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紐議會激辯:政府的抗疫政策究竟怎樣?

20 Aug,2020 | 政策法規

8月18日,新西蘭議會下午開始恢復運作,總理Jacinda Ardern與國家黨領導人Judith Collins就政府對新一輪「冠狀病毒」疫情 (Covid-19) 的應對措施你來我往、唇槍舌戰,雙方展開激烈交鋒。

爭論的焦點圍繞在現有隔離設施和邊境口岸的測試安排嚴重不足,以至於在那裡工作的一線員工無法獲得定期的測試,面臨被感染的極大風險,總理Ardern 對此並不否認。

Advertisements

衛生部長Chris Hipkins在部長級聲明中承認,邊境口岸的測試太慢了,他對議會同仁說:(邊境測試的缺乏)「令人失望和沮喪」。

他承認在Jet Park 酒店 (注:新西蘭官方指定的主要隔離設施) 進行的每週測試中,僅能對其60% 的員工進行測試。

總理認為Covid-19測試的編碼存在問題。總理相信,如果Covid-19一線工作人員去了家庭醫生那裡或是社區評估中心 (CBAC),政府就無法獲得相關數據來衡量一線工作人員測試的總體水平。

這個解釋從某種意義上凸顯某種短板 — 政府管理的疫情監控和人員安全的數據缺乏共享性,本來無論在新西蘭的任何一地做測試,每一位前往測試的公民都會提供經過當場核對的個人基本資料,應該與測試結果一並上報衛生部的數據中心。這樣,任何政府部門需要瞭解測試動態資料,可以通過衛生部數據中心隨時調看。現在看來這種格局尚未形成。

難怪國家黨領導人Collins對總理的上述解釋並不買賬。她當天通過社交媒體推特表達了總理的反應。

「今天下午的提問時間,總理非常有意思的巧舌如簧,試圖證明她在7月15日發表的聲明 (並無不當),即所有邊境口岸工作的一線人員都能接受定期測試 … 8週之後,奧克蘭仍有63% 的一線員工尚未獲得測試。」

面對Collins 的發問,總理是否堅持有關一線人員安全的聲明。

Ardern回答,政府期望在邊境口岸和隔離設施中加強測試,內閣同意資助一項測試戰略,而這正是她發表聲明時所指的。她還強調,個人防護裝備和每日的健康檢查是一線員工的第一道防線。在隔離管理設施 (MIQ) 中進行的測試「不像我們預期的那麼全面」或如內閣所要求的那樣。

總理為自己和工黨政府辯護

Ardern十分肯定地說,最新爆發的Covid-19集群與邊境之間沒有明確的聯繫。但是風險最高的人群應首先接受測試。迄今為止,所有隔離管理設施的工作人員中的90% 已通過測試。

早在7月22日,Ardern就說政府規定所有在隔離管理設施的工作人員都需要接受測試。她表示,早期的一線員工測試系統有些問題,這就是為甚麼那個系統必須被替換。

她認為,接受測試的邊境口岸員工人數開始上昇。最近,在邊境員工中配合測試的人數明顯增加。獲得Covid-19測試不會影響任何人的工作。新西蘭對Covid-19 的應對仍然非常好。

「這是一種十分棘手的病毒。」

Ardern辯解道,政府在為病毒二波爆發準備時,卻被反對黨指責為「煽動者」。

Collins在週二早上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國家黨準備提供證據證明總理Ardern的有關隔離管理設施員工測試的指稱「完全錯誤」。

行動黨對政府的批評

在對議會的演講中,行動黨領導人David Seymour說,反對黨的作用就在於需要時提供建設性的批評。

他說,政府應該使用「102天的Covid-19自由」來確保系統更安全。「我們選擇把時間用於自我祝賀和鼓勵,而不是改善。」

他說:「這就是我們今天在這裡的原因。」

他呼籲政府對新的封城的同時更多地考慮關注人在「福祉」的需要。他特別強調,他聽說皇后鎮的自殺人數有所增加。「封城對福祉具有不可估量的壞處。」

Seymour 建議:

· 新西蘭需要學習與Covid-19一起生活。這意味著學習與Covid-19一起生活在世界各地。

· 新西蘭需要「更聰明」,而不是再次使用封城。

· 新西蘭需要學習台灣的做法。「我們應該從他們的書中摘下一片葉子。」

· 政府的職責體現是製定執法措施,而不是「試圖掌控一切」。

· 在抗擊病毒方面,需要更多地交給私營部門。

Seymour警告說:政府未能在Covid-19不在社區的這段時間做好準備是「不可原諒的」。他說,在抗擊病毒方面,需要更多地利用私營部門。

他對衛生部持批評態度。他呼籲政府在使用技術進行聯繫追踪方面做得更好。「機會是做得更好。」

綠黨反擊國家黨批評

綠黨共同領導人James Shaw 為聯合政府的作為辯解,他讚揚總理的領導,並說沒有一個系統是完美的。

針對國家黨與行動黨認為政府對於新的疫情爆發完全沒有準備的批評,Shaw認為: 「我們確實為此做好了準備,我們已經準備好通過它進行工作。」

Shaw還說,由於政府的行動,新西蘭更為安全。

他對 Covid-19一缐工作人員,表示敬重和讚賞,他感謝奧克蘭人民在封城期間所作出的犧牲,他說有信心新西蘭可以再一次戰勝大流行。

國家黨議員的意見

國家黨財政事務發言人Paul Goldsmith表示,這種病毒的重新出現給新西蘭帶來「巨大壓力」,深深地影響了我們的社區和經濟。「這樣做有巨大的後果。」

但是他說,一直困擾新西蘭人的是,在邊境口岸的測試是如此寬鬆。政府內部存在「功能失調和混亂」。

他並不相信政府一直在保持警惕,因為它「已經有大量的自滿情緒」。過去幾天看到的是一場「徹頭徹尾的混亂」。

「我們希望政府能從已經發生的情況中學到一些教訓。」Goldsmith 說,國家黨支持工資補貼的延期,但過去幾個月對於經濟的影響「巨大」,現在政府債台高築,國家面臨空前壓力。

國家黨的另一位議員、衛生事務發言人Dr Shane Reti認為,疫情新的爆發是我們面臨的局面,所有一線衛生工作者都應得到新西蘭人的尊重和讚揚。他表示,反對黨將在執政黨出現問題時提供幫助。

「這是我們經歷的第二波疫情,也是我們第一次通過冠狀病毒學到的。」

Reti博士表示,戴普通口罩很有效,他呼籲人們盡可能每人戴一個。「我們要求每個人都知道需要個人防護裝備。」

他還要求所有新西蘭人使用Covid-19追蹤應用程序。

關於測試,他敦促有癥狀的人「請接受測試」,這是最起碼的要求。

***************************

疫情未了,封城依舊。工黨和國家黨大選前的互懟仍會繼續,雙方觀點分明,黨派特色明顯,執政黨關注其以補貼為基點的舉債式發展模式;反對黨則集中於推出其經濟振興一攬子政策、方案,以期扭轉新西蘭經濟持續下滑的趨勢。 在經濟和健康中間如何取得平衡,對政策制定者來說是不小的挑戰,而對選民來說,他們也會做出相應選擇。

景點

  紐西蘭政府計劃在四年內投資近 1840 萬元,用於修復南島的辮狀河谷、高山和牧區,並每年創造約 60 個工作崗位。 據Stuff傳媒報導,9月24日(週五),紐西蘭土地信息部(LINZ)部長達米安.奧康納 (Damien O’Connor) 宣布了該消息。 奧康納表示,這是政府自然環境就業項目「Jobs for Nature」計劃的一部分。該部將重點針對有害動物和雜草的管控,以及棲息地的恢復工作,資助南坎特伯雷地區河流流域的三個項目。 奧康納說,這些項目是政府「非常重要的工作計劃,將使當地經濟和環境實現雙贏」。 據報導,紐西蘭環保部(DoC)將對土地信息部(LINZ)的項目交付提供支持。 三個項目中,最大的一個為針對南島麥肯齊盆地(Mackenzie Basin)上游恢復工作的 Te Manahuna Aoraki 項目。四年內,此項目預計將耗資近 1200 萬元,以讓紐西蘭一些最脆弱的動植物棲息地得到改善。 奧康納說,該項目獲得了政府的全力支持,他期待五年後看到麥肯齊盆地的環境能真正有所改觀。他還表示:「我認為該項目可以成為紐西蘭其他地區的典範。」 同時,奧康納提醒說,該筆資金意味著當地的項目數量可能會大幅增加,他敦促任何有興趣參與的人與環保部或土地信息部取得聯繫。 據報導,政府宣布的投資計劃得到了麥肯齊地區議會的歡迎。 市長格雷厄姆.史密斯(Graham Smith)表示,他確信政府的資金可以讓該地區的人繼續管理當地環境,並提供急需的就業機會。 作為紐西蘭最大的該類型盆地,麥肯齊盆地已從歷史上的人口稀少的放牧區變成一個熱門的旅遊目的地。 史密斯說,「我相信人們確實想來麥肯齊,我認為政府準備投入資金這一事實反映了該地區對國家的巨大價值。」 該項目的經理西蒙娜.斯密茨(Simone Smits)透露,此項目是一個協作項目,因為該盆地地區只有 60% 是保護區,其餘 40% 為私有土地。這個項目將與所有利益相關者保持聯繫,並為達成同樣的目標,共同為項目制定 20 年的願景。 紐西蘭環保部(DoC)部長也對這個項目表示歡迎,說此項目的投資規模「極大地推動了這個極其特殊領域的生物安全控制和監測」,可支持該地區多種本土物種的生存。 奧康納透露,Jobs for Nature計劃提供的資金將為這個項目每年提供約 35-40 個工作崗位。 據報導,土地信息部(LINZ)負責管理麥肯齊盆地上游的大量國有土地,包括世界著名的普卡基湖(Lake Pukaki)。 該部同時投資了另兩個項目,一個為耗資 345 萬元的南坎特伯雷高地害蟲防治項目,每年可提供 12-14 個工作崗位;另一個是 295 萬元的南坎特伯雷辮狀河谷項目,每年也可創造 12-14 個工作崗位。 […]

食全食美

  種植蔬菜的大型溫室在很多國家都比較常見,但在氣候溫和的紐西蘭並非如此。據Stuff新聞網報導,北島的一家蔬菜種植商正在建造一個巨型溫室大棚以全年種植沙拉作物,這個項目被認為是全國首個此類溫室。 正在籌備溫室建設的公司是北島東岸港市吉斯伯恩(Gisborne)的種植商家Leaderbrand。該公司同時也是全國最大的西蘭花種植商。 其首席執行官理查德.伯克 (Richard Burke)對Stuff表示,他們計劃建造的溫室將佔地近 11 公頃,他還未聽說過紐西蘭有同樣類型的巨型溫室。 目前溫室的所有建材已從法國運抵納皮爾港,預計到明年 6 月可完成施工。伯克表示,他希望完工 10 周後,就能收穫第一批種植的蔬菜。 據伯克介紹,溫室可讓作物的收成更加穩定,受天氣影響的因素更小,從而實現全年種植沙拉作物的想法,還能全年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由於作物的生長環境受到更好的控制,可以施加更少的肥料,用水量也將能更精準地把控。他認為建造溫室是在向環保的可持續運營邁進。 然而,伯克也表示,這樣的資本密集型項目,以前在紐西蘭從未做過,對種植者來說結果並不確定。 但沙拉作物的種植業務在紐西蘭並不複雜,伯克說,加上該項目的部分資金來自政府資助項目Provincial Growth Fund的貸款,他於是決定冒險一試,以改善沙拉作物的冬季供應問題。 同時,伯克指出,該項目只是該公司一項「試點計劃」,旨在理清運作模式及項目運營的財務影響。若需要,該溫室還會用於新作物的種植試驗。 據報導,此溫室農業項目經深入研究後,於2019年就已啟動,按原計劃現在本應投入運營。但去年的封鎖以及持續的國際航運延誤和邊境限制使項目一再被延誤。 這個溫室的一些部分已經完工,包括灌溉棚的混凝土已經舖好,新的 4000 萬升蓄水池和處理池已經建成。據報導,該溫室的供水將僅使用經過處理的雨水。 伯克透露,該公司原計劃讓來自法國 Richel 集團的團隊來施工現場指導當地團隊建設,但如今只能在 Zoom 會議上進行。 他說:「這並不理想,但這是我們生活的這個新世界的一部分。」 該溫室頂部高8米,入口處高6米,可供拖拉機入內進行生產作業。 伯克未說明該項目的價值,但表示其意義重大,且最終成本仍然未知。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話說新西蘭的GST 生活在新西蘭的人, 對GST(商品和服務稅)這個名詞或許都不陌生,它是新西蘭政府對商品和服務徵收的一種附加消費稅, 廣泛存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您需要花錢購買的商品或服務,大部分裡面都包含有GST, 當然也有少部分是被IRD (稅務局)特別指明赦免的。比如,您去超市買的東西,日常生活中的電費,水費,油費,電話費等等,都是含了GST 的。 除日常消費外,就是商業行為和商家了。GST存在於從事商業活動的相關實體的每一環節中。通常只要有買賣交易,就需要附加GST,而且商家一般都是GST註冊者,也就是說,他們有權利代新西蘭政府向需要他們服務或商品的買家徵收GST,  同時按照政府規定,又必須這麼做。  嚴格的說這個GST,既不計算在成本,也不計算在利潤,他們收到後,就交給了稅局。 但是作為一個商業運營者,由於他們在完成他們的商品和服務時,是有成本的, 按照新西蘭稅務局的規定,他們在運營支出中付出的GST, 是可以向稅局抵扣回來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您去超市買一瓶牛奶,如果是日常生活消費,那麼您就實實在在付出了牛奶價格中的GST。 但是如果您買的牛奶是為了您經營用的, 比如,咖啡店,這種情況,您可以向稅局把您這瓶牛奶裡支付的GST抵扣回來。 也就是說真正為GST買單的,是最終的消費者, 英文中的Consumer。如果是消費前的必須商業過程,也就是說不是最終消費者,付出GST是可以抵扣回來的。 在商業運作中和在日常消費中, GST 在商品價格中的表達方式是不同的。比如, 如果是$115 的最終價格, 那麼日常消費中的表述就是價格為$115 , 並註明其中包含了$15 的GST , 而商業運作中,報價會是 $100+$15。這裡的區別是, 商業運作中,可以將這個$15的GST向稅局抵扣回來。而作為消費者,只是告訴您, 您付出了$15 的GST。 房產物業中的GST 新西蘭的物業通常分為兩大類: 商業物業(Commercial) 和居民住宅物業 (Residential) 。 住宅物業,在新西蘭法律上是這樣定義的,是指那些用於或目的是用於居民居住的物業,可能只限於居民居住,或者是大部分用於居民居住。 商業物業,顧名思義,是用於進行商業活動的物業, 比如: 辦公樓,倉儲,酒店,零售,  工業大樓,公共設施等等。新西蘭政府對其也有明確的資源劃分,只能建在規範的區域內: 比如工業區,輕工業區,商業區等。 我們用於自住或出租給別人居住的房產,通常就是居民住宅物業了。 絕大部分的房產物業買賣的價格中都包含著GST,但商業物業和住宅物業在體現上不同。 商業物業在買賣合同的成交價中, 會清清楚楚列明GST, 也就是價錢+GST(if any  如果有的話),其實這符合商業運營的常規。住宅物業的價格中通常都沒有列出GST這個欄目。 有的人會想,商業物業中多了要支出的GST,我在購買自住房時是沒有的。是的,居民住宅物業中不會把GST列出來,但並不是說您購買的價錢中沒有GST,相反,您購買的是包含了GST之後的價格。  為什麼這麼說呢? […]

本地

  紐西蘭時間9月25日(週六),紐西蘭總理傑辛達.阿德恩 (Jacinda Ardern) 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舉行的第 76 屆聯合國大會上發表了預先錄製的演講。演講中,阿德恩敦促世界領導人解決日益加劇的不平等問題,並使國際貿易「更加開放和包容」。 在用毛利語向與會者發出問候之後,阿德恩便說:「當我在紐西蘭向大會發表這次講話時,令我震驚的是,即使全球性事件威脅要將我們分裂分離,但一種相互聯繫的共同本能仍然占主導優勢。」 總理表示,此前她經常把紐西蘭描述為偏遠但與世界互聯,Covid-19讓這兩方面更為突出,且「在某些方面,現在,我們更加真切地感受到那種遙遠」。 她說:「在我們的邊境管制是我們抵禦高度傳染性全球病毒的第一道防線的時代,我們島嶼周圍的廣闊海洋具有更大的意義。」 她還提到了紐西蘭應對疫情的方針,即通過高疫苗接種率及對「500 萬團隊」的關注來抗擊這場大流行。阿德恩表示,「作為領導者,我很榮幸能夠見證紐西蘭人的價值觀在這些挑戰中的實際應用」。 她向諸國領導人分享了一些毛利語詞彙,並解釋說這些詞的背後,體現著紐西蘭人的價值觀——善良、共通的人性,以及秉承相同的願望,為共同的目標而團結一致。 阿德恩說:「這些價值觀讓紐西蘭人互相照顧,並共同努力限制 Covid-19 在我們社區的傳播。」 除了關注國內狀況,總理還表示,紐西蘭也在與澳大利亞以及COVID-19疫苗實施計劃(COVAX)全球倡議的國家合作,支持整個太平洋島嶼地區的疫苗接種工作。 她說:「如果不是所有人都有平等的機會,我們就會面臨其發展出下一個變種的風險,這可能會讓我們的進步遭到破壞或被抵消。」 她表示,這場疫情已讓超過 1.2 億人陷入極端貧困,也加劇了國家內部和國家間的不平等。 總理強調,面對這場全球挑戰時,我們必須將注意力轉向最重要的事情,即人民。 「這些後果並非不可避免,我們可以採取措施扭轉這些趨勢,改善受其影響的人民的生活,」她說。 她指出,領導人必須致力於確保基本商品及服務的流動,並拒絕任何轉向國內和關注保護主義的誘惑。 「我們知道貧困和不平等會導致衝突和不穩定,我們也看到了這一點,內亂和衝突加劇,」總理說。「人道主義危機已經惡化。我們在阿富汗看到了這一點,而且還有更多。」 總理也提到,聯合國在氣候變化方面的工作仍然是最重要的,紐西蘭將繼續努力改善其應對措施。 此前,阿德恩曾宣布,由於Covid-19,她將不會親自參加聯合國大會。 點擊這裡,可至YouTube觀看阿德恩總理發言的視頻。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9月21日(週二),為政府的清潔汽車折扣以及對高排放進口車輛收費提供支持的法案,已在國會通過一讀。 據Newshub報導,此項名為《陸路運輸清潔車輛修正案》的清潔車輛法案以 77 票對 43 票一讀通過。 工黨、綠黨和毛利黨都投票支持,而國家黨和行動黨反對。 交通部長邁克爾.伍德(Michael Wood)表示,法案一讀通過,有助於讓紐西蘭與大多數其他已制定進口排放標準的經合組織國家保持一致。 他說若該法案成為法律,則可降低輕型車輛數百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還能讓家庭購買清潔車輛的成本更低。 但國家黨運輸部門發言人大衛.貝內特(David Bennett)表示,該法案將會打擊到努力工作及需要照顧的紐西蘭人。 但綠黨說,國家對進口新車及二手車收費,不會打擊到弱勢的紐西蘭人,因為他們不會購買新的進口車輛。 今年7月,政府已針對進口電動汽車和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實施了折扣計劃。 該法案現將進入特別委員會審理階段。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據Stuff網站報導,最近,在紐西蘭北帕默斯頓(Palmerston North),有一位喜歡玩 3D 打印機的男士,投入了大量的資源和所有業餘時間,為一個常見的口罩問題提供了解決方案。 這名男士名叫本.羅伯遜 (Ben Robertson),是一名風電場技術人員。在最近封鎖期間,他在家中 3D 打印出大量鼻夾供人們使用,以防止戴口罩時眼鏡起霧。 每天,他都會從早上 6 點工作到下午 3 點,運行自己的打印機,然後按照訂單整理好所需的鼻夾,再花3、4個小時把這些鼻夾分發給社區中有需要的任何人。 截至到9月19日,他已經打印了3000多個鼻夾,而他所要求的回報,只是一小筆捐款,用來支付他捐贈給醫護人員的批次成本。 出於喜愛,九個月前買了第一台 3D 打印機的羅伯遜,在私人社區網站 Neighborly 上,看到有人問如何防止戴口罩時眼鏡起霧的帖子,且有15到20條回覆都提出了這一問題。 當時他便想,這個問題肯定有辦法解決,然後羅伯遜就到一個 3D 打印愛好者論壇上,找到了這款鼻夾的原始設計。 後來,羅伯遜親手對鼻夾做了改良,以使其更舒適,並開始嘗試將其做出來。 他說,自己本以為會得到幾十人的回覆,但沒想到卻招來大批的回應。在短短不到兩周內,他就打印並發出去540個鼻夾。 隨著口耳相傳以及越來越多的訂單,羅伯遜的生產速度已經明顯趕不上供應了。 此時的羅伯遜已經意識到,大批的需求已遠遠超出了自己的供應能力,但他表示,「我認為我應該信守諾言並繼續幫助人們」。 於是,羅伯遜又買了三台 3D 打印機以跟上進度,並開始從人們那裏收取小額捐款以支付成本。 「一個夾子只需 2.50 紐元,」他說,「但這也包括將捐贈給社區的另外兩個夾子的費用。」 除了捐給社區,他也開始計劃向醫管局 MidCentral DHB 以及其他社區團體捐贈穩定的供應。 他的這一舉動讓第一批獲贈鼻夾的一位前醫護人員大為讚賞。 這位名叫蘇.奧沙利文(Sue O』Sullivan)的女士對Stuff說:「我被他的善良和慷慨所震撼。」 奧沙利文說,羅伯遜並不尋求認可或獎勵,但那是他應得的。於是,她代表社區在 Neighbourly 上寫了一篇文章感謝他。 若想查看本.羅伯遜的鼻夾,可以點擊這裡。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