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華人再成政治獻金主角 捐款法案難改

17 Sep,2019 | 政策法規, 本地新聞

華裔富商為國家黨捐獻巨資的細節再次曝光,本週在新西蘭政界和各大主流媒體掀起了不小的波瀾,引發了各界對外國干擾新西蘭選舉和政界等方方面面的擔憂。很多人都在呼籲,希望政府和主要黨派,必須加快新西蘭的捐款法案改革的步伐,以減少目前捐款法案中,可能存在的外國干預新西蘭政治的風險。

國家黨黨鞭、現國會獨立議員詹米-利.羅斯(Jami-Lee Ross)本週爆料,中國賽馬產業億萬富豪郎林,在2017年大選前,通過他所擁有的在新西蘭註冊的中資公司——內蒙古萊德馬業集團新西蘭公司,向國家黨一次性捐獻了15萬元。

Advertisements

羅斯在去年因為與國家黨黨魁賽蒙.布裡奇斯(Simon Bridges)發生矛盾,被迫退出國家黨;作為報復手段,羅斯曝光了同樣與中共統戰組織有密切關係的華裔富商張乙坤,曾經一次性捐款10萬元給國家黨,並披露張同時還要求把自己以為的華裔生意夥伴列入國家黨名單議員的候選人名單上。

中國億萬富豪有統戰背景?

早在2017年9月發表的對中共海外統戰組織和活動的研究報告《魔法武器》中,坎特伯雷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安-瑪麗.布萊迪(Anne-Marie Brady)教授,就已經揭示了郎林的統戰背景,報告中說:「2017年,內蒙古萊德馬業集團(新西蘭)有限公司的老闆郎林,向國家黨捐獻了15萬元。」

報告中還披露,「郎的公司得到了中國政府的投資公司——中信(中國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的支持。他通過進口新西蘭賽馬到中國,來擴大中國賽馬業,這項計劃得到了中信公司的贊助。而中信公司是在中共統戰部的主持下成立的。」

這筆政治捐款並不違法

Newsroom新聞網的政治記者山姆.薩赫戴瓦(Sam Sachdeva)在文章中說,「很明顯,新西蘭關於政治捐贈的法律需要改變,但在2020年大選之前的任何改革,都需要政治家加快步伐才能做到。」

從某種意義上講,一名國家黨高級議員、前內閣部長,參與了一家在新西蘭註冊了的中國公司捐贈的15萬元事件,這個消息本身可能並不起眼,因為接受這筆捐款的托德.麥克萊(Todd McClay),在2017年大選之前就公開了這筆款項,他並沒有違反新西蘭的法律。

但「新西蘭先驅報」關於這個問題的報導,卻說得很明白:披露這件事,並不僅僅是要揭露任何非法捐款活動,而是要揭示什麼樣的捐款可以——而且應該——有資格作為新西蘭政治的合法捐款。

捐款法案存在漏洞 急需改變

薩赫戴瓦認為,在外國干涉國內政治問題成為全球關注的議題、並且新西蘭國會已經開始對此進行調查的時候,仍然允許外資在新西蘭註冊的企業為沒有重大保障措施的政黨提供資金,這是新西蘭一個需要儘快關閉的明顯的漏洞。

目前新西蘭選舉法禁止外國公民捐款超過1500元,但如果他們控制或所有的公司在新西蘭註冊,就可以以公司的名義捐款。

特別是在2020年大選已經開始啟動的現在,各政黨都需要大量的資金贊助進行大選。而目前已經接近尾聲的地方政府選舉,也同樣存在著外國干擾的問題。上屆奧克蘭市長選舉,就被爆出通過中國富商參與的晚餐會,籌得大量捐款。

羅斯表示,他希望國會司法委員會能夠限制政治捐款,政黨可以接受個人、而不是公司或其他法律實體的捐款,儘管這會給工會和企業分別向工黨和國家黨捐款帶來問題。

布萊迪教授告訴新西蘭先驅報,外國捐款政策需要收緊:「我們需要做的是,改變外國人或外國公司通過成立一家新西蘭公司進行捐贈的情況。」

布萊迪教授說,讓外國捐款者能夠通過在新西蘭註冊的公司來捐款,這等於在新西蘭的選舉制度中留了個「後門」,會破壞新西蘭政治制度的完整性。

總理嘉欣達.阿德恩(Jacinda Ardern)也表示,這些捐款似乎很多都違背了「法律的精神」。

國家黨選舉改革發言人尼克.史密斯(Nick Smith)議員,也呼籲改變有關政治捐款的法律條款,他在今年1月份說,應該只有新西蘭公民或永久居民,才能夠向政黨或候選人捐款。

兩大黨均與政治獻金有染?

Newsroom的文章說,國家黨目前還將面臨一個更大的捐款問題,就是被驅逐出國家黨的獨立議員羅斯,在今年初對國家黨及其黨魁布裡奇斯提出的指控,主要針對奧克蘭華裔富商張乙坤的10萬元捐款事件。

這筆捐款並不像朗林的捐款是通過公司進行的,並且張乙坤是新西蘭公民,不存在外國人身分的問題,儘管他被揭出有中共統戰背景。

雖然布裡奇斯和國家黨都否認了這些指控,但是,隨著嚴重欺詐辦公室對這些指控開始調查,國家黨在一段時間內,恐怕會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報導說,雖然近年來工黨似乎沒有收到任何類似性質的政治捐款,但工黨的手似乎也不完全乾淨。

正如Stuff新聞網在上次大選前報導的那樣,工黨通過以高得離譜的價格拍賣藝術品,而獲得了數萬元的變相捐款,他們將該藝術家稱為捐贈者,而不是稱為掏錢者——這似乎也違反了政治捐款的法律精神,但是在法律條文的字面上,卻沒有違反任何條款。

前總理海倫.克拉克(Helen Clark)在推特上發文說,「金錢政治」對全世界都是個詛咒,它腐蝕了民主進程。在新西蘭,民眾長期以來就一直在譴責它,但仍會在任何妥協了的信息曝光後大跌眼鏡。媒體所呼籲的、對於公共資金和更嚴格的捐款的規則在哪裡呢?」

國會對外國干擾調查 步履維艱

國會對外國干涉的調查自去年啟動以來,就一直受到各種問題的困擾。以至於國家黨高級議員、國會司法特別委員會成員尼克.史密斯說,這項調查「已經成為一場鬧劇」。

Newsroom的報導說,國會司法特別委員會針對外國對新西蘭干涉的調查,已經進行了近1年的時間,但似乎有點功能失調,在不到四個月的時間內,主席已經換到了第6任。

這項調查從一開始就落後於時間表,之後又面臨著各種障礙、推延和領導層的變化,所以到目前為止,仍然沒有確定向國會提交報告的日期。

司法部長安德魯.利特爾(Andrew Little)表示,如果繼續拖延,他願意在沒有委員會的情況下採取行動;而在國家黨方面,史密斯則希望與利特爾一起,在兩黨的基礎上加速進行改革。

新西蘭先驅報的克萊爾.崔外特(Claire Trevett)認為,除非工黨和國家黨能夠達成共識,否則捐款規則的改變就不可能實現,因為各方都為自身的利益而苦惱——工黨不希望改變會限制工會給自己的捐款,而國家黨也不希望它的公司金主們因此受到限制。

目前各政黨已經開始進入明年的大選狀態,如果在政治捐款的法律中仍然有許多漏洞可鑽,國會又沒有任何措施來修補,那對於普通新西蘭民眾來說,恐怕是很難能接受的。

間諜機構籲政治捐款透明

新西蘭的間諜機構負責人警告,他們早就知道在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政治領域,都存在著令人不安的外國捐款和「關係建設」問題。

本週二下午(8月27日),作為對最近選舉定期審查的一部分,新西蘭安全情報局(SIS)局長瑞貝卡.基特裡奇(Rebecca Kitteridge),和政府通信安全局(GCSB)局長安德魯.漢普頓(Andrew Hampton),出席了國會選舉委員會的聽證。

兩位情報機構的負責人都告訴國會議員,他們支持披露政治捐款的「更嚴格」條款規定,但同時表示,全面禁止外國政治資金,並不能阻止外國干擾。

「因為你可以看到,一個外國人或團體,可以輕易地利用新西蘭的代理,來解決這樣的禁令問題,」基特裡奇說,「我們知道,外國很擅長理解和解決監管制度問題。」

「透明度越高越好,」基特裡奇建議,「更嚴格的捐款來源披露要求」,將有助於安全情報局的調查工作,提高其追蹤捐款來源的能力。

基特裡奇還說,安全情報局擔心任何試圖以這種方式掩蓋其外國來源的捐款渠道。

「我們關注這些活動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為一旦影響關係或者是互惠關係建立,它們就可能被用作促進未來干擾或間諜活動的槓桿。」

景點

  今年,一直有大量的國際旅行者試圖來到紐西蘭,但都未能成功。據Stuff新聞網報導,這個無比沮喪的群體中還包括一隻憤怒的斑尾鷸。 在紐西蘭,斑尾鷸(bar-tailed godwit)是最常見的一種遷徙鳥類。這種鳥長相不太起眼,上體一般為棕色,下面羽毛顏色淡一些,腿比較長,還長有一個長而尖的雙色喙。 但這種鳥是所有非海鳥中,不間斷飛行時間最長的。且與海鳥不同的是,在整個飛行途中,它們不可能一邊飛一邊還有零食吃。 每年這段期間,都會有超過8萬隻濱鳥從位於北極圈的阿拉斯加遷徙至此,龐大的鳥群數量外加 12,000 公裡的直飛旅程,讓它們的太平洋穿越之旅猶如史詩一般。 最近,一位濱鳥中心的志願者大衛.勞裡(David Lawrie),把一隻遷徙受阻的斑尾鷸的故事發到了 Twitter 上,一下激起了很多 Twitter 用戶的關注。 這只被他們稱為Kupe的斑尾鷸(也被編號為4BWRB),因其腿上帶有一個微型無線電發射器,讓人們發現在它嘗試飛到紐西蘭的途中,突然放棄繼續前行,並花了57小時折返到美國阿拉斯加的一個河流三角洲。 勞裡說,很明顯,這只斑尾鷸在北太平洋遇到了強烈的逆風。它預計到自己會遭遇一場可怕的風暴,於是決定循原路返回並好好休息。 這位鳥類愛好者說,Kupe的這一舉動非常有趣,因為這說明鳥類有能力做出理性的決策,而不是純粹驅於本能的只知道往前飛。 勞裡估計,Kupe掉頭飛回阿拉斯加的這趟旅程會消耗掉它大部分的脂肪儲備,因此在它重啟紐西蘭之旅之前,需要好好休息並補充食物。 同時,勞裡指出,由於阿拉斯加不久後地面就會開始結冰,因此Kupe沒法一直留在那裏不動:「它會用完它的脂肪儲備。看看還會發生甚麼事會很有趣。」 「我非常有信心它最終會來到這裡,只是會比它預期的晚一兩個星期」,勞裡推測道。 在 Twitter 上,不少用戶都在密切關注這只鳥的動向。 有的網友說,願它能恢復體力,並能在重返紐西蘭的路上一路順風。 還有的網友說,要是上帝也會出現情緒化的話,也會對此感到沮喪。 一年前,被追蹤的另一隻斑尾鷸創下了跨太平洋遷徙的記錄:在 9.3 天內跨越了 12,000 多公裡,時速接近 100 公裡。 勞裡所在的這個名為Pūkorokoro Miranda Shorebird Centre的濱鳥中心是鳥類觀察者的一個熱門目的地,其附近的 8000 多公頃的潮間帶,是許多濱鳥物種的主要棲息地。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紐西蘭北島以乳製品聞名的塔拉納基(Taranaki)地區,在幾年後很可能還會成為繼豐盛灣之後的鱷梨(牛油果)主要產區,因為這裡的一家經濟發展機構正在大力推動鱷梨果樹的栽培項目,今明兩年就計劃種下上萬棵果樹。 鱷梨是紐西蘭僅次於奇異果、蘋果、釀酒葡萄的第四大出口水果。 據Stuff網站報導,塔拉納基經濟發展機構 Venture Taranaki 表示,他們正在大力促進該產業的發展,以幫助該地區實現經濟多元化。今年,塔拉納基將會種下6000棵鱷梨樹,明年預計還會再種10,000 棵。 雖然一般人們只在北塔拉納基(North Taranaki)地區種植少量熱帶樹木,但 Venture Taranaki 首席執行官賈斯汀.吉利蘭 (Justine Gilliland) 表示,該機構去年委託編寫的相關報告指出,奧帕克(Opunake)附近一處也很適合種植鱷梨。 一般鱷梨園的面積為 3 到 5 公頃,每公頃可種 100 到 400 棵鱷梨樹。 吉利蘭說,塔拉納基的鱷梨種植規模可能沒有豐盛灣大,但很具潛質能發展出規模合理的商業種植水平,因此這裡很可能會成為鱷梨的下一個重要產區。 根據苗圃的訂單,她表示,今年及明年,該地區將種下16,000 棵鱷梨樹。 一位在其他地區擁有鱷梨果園的種植園主表示,他決定今年10月要種下 4500 棵鱷梨樹苗,且要讓他兩個孩子一起幫忙,讓孩子在動手中也有所收穫。 他說,今年種的鱷梨明年就會開花,下一年就能結出少量果實。然後,水果的產量每年都會翻一番,到第五年就能獲得投資回報了。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9月9日是世界电动汽车日(World EV Day),寶馬集團(BMW Group)發佈了其未來二十年的電動出行戰略規劃地圖。除了消費者可以期待的性能和豪華的品牌基因在電動出行方向的彰顯,更融入了環保和永續發展的目標。 從他們帶來的這張時間表可以看出他們對這個目標的規劃和佈局。看上去更像是一張慶祝世界電動汽車日的禮單。          今年第四季度至明年第一季度,寶馬將推出三款全新的全電動車型   明年寶馬集團將成為在紐西蘭推出電動車型號最多的汽車製造商   到2023年,寶馬集團將推出25款電動車型,其中一半以上將是全電動型的。   10年內,寶馬集團將推出1000萬輛全電動汽車   到2030年,MINI旗下的所有車型都將是電動車   再生材料優先:在未來車輛生產中,計劃將再生材料的使用率提高至50%   到2030年,把碳排放量減少一半   100%使用再生材料且100%可回收的寶馬i Vision Circular概念車,首次亮相2021年IAA     Mobility車展   寶馬集團紐西蘭的市場前景圖: 今年11月,首款採用寶馬第五代eDrive系統的iX3車型,將登錄紐西蘭,客戶將體驗到其高達460公裡的續航裡程。 在發布iX3車型的同時,寶馬還將推出全新電動技術和設計的旗艦車型iX。630公裡的續航裡程,10分鐘充電可增加150公裡續航裡程。 明年年初,寶馬還將推出全電動運動型Gran Coupe, i4車型,以及寶馬首款M型高性、零排放M50車型,為您提供400kW的動力,及510公裡的可行駛裡程。 雖然受到疫情對市場和供應鏈的打擊,但是紐西蘭寶馬集團(BMW Group New Zealand )還是有靚麗的業績表現:截至今年7月底,已有68輛MINI的 Electric Hatch車型在紐西蘭註冊,比去年同期增長了350%。寶馬的插電式混合動力車型的銷量增長了114%,突顯出寶馬iPerformance車型在當地市場的強勁增長。     除了不斷強力推出新型號,構築未來汽車品類框架圖,寶馬集團也在可持續發展領域倍加努力。計劃到2030年,讓行駛中的每輛汽車碳排放量比2019年少一半。 從去年開始,寶馬集團全球工廠使用的電力已100%來自可再生能源。 汽車廢料回收方面,寶馬每年可從近250萬輛汽車中回收76萬噸材料廢料,回收率高達99%。 強大的科技實力也為寶馬集團的在永續製造方面提供了高水平的保障。   支撐電動機的 BMW 特定設計原則免除了轉子中對稀土金屬的需要。 iX3 製造鋁鑄件和熱塑性塑料中大量使用再生原材料。 BMW iX 的內飾使用 FSC 認證的木材、用橄欖葉提取物鞣制的皮革和其他天然材料。回收漁網是用於製造地板覆蓋物和墊子的原材料之一。   寶馬 i 循環概念車(BMW […]

本地

  今年,一直有大量的國際旅行者試圖來到紐西蘭,但都未能成功。據Stuff新聞網報導,這個無比沮喪的群體中還包括一隻憤怒的斑尾鷸。 在紐西蘭,斑尾鷸(bar-tailed godwit)是最常見的一種遷徙鳥類。這種鳥長相不太起眼,上體一般為棕色,下面羽毛顏色淡一些,腿比較長,還長有一個長而尖的雙色喙。 但這種鳥是所有非海鳥中,不間斷飛行時間最長的。且與海鳥不同的是,在整個飛行途中,它們不可能一邊飛一邊還有零食吃。 每年這段期間,都會有超過8萬隻濱鳥從位於北極圈的阿拉斯加遷徙至此,龐大的鳥群數量外加 12,000 公裡的直飛旅程,讓它們的太平洋穿越之旅猶如史詩一般。 最近,一位濱鳥中心的志願者大衛.勞裡(David Lawrie),把一隻遷徙受阻的斑尾鷸的故事發到了 Twitter 上,一下激起了很多 Twitter 用戶的關注。 這只被他們稱為Kupe的斑尾鷸(也被編號為4BWRB),因其腿上帶有一個微型無線電發射器,讓人們發現在它嘗試飛到紐西蘭的途中,突然放棄繼續前行,並花了57小時折返到美國阿拉斯加的一個河流三角洲。 勞裡說,很明顯,這只斑尾鷸在北太平洋遇到了強烈的逆風。它預計到自己會遭遇一場可怕的風暴,於是決定循原路返回並好好休息。 這位鳥類愛好者說,Kupe的這一舉動非常有趣,因為這說明鳥類有能力做出理性的決策,而不是純粹驅於本能的只知道往前飛。 勞裡估計,Kupe掉頭飛回阿拉斯加的這趟旅程會消耗掉它大部分的脂肪儲備,因此在它重啟紐西蘭之旅之前,需要好好休息並補充食物。 同時,勞裡指出,由於阿拉斯加不久後地面就會開始結冰,因此Kupe沒法一直留在那裏不動:「它會用完它的脂肪儲備。看看還會發生甚麼事會很有趣。」 「我非常有信心它最終會來到這裡,只是會比它預期的晚一兩個星期」,勞裡推測道。 在 Twitter 上,不少用戶都在密切關注這只鳥的動向。 有的網友說,願它能恢復體力,並能在重返紐西蘭的路上一路順風。 還有的網友說,要是上帝也會出現情緒化的話,也會對此感到沮喪。 一年前,被追蹤的另一隻斑尾鷸創下了跨太平洋遷徙的記錄:在 9.3 天內跨越了 12,000 多公裡,時速接近 100 公裡。 勞裡所在的這個名為Pūkorokoro Miranda Shorebird Centre的濱鳥中心是鳥類觀察者的一個熱門目的地,其附近的 8000 多公頃的潮間帶,是許多濱鳥物種的主要棲息地。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據 1 NEWS 報導,紐西蘭交通局(NZTA)提出諮詢議案,計劃將汽車和摩托車的學習駕照、限制性駕照有效期,從5年延長至10年,並通過一些其他調整,鼓勵駕照持有人獲得正式駕照。 交通局相關負責人海莉.埃文斯(Hayley Evans)表示,自 2014 年 12 月推出以來,五年的駕照有效期並沒有起到鼓勵司機獲得正式駕照的作用,而是在懲罰那些無法進步的人。 交通局希望鼓勵人們更好地利用駕照系統,並鼓勵人們保留自己的駕照,以更好地發揮有效駕照的經濟和社會利益。 新的更改建議還包括取消駕照更新的90天更新窗口限制。目前,駕照持有人必須在駕照到期前90天之前進行更新,但新的變化可能會取消這項限制,且駕照持有人不需要重新參加並通過理論考試,即可更新自己的駕照。 埃文斯表示,該項調整是為了取消不必要的成本、時間壓力,以及五年一次的考試壓力,同時旨在通過系統進步鼓勵駕照持有人培養必要的技能和信心。 做此調整後,埃文斯說,新頒發的學習駕照及限制性駕照的有效期將為10年,駕照持有人在方便的時候更新駕照,還可減輕駕照系統的壓力。 據報導,《2021年陸路交通(駕駛執照)修正規則》中提出的變更,是交通部牽頭對分級駕駛執照制度進行審查所致,目的是要解決系統內的進步障礙,同時保障安全。 該諮詢工作將於今年10月8日(星期五)下午 5:00 結束。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據Stuff網站報導,一位紐西蘭前船長、海洋油畫藝術家的海洋畫作將再次被紐西蘭郵政(NZ Post)印成郵票發行,從而讓這些技法可能失傳的精品畫作,能以郵票的形式繼續代表紐西蘭的身分、歷史、文化和遺產。 這位航海藝術家名叫肖恩.加伍德 (Sean Garwood),從小在西澳大利亞州的海港城市弗裡曼特爾(Freemantle)長大,目前住在紐西蘭的納爾遜,並在此有自己的工作室。 2017年,他的作品就曾收錄於紐西蘭郵政的集郵收藏,以紀念羅斯屬地的歷史小屋。2022年,他的紐西蘭航海歷史系列作品將繼續出現在紐西蘭郵政的郵票中。 紐西蘭郵政的相關負責人麗奈特.湯森(Lynette Townsend)對Stuff表示,加伍德是與他們有合作的眾多設計師及藝術家之一。他的這些藝術品所代表的歷史「對長期集郵者具有極大的吸引力」。 加伍德也表示,他很榮幸能獲此榮譽:「作為一名前船長,我對紐西蘭人了解我們的航海歷史充滿熱情」。 同時,這位藝術家表示,重現海上場景絕非易事。「這些創作非常非常具有挑戰性。經典的海洋繪畫,是最難掌握的藝術流派之一,因為你必須畫海洋,而畫海洋是一件非常非常困難的事情。」 在進行創作時,他說,一切都要通過他的頭腦完成,沒有照片參考:「這是一種本能的繪畫,一種回顧,回憶我在海上的歲月,並將其帶入藝術作品中。」 據 Stuff 此前報導,在繁忙的港口城市——弗裡曼特爾長大的這位藝術家在全職從事藝術創作之前,曾在一艘深海拖網漁船上工作過27年。 他的父親也是一位全職畫家,並在此之前是一艘領航船的船長。 加伍德於 2017 年曾對Stuff透露,他已故的父親是一位「了不起的藝術家」,且對他的生活以及職業生涯都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在他童年時期,加伍德駕駛領航船的父親,因為藝術生涯的成功,放棄了自己的航海生活,並專心作畫。 加伍德說,他也想像父親那樣出海或畫畫,於是他選擇先去海上航行,並在此期間盡可能多地練習素描。三年後,他則將職業從出海轉向了美術創作。 他指出:「你真的必須在海洋上生活和工作才真正能夠將其畫下來。」 在今年9月13日Stuff的報導中,加伍德再次提到:「世界上偉大的海洋畫家都曾在海上度過了一段時光。」 他說,自己在創作每一件作品時,都「在應用第一筆筆觸之前」進行了精心的研究:「你在繪畫時技術上必須是正確的,但同時也不能失去藝術的詩意。」 他把這一點描述成「進入海洋繪畫的自然過程」,並表示,這也是他一直想做的事情。 加伍德被認為是世界上僅存的幾位海洋油畫藝術家之一。 他也表示,必須是在海上生活並工作過的人才能描繪海洋:「今天世界上已經很少有海洋油畫藝術家了……因為人們沒有知識或耐心去做這件事。他們沒有繪畫船隻和海洋的知識。」 加伍德把他的父親與他自己的繪畫風格稱為經典現實主義。 他說,這是一種特殊的藝術形式,「是拿起畫筆做不到的」。 10月9日至24日,加伍德將在奧克蘭的喬納森.格蘭特畫廊(Jonathan Grant Gallery)展示自己的作品。 該展覽名為A Painted Voyage(彩繪航行),其紐西蘭航海歷史系列創作同樣會在展覽中出現。 據報導,再次獲得紐西蘭郵政的郵票出版榮譽,是在該展覽敲定後得到的。 若想了解這位藝術家的更多作品,可以點擊這裡。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