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大幅提高法定最低工資引爭議

雖然工黨政府已在2020年12月宣布,今年4月1日起將把每小時最低工資從18.9紐元提高至20紐元,但此舉其實與商業創新和就業部(MBIE)的審查建議不符,並且引起了一些爭議。

Advertisements

去年12月,MBIE向政府提交了關於上漲最低工資的審查,並建議將最低工資上漲的生效日期推遲至10月,同時將上漲幅度大大縮減為每小時25紐分。

然而,在12月9日的內閣企業委員會中,各部長仍堅持應遵守選舉的承諾,將每小時最低工資提升至20紐元,“起步和培訓”最低工資升至16紐元(最低工資的80%)。因此,該決定於12月17日由工作場所關係和安全部長邁克爾·伍德(Michael Wood)宣布。

MBIE審查結論詳情

Advertisements

鑑於目前紐西蘭面臨的經濟壓力,MBIE建議將工資上漲的幅度與當前的通貨膨脹率相稱,原因是目前紐西蘭的GDP遠低於疫情前水平,最低工資大幅上漲可能會導致雇主無法收回經營成本,工人工作時間減少甚至是失業。

該審查估計,最低工資的大幅提高將抑制9000個工作崗位的增長,而該部建議的增長25紐分可把該數字限制在1000以內。

據紐西蘭統計局公佈的最新數據,2020年9月季度,全國的失業率上升了1.3個百分點至5.3%。此外,財政部預計2021年底失業率將達到6.9%的峰值。這將是20多年來紐西蘭的最低水平。

工資大幅上漲反對者的理由

出於對Covid-19疫情的考慮,獨立經濟學家卡梅倫·巴格里(Cameron Bagrie)沒能對未來的經濟預期持樂觀態度。他認為紐西蘭還有面臨封鎖的可能性,而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仍可能會加劇。他說:”在這種環境下,我對確定最低工資上漲的時間非常謹慎。”

此外,巴格里表示,最低工資在三年內已累計上漲25%,“我認為我們很可能已經達到了臨界點”,而在疫情后,很多企業會削減成本並考慮其它的商業模式。

傑克遜肯定地說,工資的提高是政府為經濟復甦和重建所做的一次努力,這一變化將影響到紐西蘭超過17.5萬名員工。然而,他同時指出,失控的住房成本,尤其是租金,也可能使低收入者付出的代價超過加薪幅度。

傑克遜的這項結論與MBIE的某些調查結論是一致的。

MBIE在審查中指出,雖然全職員工(每週40個小時)的最低工資在沒有稅收抵免或其它收入支持的情況下,每周可額外獲得35.69紐元,但享受政府福利的工人所獲收益反而會減少。

例如,根據MBIE的資料顯示,擁有2個孩子且在奧克蘭賺取最低工資的單身父母,可領取的家庭及住宿補助金將減少,致使漲工資後每週僅能額外獲得24.68紐元。

工資大幅上漲支持者的理由

威利·傑克遜(Willie Jackson)部長支持政府的決定。他曾表示,雖然政府的決定與MBIE的建議相左,但MBIE分析的數據已經過時,並不能反映未來經濟的走向。他認為,由於政府控制疫情得當,紐西蘭的經濟已經反彈。

紐西蘭經濟研究所副總裁托德·克里布爾(Todd Krieble)也表示,MBIE過於關注最低工資上漲的直接負面影響。他認為,工資上漲會帶來互相促進的積極影響:一方面企業僱傭成本升高,會更有動力對員工進行培訓;另一方面,收入更高的員工會更加努力工作。他說這種“螺旋式上升”可提高生產率。

生產率或是影響工資的關鍵

紐西蘭的工資中位數為每小時27紐元,比4月份的最低工資高出不到30%。與經合組織其它國家相比,這一水平並不理想。

NZ Herald在相關報導中指出,生產率低下仍然是紐西蘭經濟的根深蒂固的特徵,這也導致紐西蘭的工資水平普遍較低。

而解決這個更大的低工資問題,必須解決低生產率的問題,但或許這比簡單地提高法定最低工資標準要復雜得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