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的“八卦皇后”——卡卡鸚鵡(kākā)

圖為一隻卡卡鸚鵡。由於數量稀少,很多卡卡鸚鵡都被戴上了腳環加以記錄。 (Credit: Vladimir Petkov)

在歐洲人剛剛登陸紐西蘭這片神奇的土地時,島上大量獨一無二的特有鳥類定讓他們驚嘆不已。

例如,無論是紐西蘭的南島還是北島,他們發現森林中都住著一種甚是活潑的大鸚鵡。這種鸚鵡喜歡聚在高高的樹冠中喋喋不休,為在樹枝間做各種滑稽動作樂此不疲,並且它們的數量像現在的麻雀一樣多。聚在一起時那熱鬧吵鬧的場景,恐怕讓這群歐洲移民想忘記都難。 這就是紐西蘭素有“八卦皇后”之稱的本土鸚鵡——卡卡(kākā)。它們喜歡在清晨和傍晚聚在一起,個個都是精力充沛的“話匣子”。尤其當成群飛行時,人們經常可以聽到它們“ ka-aa”的叫聲,它們的名字就由此而來。 卡卡鸚鵡有時會被誤認為是它們的堂兄,即厚臉皮的高山鸚鵡Kea。 Kea鸚鵡擁有強烈的好奇心,它們時常會給當地居民找各種麻煩,但仍然討人喜歡。

Advertisements
圖為一隻蓬起羽毛的高山鸚鵡Kea。 (Credit: Bernard Spragg. NZ)

既然是親戚當然不會差太多,與Kea一樣,卡卡鸚鵡也是聰明好奇的鳥兒,但它們更喜歡用自己尖銳結實的喙去揭開樹皮,要么食用樹木的汁液,要么看看有沒有蟲子可吃,這種偏愛樹木汁液的飲食習慣在世界上的鳥兒中並不多見。 卡卡鸚鵡和Kea長得蠻像的,但Kea羽毛更偏向橄欖綠色,卡卡鸚鵡的大部分羽毛則呈橄欖褐色,它們的體重也比Kea略輕。在卡卡鸚鵡在樹枝間穿梭飛翔時,它們翅膀下的紅色羽毛會若隱若現,十分好看。 把樹汁當果汁喝的卡卡鸚鵡非常享受樹棲生活,它們喜歡在中低海拔的原始森林中安家,除了早晚聚在一起開開心心聊天,幾乎所有別的時間都花在樹頂上覓食了。還好除了樹汁,它們還很喜歡用舌頭吸花蜜吃,並吃小蟲、水果以及植物的種子,要不然森林的樹木就更吃不消了。它們在樹枝及藤曼間可以來去自如,結實鋒利的喙還能被用作“第三條腿”爬樹用,可謂天生的“森林探險家”。

卡卡鸚鵡很擅長在樹枝和藤蔓之間飛翔。 (Credit: Vladimir Petkov)

但是,在森林中,负鼠和黄蜂会和它们争夺食物,加上大量的森林被人为砍伐,卡卡鹦鹉种群数量早已急剧减少,生存处境岌岌可危。

就在这生死存亡之际,人们终于担起了挽救它们的责任,并且出乎意料的是,人们对卡卡鹦鹉的救助计划成绩斐然:2002年6月,几只卡卡鹦鹉被转移到了惠灵顿的生态保护区ZEALANDIA中,让惠灵顿人相隔近一个世纪与这种鹦鹉能够再度相逢。

Advertisements

随着接下来几年更多的卡卡鹦鹉被引入首都的保护区,这些生命力旺盛的鸟儿在此一发不可收拾。到2018年时,这里不仅已有超过1000只卡卡鹦鹉被记录,保护区外更有为数不少的野生卡卡鹦鹉在保护区外的天然巢穴中繁殖,让这种鸟儿的保护工作俨然成了一个传奇。

卡卡鸚鵡的鳥嘴還能被用作“第三條腿”來爬樹。 (Credit: Vladimir Petkov)

然而,有時過渡的關愛往往會給被關愛者造成負擔,惠靈頓人對卡卡鸚鵡的喜愛也是如此。有些好心的惠靈頓人把諸如餅乾或麵包之類的人類食物餵給卡卡鸚鵡幼鳥,結果很多鸚鵡成了代謝性骨病的受害者,它們的骨頭和嘴巴都變形了。其實,在自家後院種一棵原生樹木或是留下一盤水,喜歡樹木汁液及花蜜的卡卡鸚鵡自會光臨,並能讓小院生氣盎然。 但需要謹記的一點是,卡卡鸚鵡並不是很好的寵物,人類也沒有馴養這種鳥。若有人想要養一隻卡卡鸚鵡當寵物,可是違法的。

卡卡鸚鵡喜歡在中低海拔的原始森林中安家。 (Credit: Vladimir Petkov)

其實,到現在為止人們對卡卡鸚鵡的了解還很有限,沒有人知道它們能活多久。可能作為一隻鸚鵡,它們的壽命是幾十年吧。 此外,這種曾經在紐西蘭分佈相當廣的鳥兒,如今很難知道它們具體有多少只。據估計,目前全紐西蘭大概僅有1千隻到5千隻,或者更樂觀地說,少於1萬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