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政府癌症行動計劃的好壞之處

17 Sep,2019 | 政策法規, 本地新聞

近日,政府發布了未來10年的癌症行動計劃。這一備受期待的計劃旨在為減少新西蘭令人震驚的癌症統計數據,整合一個統一的方法,並對真正的新西蘭人產生影響。

據《新西蘭先驅報》報道,癌症患者者戴維•唐斯(David Downs)表示,這個計劃有很多可取之處,但有一些並不能引起他的共鳴。作為一個在新西蘭和國際上有著直接癌症治療經驗的人,他想他應該記錄下他所看到的新癌症計劃的好、壞和醜陋之處。

Advertisements

首先來說好的方面。有計劃顯然是一件好事,而且它的目標是以行動為導向的。該計劃本身有一個良好的框架,包括尋求的四個關鍵成果(一致的和現代的癌症護理系統;公平的結果;減少癌症;更好的生存)。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個新的董事已經到位,並且已經向藥管局(Pharmac)承諾了額外的資金。

在該計劃中,我們很高興看到重點放在預防和早期發現上——我們知道這兩件事都將產生巨大的長期影響。我還讚揚重點關注毛利人和太平洋島嶼人民健康結果的不公平現象,並研究在交付和方法方面的區域差異。

壞的一面是,該計劃缺乏可衡量的目標,也沒有具體的時間表或行動負責人。一個沒有時間表和目標的計劃是一個願望。在某些地方,它讀起來更像計劃的計劃,而不是一個可度量的和具體的方法。據我所知,該機構將需要幾個月的時間來建立,並將鼓勵那些負責任的人優先為該計劃的各個部分設定目標——哪些是可以衡量的,哪些是可以完成的。

他認為這個計劃錯過了一個機會,他表示,「讓我們看看更廣泛的癌症支持團體如何能更有效地運作——在我看來,我們有很多癌症支持組織都在很好地幫助病人和他們的whanau,但也在努力爭取擴大規模和資金。」

「同樣,在研究領域,我們有許多獨立工作的組織,並為資金競爭,無論是公共的還是私人的。國家癌症計劃和機構將有機會精簡這兩個系統,以最大限度地發揮對新西蘭和新西蘭人的影響。」

「這裡有一些潛在的醜陋之處。首先,我擔心癌症治療正在成為一個政治問題,我認為癌症發病率如此之高,需要一個無黨派人士的共同努力。我們應該把癌症護理領域視為一個擱置政治分歧、致力於嚴肅的長期行動的領域。另外,不要使其成為一種官僚主義行為,也不要失去該部機制的緊迫性。該計劃必須繼續關注個人、可衡量的結果和緊迫性。」

「總的來說,我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開始,但可能有點平淡無奇。但我知道這是一個開始,如果機構、支持團體和個人提供反饋並更『向前一步』,那麼這可能是新西蘭在預防和治療癌症方面真正變革的開始。」

「我將提供我的反饋意見,我希望從中得出的結論將是一份詳盡,可衡量,全面規劃和全面的計劃,緊急執行我們令人震驚的癌症統計需求。」

戴維•唐斯(David Downs)在他的著作《癌症的溫和接觸》(A gentle Touch of the Cancer)中記錄了自己與晚期淋巴瘤的個人鬥爭,目前正在為癌症研究籌集資金,並幫助其他患者與癌症作鬥爭。

景點

  一年多以來,國際遊客的流失讓紐西蘭南島的旅遊業面臨困境。據Stuff新聞網報導,今年4月份接管峽灣地區(Fiordland)旅遊管理工作的機構Great South,已經想出了一些新的營銷理念。 紐西蘭環保部(DoC)的數據顯示,2020/2021旅遊季乘船訪問米爾福德峽灣(Milford Sound)的人數,比截止於去年2月的上一個旅遊季少了73%。 然而,由於邊境關閉,除了南北島之外,紐西蘭最大的斯圖爾特島(Stewart Island)的遊客數量卻有所增加,一些景點的訪問量多了37%,住宿也增長近3成。 Great South 的相關負責人波比.布朗(Bobbi Brown)對Stuff表示,與以前相比,前往斯圖爾特島旅遊更方便了。由於航班時刻表的調整,從奧克蘭飛往該島唯一的城鎮奧本(Oban),僅需三個半小時。 該島同時被很多紐西蘭人列在自己的「遺願清單」上,布朗說,這也意味著無法出國旅遊時,紐西蘭人會熱衷去斯圖爾特島旅遊。 借鑒斯圖爾特島的一些經驗,Great South 正在計劃向紐西蘭遊客推銷峽灣地區。 據報導,在邊境關閉前,峽灣地區 75% 到 80% 的遊客都來自國外,且此前這個地區從未向國內遊客推廣過。 布朗說,等到奧克蘭人能再開始旅行,他們則將發起一項新的營銷活動,突出峽灣地區獨特的環境,且把弗卡吉爾(Invercargill)機場定位為南部門戶,聰明地向人們推出旅行路線。 峽灣商業協會主席內森.本費爾(Nathan Benfell)表示支持,並說他鼓勵人們從因弗卡吉爾機場,通過設計好的風景路線前往蒂阿瑙(Te Anau)等地,通過大教堂山峰上野餐喝茶等活動,充分感受這裡的「遠離喧囂」。 就如何推廣正處於艱難時期的蒂阿瑙問題,該地區的旅遊業者還考慮了一些有趣的提議,包括根據該地白天時間長的特點,讓人們在該地區「永久使用夏令時」,來讓遊客多出一個小時體驗各項活動。 這個建議被認為是一個「非常好的想法」,且「可能也會引起一些關注」。 據報導,很多運營商都已在參與該想法的具體策劃工作,Great South 也正在考慮該建議的執行與後勤問題。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9月20日(週一),紐西蘭警方逮捕了兩名試圖越境進入奧克蘭的男子。在對其車輛進行搜查時,警方在其車內發現了三桶肯德基炸雞、數量不詳的薯條,以及超過 10 萬紐元的現金。 當時,奧克蘭還在實施嚴格的4級封鎖措施,禁止人們在未經批准的情況下跨警報區域旅行,同時奧克蘭的 Covid 限制包括禁止外賣。 在其二人被捕後,警方發言人表示,當時在奧克蘭南部邊界附近小路上巡邏的警察,發現一輛可疑車輛正在碎石路上行駛。「當看到警車後,該車立即掉頭並試圖躲避警方。」 在該車最終靠邊停車後,警方確定其二人從哈密爾頓前來,試圖進入奧克蘭。警察對車輛進行搜查,發現了「現金、空袋子和大量外賣」。 警方的證據照片顯示,車中的「大量外賣」至少包括三桶炸雞、十份涼拌捲心菜和數量不詳的薯條。 這兩名年齡分別是23歲和30歲的男子,因違反了衛生令而被傳喚出庭。警方表示他們可能會面臨進一步的指控。 英國《衛報》將此次逮捕的場景描述為「類似於好友犯罪喜劇的情節線」,並表示這引起了一些紐西蘭人的共鳴,尤其是在嚴格的4級封鎖中度過了一個月的奧克蘭人。 但報導同時指出,該行為確實嚴重地違反了紐西蘭的封鎖規定,違反《Covid-19公共衛生應對法案》可能會被判處最長六個月的監禁,或最高 4,000 紐元的罰款。 次日的9月21日,紐西蘭總理傑辛達.阿德恩 (Jacinda Ardern)在Covid-19簡報會上宣布,政府將增加違反警報級別規則的罰款,以反映違規行為的嚴重程度。 個人違規通知費將從 300 紐元增至 4000 紐元,若等到法院強制執行,違規費將變成「罰款」,個人最高罰 12,000 紐元。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紐西蘭的南島從來不缺美麗和色彩,薰衣草小小的紫色花瓣卻以其迷人的香味,高雅的紫色和海洋般的呈現,讓無數人著迷, 為南島添上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薰衣草的起源可以追溯到 2500 多年前。名字“Lavender ”来自于拉丁语“lavare”,它既以草自稱,生命中有草的柔韌和生生不息,它的花沒有常見的花張揚,卻有一種獨有的浪漫典雅,花期非常長, 散發的香氣獨特持久,被譽為“香草之王” 。從它提煉出的精油有療愈功效。 瓦納卡是紐西蘭南島的久負盛名的度假小鎮,位於同名湖泊的南端,在這裡可以欣賞到遠處雪山的美景。 瓦納卡薰衣草農場(Wanaka Lavender Farm)距離瓦納卡僅幾分鐘路程,佔地面積 20 英畝,這裡是一片由農場主精心設計打造的薰衣草花海,遠處是山頂還披著白雪的高山, 那種空曠雄壯,遇上浪漫經典之致的薰衣草花海 ,想像一下,怎樣的體會? 除了供遊客欣賞,它還是一個繁忙運作的農場,有許多有特色的產品, 遊客可以先睹為快,先買為快。 多年以來,這裡是來南島旅遊的打卡之地。 農場參觀     來這裡盡情欣賞薰衣草花海,體驗它的魅力吧。 這裡有不同種類的薰衣草,用不同的設計形狀呈現,你可以徜徉在薰衣草的花道中間,讓清風徐徐將花香送到你的身心每一個角落。 整個農場,都沉浸在薰衣草香中。在這迷人的香氣中,你可以和農場裡的小動物親密接觸,玩花園遊戲。 農場設有茶室,什麼時候,你都可以坐下來, 喝一杯花草茶放鬆心情。 茶室還有獨特的的薰衣草冰淇淋和各種茶點,供你享用。  喜歡的話,記得品嚐他們自製的湖泊蜂蜜。 農場也生產很多天然的農產品。 最富盛名最受歡迎的,當然是他們的薰衣草精油產品系列和相關產品。 來這裡的遊客,常常會先到先得,先睹為快。 農場幾乎全年全天開放,只有聖誕節12月25日休息。具體如下: 9月-5月 上午9點-下午5點 6月-8月 上午10點-下午5點 地址:36 Morris Road, Wanaka 9382 薰衣草產品系列 瓦納卡薰衣草農場生產美麗的薰衣草系列產品。還有當地的 Lakes Honey 和許多手工製品,有許多都是非常有特色的,值得擁有。 這些在農場的商店內都有出售,客人可以品嚐,體驗和感受,難得的色香味全方位享受。 當然,有很多產品在他們的網站都有出售,免除您的遺憾之心。 他們的薰衣草系列產品非常全,涵蓋: 精油 蜂蜜 按摩霜和油 沐浴油和鹽 […]

本地

  一年多以來,國際遊客的流失讓紐西蘭南島的旅遊業面臨困境。據Stuff新聞網報導,今年4月份接管峽灣地區(Fiordland)旅遊管理工作的機構Great South,已經想出了一些新的營銷理念。 紐西蘭環保部(DoC)的數據顯示,2020/2021旅遊季乘船訪問米爾福德峽灣(Milford Sound)的人數,比截止於去年2月的上一個旅遊季少了73%。 然而,由於邊境關閉,除了南北島之外,紐西蘭最大的斯圖爾特島(Stewart Island)的遊客數量卻有所增加,一些景點的訪問量多了37%,住宿也增長近3成。 Great South 的相關負責人波比.布朗(Bobbi Brown)對Stuff表示,與以前相比,前往斯圖爾特島旅遊更方便了。由於航班時刻表的調整,從奧克蘭飛往該島唯一的城鎮奧本(Oban),僅需三個半小時。 該島同時被很多紐西蘭人列在自己的「遺願清單」上,布朗說,這也意味著無法出國旅遊時,紐西蘭人會熱衷去斯圖爾特島旅遊。 借鑒斯圖爾特島的一些經驗,Great South 正在計劃向紐西蘭遊客推銷峽灣地區。 據報導,在邊境關閉前,峽灣地區 75% 到 80% 的遊客都來自國外,且此前這個地區從未向國內遊客推廣過。 布朗說,等到奧克蘭人能再開始旅行,他們則將發起一項新的營銷活動,突出峽灣地區獨特的環境,且把弗卡吉爾(Invercargill)機場定位為南部門戶,聰明地向人們推出旅行路線。 峽灣商業協會主席內森.本費爾(Nathan Benfell)表示支持,並說他鼓勵人們從因弗卡吉爾機場,通過設計好的風景路線前往蒂阿瑙(Te Anau)等地,通過大教堂山峰上野餐喝茶等活動,充分感受這裡的「遠離喧囂」。 就如何推廣正處於艱難時期的蒂阿瑙問題,該地區的旅遊業者還考慮了一些有趣的提議,包括根據該地白天時間長的特點,讓人們在該地區「永久使用夏令時」,來讓遊客多出一個小時體驗各項活動。 這個建議被認為是一個「非常好的想法」,且「可能也會引起一些關注」。 據報導,很多運營商都已在參與該想法的具體策劃工作,Great South 也正在考慮該建議的執行與後勤問題。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據Stuff新聞網報導,代表紐西蘭新車經銷商的汽車工業協會(MIA)已撤回對政府清潔汽車標準的支持。 政府於今年1月28日,宣布引入「清潔汽車標準」這項政策,以減少紐西蘭運輸業的碳排放量。 目前,根據該標準,政府對2023年新舊進口輕型汽車的平均碳排放量限定為每公裡 139 克,下一年降至每公裡 128 克,2025年降至每公裡 105 克。 2020年紐西蘭上路車輛碳排量的平均值為 171 克/公裡,若在2025年,該水平的排放量將需要每輛進口新車支付 4950 紐元罰款,二手車需支付罰款 2475 紐元。 今年2月,交通部長邁克爾.伍德(Michael Wood)表示,政府預計到2025年該行業將「基本實現」105g/公裡的目標,因此政府不會從罰款中獲得可觀收入。 此外,在 2023 年 1 月 1 日之前,供應商無需考慮如何達成目標,政府將出台標準的第一年作為汽車經銷商對政策的熟悉期。 然而,目前紐西蘭唯一一家能夠滿足清潔汽車標準的經銷商只有特斯拉,因為該品牌只經營電動汽車。 據報導,政府設定的清潔汽車標準被諸多經銷商視為短時間跨度內無法達成的目標。 紐西蘭汽車工業協會(MIA)表示,在引入該政策時,政府表現出「對如何有效減少輕型車輛排放嚴重缺乏了解,且會給消費者帶來不必要的高額成本」。 據Stuff報導,最新版本的標準引入了 2026 年和 2027 年的新目標,旨在將減排率從現在到 2025 年底的 40% 提高到 2026 年和 2027 年的 43%。 汽車工業協會(MIA)表示,世界其他任何的司法管轄區都沒有提出這樣嚴苛的要求,再加上清潔汽車折扣(Clean Car Discount)的罰款,一些輕型車輛的價格會上漲20%。 此外,該標準要求 2022 年 1 月以後製造的所有車輛,無論新舊,都必須通過 WLTP 標準或美國 EPA 協議的測試。 […]

人物

  據Stuff網站報導,最近,在紐西蘭北帕默斯頓(Palmerston North),有一位喜歡玩 3D 打印機的男士,投入了大量的資源和所有業餘時間,為一個常見的口罩問題提供了解決方案。 這名男士名叫本.羅伯遜 (Ben Robertson),是一名風電場技術人員。在最近封鎖期間,他在家中 3D 打印出大量鼻夾供人們使用,以防止戴口罩時眼鏡起霧。 每天,他都會從早上 6 點工作到下午 3 點,運行自己的打印機,然後按照訂單整理好所需的鼻夾,再花3、4個小時把這些鼻夾分發給社區中有需要的任何人。 截至到9月19日,他已經打印了3000多個鼻夾,而他所要求的回報,只是一小筆捐款,用來支付他捐贈給醫護人員的批次成本。 出於喜愛,九個月前買了第一台 3D 打印機的羅伯遜,在私人社區網站 Neighborly 上,看到有人問如何防止戴口罩時眼鏡起霧的帖子,且有15到20條回覆都提出了這一問題。 當時他便想,這個問題肯定有辦法解決,然後羅伯遜就到一個 3D 打印愛好者論壇上,找到了這款鼻夾的原始設計。 後來,羅伯遜親手對鼻夾做了改良,以使其更舒適,並開始嘗試將其做出來。 他說,自己本以為會得到幾十人的回覆,但沒想到卻招來大批的回應。在短短不到兩周內,他就打印並發出去540個鼻夾。 隨著口耳相傳以及越來越多的訂單,羅伯遜的生產速度已經明顯趕不上供應了。 此時的羅伯遜已經意識到,大批的需求已遠遠超出了自己的供應能力,但他表示,「我認為我應該信守諾言並繼續幫助人們」。 於是,羅伯遜又買了三台 3D 打印機以跟上進度,並開始從人們那裏收取小額捐款以支付成本。 「一個夾子只需 2.50 紐元,」他說,「但這也包括將捐贈給社區的另外兩個夾子的費用。」 除了捐給社區,他也開始計劃向醫管局 MidCentral DHB 以及其他社區團體捐贈穩定的供應。 他的這一舉動讓第一批獲贈鼻夾的一位前醫護人員大為讚賞。 這位名叫蘇.奧沙利文(Sue O』Sullivan)的女士對Stuff說:「我被他的善良和慷慨所震撼。」 奧沙利文說,羅伯遜並不尋求認可或獎勵,但那是他應得的。於是,她代表社區在 Neighbourly 上寫了一篇文章感謝他。 若想查看本.羅伯遜的鼻夾,可以點擊這裡。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