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家黨領導層劇變 柯林斯被罷免 新黨魁下週二選出

25 Nov,2021 | 本地新聞, 人物

(Gerd Altmann / Pixabay)

 

11月25日(週四),國家黨過渡代理黨魁謝恩.雷蒂(Shane Reti)博士證實,前國家黨黨魁朱迪思.柯林斯 (Judith Collins),在該黨當日上午核心小組成員發出的不信任動議後,被迫下台。

Advertisements

前一晚,朱迪思.柯林斯晚上9點多突然發布公告,宣布將西蒙.布裡奇斯(Simon Bridges)降職,並因此迅速在黨內引發了震盪。

11月25日一早,布裡奇斯將柯林斯的決定描述為「絕望之舉」,並稱她是為了保持其國家黨的領導地位。

之後,國家黨召開了3個多小時的核心小組會議,朱迪思.柯林斯於會上卸任了國家黨黨魁一職,由國家黨前副黨魁謝恩.雷蒂臨時接任,然後雷蒂在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公布了這一消息。

柯林斯在卸任後,同時在自己的推特上證實了這一消息,並表示很高興她現在只是Papakura選區議員,並很榮幸在最艱難的時候,擔任國家黨黨魁一職16個月。

就將西蒙.布裡奇斯降職一事,柯林斯同時表示,她知道自己很可能因此失去黨魁一職,但若不這樣做,她覺得自己配不上這個職位。

雷蒂在發布會上表示,今天(11月25日)上午國家黨核心小組就柯林斯昨晚發布的新聞稿內容及發布過程做了討論,並提出了一項對領導人進行不信任投票的動議,且獲得成功。

「因此,尊敬的朱迪思.柯林斯不再是國家黨的黨魁,」雷蒂說。

雷蒂確認,他將接任臨時黨魁,直到下週二核心小組再次開會選出新黨魁。

他表示,自己未考慮過是否會擔任黨魁的職位,而現在更重要的是帶領該黨前進。

據NZ Herald報導,該黨議員馬克.米切爾(Mark Mitchell)和克裡斯托弗.盧克森(Christopher Luxon)都是新任黨魁的候選人。也有議員提議讓西蒙.布裡奇斯成為候選人,布裡奇斯表示,他會在幾天內考慮該選項。

雷蒂的發布會於下午1:20左右召開,僅持續不到10分鐘。

發布會上,現場記者提出諸多問題,但他大多以「我無法評價」,或是「一切都將由核心小組在下週二決定」作為回應。

責任編輯:劉潤菁

景點

(Hands off my tags! Michael Gaida / Pixabay)   11月27日(週六),北帕默斯頓原計劃在該市 150 周年之際,舉辦一場全國性的玫瑰展。但據Stuff新聞網報到,因Covid-19限制,該花展已被縮減為區域性展覽,而該市同時面向玫瑰愛好者的另一項活動,出席人數也可能會減少。 北帕獲獎玫瑰 Strawberry Blonde (Geoff McKay / flickr CC BY 2.0)   據報導,本週末在北帕的維多利亞濱海花園(Victoria Esplanade Gardens),將舉辦一場國際玫瑰試驗項目的獲勝者頒獎典禮,但一些參與者因Covid-19限制將被困家中無法出席。 玫瑰展將於會議和功能中心展出,並將包括此次花卉藝術設計師的年度頒獎活動。 北帕玫瑰 Feeling Better (Geoff McKay / flickr CC BY 2.0)   紐西蘭玫瑰協會(New Zealand Rose Society)主席海登.福爾茲(Hayden Foulds)對 Stuff 表示,雖然一些玫瑰愛好者無法前來,但北帕默斯頓等地區的人們仍可欣賞這次花展。 此次展會限量發售玫瑰 Pride of Palmy (Geoff McKay / flickr CC BY […]

食全食美

  天氣轉暖,植物花開,紐西蘭的蜜蜂也又忙著採蜜了。 從麥盧卡樹採集的花蜜與一般的花蜜有所不同,花蜜中的「獨特麥盧卡因子」(unique mānuka factor,簡稱UMF)使這種蜂蜜的價值遠高於一般蜂蜜,也使其成為紐西蘭熱門的出口產品。 獨特麥盧卡因子(UMF)已被證明具有強大的抗菌和傷口癒合特性。 據報導,一罐 250 克非常稀有的 UMF 31+ 蜂蜜可在上海等地的專賣店賣出 2500 紐元,而一罐 UMF 10+ 的麥盧卡蜂蜜,研究表明其也具一定抗菌功效,售價為 50 至 60 紐元。 麥盧卡蜂蜜的神奇之處是幾十年前懷卡托大學的科學家們率先發現的。而今,這些研究人員發現,麥盧卡產出的蜂蜜之所以與其它作物都不同,秘密來自麥盧卡花中的「蜜腺」。 上周,懷卡托大學的研究團隊在國際知名期刊《新植物學家》(New Phytologist)上發表了這一研究。 蜜腺是植物的一種外分泌組織,可分泌蜜液(nectar)並將其排出來。不同的植物蜜腺生長位置不同,且形狀也有差異。   麥盧卡花的蜜腺所分泌的蜜液可引來蜜蜂,通過蜜蜂採集花蜜這一過程,可將花粉散佈於鄉間,以達到授粉繁殖的目的。 研究人員在論文中指出,一般花卉的蜜腺長在葉子上,麥盧卡的蜜腺卻長於花上,且大多數花朵的蜜腺是無色的,麥盧卡花的蜜腺則是綠色的。 這使得麥盧卡的蜜腺可通過光合作用將陽光、水和二氧化碳轉化為氧氣和糖分,且在這過程中,還生成了一種非常有價值的副產品。 「每朵麥盧卡花都有自己的『太陽能蜜液工廠』,這有助於合成 UMF 前體,即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懷卡托大學副教授邁克·克利爾沃特 (Mike Clearwater) 指出。「花中因光合作用也會產出一些糖分,這些糖分可在蜂蜜中發現,且似乎會影響分泌蜜液的多少。」 因此,若能確定影響 DHA 生產量的因素,對該行業來說會非常關鍵,因為如今蜂蜜中獨特麥盧卡因子(UMF)的含量還非常難以預測,而該含量是決定這種蜂蜜溢價的關鍵。 研究人員表示,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的含量變化很大,可能取決於一系列因素,例如植物的遺傳、花卉所在的發育階段、溫度以及光照條件。 據報導,2020年麥盧卡蜂蜜的出口價值高達 5 億紐元,且人們對高 UMF 蜂蜜的需求正在不斷增加。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Chanh 和Thai 在他們位於East Tamaki 的腳手架公司。   苦難經歷 ——九死一生來到紐西蘭 Thai Leng 和 Chanh Huynh 是紐西蘭奧克蘭Unity Scaffolding (聯合腳手架公司)的兩位老闆,Thai是柬埔寨華裔,Chanh 是越南華裔。 兩人既是好友,高爾夫球友,還有一段共同類似的經歷——從小就和家人以難民身分來到紐西蘭。兩個好朋友從當年一無所有的小難民到今天事業有成,他們有著怎樣的人生故事呢? 1975年柬共紅色高棉開始了對柬埔寨人民的世紀大屠殺,5年多的時間,柬埔寨全國有200萬人喪生。目前在柬埔寨集中營和殺戮現場的纍纍白骨記載著這一段人類歷史上的至暗時刻。 面臨隨時被抓、被殺和被餓死的危險,Thai 的父母勇敢的做出逃難的選擇,逃亡的路上,既要躲避紅色高棉的追擊、又要跨越遍布各地的雷區,還帶著幼小的孩子,幾經周折九死一生,全家人終於來了他們夢想的天堂——紐西蘭。   Chanh 全家來到這裡的故事和Thai 有些類似,他說自己家很幸運,當年7個孩子和父母在擁擠的船上,多日沒有食物,漂浮多日終於靠岸到一個條件惡劣的馬來西亞小島上,而和他們一起出發的另一只船卻在半路被海盜截住,生死不知。 兩個來自相似背景的亞洲男孩,就這樣在紐西蘭這個自由、美麗、富足的土地上開始他們人生新的一頁。那時Thai 只有8歲,現在他還記得當年的糗事,因為不懂英語誤入女孩子的衛生間而被嬉笑,經常在迷宮一樣的學校裡找不到自己的教室,因為氣候太冷而全身起雞皮疙瘩。 Chanh 則居住在奧克蘭太平洋和毛利民族集中的Mangere East 地區,做為學校裡僅有的亞洲面孔,Chanh 從小就學會了如何保護自己和如何與當地人相處。這段獨特的經歷對他在今後的建築生涯有很大的幫助。   謀生之路——「父母是我們心目中的英雄」 對於兩家人來說,安頓下來之後擺在面前的最大問題是如何生存下去。父母們沒有語言技能,沒有錢,除了身上的衣服甚麼也沒有,在一些善良紐西蘭人的幫助下,兩家人輾轉定居在奧克蘭,「我的父母是我們6個兄弟姐妹的英雄,他們當時甚麼也沒有,可是卻對一切充滿希望和有一種願意去努力改變的憧憬」。Thai 回憶道,「每天父親早上3:30 起床上班,下午回家後種菜、幫助媽媽縫紉維持生計直到晚上」。 艱辛的努力很快得到了回報,Thai 的父親後來在奧克蘭南部的 Papakura 開了一家快餐店 Satay Noodle House, 並在退休後交給家中最小的孩子成功經營。 Chanh 也有類似的經歷,他說小時候家裏永遠都像一個工廠一樣,不斷地在加工不同的產品。後來經濟條件改善,家裏籌錢買了一家蛋糕店生意,Chanh 需要週末每天早上3:30去打工,然後週一再回到學校。 對於艱苦的生活,他們說自己的父母一點也不抱怨,對比當年死亡和飢餓的不堪記憶,子彈呼嘯而過的日子,現實生活中的艱難已經不算甚麼了。家人對於能夠在大屠殺中倖存和在紐西蘭安家落戶,多年來心存感激和回報之情。 目前他兩人在工廠牆上還掛著當年父母在難民營中的照片,時時提醒自己要記住自己的過去和珍惜現在的生活。 談到今天的成就,Thai 和Chanh 表示,童年難民的經歷雖然很艱難,但是讓他們受益很多。「我們覺得無論甚麼樣的苦難也不會把我們打倒」。 難忘的經歷讓他們變成更堅強的人。   […]

本地

(photosforyou /Pixabay)   COVID-19 重創了全球經濟,令眾多行業蒙受財務損失,更使不少企業難以為繼,甚至倒閉破產。 這一背景反而為極具創新思維的紐西蘭人提供了良機,很多新型企業誕生了,或是已有生意出現了新的運作模式。今天我們就來介紹三家紐西蘭企業在疫情下逆勢而上,不但創造出令人鼓舞的業績,也讓人們看到了紐西蘭人獨到而持續的創新能力。   一、我的食物袋 (My Food Bag) (congerdesign / Pixabay)   「民以食為天」雖然出自古老的中國,但是,紐西蘭人對此有著他們的認知。食品生產在疫情期間屬於重要的基本產業之一,餐飲業在3-4級封鎖下無法按傳統方式正常營業,政府允許其在保證無接觸的情況下運作。因此湧現出了許多全新的網上訂餐、送餐服務的公司。「我的食物袋」是經營得極好的少數公司之一。 據公司的最新財報,截止到2021年9月的前六個月,儘管銷量有所下降,這家外賣公司卻實現了創紀錄的半年利潤,各項經營指標與去年同期相比令人羨慕: 淨利潤為940萬紐幣,而去年同期為760萬紐幣,同比增長23.7%; 營業收入9,840萬紐幣,略低於去年同期的1.052億紐幣; 銷售成本降為7,260萬紐幣,而去年同期為8,000萬紐幣,同比下降9.25%; 今年向股東分紅,每股派息3紐分。這是自其上市以來的首次分紅。 該公司董事長Tony Carter表示,該結果表明公司取得了明顯進展,並達到了一些重要的里程碑,因為它鞏固了其在紐西蘭 370 億紐幣零售食品領域的地位。 Carter 表示,保留客戶數量達到60%,這說明有60% 的客戶為回頭客,這成了公司業務增長的重要保證。由於更多消費者選擇公司的廉價包裝盒品牌、更大尺寸的袋子和營銷折扣,平均訂單價值有所下降。 「需求在統計的半年期間保持穩定,送餐總量為 808,000 份,平均訂單價值為 121.81 紐幣。令人高興的是,在 22 財年上半年,該業務的活躍客戶數量增加了 3.3%,高價值活躍客戶同比增長了 3.1%。」Carter 說。 My Food Bag 還在開拓業務領域不斷創新,在過去的6個月中, 公司業務範圍已經超越了餐包,推出了My Food Bag Kitchen (MFBK) ,為顧客提供了一系列難以找到的食品,例如美味奶酪,並將這些商品添加到喜歡奶酪的消費者的訂單中,滿足了這些人的特別消費需求。 「這是我們在工作日晚餐之外邁出的第一個重要步驟,標誌著我們超越了為『晚餐吃什麼?』的原始問題提供解決方案的舉措。為我們的客戶提供更多日常用餐解決方案。」公司CEO Kevin Bowler 指出。 該公司重申了其3,420 萬紐幣的財年盈利目標,這比上一年增長18%。 由於MFBK […]

汽車

(Gerd Altmann / Pixabay)   由於全球需求不斷增長,以及石油供應的短缺,近幾周油價一直在大幅上漲。在紐西蘭加滿油箱從未如此昂貴。燃料價格跟蹤應用程序 Gaspy 背後的團隊本周指出,91 辛烷值汽油的全國平均價格目前為 2.39 紐元,創下歷史新高。 據RNZ報導,全國許多加油站現在每升燃油收費超過 2.50 紐元,這給已經在其他地方面臨成本上漲的紐西蘭人增加了壓力。小企業、旅遊和酒店工作人員也受到價格上漲的影響。 AA 汽車事務總經理邁克.努恩(Mike Noon)認為,這是因為石油輸出國組織沒有達到預期的供應水平,而且「世界上所有這些國家在疫情後的經濟反彈非常強勁,所以需求很高,不僅僅是汽油。」 英國《金融時報》10月12日報導稱,由於擔心供應,美國基準石油價格觸及7年高點。 美國原油基準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在10月12日觸及每桶逾 82 美元的高點,為 2014 年以來的最高水平,隨後回落至 80.46 美元,當天上漲 1.4%。13日繼續保持上漲勢頭,交易價格上漲0.2%,至每桶80.6美元,接近3年高點。 《泰晤士報》報導稱,自 9 月初以來,油價已上漲超過 16%。 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因於全球經濟反彈,這是由於世界各地許多民眾重返工作崗位。另外,天然氣短缺加劇了對石油價格的壓力,增加了對替代能源的需求。所有這些因素加在一起給紐西蘭的燃料價格帶來了上行壓力。 努恩還表示,「我們以美元購買原油和成品油,」而紐元兌美元的匯率波動很大,與幾年前的水平相差甚遠。當前紐元的價值對燃油價格沒有幫助。 燃料價格上漲也將給已經面臨現金流壓力的企業帶來壓力。而且,燃料價格對運輸貨物的成本有直接影響,這可能導致其他地方的價格上漲。 今年 7 月發布的消費者物價指數顯示,通脹上升了 3.3%,是近十年來的最大增幅。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發出警告稱,各國央行在應對通脹風險時需要「非常、非常警惕」。 紐西蘭儲備銀行已經採取了應對通脹風險的第一步,七年來首次提高了官方現金利率( OCR)。經濟學家預測,未來12個月OCR還將出現一系列上調。 紐西蘭人的錢包似乎只會變得更加緊張。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Kerstin Riemer / Pixabay)   據RNZ報導,一名紐西蘭科羅曼德小鎮附近的女士,在短短兩週內,就從自己的花園中為鎮上的人們送出300多束鮮花。這位女士表示,她唯一的目的就是傳播快樂。 這名女士名叫琳達.哈特(Linda Hart),是一名退休護士。 通常,她會每天花幾個小時時間,在自己位於海港小鎮泰魯阿(Tairua)的家中從事園藝。但在11月的前兩週,她開始一桶一桶地採摘自己的鮮花,做成花束並親自開車送給附近的居民。 哈特女士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免費的,唯一的目的是為需要振作的人帶來歡樂。 最初,她在當地的臉書頁面上寫道:「若你知道泰魯阿有誰遇到困難或生病了,請給我打電話,我會免費為其準備一束花。」 很快,哈特女士就收到了很多需要鮮花的請求,但在收到42次請求之後,她在臉書頁面上表示,希望大家不要再請她送花了。 此時,她卻接到一通來自澳大利亞的電話:「請替我給我媽媽帶一束花,我很想念她。」 於是,哈特女士照做了,且當她對請求者的家人說「這些來自西澳大利亞的貝瑟尼(Bethany)」時,收到花束的人突然哭了起來,並給她講述了貝瑟尼的故事。 (Lolame / Pixabay)   哈特對RNZ說,在那之後,她還在不斷收到請求,那些人情況不一,但都需要她鮮花的支持,她也決定繼續送下去。 於是,她會從自己種有成千上萬朵各式鮮花的花園中繼續為人們採集鮮花。 她會因分揀鮮花熬夜到凌晨,為保存鮮花不得不買更多水桶。儘管曾只為自己摘過兩束鮮花,但她表示,自己深知花朵能帶來的樂趣。 「我只是覺得有一些需要幫助的人,有些人想念他們的孩子,有些人生病了。我只是想給他們帶一束花,」她說。 「這也讓我感到非常謙卑和快樂。」 每當哈特女士到人們家中送花時,戴著口罩的她只會說這些花是誰送給他們的,從來不會提這些花來自她的花園等其它事情。 但據報導,很多當地人都清楚這些花朵來自在此生活了30年的哈特女士。 鎮上有接受過她鮮花的居民還對 RNZ 表示,他們為哈特女士所做的一切感到自豪——她「將自己的生活變成了想要的樣子」。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