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盤點紐西蘭的“長眉毛”企鵝

18 Dec,2020 | 景點

紐西蘭是世界上企鵝種類最多的國家,世界上一共有18種企鵝,其中在紐西蘭被看到過的就有14種,包括分佈在南極的全部5種。

世界上有7種企鵝是在紐西蘭被發現的,包括小藍企鵝及其亞種白鰭企鵝、黃眼企鵝、峽灣企鵝、冠毛企鵝、史納爾島企鵝和跳岩企鵝。

Advertisements

有趣的是,在這7種企鵝裡,有4種都長有黃色的眉羽,極具個性。不僅如此,這4種企鵝長長的“眉毛”又各具特色,我們今天就來盤點一下紐西蘭企鵝中的“長眉毛”家族。

1.峽灣企鵝(Fiordland Crested Penguin)

圖為一隻在巢中休息的峽灣企鵝(Credit: Destination Fiordland / Tourism New Zealand)

峽灣企鵝是紐西蘭獨有的企鵝品種,成鳥平均身高60厘米,重3.7公斤。人們可以在南島的Catlins(奧塔哥南部海岸)、斯圖爾特(Stewart)島和菲奧德蘭(Fiordland)地區看到這種企鵝。因此,當你乘船在米爾福德峽灣(Milford Sound)或神奇峽灣(Doubtful Sound)遊覽時,可能會在石頭上發現它們的身影。

峽灣企鵝的名字其實挺多的,還包括鳳冠企鵝、峽灣冠羽企鵝等,與帝企鵝同為僅在冬季繁殖的兩種企鵝。雌雄企鵝常常終身相伴,共同哺育後代,找不到伴侶的企鵝只能自己築一個巢,過著獨居生活。

一隻峽灣企鵝在斯圖爾特島剛剛上岸(Credit: Francesco Veronesi / Wikicommons CC-BY-SA-2.0)

每到繁殖季,每對峽灣企鵝都會產下1至2個蛋,但通常只孵化其中的一個,另一個蛋只作為備用,因為大企鵝通常只能養活一隻雛鳥。

目前峽灣企鵝的數量並不算多,僅有2500~3000對,數量從80年代末期下降了約33%,並且按照歷史趨勢,這一數量仍可能繼續下降。

2.冠毛企鵝(Erect-crested Penguin)

圖為一隻成年的冠毛企鵝,豎直的黃羽眉酷極了,但雌鳥是否喜歡這個造型就不得而知了。 (Credit: C00ch / Wikicommons CC-BY-SA-4.0)

冠毛企鵝也是紐西蘭南島特有的一種長冠企鵝,它們主要在偏遠的邦蒂或安提波德群島(Bounty and Antipodes Islands)上繁殖,且繁殖方式非常怪異。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每對冠毛企鵝一個繁殖季通常生兩個蛋,但這兩個蛋的大小是所有鳥類中差距最大的,第二個蛋足足比第一個大80%!不僅如此,到現在為止,人們也沒有弄明白它們生第一個蛋的目的,因為只要第二個蛋生出來,它們就會故意把第一個較小的丟掉。

加上它們的棲息地偏遠而荒涼,到現在人們對冠毛企鵝的生物學研究也很薄弱,對這種企鵝的物種信息了解得也很少。

圖為巢中的一對冠毛企鵝(Credit: C00ch / Wikicommons CC-BY-SA-4.0)

根據2011年的統計,現在世界上共有6.85萬對冠毛企鵝,都生活在紐西蘭的那兩個群島上。雖然島上沒有天敵,但自上世紀下半葉起,冠毛企鵝的數量在不斷減少,這可能與捕食越來越困難有關。因此,冠毛企鵝已被列為瀕危物種。

3.跳岩企鵝(Rockhopper penguin)

圖為一隻跳岩企鵝,炫酷的髮型很拉風(Credit: Lisle Gwynn / Tourism New Zealand)

跳岩企鵝是世界上分佈最廣、數量最多的企鵝品種之一,儘管數量已急劇下降,但粗略估計目前全球有150萬對。在科學界中,關於這種企鵝的分類還存在爭議,有的專家按棲息地及繁殖特點差異將它們分為南方、東方和北方3個亞種,有的專家則把東方亞種歸入南方亞種,還有的認為它們都是一種。

紐西蘭的跳岩企鵝一般為東方亞種,眉羽稍短,分佈在紐西蘭一些海島上,其中在坎貝爾(Campbell)島上最多。它們的體型是冠企鵝中最小的,同其它企鵝一樣,它們也是“一夫一妻制”且每次產下兩個蛋,只把第二個較大的蛋孵化出來。只有在食物非常豐富且兩隻雛鳥都活著的時候,它們才會同時養育兩隻小企鵝。

圖為一隻成年企鵝同時在巢中照料兩隻小企鵝(Credit: Andrew Shiva / Wikicommons CC BY-SA 4.0)

除了繁殖季和換羽,跳岩企鵝每年有5-6個月是在海上度過的。這段期間,它們平均最遠會離自己的棲息地2000公里,甚至可達4000公里遠。

4.史納爾島企鵝(Snares Penguin)

圖為幾隻成年的史納爾島企鵝眉羽比較細長,和峽灣企鵝有點像。 (Credit: lin Padgham / Wikicommons CC-BY-2.0)

從這種企鵝的名字就可以看出它們的棲息地在哪兒。沒錯,史納爾島企鵝是紐西蘭南島史納爾群島的特有物種,也是冠企鵝中繁殖分佈最受限制的一種。

有人認為它們與上文提過的峽灣企鵝是一種,然而,儘管每個繁殖季都有二三十對峽灣企鵝會到史納爾群島哺育小企鵝,但從未發現這兩種企鵝雜交過。此外,史納爾島企鵝的嘴邊有一圈沒有被黑色羽毛覆蓋的皮膚,這與峽灣企鵝也不同。

一群史納爾島企鵝正在依次跳入水中捕魚(Credit: Brocken Inaglory / Wikicommons CC-BY-SA-3.0,2.5,2.0,1.0)

圍繞著史納爾島企鵝也有一個未解之謎。就是在主島西南3公里處的西鏈小島上,總會有幾百對史納爾島企鵝比其它島上的企鵝晚6週繁殖。專家們不清楚它們是否是一種隱形物種,因此在繁衍後代時需要隔離。

史納爾島企鵝的第二個蛋也比第一個大很多,約6成的企鵝會同時孵化兩個蛋,但幾乎所有的鳥巢中,只有一隻企鵝雛鳥可以活過9天。

在冠企鵝中,史納爾島企鵝有一個不尋常的特點,就是只有它們的種群數量能維持穩定,目前是3萬對左右,其它冠企鵝數量都已越來越少。

除了紐西蘭這4種,世界上還有兩種冠企鵝,分別是馬可羅尼企鵝(Macaroni Penguin)和皇家企鵝(Royal Penguin)。

一隻馬可羅尼企鵝正趴在石頭上休息(Credit: Liam Quinn / Wikicommons CC-BY-SA-2.0)

馬可羅尼企鵝是世界上數量最多的企鵝,約有2400萬隻,主要分佈於南極半島及亞南極區。成年馬卡羅尼企鵝身高約71厘米,重約5-6公斤。

皇家企鵝的臉是白色的,頭頂的黃色羽毛像王冠一樣,醒目且漂亮。 (Credit: Lin Padgham / Wikicommons CC-BY-2.0)

皇家企鵝,又稱皇室企鵝,與馬可羅尼企鵝親緣最近,也是冠企鵝中體型最大的,身高約76厘米,最重可達8公斤。它們生活在次南極地帶的麥格理(Macquarie)島及其鄰近地區,在紐西蘭也被看到過,約有85萬對。

景點

斐濟的海景。(Eva Bane / Pixabay)   自去年疫情爆發就沒有國際遊客的斐濟,已宣布其邊境將在年底前開放。 斐濟已在該國的綠色名單上列出了15個「旅行夥伴」國家,包括紐西蘭。來自這15個國家的遊客,只要完全接種了疫苗,就可免隔離入境,從12月1日起生效。 據NZ Herald報導,該國旅遊部長法亞茲.科亞 (Faiyaz Koya) 表示:「距我們上次接待國際遊客,已經快過去兩年了。在此期間,我們掙扎,我們適應,我們已經準備好了。」 同時,從12月開始,斐濟航空公司將重新開通飛往紐西蘭的航班。該公司將每天都安排從奧克蘭出發的返程航班,從基督城出發的航班將每週安排3班,惠靈頓出發的航班每週會有2班。 該航空公司首席執行官表示,他們已做好準備,從12月1日起安全迎接國際旅客。 斐濟旅遊局(Tourism Fiji)也對邊境重開表示歡迎。 其首席執行官說:「為了這一刻,我們已經計劃了近兩年。我可以向全世界保證斐濟是安全的,並準備好歡迎您回來。」 據報導,斐濟已有超過200家旅遊運營商的員工完全接種了疫苗,並在遵守Covid-19相關規定方面獲得官方認可。 自去年3月來,斐濟對所有非必要旅行關緊了大門。而從今年6月以來,該國已記錄了超過5.1萬例 Covid-19 確診病例。 NZ Herald在其報導中指出,雖然斐濟的新增病例可能永遠不會恢復為零,但其疫苗接種率讓該國有信心重新向遊客開放。 10月9日,斐濟總理弗蘭克.拜尼馬拉馬 (Frank Bainimarama)在其推特上表示,該國80%的成年人已完全接種了疫苗,是時候向世界重新開放了。 除了完全接種疫苗,該國還要求遊客提供登記前72小時陰性檢測證明。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天氣轉暖,植物花開,紐西蘭的蜜蜂也又忙著採蜜了。 從麥盧卡樹採集的花蜜與一般的花蜜有所不同,花蜜中的「獨特麥盧卡因子」(unique mānuka factor,簡稱UMF)使這種蜂蜜的價值遠高於一般蜂蜜,也使其成為紐西蘭熱門的出口產品。 獨特麥盧卡因子(UMF)已被證明具有強大的抗菌和傷口癒合特性。 據報導,一罐 250 克非常稀有的 UMF 31+ 蜂蜜可在上海等地的專賣店賣出 2500 紐元,而一罐 UMF 10+ 的麥盧卡蜂蜜,研究表明其也具一定抗菌功效,售價為 50 至 60 紐元。 麥盧卡蜂蜜的神奇之處是幾十年前懷卡托大學的科學家們率先發現的。而今,這些研究人員發現,麥盧卡產出的蜂蜜之所以與其它作物都不同,秘密來自麥盧卡花中的「蜜腺」。 上周,懷卡托大學的研究團隊在國際知名期刊《新植物學家》(New Phytologist)上發表了這一研究。 蜜腺是植物的一種外分泌組織,可分泌蜜液(nectar)並將其排出來。不同的植物蜜腺生長位置不同,且形狀也有差異。   麥盧卡花的蜜腺所分泌的蜜液可引來蜜蜂,通過蜜蜂採集花蜜這一過程,可將花粉散佈於鄉間,以達到授粉繁殖的目的。 研究人員在論文中指出,一般花卉的蜜腺長在葉子上,麥盧卡的蜜腺卻長於花上,且大多數花朵的蜜腺是無色的,麥盧卡花的蜜腺則是綠色的。 這使得麥盧卡的蜜腺可通過光合作用將陽光、水和二氧化碳轉化為氧氣和糖分,且在這過程中,還生成了一種非常有價值的副產品。 「每朵麥盧卡花都有自己的『太陽能蜜液工廠』,這有助於合成 UMF 前體,即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懷卡托大學副教授邁克·克利爾沃特 (Mike Clearwater) 指出。「花中因光合作用也會產出一些糖分,這些糖分可在蜂蜜中發現,且似乎會影響分泌蜜液的多少。」 因此,若能確定影響 DHA 生產量的因素,對該行業來說會非常關鍵,因為如今蜂蜜中獨特麥盧卡因子(UMF)的含量還非常難以預測,而該含量是決定這種蜂蜜溢價的關鍵。 研究人員表示,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的含量變化很大,可能取決於一系列因素,例如植物的遺傳、花卉所在的發育階段、溫度以及光照條件。 據報導,2020年麥盧卡蜂蜜的出口價值高達 5 億紐元,且人們對高 UMF 蜂蜜的需求正在不斷增加。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話說新西蘭的GST 生活在新西蘭的人, 對GST(商品和服務稅)這個名詞或許都不陌生,它是新西蘭政府對商品和服務徵收的一種附加消費稅, 廣泛存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您需要花錢購買的商品或服務,大部分裡面都包含有GST, 當然也有少部分是被IRD (稅務局)特別指明赦免的。比如,您去超市買的東西,日常生活中的電費,水費,油費,電話費等等,都是含了GST 的。 除日常消費外,就是商業行為和商家了。GST存在於從事商業活動的相關實體的每一環節中。通常只要有買賣交易,就需要附加GST,而且商家一般都是GST註冊者,也就是說,他們有權利代新西蘭政府向需要他們服務或商品的買家徵收GST,  同時按照政府規定,又必須這麼做。  嚴格的說這個GST,既不計算在成本,也不計算在利潤,他們收到後,就交給了稅局。 但是作為一個商業運營者,由於他們在完成他們的商品和服務時,是有成本的, 按照新西蘭稅務局的規定,他們在運營支出中付出的GST, 是可以向稅局抵扣回來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您去超市買一瓶牛奶,如果是日常生活消費,那麼您就實實在在付出了牛奶價格中的GST。 但是如果您買的牛奶是為了您經營用的, 比如,咖啡店,這種情況,您可以向稅局把您這瓶牛奶裡支付的GST抵扣回來。 也就是說真正為GST買單的,是最終的消費者, 英文中的Consumer。如果是消費前的必須商業過程,也就是說不是最終消費者,付出GST是可以抵扣回來的。 在商業運作中和在日常消費中, GST 在商品價格中的表達方式是不同的。比如, 如果是$115 的最終價格, 那麼日常消費中的表述就是價格為$115 , 並註明其中包含了$15 的GST , 而商業運作中,報價會是 $100+$15。這裡的區別是, 商業運作中,可以將這個$15的GST向稅局抵扣回來。而作為消費者,只是告訴您, 您付出了$15 的GST。 房產物業中的GST 新西蘭的物業通常分為兩大類: 商業物業(Commercial) 和居民住宅物業 (Residential) 。 住宅物業,在新西蘭法律上是這樣定義的,是指那些用於或目的是用於居民居住的物業,可能只限於居民居住,或者是大部分用於居民居住。 商業物業,顧名思義,是用於進行商業活動的物業, 比如: 辦公樓,倉儲,酒店,零售,  工業大樓,公共設施等等。新西蘭政府對其也有明確的資源劃分,只能建在規範的區域內: 比如工業區,輕工業區,商業區等。 我們用於自住或出租給別人居住的房產,通常就是居民住宅物業了。 絕大部分的房產物業買賣的價格中都包含著GST,但商業物業和住宅物業在體現上不同。 商業物業在買賣合同的成交價中, 會清清楚楚列明GST, 也就是價錢+GST(if any  如果有的話),其實這符合商業運營的常規。住宅物業的價格中通常都沒有列出GST這個欄目。 有的人會想,商業物業中多了要支出的GST,我在購買自住房時是沒有的。是的,居民住宅物業中不會把GST列出來,但並不是說您購買的價錢中沒有GST,相反,您購買的是包含了GST之後的價格。  為什麼這麼說呢? […]

本地

(morneauolivier / Pixabay)   10月12日(週二),移民部長克裡斯.法福伊(Kris Faafoi)宣布,政府將把打工度假(Working Holiday)簽證及補充季節性就業(SSE)工作簽證的有效期延長六個月,來為僱主和簽證持有人提供更多確定性。 部長在聲明中表示,有效期在今年12月21日到明年6月30日之間的超過 8,500 份上述兩類簽證,其有效期可延期六個月。 此外,簽證持有人將繼續享有開放的工作權利,可在所有行業工作,以滿足勞動力市場需求。 部長透露,「由於邊境一直關閉到明年第一季度」,因此政府作出該決定,來為僱主在今年夏季保留在岸勞動力,但「這些延期只是臨時措施」。 法福伊強調:「我們仍堅持我們對紐西蘭移民系統的長期願景。這涉及各行業擺脫對低薪和低技能移民工人的依賴,並且過渡到吸引、培訓和提升紐西蘭人就業技能的新模式。」 移民局將在11月底前聯繫所有符合條件的持簽人,並自動延長其簽證有效期,即從簽證到期之日起再延長6個月。簽證持有人不需要申請新的簽證。 根據《2009年移民法》,移民部長只能通過特別指示延長打工度假簽證及 SSE 工作簽證有效期,每次最多延長六個月。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Pexels / Pixabay)   一般情況下,人們轉賣二手商品時,不會像賣新商品那樣賺錢,但封鎖期間紐西蘭的二手車市場行情打破了這一慣例。 據 1 NEWS 報導,因進口延遲、本地供應量低,與疫情前相比,二手車的要價已漲了 35%。目前,紐西蘭的二手車成交價比以往都高,成交的速度也更快。 例如,去年 1.8 萬紐元就能成交的 2016 款馬自達 Axela,如今成交價近 2 萬。 一些趕在政府對皮卡車型收稅前買Toyota Hilux的人,有的要比以前多花近 5,000 紐元。 Trade Me Motors 的銷售總監對 1 NEWS 表示,供需經濟學導致了這一現象,供應少了,但需求仍很高。 此外,這位銷售總監還說,很多紐西蘭人把海外度假的預算花在了買二手車等大件物品上。現在,2016 款豐田 Hilux 的上市價格已比兩年前高出 9%。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Here and now, unfortunately, ends my journey on Pixabay / Pixabay)   8月31日午夜,除奧克蘭和北地,全國其他地區降至3級警報。自那天起,主要圍著奧克蘭邊界而設的檢查站就沒再被撤銷。而眾多在各檢查站執勤的警察,或許在當初入職之時,從未想過會從事這樣一份工作。 據Stuff新聞網報導,18年前成為警官的佈雷特.漢利(Brett Hanly),就是其中的一位。 隨著北地於9月2日午夜,連同其它地區降至3級警報,佈雷特.漢利警官便被安排駐守 Mangawhai Rd 附近的一個主要檢查站。 該項工作遠非他當警察時的本意,他對Stuff表示。 他還說,自己在工作中遇到的事情,就像「只有在電影中才能看到的東西」,其中不少還讓他「大開眼界」。 政府規定,只有滿足規定的必要工人、長期遷居者、因共同撫養孩子需要跨境者,才能出入奧克蘭,其他人則需獲得衛生部的豁免。 漢利警官說,在他駐守的檢查站,每天都會有一些人因不符合規定而不得不轉身離開,且其中對能做甚麼、不能做甚麼存在誤解的也大有人在。 他說,有位奧克蘭人很坦率地說,他想去旺阿雷釣魚,因為4級警報允許在岸邊捕魚,所以他認為這是可接受的過境理由。漢利則覺得這種想法很有趣。 同時,他坦言,對於一些想跨越邊境去探望生病親人的旅行者,拒絕他們很難,而此時擁有一顆同理心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他說,一些人不了解,這種情況下他們需要提供所需文件才能過境,但「他們了解這種 Covid Delta 變體的嚴重性,且總體上還算不錯」。 當被問及工作期間是否有任何突發事件時,漢利則說,沒有發生甚麼「像那兩人在南部檢查站慾攜帶 10 萬現金和一大堆肯德基偷偷溜進奧克蘭那樣大」的事情了。 儘管漢利警官的工作性質已經變了,且可能會維持一段不短的時間,但他表示:「我對我的工作很滿意。我熱愛我所做的事情。並且在我能預見的將來,我會繼續做下去。」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