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羊駝的壞習慣–吐口水

21 Jun,2020 | 景點

羊駝吐口水有三個原因:

  1. 搶食物
  2. 受到威脅的時候
  3. 羊駝懷孕了

視頻為大羊駝在意識到威脅情況下吐口水防衛

Advertisements

而供應飼料的保育員動作太慢,或站錯地方,可能被口水噴到。

保育员分配食物必須快速、均勻,才不會被口水喷到。羊駝屬於反芻動物,會咀嚼已消化過的食物。所以口水可是很臭的! 被噴到眼睛的話,要及時沖水!

處此之外,性格溫順的羊駝很受歡迎。較細的羊駝毛也是柔軟、強韌的優質毛呢

undefined

景點

  隨著夏令時在週日(9月26日)凌晨2點生效,南部地區將擁有更長的白天時間。 其實,峽灣旅遊小鎮蒂阿瑙(Te Anau) 的不少人不僅沒有嫌時間變長,反而期待該地區可以永久實行夏令時。 人們一直在推動蒂阿瑙實行永久夏令時,支持這一想法的南地市長蓋瑞.佟(Gary Tong)表示。 他說,紐西蘭南方的夏天很神奇。「峽灣、南地,這一帶地區的白晝已隨著我們漫長的黃昏而延長,所以,不如過來享受我們的過渡地帶吧,享受晚上那多出來的一小時陽光。」 這位市長說,奧克蘭的封鎖是計劃在南方度假的好時機。 這個想法也得到了北島中部一些人的支持。 瑪塔瑪塔( Matamata)旅遊景區——霍比屯的一位老闆就說,永久夏令時是個好主意,這可以當作一個噱頭來吸引遊客。 不過,有趣的是,紐西蘭最北邊北地(Northland)的一個小農業區——阿魯阿(Ararua),在1980年代貌似走上了相反的路——那裏好幾年都拒絕採用夏令時。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種植蔬菜的大型溫室在很多國家都比較常見,但在氣候溫和的紐西蘭並非如此。據Stuff新聞網報導,北島的一家蔬菜種植商正在建造一個巨型溫室大棚以全年種植沙拉作物,這個項目被認為是全國首個此類溫室。 正在籌備溫室建設的公司是北島東岸港市吉斯伯恩(Gisborne)的種植商家Leaderbrand。該公司同時也是全國最大的西蘭花種植商。 其首席執行官理查德.伯克 (Richard Burke)對Stuff表示,他們計劃建造的溫室將佔地近 11 公頃,他還未聽說過紐西蘭有同樣類型的巨型溫室。 目前溫室的所有建材已從法國運抵納皮爾港,預計到明年 6 月可完成施工。伯克表示,他希望完工 10 周後,就能收穫第一批種植的蔬菜。 據伯克介紹,溫室可讓作物的收成更加穩定,受天氣影響的因素更小,從而實現全年種植沙拉作物的想法,還能全年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由於作物的生長環境受到更好的控制,可以施加更少的肥料,用水量也將能更精準地把控。他認為建造溫室是在向環保的可持續運營邁進。 然而,伯克也表示,這樣的資本密集型項目,以前在紐西蘭從未做過,對種植者來說結果並不確定。 但沙拉作物的種植業務在紐西蘭並不複雜,伯克說,加上該項目的部分資金來自政府資助項目Provincial Growth Fund的貸款,他於是決定冒險一試,以改善沙拉作物的冬季供應問題。 同時,伯克指出,該項目只是該公司一項「試點計劃」,旨在理清運作模式及項目運營的財務影響。若需要,該溫室還會用於新作物的種植試驗。 據報導,此溫室農業項目經深入研究後,於2019年就已啟動,按原計劃現在本應投入運營。但去年的封鎖以及持續的國際航運延誤和邊境限制使項目一再被延誤。 這個溫室的一些部分已經完工,包括灌溉棚的混凝土已經舖好,新的 4000 萬升蓄水池和處理池已經建成。據報導,該溫室的供水將僅使用經過處理的雨水。 伯克透露,該公司原計劃讓來自法國 Richel 集團的團隊來施工現場指導當地團隊建設,但如今只能在 Zoom 會議上進行。 他說:「這並不理想,但這是我們生活的這個新世界的一部分。」 該溫室頂部高8米,入口處高6米,可供拖拉機入內進行生產作業。 伯克未說明該項目的價值,但表示其意義重大,且最終成本仍然未知。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話說新西蘭的GST 生活在新西蘭的人, 對GST(商品和服務稅)這個名詞或許都不陌生,它是新西蘭政府對商品和服務徵收的一種附加消費稅, 廣泛存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您需要花錢購買的商品或服務,大部分裡面都包含有GST, 當然也有少部分是被IRD (稅務局)特別指明赦免的。比如,您去超市買的東西,日常生活中的電費,水費,油費,電話費等等,都是含了GST 的。 除日常消費外,就是商業行為和商家了。GST存在於從事商業活動的相關實體的每一環節中。通常只要有買賣交易,就需要附加GST,而且商家一般都是GST註冊者,也就是說,他們有權利代新西蘭政府向需要他們服務或商品的買家徵收GST,  同時按照政府規定,又必須這麼做。  嚴格的說這個GST,既不計算在成本,也不計算在利潤,他們收到後,就交給了稅局。 但是作為一個商業運營者,由於他們在完成他們的商品和服務時,是有成本的, 按照新西蘭稅務局的規定,他們在運營支出中付出的GST, 是可以向稅局抵扣回來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您去超市買一瓶牛奶,如果是日常生活消費,那麼您就實實在在付出了牛奶價格中的GST。 但是如果您買的牛奶是為了您經營用的, 比如,咖啡店,這種情況,您可以向稅局把您這瓶牛奶裡支付的GST抵扣回來。 也就是說真正為GST買單的,是最終的消費者, 英文中的Consumer。如果是消費前的必須商業過程,也就是說不是最終消費者,付出GST是可以抵扣回來的。 在商業運作中和在日常消費中, GST 在商品價格中的表達方式是不同的。比如, 如果是$115 的最終價格, 那麼日常消費中的表述就是價格為$115 , 並註明其中包含了$15 的GST , 而商業運作中,報價會是 $100+$15。這裡的區別是, 商業運作中,可以將這個$15的GST向稅局抵扣回來。而作為消費者,只是告訴您, 您付出了$15 的GST。 房產物業中的GST 新西蘭的物業通常分為兩大類: 商業物業(Commercial) 和居民住宅物業 (Residential) 。 住宅物業,在新西蘭法律上是這樣定義的,是指那些用於或目的是用於居民居住的物業,可能只限於居民居住,或者是大部分用於居民居住。 商業物業,顧名思義,是用於進行商業活動的物業, 比如: 辦公樓,倉儲,酒店,零售,  工業大樓,公共設施等等。新西蘭政府對其也有明確的資源劃分,只能建在規範的區域內: 比如工業區,輕工業區,商業區等。 我們用於自住或出租給別人居住的房產,通常就是居民住宅物業了。 絕大部分的房產物業買賣的價格中都包含著GST,但商業物業和住宅物業在體現上不同。 商業物業在買賣合同的成交價中, 會清清楚楚列明GST, 也就是價錢+GST(if any  如果有的話),其實這符合商業運營的常規。住宅物業的價格中通常都沒有列出GST這個欄目。 有的人會想,商業物業中多了要支出的GST,我在購買自住房時是沒有的。是的,居民住宅物業中不會把GST列出來,但並不是說您購買的價錢中沒有GST,相反,您購買的是包含了GST之後的價格。  為什麼這麼說呢? […]

本地

  隨著夏令時在週日(9月26日)凌晨2點生效,南部地區將擁有更長的白天時間。 其實,峽灣旅遊小鎮蒂阿瑙(Te Anau) 的不少人不僅沒有嫌時間變長,反而期待該地區可以永久實行夏令時。 人們一直在推動蒂阿瑙實行永久夏令時,支持這一想法的南地市長蓋瑞.佟(Gary Tong)表示。 他說,紐西蘭南方的夏天很神奇。「峽灣、南地,這一帶地區的白晝已隨著我們漫長的黃昏而延長,所以,不如過來享受我們的過渡地帶吧,享受晚上那多出來的一小時陽光。」 這位市長說,奧克蘭的封鎖是計劃在南方度假的好時機。 這個想法也得到了北島中部一些人的支持。 瑪塔瑪塔( Matamata)旅遊景區——霍比屯的一位老闆就說,永久夏令時是個好主意,這可以當作一個噱頭來吸引遊客。 不過,有趣的是,紐西蘭最北邊北地(Northland)的一個小農業區——阿魯阿(Ararua),在1980年代貌似走上了相反的路——那裏好幾年都拒絕採用夏令時。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明年4月起,政府的「清潔汽車折扣(Clean Car Discount)」計劃將對高排放車輛收取額外費用。據RNZ報導,為了避免支付這筆費用,目前紐西蘭對高排放車輛的需求正在激增。 據報導,8月份,紐西蘭的月度貿易赤字達到創記錄的21億紐元,其中對汽車、機械和石油進口量的增加推高了這一數字。 經濟學家本吉.帕特森(Benje Patterson)對RNZ表示,諸如福特的Ranger以及豐田的Hilux這樣的皮卡車型在紐西蘭很受歡迎,目前人們在熱衷購買這些高排放車型。 帕特森說,目前紐西蘭有很多資金在流動,邊境封鎖下很多試圖消費的人,就開始購買新車:「我們有的人在試圖趕在新稅收出台之前,提前購買這些機動車。」 同時,汽車貿易協會(MTA)指出,日本的三菱公司最近也在採取行動,引入更多的Triton皮卡車型以滿足需求。 該協會宣傳和戰略經理表示,在任何監管政策變化之前,都會看到這種情況。而目前的高需求也在申請入境認證方面給他們帶來一些挑戰。 該經理表示,進口車輛越多,必須進行檢查的車輛就越多,但由於該協會在車輛檢查方面缺乏技術人員,就會出現一些延誤。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據Stuff網站報導,最近,在紐西蘭北帕默斯頓(Palmerston North),有一位喜歡玩 3D 打印機的男士,投入了大量的資源和所有業餘時間,為一個常見的口罩問題提供了解決方案。 這名男士名叫本.羅伯遜 (Ben Robertson),是一名風電場技術人員。在最近封鎖期間,他在家中 3D 打印出大量鼻夾供人們使用,以防止戴口罩時眼鏡起霧。 每天,他都會從早上 6 點工作到下午 3 點,運行自己的打印機,然後按照訂單整理好所需的鼻夾,再花3、4個小時把這些鼻夾分發給社區中有需要的任何人。 截至到9月19日,他已經打印了3000多個鼻夾,而他所要求的回報,只是一小筆捐款,用來支付他捐贈給醫護人員的批次成本。 出於喜愛,九個月前買了第一台 3D 打印機的羅伯遜,在私人社區網站 Neighborly 上,看到有人問如何防止戴口罩時眼鏡起霧的帖子,且有15到20條回覆都提出了這一問題。 當時他便想,這個問題肯定有辦法解決,然後羅伯遜就到一個 3D 打印愛好者論壇上,找到了這款鼻夾的原始設計。 後來,羅伯遜親手對鼻夾做了改良,以使其更舒適,並開始嘗試將其做出來。 他說,自己本以為會得到幾十人的回覆,但沒想到卻招來大批的回應。在短短不到兩周內,他就打印並發出去540個鼻夾。 隨著口耳相傳以及越來越多的訂單,羅伯遜的生產速度已經明顯趕不上供應了。 此時的羅伯遜已經意識到,大批的需求已遠遠超出了自己的供應能力,但他表示,「我認為我應該信守諾言並繼續幫助人們」。 於是,羅伯遜又買了三台 3D 打印機以跟上進度,並開始從人們那裏收取小額捐款以支付成本。 「一個夾子只需 2.50 紐元,」他說,「但這也包括將捐贈給社區的另外兩個夾子的費用。」 除了捐給社區,他也開始計劃向醫管局 MidCentral DHB 以及其他社區團體捐贈穩定的供應。 他的這一舉動讓第一批獲贈鼻夾的一位前醫護人員大為讚賞。 這位名叫蘇.奧沙利文(Sue O』Sullivan)的女士對Stuff說:「我被他的善良和慷慨所震撼。」 奧沙利文說,羅伯遜並不尋求認可或獎勵,但那是他應得的。於是,她代表社區在 Neighbourly 上寫了一篇文章感謝他。 若想查看本.羅伯遜的鼻夾,可以點擊這裡。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