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這種花以後在紐西蘭就要消失了,喜歡的人還是抓緊時間去看吧!

7 Dec,2020 | 景點

這種花以後在紐西蘭就要消失了,喜歡的人還是抓緊時間去看吧!

每年春末夏初,一場粉紫色風暴都會席捲紐西蘭的南島,因為色彩斑斕的魯冰花(Lupin)到了盛開季。然而,這樣的美景以後在紐西蘭可能就看不到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Advertisements

我們文後再講。

先來說說紐西蘭的魯冰花景觀吧。

一眼望去,好牧羊人教堂置於繁花與山水之間,如同一幅畫卷。 (Image by Holger Detje from Pixabay)

在紐西蘭南島,每年魯冰花的花期是11月初到12月底,一般12月初為盛花期。之後,一直到12月底之前,魯冰花會進入衰敗期,因此想欣賞美美的魯冰花,要把握好時間,因為或許還能抓住這一季最後的賞花期。

那麼紐西蘭南島有哪些好的賞花地點呢?其實,南島最有名的魯冰花賞花地非蒂卡波湖(Lake Tekapo)莫屬。下面,我們就來詳細說說位於南島麥肯齊盆地(Mackenzie Basin)的Lake Tekapo附近有哪些賞花目的地。

圖為好牧羊人教堂近景(Image by Adriana gois from Pixabay)

1.好牧羊人教堂(Church of the Good Shepherd)周圍

好牧羊人教堂是紐西蘭最有名的魯冰花拍攝地,也是非常受歡迎的婚紗拍攝地。在這裡,魯冰花漫山遍野地開放,在藍天、白雲、雪山、湖泊的映襯下,形成了一幅絕美的畫卷。

尤其是到了晚上,美麗的花朵配以璀璨的星空、精緻的好牧羊人教堂以及牛奶般的蒂卡波湖,景緻尤佳。

圖為紐西蘭的魯冰花(Image by Ulrich Rueger from Pixabay)

2.約翰山(Mount John)山腳

從Lake Tekapo出來,右拐進入Godley Peaks路,開到Mount John的山腳下也能與一大片魯冰花相遇。這裡的魯冰花每年都開得很旺盛,遠處更有連綿的雪山當背景,讓盛開的魯冰花更是散發勃勃生機。

此外,這裡還有一個鐵皮房子可以作為點綴,為你的照片錦上添花。

圖為蒂卡波湖的魯冰花(Image by rana88888 from Pixabay)

3. Lake Tekapo北部

沿著Godley Peaks路繼續向北,快到Lake McGregor時,在一個山坡上有著大片的魯冰花,而山坡下就是平靜的藍色蒂卡波湖,風景絕美。

圖為紐西蘭的魯冰花(Image by Oliver Lechner from Pixabay)

4.Tekapo路的小溪旁

沿著8號公路從Fairlie去Tekapo的路上有一條小溪。小溪旁邊有一大片魯冰花,與旁邊的樹木相映成趣,充滿文藝浪漫的氣息。

圖為紐西蘭的魯冰花(Image by fiona_pitt from Pixabay)

5. Lake Tekapo和Lake Pukaki之間

不走8號公路,轉而選擇Braemar路,就可在兩湖之間看到大片大片的魯冰花。這裡幾乎沒有遊人,景色非常原生態,所以這裡的魯冰花也非常高大。

圖為紐西蘭的魯冰花(Image by Chhumvichhouk Rounh from Pixabay)

6. Lake Pukaki湖畔

與Lake Tekapo一樣,藍色牛奶湖Pukaki周邊也是觀賞魯冰花的好地方。

圖為蒂卡波湖的魯冰花(Image by foursorefeet from Pixabay)

7.Twizel公路兩旁

從Tekapo湖到Twizel的8號公路兩旁有不少魯冰花,因此在這裡很適合一邊開車一邊欣賞美景,但要注意交通安全。

圖為蒂卡波湖的魯冰花(Image by rana88888 from Pixabay)

8.快到Omarama的路上

沿8號路繼續前進,快到Omarama的時候,會經過一座小橋。橋下大片的魯冰花也很值得一看。

蒂卡波湖附近的魯冰花確實不少,而紐西蘭還有哪些賞花的去處呢?

以下還有一些推薦:

離皇后鎮40分鐘車程的魔戒小鎮——格林諾奇(Glenorchy)

圖為紐西蘭最著名的峽灣——米爾福德峽灣(Image by Arnaud Malan from Pixabay)

紐西蘭最美公路——米爾福德公路(Milford Road)

蒂阿瑙(Te Anau)與米爾德福峽灣(Milford Sound)之間的公路——94號公路

紐西蘭第四大湖——瓦納卡湖(Lake Wanaka)四周

從Wanaka到Queenstown路段(這裡能看到黃色魯冰花)——The Crown Range Road

南島人工湖Lake Dunstan周圍

圖為紐西蘭的魯冰花(Image by Aneta Foubíková from Pixabay)

介紹了這麼多,那為什麼上文又說魯冰花將在紐西蘭消失了呢?

實際上,魯冰花雖美,卻是一種具有侵害性的物種。因此,當地的環保部門一直在努力控制魯冰花的生長規模,以保護紐西蘭相對脆弱的生態系統。

據專業人士說,魯冰花可以對河流產生負面影響,危及極度瀕危鳥類的生存,還會阻礙原生植物生長,卻能通過增加土壤的氮含量讓雜草更易生長。

如果將其消滅,能帶來更大的經濟效益。因此,魯冰花已經被列入紐西蘭環保部決心要剷除的物種名單,若干年後,可能魯冰花的美景將要在紐西蘭不復存在了。

然而,魯冰花種子非常堅硬,可以在地下存活20多年,因此想根除這種花也並非易事。這樣看來,還是趁著紐西蘭還能看到美麗的魯冰花,多去欣賞一下未來即將消失的美景吧!

景點

  9月29日(週三),一篇發表在《生物學快報》上的論文發現,新西蘭瀕危的高山鸚鵡Kea由於非常聰明,能夠使用觸摸屏,但似乎分不清真實世界與虛擬世界有甚麼不同。 這篇研究由奧克蘭大學的一個團隊發表。研究人員在基督城的柳岸野生動植物保護區 Willowbank教6只Kea鸚鵡操作觸摸屏並完成相應任務,得出了這一結論。 這些鳥需要完成的一系列任務,要麼完全為實物道具,要麼是虛擬道具,要麼兩種兼而有之。 研究團隊在一個蹺蹺板上給Kea鸚鵡看一個黑色的球。這個球從蹺蹺板上滾落至兩個盒子中的一個。Kea鸚鵡能學會跟蹤這個球,並從掉落的盒子中把球用自己的喙拾起,以換取食物。 然後,研究人員在屏幕上用完全虛擬的球和盒子重複這個任務,又用虛擬的球結合實物的盒子呈現任務,這只Kea鸚鵡卻以為虛擬的球會掉到真實的盒子裡。 這表明,這些鳥相信屏幕上的東西在現實世界中仍會繼續存在。 與這種鳥不同的是,一項類似的人類認知測試發現,19 個月大的幼兒可以區分真實世界和虛擬世界,且不會認為兩個世界會互相重合。 實驗過程中,由於鳥類的喙就像人類的指甲,無法激活屏幕,因此研究人員在屏幕上塗了花生醬,來訓練Kea鸚鵡用舌頭來觸屏。 該研究的第一作者,奧克蘭大學博士生阿瑪莉亞.巴斯托斯(Amalia Bastos)對《衛報》表示,這項研究表明,由於Kea鸚鵡分不清虛擬與現實世界的區別,通過各種虛擬方式,人類可準確研究鳥類在現實世界中的自然行為。 她希望這項研究可以提高瀕危鸚鵡繁殖及放生保護計劃的成功率,因為這種鸚鵡太聰明了很難被圈養。 巴斯托斯說:「它們需要不斷地在精神上感到充實,才能保持心理健康。」 在動物園,管理員也要給它們玩有趣的遊戲,但這種鸚鵡很好奇,並且很快就會知道,若它們周圍有人,是人類在給它們提供這些樂趣。 若放生野外,巴斯托斯也指出:「讓它們盡可能遠離人類環境非常重要。」 Kea鸚鵡是2017年新西蘭的年度鳥兒,也是世界上唯一的高山鸚鵡。 這種鳥兒非常好奇,也很淘氣,曾因翻箱倒櫃等一系列事件而「臭名昭著」。以前有一隻Kea還曾把一名蘇格蘭男子的護照偷走了。 然而,與人類互動也能導致它們死亡,人類的房屋裝修還能導致它們鉛中毒。 點擊這裡,可以觀看Kea鸚鵡如何完成觸屏任務的。 此前,這個團隊還發現,一隻喙部受損的Kea鸚鵡竟會把鵝卵石當成工具來梳理羽毛。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種植蔬菜的大型溫室在很多國家都比較常見,但在氣候溫和的紐西蘭並非如此。據Stuff新聞網報導,北島的一家蔬菜種植商正在建造一個巨型溫室大棚以全年種植沙拉作物,這個項目被認為是全國首個此類溫室。 正在籌備溫室建設的公司是北島東岸港市吉斯伯恩(Gisborne)的種植商家Leaderbrand。該公司同時也是全國最大的西蘭花種植商。 其首席執行官理查德.伯克 (Richard Burke)對Stuff表示,他們計劃建造的溫室將佔地近 11 公頃,他還未聽說過紐西蘭有同樣類型的巨型溫室。 目前溫室的所有建材已從法國運抵納皮爾港,預計到明年 6 月可完成施工。伯克表示,他希望完工 10 周後,就能收穫第一批種植的蔬菜。 據伯克介紹,溫室可讓作物的收成更加穩定,受天氣影響的因素更小,從而實現全年種植沙拉作物的想法,還能全年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由於作物的生長環境受到更好的控制,可以施加更少的肥料,用水量也將能更精準地把控。他認為建造溫室是在向環保的可持續運營邁進。 然而,伯克也表示,這樣的資本密集型項目,以前在紐西蘭從未做過,對種植者來說結果並不確定。 但沙拉作物的種植業務在紐西蘭並不複雜,伯克說,加上該項目的部分資金來自政府資助項目Provincial Growth Fund的貸款,他於是決定冒險一試,以改善沙拉作物的冬季供應問題。 同時,伯克指出,該項目只是該公司一項「試點計劃」,旨在理清運作模式及項目運營的財務影響。若需要,該溫室還會用於新作物的種植試驗。 據報導,此溫室農業項目經深入研究後,於2019年就已啟動,按原計劃現在本應投入運營。但去年的封鎖以及持續的國際航運延誤和邊境限制使項目一再被延誤。 這個溫室的一些部分已經完工,包括灌溉棚的混凝土已經舖好,新的 4000 萬升蓄水池和處理池已經建成。據報導,該溫室的供水將僅使用經過處理的雨水。 伯克透露,該公司原計劃讓來自法國 Richel 集團的團隊來施工現場指導當地團隊建設,但如今只能在 Zoom 會議上進行。 他說:「這並不理想,但這是我們生活的這個新世界的一部分。」 該溫室頂部高8米,入口處高6米,可供拖拉機入內進行生產作業。 伯克未說明該項目的價值,但表示其意義重大,且最終成本仍然未知。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話說新西蘭的GST 生活在新西蘭的人, 對GST(商品和服務稅)這個名詞或許都不陌生,它是新西蘭政府對商品和服務徵收的一種附加消費稅, 廣泛存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您需要花錢購買的商品或服務,大部分裡面都包含有GST, 當然也有少部分是被IRD (稅務局)特別指明赦免的。比如,您去超市買的東西,日常生活中的電費,水費,油費,電話費等等,都是含了GST 的。 除日常消費外,就是商業行為和商家了。GST存在於從事商業活動的相關實體的每一環節中。通常只要有買賣交易,就需要附加GST,而且商家一般都是GST註冊者,也就是說,他們有權利代新西蘭政府向需要他們服務或商品的買家徵收GST,  同時按照政府規定,又必須這麼做。  嚴格的說這個GST,既不計算在成本,也不計算在利潤,他們收到後,就交給了稅局。 但是作為一個商業運營者,由於他們在完成他們的商品和服務時,是有成本的, 按照新西蘭稅務局的規定,他們在運營支出中付出的GST, 是可以向稅局抵扣回來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您去超市買一瓶牛奶,如果是日常生活消費,那麼您就實實在在付出了牛奶價格中的GST。 但是如果您買的牛奶是為了您經營用的, 比如,咖啡店,這種情況,您可以向稅局把您這瓶牛奶裡支付的GST抵扣回來。 也就是說真正為GST買單的,是最終的消費者, 英文中的Consumer。如果是消費前的必須商業過程,也就是說不是最終消費者,付出GST是可以抵扣回來的。 在商業運作中和在日常消費中, GST 在商品價格中的表達方式是不同的。比如, 如果是$115 的最終價格, 那麼日常消費中的表述就是價格為$115 , 並註明其中包含了$15 的GST , 而商業運作中,報價會是 $100+$15。這裡的區別是, 商業運作中,可以將這個$15的GST向稅局抵扣回來。而作為消費者,只是告訴您, 您付出了$15 的GST。 房產物業中的GST 新西蘭的物業通常分為兩大類: 商業物業(Commercial) 和居民住宅物業 (Residential) 。 住宅物業,在新西蘭法律上是這樣定義的,是指那些用於或目的是用於居民居住的物業,可能只限於居民居住,或者是大部分用於居民居住。 商業物業,顧名思義,是用於進行商業活動的物業, 比如: 辦公樓,倉儲,酒店,零售,  工業大樓,公共設施等等。新西蘭政府對其也有明確的資源劃分,只能建在規範的區域內: 比如工業區,輕工業區,商業區等。 我們用於自住或出租給別人居住的房產,通常就是居民住宅物業了。 絕大部分的房產物業買賣的價格中都包含著GST,但商業物業和住宅物業在體現上不同。 商業物業在買賣合同的成交價中, 會清清楚楚列明GST, 也就是價錢+GST(if any  如果有的話),其實這符合商業運營的常規。住宅物業的價格中通常都沒有列出GST這個欄目。 有的人會想,商業物業中多了要支出的GST,我在購買自住房時是沒有的。是的,居民住宅物業中不會把GST列出來,但並不是說您購買的價錢中沒有GST,相反,您購買的是包含了GST之後的價格。  為什麼這麼說呢? […]

本地

  9月29日(週三),一篇發表在《生物學快報》上的論文發現,新西蘭瀕危的高山鸚鵡Kea由於非常聰明,能夠使用觸摸屏,但似乎分不清真實世界與虛擬世界有甚麼不同。 這篇研究由奧克蘭大學的一個團隊發表。研究人員在基督城的柳岸野生動植物保護區 Willowbank教6只Kea鸚鵡操作觸摸屏並完成相應任務,得出了這一結論。 這些鳥需要完成的一系列任務,要麼完全為實物道具,要麼是虛擬道具,要麼兩種兼而有之。 研究團隊在一個蹺蹺板上給Kea鸚鵡看一個黑色的球。這個球從蹺蹺板上滾落至兩個盒子中的一個。Kea鸚鵡能學會跟蹤這個球,並從掉落的盒子中把球用自己的喙拾起,以換取食物。 然後,研究人員在屏幕上用完全虛擬的球和盒子重複這個任務,又用虛擬的球結合實物的盒子呈現任務,這只Kea鸚鵡卻以為虛擬的球會掉到真實的盒子裡。 這表明,這些鳥相信屏幕上的東西在現實世界中仍會繼續存在。 與這種鳥不同的是,一項類似的人類認知測試發現,19 個月大的幼兒可以區分真實世界和虛擬世界,且不會認為兩個世界會互相重合。 實驗過程中,由於鳥類的喙就像人類的指甲,無法激活屏幕,因此研究人員在屏幕上塗了花生醬,來訓練Kea鸚鵡用舌頭來觸屏。 該研究的第一作者,奧克蘭大學博士生阿瑪莉亞.巴斯托斯(Amalia Bastos)對《衛報》表示,這項研究表明,由於Kea鸚鵡分不清虛擬與現實世界的區別,通過各種虛擬方式,人類可準確研究鳥類在現實世界中的自然行為。 她希望這項研究可以提高瀕危鸚鵡繁殖及放生保護計劃的成功率,因為這種鸚鵡太聰明了很難被圈養。 巴斯托斯說:「它們需要不斷地在精神上感到充實,才能保持心理健康。」 在動物園,管理員也要給它們玩有趣的遊戲,但這種鸚鵡很好奇,並且很快就會知道,若它們周圍有人,是人類在給它們提供這些樂趣。 若放生野外,巴斯托斯也指出:「讓它們盡可能遠離人類環境非常重要。」 Kea鸚鵡是2017年新西蘭的年度鳥兒,也是世界上唯一的高山鸚鵡。 這種鳥兒非常好奇,也很淘氣,曾因翻箱倒櫃等一系列事件而「臭名昭著」。以前有一隻Kea還曾把一名蘇格蘭男子的護照偷走了。 然而,與人類互動也能導致它們死亡,人類的房屋裝修還能導致它們鉛中毒。 點擊這裡,可以觀看Kea鸚鵡如何完成觸屏任務的。 此前,這個團隊還發現,一隻喙部受損的Kea鸚鵡竟會把鵝卵石當成工具來梳理羽毛。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明年4月起,政府的「清潔汽車折扣(Clean Car Discount)」計劃將對高排放車輛收取額外費用。據RNZ報導,為了避免支付這筆費用,目前紐西蘭對高排放車輛的需求正在激增。 據報導,8月份,紐西蘭的月度貿易赤字達到創記錄的21億紐元,其中對汽車、機械和石油進口量的增加推高了這一數字。 經濟學家本吉.帕特森(Benje Patterson)對RNZ表示,諸如福特的Ranger以及豐田的Hilux這樣的皮卡車型在紐西蘭很受歡迎,目前人們在熱衷購買這些高排放車型。 帕特森說,目前紐西蘭有很多資金在流動,邊境封鎖下很多試圖消費的人,就開始購買新車:「我們有的人在試圖趕在新稅收出台之前,提前購買這些機動車。」 同時,汽車貿易協會(MTA)指出,日本的三菱公司最近也在採取行動,引入更多的Triton皮卡車型以滿足需求。 該協會宣傳和戰略經理表示,在任何監管政策變化之前,都會看到這種情況。而目前的高需求也在申請入境認證方面給他們帶來一些挑戰。 該經理表示,進口車輛越多,必須進行檢查的車輛就越多,但由於該協會在車輛檢查方面缺乏技術人員,就會出現一些延誤。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據Stuff傳媒9月28日報導,紐西蘭女作家勞拉.吉.麥克凱(Laura Jean McKay)憑其處女作《那個國家的動物》(The Animals in That Country)摘得世界頂級科幻小說獎。 該頂級獎項即亞瑟.克拉克獎(Arthur C. Clarke Award),被認為是「英國最負盛名的科幻小說獎」,旨在表彰每年在英國首次出版的最佳科幻小說。麥克凱被認為是首次獲此獎項的紐西蘭作家。 首屆亞瑟.克拉克獎的獲獎者為瑪格麗特.阿特伍德 (Margaret Atwood)。在她摘得該獎的20年前,曾出版過一本名為《那個國家的動物》的詩集。 麥克凱表示,阿特伍德是她很喜歡的作家。她在自己的處女作中借用了阿特伍德的詩集名稱,如今也贏得了這一著名獎項,她說是一個「莫大的榮譽」。 麥克凱來自澳大利亞,但之後搬來紐西蘭,並在梅西大學的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任職。 她的這本處女作此前已在澳大利亞獲得認可,贏得了2021年的維多利亞文學獎,以及《星期日泰晤士報》的年度圖書獎,但麥克凱表示,她沒想到該作品會傳到英國並獲此殊榮。 她在小說《那個國家的動物》中,想像在未來的澳大利亞,一場大瘟疫「動物園流感病毒」席捲全國,引發大規模社會崩潰。受感染的病人開始理解動物的語言,能與動物進行非語言交流,但對人類而言,這場跨物種間的交流如同一場噩夢。 麥克凱將自己的書描述為一部關於一位中年婦女生活艱難的堅韌不拔的現實主義小說,也是一部「動物會說話的投機科幻小說」。 她表示,她的這本書是在Covid-19疫情剛開始的時候發行的,由於小說的主題與流行病相關,她最初對此很擔憂。 「我真的很擔心,因為有這麼多人在受苦,我不想以錯誤的方式描繪它,」她說。 然而,她很高興自己能夠寫出一本人們喜歡的書,並且可以在困難時期與之建立聯繫。 該獎項的評委們稱讚這部作品,通過講述一個讓人類能夠理解動物語言的故事,「再次重新定位了科幻小說的邊界」。   該獎項此前的獲獎者還包括: 瑪格麗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憑其作品《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 艾米麗‧聖約翰‧曼德爾(Emily St John Mandel)憑其《第十一站》 (Station Eleven) 科爾森.懷特黑德(Colson Whitehead)憑其《地下鐵道》(The Underground Railroad)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