學,建了一個紐西蘭特有種的蝴蝶棲息地,並得到了學校老師和家長的支持。 該棲息地是專為紐西蘭的一種銅色蝶「boulder copper butterfly」而建的。帕特裡克表示,給這種蝴蝶建棲息地,在紐西蘭還從未有人成功過。因此,他做了大量準備工作,並對這個項目抱有非常高的期待。 「boulder copper butterfly」(Jon Sullivan / wikicommons CC-BY-4.0)   據報導,就在幾天前,他接到了學生興奮的電話,說在學校周圍發現了三四隻這種蝴蝶。 「這真是一個奇蹟,因為此前所有人都未成功過,而我們第一次在學校做就做成了,所以我很激動,」帕特裡克對Stuff表示。這一嘗試將成為一個持續的科學項目,讓更多的孩子得以觀察並了解這個物種。 在得知有其他學校也想參與進來,並想給這種蝴蝶起一個正式的學名時,帕特裡克表示他非常興奮,並說提高對紐西蘭各種蝴蝶的認識,並照顧這些特有的物種很重要。 他把這看成是「在紛雜喧囂的世界裡,相信你在做甚麼的問題」。 「boulder copper butterfly」(Kimberley Collins / flickr CC BY 2.0)   實際上,如今已經退休的這位生態學家的日程表,仍被各種項目占得滿滿的。 他一直在全國各地到處跑,進行實地考察以發現新的蝴蝶物種,並進行公開演講等活動推廣大眾對該物種的認識。 他記有各種昆蟲信息及圖畫的筆記本被奧塔哥博物館收藏。據報導,他的第二個筆記本也將很快在那裡展出。 在即將來臨的夏天,帕特裡克的目標是重新發現米爾福德峽灣的一種銅色蝶。 作為十年前最後一個看到過那種蝴蝶的人,他表示,這種蝴蝶可能已經滅絕,但他懷疑它仍在附近徘徊,需要做的只是仔細找找看。 他說:「我一直在尋找新事物。」 責任編輯:劉潤菁

(René Schindler / Pixabay)   據報導,不久前,南島北坎特伯雷的一家人看了一部美國記錄片,但他們非常清楚那部記錄片的一些描述與事實不符。 該記錄片講述了一位85歲承包商的故事,且該故事的主人翁被譽為「世界上最年長的推土機司機」。而當時看這部記錄片的一位觀眾,則是紐西蘭一位92歲的全職推土機司機。 10月8日(週五),電視節目Seven Sharp介紹了這位名副其實的「世界最年長推土機司機」的故事。 這名推土機司機名叫戴夫·洛特(Dave Lott),生於 1929 年。 (Ray Shrewsberry • Thanks for Downloads and Likes / Pixabay)   這些天,在寵物狗和兒孫輩家人的照看陪伴中,這位 92 歲的推土機司機正在根據所簽合同,修建最近氾濫的 Pahau 河的河床,並且一幹就是一整天。 這位老人對節目表示,他不喜歡整天在家裏閒逛,覺得那樣太無聊了,但到全國各地開著推土機作業,生活反而不會單調了。 多年來,他一直在經營自己的推土機承包業務,公司位於南島基督城與尼爾遜之間的懷奧(Waiau)。 如今,這家公司由他的兒子比利(Billy)接管,而他自己,還是操作推土機的主力。 不僅如此,他 9 歲的孫子亨利(Henry)也對這項業務充滿興趣,時不時會跑到爺爺身邊,在駕駛座上研究這些操作桿的秘密。 責任編輯:劉潤菁

  10月3日(週日),TVNZ的電視節目Good Sorts講述了一名納爾遜飛行員如何讓更多人享受歡樂航空旅行的故事。 這位名叫托尼.麥康比(Tony McCombe)的商業飛行員,已有超過 23 年的駕駛經驗。他還駕駛空中救護車,把危機病患送往醫院超過 15 年了。 據報導,一次駕駛空中救護車時,他注意到了飛機後方的大量空置座位,並突然想到一個主意。 麥康比意識到,他本可以充分利用這些空座位,讓更多生病的孩子及成人有機會從空中旅行中收穫更多樂趣。 麥康比對Good Sorts節目表示,對一些孩子來說,他們的首次飛機旅行是趕去醫院。他致力於讓這些孩子的第二次飛行體驗變得更有趣。 之後,麥康比便將此想法付諸實踐。 他成立了一個名為「Uplift in Kind」的慈善機構,通過贊助商、志願飛行員網絡、飛機運營商以及兒童支持機構的幫助,一年半以來已讓100多人享受了難忘的航空旅行。 麥康比說道,他剛剛才意識到,在這一過程中,他所創造的東西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多。 責任編輯:劉潤菁

  10月29日至11月7日,在北島的塔拉納基地區,全國大型花園主題活動——塔拉納基花園節(Taranaki Garden Festival)將如期舉辦。 在為期10天的活動期間,大量的特色花園、工作坊、講座、藝術展覽以及品嚐美食等一系列活動,都會向遊人開放,供人們在這一年一度的花園盛會中分享園藝之美,體驗園藝之樂。 據Stuff網站報導,此次活動期間,一對夫婦將再次參加活動,向眾多來訪者開放他們的花園,並計劃將門票收入捐贈給塔拉納基救援直升機信託。 這對夫婦還透露,他們精心照顧這處私人花園,是為了向他們的上一代致敬,實現父輩讓這裡永久受到保護的願望。 穆勒夫婦的花園位於塔拉納基南部的Hāwera,名為環境花園(The Environmental Garden)。2010年,他們成功申請到了非營利政府組織QEII National Trust的開放空間契約,從而讓這處花園得以永久受到法律保護。 穆勒女士表示,以前他們來此看望父母,還沒有如今這種盡心盡力照顧好花園的想法,但自2009年全面翻新房產並搬到此處居住以後,便產生了實現母親讓這裡受到保護的願望,以向他們致敬。 她說:「當你住在一處房產中,你就會看到每棵樹都有自己的獨特之處。」 沿著他們花園的小徑走去,會看到包括精美裝飾、池塘景觀、花卉樹木在內的各色花園景緻,且其中不少景物背後,都有一段生動鮮活的故事。   例如,園中有一棵已長滿鮮綠葉子的銀杏樹。據穆勒夫婦介紹,這棵銀杏樹來自日本廣島,是1945年那裏原子彈爆炸後倖存下來的6棵銀杏中的一棵。 當時數十萬人因核爆炸失去生命,穆勒先生介紹說,在核爆炸六周後,人們重新進入廣島時,發現了那 6 棵被炸黑的銀杏樹竟長出了新芽。且這幾棵樹沒有因核輻射而出現畸形,如今仍然活著。 他說,在日本以及如今的世界各地,銀杏被稱作是「希望的承載者」。 作為這個花園的守護者,這對夫婦表示,他們樂於繼續照顧這處受到法律保護的花園,來向他們富有遠見的前輩致敬。 塔拉納基花園節的門票可在線購買,並可在為期10天的活動期間隨時去參觀花園。欲了解活動詳情,可訪問該活動官網:https://www.gardenfestnz.co.nz/。 責任編輯:劉潤菁

  據Stuff傳媒9月28日報導,紐西蘭女作家勞拉.吉.麥克凱(Laura Jean McKay)憑其處女作《那個國家的動物》(The Animals in That Country)摘得世界頂級科幻小說獎。 該頂級獎項即亞瑟.克拉克獎(Arthur C. Clarke Award),被認為是「英國最負盛名的科幻小說獎」,旨在表彰每年在英國首次出版的最佳科幻小說。麥克凱被認為是首次獲此獎項的紐西蘭作家。 首屆亞瑟.克拉克獎的獲獎者為瑪格麗特.阿特伍德 (Margaret Atwood)。在她摘得該獎的20年前,曾出版過一本名為《那個國家的動物》的詩集。 麥克凱表示,阿特伍德是她很喜歡的作家。她在自己的處女作中借用了阿特伍德的詩集名稱,如今也贏得了這一著名獎項,她說是一個「莫大的榮譽」。 麥克凱來自澳大利亞,但之後搬來紐西蘭,並在梅西大學的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任職。 她的這本處女作此前已在澳大利亞獲得認可,贏得了2021年的維多利亞文學獎,以及《星期日泰晤士報》的年度圖書獎,但麥克凱表示,她沒想到該作品會傳到英國並獲此殊榮。 她在小說《那個國家的動物》中,想像在未來的澳大利亞,一場大瘟疫「動物園流感病毒」席捲全國,引發大規模社會崩潰。受感染的病人開始理解動物的語言,能與動物進行非語言交流,但對人類而言,這場跨物種間的交流如同一場噩夢。 麥克凱將自己的書描述為一部關於一位中年婦女生活艱難的堅韌不拔的現實主義小說,也是一部「動物會說話的投機科幻小說」。 她表示,她的這本書是在Covid-19疫情剛開始的時候發行的,由於小說的主題與流行病相關,她最初對此很擔憂。 「我真的很擔心,因為有這麼多人在受苦,我不想以錯誤的方式描繪它,」她說。 然而,她很高興自己能夠寫出一本人們喜歡的書,並且可以在困難時期與之建立聯繫。 該獎項的評委們稱讚這部作品,通過講述一個讓人類能夠理解動物語言的故事,「再次重新定位了科幻小說的邊界」。   該獎項此前的獲獎者還包括: 瑪格麗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憑其作品《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 艾米麗‧聖約翰‧曼德爾(Emily St John Mandel)憑其《第十一站》 (Station Eleven) 科爾森.懷特黑德(Colson Whitehead)憑其《地下鐵道》(The Underground Railroad)   責任編輯:劉潤菁

  據Stuff網站報導,最近,在紐西蘭北帕默斯頓(Palmerston North),有一位喜歡玩 3D 打印機的男士,投入了大量的資源和所有業餘時間,為一個常見的口罩問題提供了解決方案。 這名男士名叫本.羅伯遜 (Ben Robertson),是一名風電場技術人員。在最近封鎖期間,他在家中 3D 打印出大量鼻夾供人們使用,以防止戴口罩時眼鏡起霧。 每天,他都會從早上 6 點工作到下午 3 點,運行自己的打印機,然後按照訂單整理好所需的鼻夾,再花3、4個小時把這些鼻夾分發給社區中有需要的任何人。 截至到9月19日,他已經打印了3000多個鼻夾,而他所要求的回報,只是一小筆捐款,用來支付他捐贈給醫護人員的批次成本。 出於喜愛,九個月前買了第一台 3D 打印機的羅伯遜,在私人社區網站 Neighborly 上,看到有人問如何防止戴口罩時眼鏡起霧的帖子,且有15到20條回覆都提出了這一問題。 當時他便想,這個問題肯定有辦法解決,然後羅伯遜就到一個 3D 打印愛好者論壇上,找到了這款鼻夾的原始設計。 後來,羅伯遜親手對鼻夾做了改良,以使其更舒適,並開始嘗試將其做出來。 他說,自己本以為會得到幾十人的回覆,但沒想到卻招來大批的回應。在短短不到兩周內,他就打印並發出去540個鼻夾。 隨著口耳相傳以及越來越多的訂單,羅伯遜的生產速度已經明顯趕不上供應了。 此時的羅伯遜已經意識到,大批的需求已遠遠超出了自己的供應能力,但他表示,「我認為我應該信守諾言並繼續幫助人們」。 於是,羅伯遜又買了三台 3D 打印機以跟上進度,並開始從人們那裏收取小額捐款以支付成本。 「一個夾子只需 2.50 紐元,」他說,「但這也包括將捐贈給社區的另外兩個夾子的費用。」 除了捐給社區,他也開始計劃向醫管局 MidCentral DHB 以及其他社區團體捐贈穩定的供應。 他的這一舉動讓第一批獲贈鼻夾的一位前醫護人員大為讚賞。 這位名叫蘇.奧沙利文(Sue O』Sullivan)的女士對Stuff說:「我被他的善良和慷慨所震撼。」 奧沙利文說,羅伯遜並不尋求認可或獎勵,但那是他應得的。於是,她代表社區在 Neighbourly 上寫了一篇文章感謝他。 若想查看本.羅伯遜的鼻夾,可以點擊這裡。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