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防中共特务行窃 新西兰教授办公室安摄像头

18 Oct,2018 | 本地新聞

为防止中共再度入室行窃,新西兰安全情报部门日前为坎特伯雷大学教授布莱迪的办公室安装了监控摄像头,以便进行24小时实时监控。(Gary Feuerberg/Epoch Times)

新西兰Newsroom新闻网独家披露,为防止中共再度入室行窃,新西兰安全情报部门日前为坎特伯雷大学教授、著名中共问题专家布莱迪(Anne-Marie Brady)的办公室安装了监控摄像头,以便进行24小时实时监控。

布莱迪办公室已被实时监控

 

新西兰先驱报》9月20日报导,新西兰安全情报局已对布莱迪教授的住宅和办公室进行彻查,以防被装监听设备,因为她很可能继续成为中共间谍活动的目标。

Advertisements

本周三(10月10日),Newsroom报导说,上周布莱迪办公室外面出现了一个指示牌,上面警告说,该办公室正在接受闭路电视的监控。

Newsroom未能联系到布莱迪教授,因为她人在海外。但上月布莱迪告诉新西兰广播电台,她的办公室曾两次遭劫,但它处在大学一个比较旧的位置,那里没有安装摄像头或任何安保设施。

布莱迪揭中共遭报复 国际刑警介入调查

 

去年9月,布莱迪教授因发表揭露中共对新西兰进行干预的国际论文《魔法武器》(Magic Weapons)而成为国际媒体关注的焦点。然而去年12月她的办公室两次遭遇窃贼袭击。

今年2月,她的住宅又被窃贼盯上,她的三台笔记本电脑和两部手机被盗走,但现金和贵重物品却丝毫未动。盗窃案发生前一周,布莱迪收到一封恐吓信,信中警告她“将受到攻击”。

自1990年以来,布莱迪多次因从事对中共的研究工作而受到恐吓。上月,她对《新西兰先驱报》表示,入室行窃“是一种心理战术,意在恐吓。”

布莱迪失窃案引起了新西兰警方、安全情报机构和国际刑警组织的高度重视。上月《周末先驱报》披露,新西兰安全情报局和国际刑警组织正在协助警方调查此案,布莱迪教授也因此再次成为国际各大媒体的头条报导。

国际刑警组织的介入以及调查所持续的时间和规模,足以证明当局对布莱迪失窃案的重视,该案完全没有被视为普通国内犯罪来对待。

布莱迪失窃案仍在调查中

 

警方告诉Newsroom,调查仍在进行中。总理阿丹(Jacinda Ardern)办公室没有接受记者的提问。今年2月阿丹曾对媒体表示:“如果盗窃案是对布莱迪研究工作的回应,那么谁都会感到担忧。所以毫无疑问,如果有证据证明这一点,我们应该评估并采取行动。”

新西兰情报部长利特尔(Andrew Little)在周三发布的声明中表示,刑法保护新西兰人免受腐败和间谍活动的影响。

他说:“对新西兰的海外干预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我们始终对这种威胁保持警惕。我们不断审查我们的保障措施,以确保我们有适当的工具来应对海外干预。”

中共驻惠灵顿大使馆周二(9日)没有回应记者的提问。

情报专家:中共若涉犯罪 是对新西兰主权严重侵犯

 

新西兰安全咨询公司“36次平行评估”(36th Parallel Assessments)情报安全专家布坎南(Paul Buchanan)告诉Newsroom,布莱迪呼吁新西兰进行一系列调查和制定新的法律,但迄今为止新西兰政府对中共影响的回应一直不温不火。

他说:“我想布莱迪失窃案曝光后,累积的压力可能会迫使联合政府在做法上发生一些变化。”

“鉴于布莱迪失窃案的性质,如果这些盗窃事件确实是由海外势力实施的,那么他们很可能是在代表中共政府行事,甚至可能是由中共直接命令的。”

布坎南表示,如果警方证实中共参与了此事,那么新西兰将面临真正的考验。目前已经有人断言,新西兰被视为中共干预的“软肋”。如果中共的行动已经从影响升级到犯罪活动,那将是对新西兰主权的严重侵犯,是不能容忍的。

1个月前,布莱迪教授警告说:“中共在新西兰的隐秘、行贿及胁迫性政治影响活动正处于关键阶段。”

澳洲加强抵制海外干预

 

今年6月,澳洲国会通过了《反外国干预法》。该举措是对澳洲各政党接受中国捐款及其它现金丑闻的回应。另外,人们普遍关注媒体关于“中共正在利用学生团体监督在澳学习的中国学生”的报导。

加拿大政府已经禁止外国人为加拿大各政党捐款,澳洲也提出了同样的计划。

《无声入侵: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一书的作者、澳洲公共伦理学教授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表示,澳洲正在向北京发出强烈信息:“我们重视双边经济关系,但你们必须停止干涉我们的政治,不要危及我们的主权。”他认为新西兰应该同样加强对中共影响力的重视。

继今年2月布莱迪教授住宅失窃后,澳洲查尔斯特大学为汉密尔顿在堪培拉的办公室安装了监控装置。

“布莱迪被全球华人视为英雄”

 

汉密尔顿教授高度赞誉布莱迪所做的工作。他说:“布莱迪在全球华人圈内被视为英雄人物,人们不仅对她的研究工作给予高度评价,而且为她对恐吓的忍受而深感敬佩。”

“我发现她不仅坚韧而专业,而且还非常勇敢。”

他补充说:“布莱迪是在一所西方大学内工作的学者,她本不应该为了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而采取极端的安全措施。这简直是骇人听闻!为了恐吓其批评者,中共的长臂竟然可以伸到基督城。”

景點

(vampire86d / Pixabay)   在斐濟宣布12月1日向完全接種的紐西蘭人開放邊境之後,紐西蘭疫情應對部長克裡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表示,他建議此時紐西蘭人不要進行國際旅行。 在斐濟18歲以上符合條件人口疫苗接種率達80%後,10月10日,斐濟政府宣布該國將於12月起重新向該國「綠色名單」國家的遊客開放。 據Stuff網站報導,目前,該名單包括紐西蘭、澳大利亞、日本、加拿大、韓國、新加坡、美國和大多數太平洋島國。 且入境遊客必須出示經批准的疫苗(輝瑞、Moderna、Astra Zeneca 和 Jansen)的接種證明,並提供出發前 72 小時進行的 Covid-19 陰性檢測證明。 入境後,遊客須先在酒店中逗留兩天,可使用該酒店所有設施,但兩天後經獲准才可在斐濟其它安全旅遊區遊覽。 希普金斯說,儘管斐濟計劃向包括紐西蘭人在內的遊客重新開放,但政府強烈建議人們目前不要出國旅行。 「這意味著任何選擇旅行的人都要自擔風險,」部長指出。 紐西蘭疫情應對部長克裡斯.希普金斯(New Zealand Tertiary Education Union / flickr CC BY-SA 2.0)   希普金斯表示,計劃回國的紐西蘭人仍需在管制隔離(MIQ)設施隔離14天,但目前該系統的人數限制約為每18-20天4000人,隔離容量有限。 斐濟的國家航空公司斐濟航空也已宣布,將於12月1日恢復往返紐西蘭的航班,計劃每天都提供從奧克蘭飛往楠迪的航班,從基督城每周計劃提供三個航班,從惠靈頓每周兩個航班。 該航空發言人表示,已有紐西蘭人預訂了斐濟的航班,但人數不及澳洲及美國,並表示理解紐西蘭人在等待明確的邊境限制及回國要求。 希普金斯表示,政府計劃從明年第一季度開始,調整為「基於個人風險評估」的新邊境限制,屆時將建立新的入境低、中和高風險通道。 斐濟總理弗蘭克.拜尼馬拉馬(Frank Bainimarama)在宣布重新開放時表示,他們完全相信自己有能力管理與免隔離旅行相關的風險。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天氣轉暖,植物花開,紐西蘭的蜜蜂也又忙著採蜜了。 從麥盧卡樹採集的花蜜與一般的花蜜有所不同,花蜜中的「獨特麥盧卡因子」(unique mānuka factor,簡稱UMF)使這種蜂蜜的價值遠高於一般蜂蜜,也使其成為紐西蘭熱門的出口產品。 獨特麥盧卡因子(UMF)已被證明具有強大的抗菌和傷口癒合特性。 據報導,一罐 250 克非常稀有的 UMF 31+ 蜂蜜可在上海等地的專賣店賣出 2500 紐元,而一罐 UMF 10+ 的麥盧卡蜂蜜,研究表明其也具一定抗菌功效,售價為 50 至 60 紐元。 麥盧卡蜂蜜的神奇之處是幾十年前懷卡托大學的科學家們率先發現的。而今,這些研究人員發現,麥盧卡產出的蜂蜜之所以與其它作物都不同,秘密來自麥盧卡花中的「蜜腺」。 上周,懷卡托大學的研究團隊在國際知名期刊《新植物學家》(New Phytologist)上發表了這一研究。 蜜腺是植物的一種外分泌組織,可分泌蜜液(nectar)並將其排出來。不同的植物蜜腺生長位置不同,且形狀也有差異。   麥盧卡花的蜜腺所分泌的蜜液可引來蜜蜂,通過蜜蜂採集花蜜這一過程,可將花粉散佈於鄉間,以達到授粉繁殖的目的。 研究人員在論文中指出,一般花卉的蜜腺長在葉子上,麥盧卡的蜜腺卻長於花上,且大多數花朵的蜜腺是無色的,麥盧卡花的蜜腺則是綠色的。 這使得麥盧卡的蜜腺可通過光合作用將陽光、水和二氧化碳轉化為氧氣和糖分,且在這過程中,還生成了一種非常有價值的副產品。 「每朵麥盧卡花都有自己的『太陽能蜜液工廠』,這有助於合成 UMF 前體,即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懷卡托大學副教授邁克·克利爾沃特 (Mike Clearwater) 指出。「花中因光合作用也會產出一些糖分,這些糖分可在蜂蜜中發現,且似乎會影響分泌蜜液的多少。」 因此,若能確定影響 DHA 生產量的因素,對該行業來說會非常關鍵,因為如今蜂蜜中獨特麥盧卡因子(UMF)的含量還非常難以預測,而該含量是決定這種蜂蜜溢價的關鍵。 研究人員表示,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的含量變化很大,可能取決於一系列因素,例如植物的遺傳、花卉所在的發育階段、溫度以及光照條件。 據報導,2020年麥盧卡蜂蜜的出口價值高達 5 億紐元,且人們對高 UMF 蜂蜜的需求正在不斷增加。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話說新西蘭的GST 生活在新西蘭的人, 對GST(商品和服務稅)這個名詞或許都不陌生,它是新西蘭政府對商品和服務徵收的一種附加消費稅, 廣泛存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您需要花錢購買的商品或服務,大部分裡面都包含有GST, 當然也有少部分是被IRD (稅務局)特別指明赦免的。比如,您去超市買的東西,日常生活中的電費,水費,油費,電話費等等,都是含了GST 的。 除日常消費外,就是商業行為和商家了。GST存在於從事商業活動的相關實體的每一環節中。通常只要有買賣交易,就需要附加GST,而且商家一般都是GST註冊者,也就是說,他們有權利代新西蘭政府向需要他們服務或商品的買家徵收GST,  同時按照政府規定,又必須這麼做。  嚴格的說這個GST,既不計算在成本,也不計算在利潤,他們收到後,就交給了稅局。 但是作為一個商業運營者,由於他們在完成他們的商品和服務時,是有成本的, 按照新西蘭稅務局的規定,他們在運營支出中付出的GST, 是可以向稅局抵扣回來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您去超市買一瓶牛奶,如果是日常生活消費,那麼您就實實在在付出了牛奶價格中的GST。 但是如果您買的牛奶是為了您經營用的, 比如,咖啡店,這種情況,您可以向稅局把您這瓶牛奶裡支付的GST抵扣回來。 也就是說真正為GST買單的,是最終的消費者, 英文中的Consumer。如果是消費前的必須商業過程,也就是說不是最終消費者,付出GST是可以抵扣回來的。 在商業運作中和在日常消費中, GST 在商品價格中的表達方式是不同的。比如, 如果是$115 的最終價格, 那麼日常消費中的表述就是價格為$115 , 並註明其中包含了$15 的GST , 而商業運作中,報價會是 $100+$15。這裡的區別是, 商業運作中,可以將這個$15的GST向稅局抵扣回來。而作為消費者,只是告訴您, 您付出了$15 的GST。 房產物業中的GST 新西蘭的物業通常分為兩大類: 商業物業(Commercial) 和居民住宅物業 (Residential) 。 住宅物業,在新西蘭法律上是這樣定義的,是指那些用於或目的是用於居民居住的物業,可能只限於居民居住,或者是大部分用於居民居住。 商業物業,顧名思義,是用於進行商業活動的物業, 比如: 辦公樓,倉儲,酒店,零售,  工業大樓,公共設施等等。新西蘭政府對其也有明確的資源劃分,只能建在規範的區域內: 比如工業區,輕工業區,商業區等。 我們用於自住或出租給別人居住的房產,通常就是居民住宅物業了。 絕大部分的房產物業買賣的價格中都包含著GST,但商業物業和住宅物業在體現上不同。 商業物業在買賣合同的成交價中, 會清清楚楚列明GST, 也就是價錢+GST(if any  如果有的話),其實這符合商業運營的常規。住宅物業的價格中通常都沒有列出GST這個欄目。 有的人會想,商業物業中多了要支出的GST,我在購買自住房時是沒有的。是的,居民住宅物業中不會把GST列出來,但並不是說您購買的價錢中沒有GST,相反,您購買的是包含了GST之後的價格。  為什麼這麼說呢? […]

本地

(vampire86d / Pixabay)   在斐濟宣布12月1日向完全接種的紐西蘭人開放邊境之後,紐西蘭疫情應對部長克裡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表示,他建議此時紐西蘭人不要進行國際旅行。 在斐濟18歲以上符合條件人口疫苗接種率達80%後,10月10日,斐濟政府宣布該國將於12月起重新向該國「綠色名單」國家的遊客開放。 據Stuff網站報導,目前,該名單包括紐西蘭、澳大利亞、日本、加拿大、韓國、新加坡、美國和大多數太平洋島國。 且入境遊客必須出示經批准的疫苗(輝瑞、Moderna、Astra Zeneca 和 Jansen)的接種證明,並提供出發前 72 小時進行的 Covid-19 陰性檢測證明。 入境後,遊客須先在酒店中逗留兩天,可使用該酒店所有設施,但兩天後經獲准才可在斐濟其它安全旅遊區遊覽。 希普金斯說,儘管斐濟計劃向包括紐西蘭人在內的遊客重新開放,但政府強烈建議人們目前不要出國旅行。 「這意味著任何選擇旅行的人都要自擔風險,」部長指出。 紐西蘭疫情應對部長克裡斯.希普金斯(New Zealand Tertiary Education Union / flickr CC BY-SA 2.0)   希普金斯表示,計劃回國的紐西蘭人仍需在管制隔離(MIQ)設施隔離14天,但目前該系統的人數限制約為每18-20天4000人,隔離容量有限。 斐濟的國家航空公司斐濟航空也已宣布,將於12月1日恢復往返紐西蘭的航班,計劃每天都提供從奧克蘭飛往楠迪的航班,從基督城每周計劃提供三個航班,從惠靈頓每周兩個航班。 該航空發言人表示,已有紐西蘭人預訂了斐濟的航班,但人數不及澳洲及美國,並表示理解紐西蘭人在等待明確的邊境限制及回國要求。 希普金斯表示,政府計劃從明年第一季度開始,調整為「基於個人風險評估」的新邊境限制,屆時將建立新的入境低、中和高風險通道。 斐濟總理弗蘭克.拜尼馬拉馬(Frank Bainimarama)在宣布重新開放時表示,他們完全相信自己有能力管理與免隔離旅行相關的風險。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Pexels / Pixabay)   一般情況下,人們轉賣二手商品時,不會像賣新商品那樣賺錢,但封鎖期間紐西蘭的二手車市場行情打破了這一慣例。 據 1 NEWS 報導,因進口延遲、本地供應量低,與疫情前相比,二手車的要價已漲了 35%。目前,紐西蘭的二手車成交價比以往都高,成交的速度也更快。 例如,去年 1.8 萬紐元就能成交的 2016 款馬自達 Axela,如今成交價近 2 萬。 一些趕在政府對皮卡車型收稅前買Toyota Hilux的人,有的要比以前多花近 5,000 紐元。 Trade Me Motors 的銷售總監對 1 NEWS 表示,供需經濟學導致了這一現象,供應少了,但需求仍很高。 此外,這位銷售總監還說,很多紐西蘭人把海外度假的預算花在了買二手車等大件物品上。現在,2016 款豐田 Hilux 的上市價格已比兩年前高出 9%。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一只小奇異鳥。(Kimberley Collins / flickr CC BY 2.0)   奇異鳥是紐西蘭的國鳥,相當於中國的大熊貓。生活在動物園的熊貓平時很少出現在居民的日常生活中,這一點上,紐西蘭人則要幸運一些。雖然常在夜間出沒的奇異鳥也很少被人看見,但這種稀有鳥類卻已成為一些當地人生活中的一部分。 據Stuff新聞網報導,在塔拉納基東部山區擁有 1400 公頃農場的夫婦,蘇‧哈德威克-史密斯(Sue Hardwick-Smith)以及她的丈夫蒂姆(Tim),就是這些與奇異鳥密不可分的紐西蘭人的代表。 他們的農場長有 450 公頃灌木叢。據報導,在這片林間的洞穴中,生活著 30 多隻奇異鳥。 在蘇看來,與能給他們帶來收入的牛羊相比,這些奇異鳥是這處山地農場中更寶貴的財富。 她還於2008年就加入了塔拉納基奇異鳥信託(Taranaki Kiwi Trust,簡稱TKT),同該地區眾多志願者一起,在保護奇異鳥免遭捕食者侵襲方面,付出著巨大努力。 雖然生活在這片林間的奇異鳥基本很難親眼看到,但在將它們放歸野外之前,都會被戴上能供人們監測其健康狀況的信號發射器。 蘇對Stuff表示,在平日照顧這些奇異鳥時,他們需要確保這些鳥有足夠的食物、不會受到攻擊、不會近親交配,與照顧農場的牲畜很類似。 通過多年經驗的積累,蘇在照顧奇異鳥方面的諸多技能已獲得認證,她還能給其他成員提供相關培訓。 她表示,自己在照顧這些奇異鳥上花的時間已越來越多,目前每週平均 1 到 3 天。由於常去叢林中照顧它們,她已免去了去健身房鍛練的需要。 10月是紐西蘭的奇異鳥月,恰逢蘇所在的信託成立 20 周年。 舉報導,在這20年間,該信託的奇異鳥保護工作在諸多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進展。 該信託經理也對Stuff表示,目前他們正在為未來的20年做規劃,來讓時間證明他們將奇異鳥重新放歸野外的努力,是否會取得持久的成功。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