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奧克蘭輕軌項目遭前朝元老抨擊 現任部長積極應對

奧克蘭的道路夜景。(Image by Nel Botha from Pixabay)

 

在剛剛過去的這個週末,曾在Helen Clark領導的上屆工黨政府中擔任財政部長的前工黨議員Michael Cullen爵士,在《西蘭先驅報》週末版撰文抨擊本屆工黨政府的奧克蘭輕軌交通項目。

這位前工黨財政部長和議員,對輕軌工程存在的鉅額成本和建設中斷等問題提出了他的擔憂,他甚至建議政府放棄這一在建項目,轉而發展電動公交車,作為更好的替代方案。

Advertisements

談到輕軌時,這位前副總理說:「這似乎是一個已經過時的想法。」Cullen 還對積極支持輕軌項目的政治家們進行了抨擊,稱他們輕率地將鉅大成本和建設經常中斷視為無關緊要的後果,並在充分分析問題之前找到了所謂的「解決方案」。

 

交通部長成為各方關注點

本屆政府的新任交通部長Michael Wood,曾在本屆政府第一任期內, 試圖讓輕軌重回正軌,但Wood 的想法最終遭遇聯合政府內西蘭優先黨的力阻,其政黨領袖Winston Peters反對再上此項目的主要原因是其極有可能失控的成本,Peters估計這一項目最終可能耗資多達100億到150億紐元,這會將西蘭帶入「混亂的十年」。

作為工黨的內閣部長,Wood 稱自己從未低估過這一挑戰的規模,他告訴他的同僚輕軌「是西蘭最大、最複雜的基礎設施項目」。這是工黨的一項旗艦政策,更是總理Jacinda Ardern 2017 年大選中所作的重大承諾之一。

然而,此旗艦項目在前任交通部長Phil Twyford的主導下,三年中基本上沒有取得實質進展,最終遭遇慘敗。非但無法實現總理Jacinda Ardern2017年大選中承諾的2021年必定完成的階段性目標,而且連耗資已超44億紐元的起步工程City Link 段依然沒有完工。這一表現曾令不少工黨的支持者相當失望,一度懷疑工黨在2020年的大選中可能無法連任。

現在,因為City Rail的工程進度一拖再拖,導致奧克蘭市中心的大量商戶苦不堪言、怨聲載道,加上中央和地方兩級政府基本未施援手,相互推諉扯皮,負責工程的City Rail Line Ltd拒絕為這些商家提供實質性賠償,對於現狀沒人願意承擔責任。這令那些商戶業主們持續遭受損失、難以為繼,導致許多業主被迫選擇終止經營他們在市中心地帶的生意。725日各大媒體相繼報導了Andy Ariano宣佈永久關閉其位於Albert Street、經營多年的達芬奇意大利餐館Da Vinci’s Ristorante Italiano,拍賣餐館內的傢俱。

Stuff.co.nz 傳媒報導,Andy Ariano 是迄今為止第4位實在撐不下去而選擇不得不                                                                                                                                                                                           關掉生意的奧克蘭商戶。顯然這是由遲遲未能完工的City Rail工程運作所引發的惡果,而且與輕軌項目的宗旨相背離。

為此,Wood 部長接任後,對輕軌項目的運作進行了大膽的改革,這體現了現行模式與以前模式的最大不同 ——- 讓奧克蘭居民對此有充分的知情權和參與權。

首先,Wood 部長於4月成立了一個專門小組,主要職責是在6個月內對City Rail Link 的具體運作提出模式、運行線路、成本計算和融資方案等方面進行評估、預測。

Wood 部長已認命前Manukau 市首席執行官Leigh Auton ,讓其負責該專門小組的運作。並對一些重大議題進行決策。比如:由誰提供所有輕軌產品?City Rail Link Ltd 如何為輕軌建設相關的基礎設施項目開發專業知識、並以何種方式與Auckland Council 合作?

 

重新認識輕軌項目 

Wood 在七月的一次公開會議上表示,輕軌不是一個「點對點、城市到機場」的項目,而是關於支持社區、MāngereOnehunga Mt Roskill 等社區的增長計劃以及與奧克蘭當前和未來交通網絡的整合。在這一過程中,政府將確保讓奧克蘭人充分介入參與,主持並協調公開諮詢的過程。

Wood 3月重新啟動輕軌項目,稱奧克蘭人在工黨政府的上一任期內確實被排除在該項目之外,他承諾這種情況不會再繼續了,他保證他的施政將更加開放透明。

「我不想在六個月內做出你沒有聽說過的決定。」他在57日在奧克蘭的一次會議上這麼說。

Wood提及,「市中心到 Māngere 」的輕軌項目計劃成為日後通往北岸和西奧克蘭的快速交通 (重軌/輕軌/公交專用道) 的骨幹工程。

為此,Wood 對整個過程重新進行了定義、評估,並提出具體要求。

除了從市中心到機場的輕軌之外,由部長任命的專門小組將無法推薦任何其他東西。政府已經排除了通往機場的重型鐵路的方案或計劃。

 

需要解決的重大問題

目前的項目完全否決了「重軌」,並確認了輕軌。奧克蘭交通局早期很青睞街道輕軌。這允許沿 23 公里的路線設置更多站點,成本更低,但在施工期間對社區和沿線商鋪的生意會造成嚴重破壞,Wood說這將需要 6 8 年的時間,這或許是較為務實的期待週期。

輕軌受到NZ Infra的青睞。據了解,其計劃主要是在市中心和Mt Roskill之間的地下,設置大約 14 個站點,計劃從市中心到機場的行程約為 30 分鐘。無論選擇哪種模式,從Mt Roskill 出發的路線都將跨越20號高速公路 (SH20),到達OnehungaMāngere 和機場。

此外,對於原先考慮的Dominion Road作為最初設想為其行進的街道路線,現在建議使用Sandringham Road,因為它靠近南端Kāinga Ora的大規模住房重建項目。

市中心的軌道盡頭有兩種選擇,從 Wynyard Quarter 或作為 44億紐元的City Rail Link 一部分而建造的新 Aotea 站開始。這兩種選擇都帶來了巨大的挑戰。 Wynyard Quarter 位於填海土地上,給地下建築帶來了問題。然後是從 Wynyard Quarter 到市中心的路線,這條路線可以輕鬆地沿著 Fanshawe Street 行駛,然後在 Customs Street 遇到瓶頸,並對 Queen Street 造成大規模破壞。

據《西蘭先驅報》瞭解到的情況,Wood 部長設立的專門小組已經回到了最基本的原則,4級模式,正在研究奧克蘭的大約15種快速交通選擇,包括公共汽車和普通鐵路交通。

 

前朝元老為政府指點江山

圖為Michael Cullen 。(Credit: New Zealand Labour Party / Wikicommons CC-BY-3.0)

 

Cullen 說現在很難找到輕軌運作的基本原理,他說最初似乎是為了讓人們方便快捷地往返機場與社區之間。

據奧克蘭交通局 (AT) 報導,Cullen 當年曾任AT 董事會成員,他表示,導致奧克蘭的交通困境有兩個關鍵因素 —— 擁堵和私家車的高碳排放量。

Cullen 建議,公交車,最好在專用公交車道上運行的多車電氣化和免費公交車,將成為奧克蘭未來公共交通網絡的支柱。

他說,他被告知電動汽車或氫能源公交車的主要問題是它們對於奧克蘭的道路來說太重了,但考慮到該市致力於建立電動公交車隊,這似乎有些奇怪。

他說:「如果屬實,它只會強調逐步升級潛在路線的必要性 —— 與嘗試創建一些人夢寐以求的完整輕軌網絡相比,這無疑是一個更便宜、更靈活和更有效的選擇。」

Cullen 認為,目前尚不清楚一條價值100億紐元的電車線路將為公交網絡增加多少,便無論對內城重建做出何種英雄般的假設,沒人能讓輕軌項目具有正的效益成本比。

 

內閣部長虛心請教

Wood 部長態度很誠懇,他承認政府在上一任期內將輕軌項目搞砸了,所以他認為必須在年底前,拿出能贏得奧克蘭人的新的方案。他說,「最終,您將可以根據年底的進展來判斷我們。」

這位新部長表示,他一向敬重Cullen爵士老前輩,表示會認真考慮其提出的相關意見和建議。多個機構和報告已經徹底審查了輕軌的基本原理,並表示現任政府唯一的改變是確保物有所值。

關於公交車的問題,作為使用公交系統的通勤者,Wood部長認為,市中心已經接近公交車擁堵的問題,更多的公交車服務將破壞網絡。

「公共汽車雖然繼續在網絡中發揮核心作用,但根本無法與輕軌的容量和頻率相抗衡,輕軌每輛可以搭載 300 400 人。要使增強的公交服務有效,就需要有自己的專用車道,這本身就非常複雜、昂貴且具有破壞性。」

上個月,AT 發布了一項新的市中心巴士計劃,其中表示即使在城市鐵路和輕軌建成後,進入市中心的大多數公共交通仍將乘坐巴士。

 

其他政黨的立場比較

國家黨不支持輕軌。交通發言人Michael Woodhouse表示,該黨在選舉中的立場是建設從PuhinuiOnehunga到機場的重型鐵路,從Onehunga到市中心的快速公交,並投資其他鐵路計劃,包括第四條主線和通往Pokeno的電氣化線路。

他說輕軌代表了政府的一切錯誤 —— 「大談特談,但交付無用」,並稱自 2017 年以來,工黨在該項目上已浪費了 3500 萬紐元。

綠黨支持街道級輕軌,稱它可以更低的成本提供輕型地鐵系統的好處。

「行動不便的人也可以更輕鬆地乘坐街道輕軌,並避免因隧道建設和地鐵站建設而導致的大量房產購買和中斷。」交通發言人Julie Anne Genter說。

 

網友的評論

網友在Cullen的文章下發表了不少回帖,褒貶均有,現摘取部份,以期提供不同的視角,供讀者參考比較。

「輕軌從一開始就是一場鬧劇。」

「誰能想到左派教父之一會如此批評工黨的交通政策!」

「他所代表的其他一切都讓我毛骨悚然,但他對此很滿意。」

KiwiBuild 和現在的奧克蘭輕軌,看起來工黨不想贏得下一次選舉。」

Cullen 說很難找到輕軌的基本原理。沒有更多的評論。Wood帶著他的輕型火車和自行車橋現在可以離開了。」

「但這就是 AT 所謂的『協商』的負責人,為了『安全』,奧克蘭的交通流量是否應該減少到每小時 30 公里的最大值。他主張減慢奧克蘭的交通速度(荒謬),並引入 24 小時公交專用道(同樣不可原諒),並故意將 Quay StKarangahape RdGreat North RdQueen Street Tamaki Drive 減少為單車道的阻塞點——現在已經扼殺了CBD之外的生活。」

「聰明的人可能是錯的。聲稱他比當前整個內閣都聰明的說法是基於……甚麼,究竟是甚麼?

「另外,不,這不是一個好建議。 2010 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從 2030 年左右開始,奧克蘭的街道將無法承載更多公交車。輕軌貴嗎?是的!是否絕對有必要避開整個 CBD 的巴士牆?同樣是的!」

「出於某種原因,Ardern 的承諾(到 2021 年通向 Mt Roskill 的輕軌)是他們想要兌現的,無論是晚了幾年。Cullen在這個問題上提供了一個合乎邏輯和明智的思考過程。」

「看看奧克蘭中央商務區對企業主造成的屠殺。乘以數倍,您就會受到輕軌建設的附帶損害。與Beehive的當前居民相反,Cullen是明智和務實的。」

—————————————-

不管怎樣,Wood部長希望建成輕軌項目後為奧克蘭帶來繁榮,作為奧克蘭市民,我們同樣期待輕軌項目盡快建成,並成為奧克蘭人日後出行的首選交通工具,真正體現其方便、安全、快捷的價值。

責任編輯:劉潤菁

景點

(vampire86d / Pixabay)   在斐濟宣布12月1日向完全接種的紐西蘭人開放邊境之後,紐西蘭疫情應對部長克裡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表示,他建議此時紐西蘭人不要進行國際旅行。 在斐濟18歲以上符合條件人口疫苗接種率達80%後,10月10日,斐濟政府宣布該國將於12月起重新向該國「綠色名單」國家的遊客開放。 據Stuff網站報導,目前,該名單包括紐西蘭、澳大利亞、日本、加拿大、韓國、新加坡、美國和大多數太平洋島國。 且入境遊客必須出示經批准的疫苗(輝瑞、Moderna、Astra Zeneca 和 Jansen)的接種證明,並提供出發前 72 小時進行的 Covid-19 陰性檢測證明。 入境後,遊客須先在酒店中逗留兩天,可使用該酒店所有設施,但兩天後經獲准才可在斐濟其它安全旅遊區遊覽。 希普金斯說,儘管斐濟計劃向包括紐西蘭人在內的遊客重新開放,但政府強烈建議人們目前不要出國旅行。 「這意味著任何選擇旅行的人都要自擔風險,」部長指出。 紐西蘭疫情應對部長克裡斯.希普金斯(New Zealand Tertiary Education Union / flickr CC BY-SA 2.0)   希普金斯表示,計劃回國的紐西蘭人仍需在管制隔離(MIQ)設施隔離14天,但目前該系統的人數限制約為每18-20天4000人,隔離容量有限。 斐濟的國家航空公司斐濟航空也已宣布,將於12月1日恢復往返紐西蘭的航班,計劃每天都提供從奧克蘭飛往楠迪的航班,從基督城每周計劃提供三個航班,從惠靈頓每周兩個航班。 該航空發言人表示,已有紐西蘭人預訂了斐濟的航班,但人數不及澳洲及美國,並表示理解紐西蘭人在等待明確的邊境限制及回國要求。 希普金斯表示,政府計劃從明年第一季度開始,調整為「基於個人風險評估」的新邊境限制,屆時將建立新的入境低、中和高風險通道。 斐濟總理弗蘭克.拜尼馬拉馬(Frank Bainimarama)在宣布重新開放時表示,他們完全相信自己有能力管理與免隔離旅行相關的風險。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天氣轉暖,植物花開,紐西蘭的蜜蜂也又忙著採蜜了。 從麥盧卡樹採集的花蜜與一般的花蜜有所不同,花蜜中的「獨特麥盧卡因子」(unique mānuka factor,簡稱UMF)使這種蜂蜜的價值遠高於一般蜂蜜,也使其成為紐西蘭熱門的出口產品。 獨特麥盧卡因子(UMF)已被證明具有強大的抗菌和傷口癒合特性。 據報導,一罐 250 克非常稀有的 UMF 31+ 蜂蜜可在上海等地的專賣店賣出 2500 紐元,而一罐 UMF 10+ 的麥盧卡蜂蜜,研究表明其也具一定抗菌功效,售價為 50 至 60 紐元。 麥盧卡蜂蜜的神奇之處是幾十年前懷卡托大學的科學家們率先發現的。而今,這些研究人員發現,麥盧卡產出的蜂蜜之所以與其它作物都不同,秘密來自麥盧卡花中的「蜜腺」。 上周,懷卡托大學的研究團隊在國際知名期刊《新植物學家》(New Phytologist)上發表了這一研究。 蜜腺是植物的一種外分泌組織,可分泌蜜液(nectar)並將其排出來。不同的植物蜜腺生長位置不同,且形狀也有差異。   麥盧卡花的蜜腺所分泌的蜜液可引來蜜蜂,通過蜜蜂採集花蜜這一過程,可將花粉散佈於鄉間,以達到授粉繁殖的目的。 研究人員在論文中指出,一般花卉的蜜腺長在葉子上,麥盧卡的蜜腺卻長於花上,且大多數花朵的蜜腺是無色的,麥盧卡花的蜜腺則是綠色的。 這使得麥盧卡的蜜腺可通過光合作用將陽光、水和二氧化碳轉化為氧氣和糖分,且在這過程中,還生成了一種非常有價值的副產品。 「每朵麥盧卡花都有自己的『太陽能蜜液工廠』,這有助於合成 UMF 前體,即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懷卡托大學副教授邁克·克利爾沃特 (Mike Clearwater) 指出。「花中因光合作用也會產出一些糖分,這些糖分可在蜂蜜中發現,且似乎會影響分泌蜜液的多少。」 因此,若能確定影響 DHA 生產量的因素,對該行業來說會非常關鍵,因為如今蜂蜜中獨特麥盧卡因子(UMF)的含量還非常難以預測,而該含量是決定這種蜂蜜溢價的關鍵。 研究人員表示,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的含量變化很大,可能取決於一系列因素,例如植物的遺傳、花卉所在的發育階段、溫度以及光照條件。 據報導,2020年麥盧卡蜂蜜的出口價值高達 5 億紐元,且人們對高 UMF 蜂蜜的需求正在不斷增加。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話說新西蘭的GST 生活在新西蘭的人, 對GST(商品和服務稅)這個名詞或許都不陌生,它是新西蘭政府對商品和服務徵收的一種附加消費稅, 廣泛存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您需要花錢購買的商品或服務,大部分裡面都包含有GST, 當然也有少部分是被IRD (稅務局)特別指明赦免的。比如,您去超市買的東西,日常生活中的電費,水費,油費,電話費等等,都是含了GST 的。 除日常消費外,就是商業行為和商家了。GST存在於從事商業活動的相關實體的每一環節中。通常只要有買賣交易,就需要附加GST,而且商家一般都是GST註冊者,也就是說,他們有權利代新西蘭政府向需要他們服務或商品的買家徵收GST,  同時按照政府規定,又必須這麼做。  嚴格的說這個GST,既不計算在成本,也不計算在利潤,他們收到後,就交給了稅局。 但是作為一個商業運營者,由於他們在完成他們的商品和服務時,是有成本的, 按照新西蘭稅務局的規定,他們在運營支出中付出的GST, 是可以向稅局抵扣回來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您去超市買一瓶牛奶,如果是日常生活消費,那麼您就實實在在付出了牛奶價格中的GST。 但是如果您買的牛奶是為了您經營用的, 比如,咖啡店,這種情況,您可以向稅局把您這瓶牛奶裡支付的GST抵扣回來。 也就是說真正為GST買單的,是最終的消費者, 英文中的Consumer。如果是消費前的必須商業過程,也就是說不是最終消費者,付出GST是可以抵扣回來的。 在商業運作中和在日常消費中, GST 在商品價格中的表達方式是不同的。比如, 如果是$115 的最終價格, 那麼日常消費中的表述就是價格為$115 , 並註明其中包含了$15 的GST , 而商業運作中,報價會是 $100+$15。這裡的區別是, 商業運作中,可以將這個$15的GST向稅局抵扣回來。而作為消費者,只是告訴您, 您付出了$15 的GST。 房產物業中的GST 新西蘭的物業通常分為兩大類: 商業物業(Commercial) 和居民住宅物業 (Residential) 。 住宅物業,在新西蘭法律上是這樣定義的,是指那些用於或目的是用於居民居住的物業,可能只限於居民居住,或者是大部分用於居民居住。 商業物業,顧名思義,是用於進行商業活動的物業, 比如: 辦公樓,倉儲,酒店,零售,  工業大樓,公共設施等等。新西蘭政府對其也有明確的資源劃分,只能建在規範的區域內: 比如工業區,輕工業區,商業區等。 我們用於自住或出租給別人居住的房產,通常就是居民住宅物業了。 絕大部分的房產物業買賣的價格中都包含著GST,但商業物業和住宅物業在體現上不同。 商業物業在買賣合同的成交價中, 會清清楚楚列明GST, 也就是價錢+GST(if any  如果有的話),其實這符合商業運營的常規。住宅物業的價格中通常都沒有列出GST這個欄目。 有的人會想,商業物業中多了要支出的GST,我在購買自住房時是沒有的。是的,居民住宅物業中不會把GST列出來,但並不是說您購買的價錢中沒有GST,相反,您購買的是包含了GST之後的價格。  為什麼這麼說呢? […]

本地

國際扶輪(Rotary International,簡稱RI)(Doug Hay / flickr CC BY 2.0)   據Stuff新聞網報導,10月14日,紐西蘭南島因弗卡吉爾(Invercargill)的一位女士榮獲了一個大型服務性國際組織的最高榮譽。 這位女士名叫翠西.博伊爾(Trish Boyle),於10月14日(週四)晚上,在因弗卡吉爾一家酒店舉行的活動中,榮獲了「國際扶輪」的最高榮譽——超我服務獎(Service Above Self Award)。 國際扶輪(Rotary International,簡稱RI)也被稱作國際扶輪社,是一個分布於168個國家和地區,由超過3.5萬個扶輪社(Rotary Club)組成的服務性國際組織,總部位於美國。 這個國際組織的宗旨是,借由彙集各領域的領導人才,提供人道主義服務,促進世界各地的善意與和平。 其最高獎項「超我服務獎」每年會頒發給全球150名扶輪社員,以表彰他們為幫助他人所做的工作。 據統計,截至2021年7月1日,該組織在全球的社員共有1,169,773位社員。 有幸獲得該榮譽的博伊爾女士是北因弗卡吉爾(Invercargill North)扶輪社的秘書。 她對Stuff表示,能獲此殊榮,她「非常激動」。 無論在當地、國內還是海外,博伊爾都擔任過領導職務,並同時從事培訓其他領導人的工作。 負責培訓其他成員如何經營社團和各種項目的博伊爾說:「我的全部工作重點一直放在領導力和培訓上。」 舉報導,2018年至2020年間,她還是國際扶輪社「領導和培訓委員會」的主席。 作為該組織24年的成員,博伊爾說,工作中的很多亮點讓她印象深刻,尤其是2004年前往印度幫助兒童接種脊髓灰質炎疫苗,以及2011年在她的安排下,扶輪社成員一起組裝了100輛自行車送給了當地學校的學童。 她回憶說,當時在現場,他們送給了每個孩子一輛自行車和一個頭盔,「這是一件很棒的事」。 此外,博伊爾還說,這個組織讓她通過工作,在世界各地都建立了友誼,她覺得有這個「絕佳的機會」非常棒,且已經成為她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 該扶輪社主席羅賓.喬丹(Robyn Jordan)表示,博伊爾女士完全有資格獲得這項榮譽,她的戰略和領導力對扶輪社的整體而言是無價的。 扶輪社的成員也稱「扶輪社友」,「超我服務」(Service Above Self)及「服務最多,獲利最豐」(One Profits Most Who Serves Best)是他們的座右銘。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Gerd Altmann / Pixabay)   由於全球需求不斷增長,以及石油供應的短缺,近幾周油價一直在大幅上漲。在紐西蘭加滿油箱從未如此昂貴。燃料價格跟蹤應用程序 Gaspy 背後的團隊本周指出,91 辛烷值汽油的全國平均價格目前為 2.39 紐元,創下歷史新高。 據RNZ報導,全國許多加油站現在每升燃油收費超過 2.50 紐元,這給已經在其他地方面臨成本上漲的紐西蘭人增加了壓力。小企業、旅遊和酒店工作人員也受到價格上漲的影響。 AA 汽車事務總經理邁克.努恩(Mike Noon)認為,這是因為石油輸出國組織沒有達到預期的供應水平,而且「世界上所有這些國家在疫情後的經濟反彈非常強勁,所以需求很高,不僅僅是汽油。」 英國《金融時報》10月12日報導稱,由於擔心供應,美國基準石油價格觸及7年高點。 美國原油基準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在10月12日觸及每桶逾 82 美元的高點,為 2014 年以來的最高水平,隨後回落至 80.46 美元,當天上漲 1.4%。13日繼續保持上漲勢頭,交易價格上漲0.2%,至每桶80.6美元,接近3年高點。 《泰晤士報》報導稱,自 9 月初以來,油價已上漲超過 16%。 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因於全球經濟反彈,這是由於世界各地許多民眾重返工作崗位。另外,天然氣短缺加劇了對石油價格的壓力,增加了對替代能源的需求。所有這些因素加在一起給紐西蘭的燃料價格帶來了上行壓力。 努恩還表示,「我們以美元購買原油和成品油,」而紐元兌美元的匯率波動很大,與幾年前的水平相差甚遠。當前紐元的價值對燃油價格沒有幫助。 燃料價格上漲也將給已經面臨現金流壓力的企業帶來壓力。而且,燃料價格對運輸貨物的成本有直接影響,這可能導致其他地方的價格上漲。 今年 7 月發布的消費者物價指數顯示,通脹上升了 3.3%,是近十年來的最大增幅。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發出警告稱,各國央行在應對通脹風險時需要「非常、非常警惕」。 紐西蘭儲備銀行已經採取了應對通脹風險的第一步,七年來首次提高了官方現金利率( OCR)。經濟學家預測,未來12個月OCR還將出現一系列上調。 紐西蘭人的錢包似乎只會變得更加緊張。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國際扶輪(Rotary International,簡稱RI)(Doug Hay / flickr CC BY 2.0)   據Stuff新聞網報導,10月14日,紐西蘭南島因弗卡吉爾(Invercargill)的一位女士榮獲了一個大型服務性國際組織的最高榮譽。 這位女士名叫翠西.博伊爾(Trish Boyle),於10月14日(週四)晚上,在因弗卡吉爾一家酒店舉行的活動中,榮獲了「國際扶輪」的最高榮譽——超我服務獎(Service Above Self Award)。 國際扶輪(Rotary International,簡稱RI)也被稱作國際扶輪社,是一個分布於168個國家和地區,由超過3.5萬個扶輪社(Rotary Club)組成的服務性國際組織,總部位於美國。 這個國際組織的宗旨是,借由彙集各領域的領導人才,提供人道主義服務,促進世界各地的善意與和平。 其最高獎項「超我服務獎」每年會頒發給全球150名扶輪社員,以表彰他們為幫助他人所做的工作。 據統計,截至2021年7月1日,該組織在全球的社員共有1,169,773位社員。 有幸獲得該榮譽的博伊爾女士是北因弗卡吉爾(Invercargill North)扶輪社的秘書。 她對Stuff表示,能獲此殊榮,她「非常激動」。 無論在當地、國內還是海外,博伊爾都擔任過領導職務,並同時從事培訓其他領導人的工作。 負責培訓其他成員如何經營社團和各種項目的博伊爾說:「我的全部工作重點一直放在領導力和培訓上。」 舉報導,2018年至2020年間,她還是國際扶輪社「領導和培訓委員會」的主席。 作為該組織24年的成員,博伊爾說,工作中的很多亮點讓她印象深刻,尤其是2004年前往印度幫助兒童接種脊髓灰質炎疫苗,以及2011年在她的安排下,扶輪社成員一起組裝了100輛自行車送給了當地學校的學童。 她回憶說,當時在現場,他們送給了每個孩子一輛自行車和一個頭盔,「這是一件很棒的事」。 此外,博伊爾還說,這個組織讓她通過工作,在世界各地都建立了友誼,她覺得有這個「絕佳的機會」非常棒,且已經成為她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 該扶輪社主席羅賓.喬丹(Robyn Jordan)表示,博伊爾女士完全有資格獲得這項榮譽,她的戰略和領導力對扶輪社的整體而言是無價的。 扶輪社的成員也稱「扶輪社友」,「超我服務」(Service Above Self)及「服務最多,獲利最豐」(One Profits Most Who Serves Best)是他們的座右銘。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