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家黨為何不與新西蘭優先黨結盟?

6 Feb,2020 | 本地新聞

Dame Patsy Reddy (Governor General) with PM-designate Jacinda Ardern and Deputy PM-designate Rt Hon Winston Peters before the Swearing-in (Wiki commons)

近日,國家黨領導人Simon Bridges打破沉默,向新西蘭公眾明確表示:國家黨在今年的大選後無意和新西蘭優先黨結盟組成聯合政府。這讓傳聞許久的關於兩黨或結為政治同盟的謠傳最終煙消雲散。

人們不禁要問:國家黨為何不打算與新西蘭優先黨攜手共贏,難道國家黨有把握憑自己的實力在議會能拿到61席或更多議席、以至可組成「多數黨政府」?

Advertisements

從常理分析,兩個理念不同的政黨能否結為政治盟友、戰勝其政治對手、最終共同執政,不但取決於相互之間能否優勢互補,更重要的恐怕還取決於彼此能否信任,信任也就意味著能相互包容,在與對手的角逐中相互支持,以取得共贏。

從新西蘭政壇近20年來的發展演變來看,國家黨與優先黨之間,我們看不到有這種信任。尤其是影響更大的雙方領導人之間,不但無半點信任可言,而且時常唇槍舌戰,甚至人身攻擊,Winston Peters還多次公開聲稱要起訴國家黨高層要員,如副手Paula Bennett 。

國家黨的競選戰略

國家黨於2月1~2日在36°C的高溫位於Hawke’s Bay的Havelock North召開高層會議,就今年大選國家黨的競選戰略作出了具體部署。

據國家電臺RNZ記者Jane Patterson報導,鑑於新西蘭優先黨和工黨組成聯合政府的2年多來的運作情況,國家黨高層會議達成如下共識:

• 國家黨絕不會與新西蘭優先黨結盟組成聯合政府;

• 新西蘭優先黨不再能左右逢源,工黨是其唯一可靠的選擇;

• 國家黨的最終目標是將新西蘭優先黨完全踢出議會;

• 國家黨與新西蘭優先黨的兩黨關係已經嚴重受損,以致於Simon Bridges不可能和Winston Peters以及他的高層核心小組組建政府;

• 在諸如退休年齡等底線政策方面,兩黨之間存在不可調和的嚴重分歧;

• 國家黨不與新西蘭優先黨合作的明確態度對於國家黨爭取在兩黨之間搖擺不定的選民會很有幫助;

• 國家黨繼續和行動黨合作,支持行動黨領袖David Seymour力保Epsom選區議席;

• 從工黨承諾但並未兌現的項目,以及引發選民不滿的政策領域入手

Simon Bridges在接受國家電臺採訪時表示,他並不信任優先黨,而且公眾同樣不會這麼做,他說:「我認為我們不能與新西蘭優先黨合作,也無法與之建立建設性的可信任關係。當國家黨在2017年選舉之後與新西蘭優先黨進行真誠談判時,其領導人正在起訴國家黨議員和主要工作人員。」

Simon Bridges認為,很明顯,將選票投給新西蘭優先黨,實際上就是對工黨和綠黨支持,因為它們是「彼此抱團」的聯盟。

他說:「即便新西蘭優先黨擁有力量平衡,我們仍然不會與他們合作。」

這一決定呼應了國家黨前領導人John Key在2008 年大選前的決定,最終使Winston Peters未能進入議會。

「造王者」的誕生和不愉快的記憶

各位或許還記得,Winston Peters 的政治生涯從他1979年擔任國家黨議員開始, 直到1993年他離開國家黨,創建了新西蘭優先黨。

1996年的大選是新西蘭政壇首度引入「混合比例代表制」(MMP)的初次嘗試,在總共120席的新西蘭議會,國家黨和工黨分別贏得44席和37席,都未能達到61席的多數獨立組建政府的資格,而新西蘭優先黨贏得了17席。最後,通過談判國家黨和優先黨組成聯合政府,兩黨共獲61席的議會多數,由Jim Bolger 出任總理,Winston Peters擔任副總理。這是優先黨自1993年成立以來和國家黨的首次合作,也初步奠定了Winston Peters在新西蘭政壇「造王者」的地位。

然而好景不長,1997年12月,國家黨領導層出現變動,Jenny Shipley 取代了Jim Bolger 成為新西蘭第一位女性總理和第一位女性政黨領導人。Jenny Shipley於1998年8月罷免了Winston Peters的副總理一職,這對Winston Peters本人無疑是刻骨銘心的屈辱和傷痛,在新西蘭政壇也屬罕見。

2008年的大選,對於優先黨和 Winston Peters 來說都是不願啟齒的,優先黨沒有達到5% 的政黨進入議會的起碼支持率,Winston Peters意欲奪回他曾經連續坐了24年的Tauranga選區議席。但是,Winston Peters 最後敗給了年僅32歲的Simon Bridges。那次大選令優先黨成立以來首次經歷三年內無人進入議會。

新西蘭優先黨的反應

對於Simon Bridges的公開表態,Winston Peters 發表聲明回應說,他對此「無動於衷」,並建議Simon Bridges準備自己當領袖。

「要讓我說-Simon Bridges對政治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縮小選擇範圍可能是有史以來最為糟糕的戰略舉動。」Winston Peters說。

Winston Peters還說:「如果Bridges先生不接電話,他的高層核心會議中的其他人會替他接聽電話。」

看來,Winston Peters對Simon Bridges的決定用了激將法,不知這會不會起甚麼作用。

行動黨的積極回應

相比之下,Simon Bridges 向行動黨ACT敞開了大門,並再次要求Epsom選區的選民將他們的選票投票給行動黨領導人 David Seymour 。

Simon Bridges說:「國家黨在政府任職期間與行動黨有過建設性的工作關係。我們之間發展了夥伴式黨派模式,並共同努力以減少繁文縟節。我們願意再次與行動黨合作。」

David Seymour 在一份聲明中對「國家黨的鼓勵」表示歡迎,但又說他會「一如既往」地再次努力競選。

國家黨意識到,要想成為執政黨,行動黨在下一屆議會的席位數是關鍵。

「2019年的年終民意調查顯示,行動黨很可能在2020年大選中會有更多的議員,並可能在工黨或國家黨領導的政府之間產生影響。」

結語

新年伊始,國家黨即開始了大選的腳步,此次黨內高層核心會議的決議,確定了國家黨今年大選的戰略框架。Simon Bridges信心滿滿地率領國家黨,藉助澳大利亞自由黨的競選戰術,選擇正確的政治夥伴精誠合作。新西蘭的大選年,人們定能看到各政黨更多精彩的選戰。

景點

一扇仙女門 (Wanderland / flickr CC BY-ND 2.0)   最近,北島塔拉納基一處公園似乎顯現出一絲魔力,因為園內的樹上突然出現了一系列的仙女門和裝飾品。 雖然長久以來,紐西蘭各地的城市公園中都發現過仙女定居點,但這是仙女第一次出現在斯特拉福德(Stratford)這個以莎士比亞出生地命名的特色小鎮上,儘管眾所周知,這位作家一直對仙女情有獨鍾。 在一些其它地方的森林中,一些五顏六色的仙女屋可能會點綴在樹幹上,但在鎮上的愛德華國王公園(King Edward Park),仙女們似乎更喜歡質樸一些的房屋。 點綴於樹枝上的迷你門窗裝飾 (Wanderland / flickr CC BY-ND 2.0)   在通向 Ted McCullough 杜鵑花小徑的路上,可看到在左側的四棵大樹間,一扇安著黑色把手的小木門被嵌在了一棵大樹下,上面還有一扇窗戶。 仔細看一看,旁邊的另一棵樹上有門窗,還有一棵樹外面有張小沙發。但影響著紐西蘭建築商的供應鏈問題可能是那兩棵樹有窗戶,但底部沒有門的原因。 樹屋外,鮮豔的紫色花朵散落在附近的灌木叢中,這種多風的天氣,可能讓仙女們決定先不在屋外嘗試園藝種植。她們也似乎還沒有給房子配好蹦床。 一扇質樸一些的仙女門 (Amanda Slater / flickr CC BY-SA 2.0)   市議會的相關負責人對Stuff表示,對公園的辦公人員來說,這些神秘的仙女門他們此前並不知曉,因此他們推斷這個「甜蜜」的創意,應來自附近的社區成員。 這位經理還說,有興趣想去公園拜訪這些仙女的遊客,還可以順便參觀一下鎮上其它景點,例如小鎮莎士比亞風格的鐘琴塔、馬龍上校雕像、各種步道、公園以及畫廊。詳情可以到小鎮市議會的網站上查看。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天氣轉暖,植物花開,紐西蘭的蜜蜂也又忙著採蜜了。 從麥盧卡樹採集的花蜜與一般的花蜜有所不同,花蜜中的「獨特麥盧卡因子」(unique mānuka factor,簡稱UMF)使這種蜂蜜的價值遠高於一般蜂蜜,也使其成為紐西蘭熱門的出口產品。 獨特麥盧卡因子(UMF)已被證明具有強大的抗菌和傷口癒合特性。 據報導,一罐 250 克非常稀有的 UMF 31+ 蜂蜜可在上海等地的專賣店賣出 2500 紐元,而一罐 UMF 10+ 的麥盧卡蜂蜜,研究表明其也具一定抗菌功效,售價為 50 至 60 紐元。 麥盧卡蜂蜜的神奇之處是幾十年前懷卡托大學的科學家們率先發現的。而今,這些研究人員發現,麥盧卡產出的蜂蜜之所以與其它作物都不同,秘密來自麥盧卡花中的「蜜腺」。 上周,懷卡托大學的研究團隊在國際知名期刊《新植物學家》(New Phytologist)上發表了這一研究。 蜜腺是植物的一種外分泌組織,可分泌蜜液(nectar)並將其排出來。不同的植物蜜腺生長位置不同,且形狀也有差異。   麥盧卡花的蜜腺所分泌的蜜液可引來蜜蜂,通過蜜蜂採集花蜜這一過程,可將花粉散佈於鄉間,以達到授粉繁殖的目的。 研究人員在論文中指出,一般花卉的蜜腺長在葉子上,麥盧卡的蜜腺卻長於花上,且大多數花朵的蜜腺是無色的,麥盧卡花的蜜腺則是綠色的。 這使得麥盧卡的蜜腺可通過光合作用將陽光、水和二氧化碳轉化為氧氣和糖分,且在這過程中,還生成了一種非常有價值的副產品。 「每朵麥盧卡花都有自己的『太陽能蜜液工廠』,這有助於合成 UMF 前體,即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懷卡托大學副教授邁克·克利爾沃特 (Mike Clearwater) 指出。「花中因光合作用也會產出一些糖分,這些糖分可在蜂蜜中發現,且似乎會影響分泌蜜液的多少。」 因此,若能確定影響 DHA 生產量的因素,對該行業來說會非常關鍵,因為如今蜂蜜中獨特麥盧卡因子(UMF)的含量還非常難以預測,而該含量是決定這種蜂蜜溢價的關鍵。 研究人員表示,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的含量變化很大,可能取決於一系列因素,例如植物的遺傳、花卉所在的發育階段、溫度以及光照條件。 據報導,2020年麥盧卡蜂蜜的出口價值高達 5 億紐元,且人們對高 UMF 蜂蜜的需求正在不斷增加。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話說新西蘭的GST 生活在新西蘭的人, 對GST(商品和服務稅)這個名詞或許都不陌生,它是新西蘭政府對商品和服務徵收的一種附加消費稅, 廣泛存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您需要花錢購買的商品或服務,大部分裡面都包含有GST, 當然也有少部分是被IRD (稅務局)特別指明赦免的。比如,您去超市買的東西,日常生活中的電費,水費,油費,電話費等等,都是含了GST 的。 除日常消費外,就是商業行為和商家了。GST存在於從事商業活動的相關實體的每一環節中。通常只要有買賣交易,就需要附加GST,而且商家一般都是GST註冊者,也就是說,他們有權利代新西蘭政府向需要他們服務或商品的買家徵收GST,  同時按照政府規定,又必須這麼做。  嚴格的說這個GST,既不計算在成本,也不計算在利潤,他們收到後,就交給了稅局。 但是作為一個商業運營者,由於他們在完成他們的商品和服務時,是有成本的, 按照新西蘭稅務局的規定,他們在運營支出中付出的GST, 是可以向稅局抵扣回來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您去超市買一瓶牛奶,如果是日常生活消費,那麼您就實實在在付出了牛奶價格中的GST。 但是如果您買的牛奶是為了您經營用的, 比如,咖啡店,這種情況,您可以向稅局把您這瓶牛奶裡支付的GST抵扣回來。 也就是說真正為GST買單的,是最終的消費者, 英文中的Consumer。如果是消費前的必須商業過程,也就是說不是最終消費者,付出GST是可以抵扣回來的。 在商業運作中和在日常消費中, GST 在商品價格中的表達方式是不同的。比如, 如果是$115 的最終價格, 那麼日常消費中的表述就是價格為$115 , 並註明其中包含了$15 的GST , 而商業運作中,報價會是 $100+$15。這裡的區別是, 商業運作中,可以將這個$15的GST向稅局抵扣回來。而作為消費者,只是告訴您, 您付出了$15 的GST。 房產物業中的GST 新西蘭的物業通常分為兩大類: 商業物業(Commercial) 和居民住宅物業 (Residential) 。 住宅物業,在新西蘭法律上是這樣定義的,是指那些用於或目的是用於居民居住的物業,可能只限於居民居住,或者是大部分用於居民居住。 商業物業,顧名思義,是用於進行商業活動的物業, 比如: 辦公樓,倉儲,酒店,零售,  工業大樓,公共設施等等。新西蘭政府對其也有明確的資源劃分,只能建在規範的區域內: 比如工業區,輕工業區,商業區等。 我們用於自住或出租給別人居住的房產,通常就是居民住宅物業了。 絕大部分的房產物業買賣的價格中都包含著GST,但商業物業和住宅物業在體現上不同。 商業物業在買賣合同的成交價中, 會清清楚楚列明GST, 也就是價錢+GST(if any  如果有的話),其實這符合商業運營的常規。住宅物業的價格中通常都沒有列出GST這個欄目。 有的人會想,商業物業中多了要支出的GST,我在購買自住房時是沒有的。是的,居民住宅物業中不會把GST列出來,但並不是說您購買的價錢中沒有GST,相反,您購買的是包含了GST之後的價格。  為什麼這麼說呢? […]

本地

公共網域   10月8日(週五),據Stuff新聞網報導,由於警方在法院上訴成功,一名小偷如今必須把價值 73,000 紐幣的金條上交。 此前,這名小偷被當場抓獲時,警方在其包中發現了這些金條。但在之前的審判中,由於證據不足,小偷得以將大部分金條保留。 去年2月,慣犯小偷雷蒙德·勞(Raymond Law)因闖入洗衣店被抓,並被判入獄 23 個月。他承認自己入室盜竊,並從多處場所盜竊了 11,000 紐元。 當場被抓時,雖然警方還發現了金條,但審判中由於證據不足,法官下令其必須出售金條,向官方支付承認盜竊的 11,000 紐元,然後其餘的錢可以自己保留。 那些金條的價值為 73,224.75 元。 公共網域   當時其案件在奧克蘭高等法院審判。法官表示,雖然被告關於黃金的來源證詞「沒有說服力」,但警方也無法指正其具體來源,法院不能因被告之前的罪行做推斷,若作為間接證據,金條也還不夠充分。 但警方對該裁決提出上訴。 10月8日(週五),上訴法院公布了判決結果,稱所有黃金都應歸官方所有。 上訴法院在判決中表示,被告對黃金的來源,以及盜竊時為何在他包裡的解釋可信度很低。 他最初說,他在加拿大祖母給了他黃金,兩周後又說他的祖母在 1993 年去加拿大旅行時把黃金給了他父親。 就搶劫時他為何把金子放在包裡,被告說,是因為他剛剛和他的伴侶吵架了,因此不想把金子留在家中。 雖然紐西蘭並沒有人報告丟失了金條,但警方通過上面的序列號,追溯到西澳大利亞珀斯的一個金幣廠,且這些金條是在所謂的「去加拿大旅行」 17 年後鑄造的。 上訴法院表示,被告沒有提供任何書面證據支持他聲稱的黃金來源,也沒有再辯護。「雖然單獨的證據鏈本身可能不足以批准申請,但把所有證據鏈一起考慮時,我們對金條是被盜財產的可能性較大表示認同。」 根據相關立法,警方只需證明資產來自重大犯罪活動的可能性即可,無需證明資產與刑事定罪直接相關。 警方於是向高等法院提交文件,申請將黃金沒收交給官方。 據報導,由於被告未提出反對,目前黃金已經移交。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Pexels / Pixabay)   一般情況下,人們轉賣二手商品時,不會像賣新商品那樣賺錢,但封鎖期間紐西蘭的二手車市場行情打破了這一慣例。 據 1 NEWS 報導,因進口延遲、本地供應量低,與疫情前相比,二手車的要價已漲了 35%。目前,紐西蘭的二手車成交價比以往都高,成交的速度也更快。 例如,去年 1.8 萬紐元就能成交的 2016 款馬自達 Axela,如今成交價近 2 萬。 一些趕在政府對皮卡車型收稅前買Toyota Hilux的人,有的要比以前多花近 5,000 紐元。 Trade Me Motors 的銷售總監對 1 NEWS 表示,供需經濟學導致了這一現象,供應少了,但需求仍很高。 此外,這位銷售總監還說,很多紐西蘭人把海外度假的預算花在了買二手車等大件物品上。現在,2016 款豐田 Hilux 的上市價格已比兩年前高出 9%。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boulder copper butterfly」(Possums’ End / wikicommons CC-BY-4.0)   紐西蘭的自然環境優異,不過可能是氣候過於涼爽所致,這裡的蝴蝶不算太多。據Stuff新聞網報導,最近,在一位生態學家及一所基督城學校師生的共同努力下,一個紐西蘭特有品種的蝴蝶棲息地被成功建起來,這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 決定推進這個項目的是一名坎特伯雷生態學家,名叫布賴恩.帕特裡克(Brian Patrick)。他從 5 歲開始就對昆蟲世界著迷,尤其是蝴蝶。 為了向年輕一代傳授更多相關知識,今年 2 月,他幫助基督城的伯恩賽德(Burnside)小學,建了一個紐西蘭特有種的蝴蝶棲息地,並得到了學校老師和家長的支持。 該棲息地是專為紐西蘭的一種銅色蝶「boulder copper butterfly」而建的。帕特裡克表示,給這種蝴蝶建棲息地,在紐西蘭還從未有人成功過。因此,他做了大量準備工作,並對這個項目抱有非常高的期待。 「boulder copper butterfly」(Jon Sullivan / wikicommons CC-BY-4.0)   據報導,就在幾天前,他接到了學生興奮的電話,說在學校周圍發現了三四隻這種蝴蝶。 「這真是一個奇蹟,因為此前所有人都未成功過,而我們第一次在學校做就做成了,所以我很激動,」帕特裡克對Stuff表示。這一嘗試將成為一個持續的科學項目,讓更多的孩子得以觀察並了解這個物種。 在得知有其他學校也想參與進來,並想給這種蝴蝶起一個正式的學名時,帕特裡克表示他非常興奮,並說提高對紐西蘭各種蝴蝶的認識,並照顧這些特有的物種很重要。 他把這看成是「在紛雜喧囂的世界裡,相信你在做甚麼的問題」。 「boulder copper butterfly」(Kimberley Collins / flickr CC BY 2.0)   實際上,如今已經退休的這位生態學家的日程表,仍被各種項目占得滿滿的。 他一直在全國各地到處跑,進行實地考察以發現新的蝴蝶物種,並進行公開演講等活動推廣大眾對該物種的認識。 他記有各種昆蟲信息及圖畫的筆記本被奧塔哥博物館收藏。據報導,他的第二個筆記本也將很快在那裡展出。 在即將來臨的夏天,帕特裡克的目標是重新發現米爾福德峽灣的一種銅色蝶。 作為十年前最後一個看到過那種蝴蝶的人,他表示,這種蝴蝶可能已經滅絕,但他懷疑它仍在附近徘徊,需要做的只是仔細找找看。 他說:「我一直在尋找新事物。」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