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短暫的緩刑」 消防員等關鍵部門疫苗接種期限已被延後兩周

14 Nov,2021 | 政策法規, 本地新聞

(Here and now, unfortunately, ends my journey on Pixabay / Pixabay)

 

此前,政府要求消防和緊急救援人員須在11月15日前至少接種一劑Covid-19疫苗。據 1 News 報導,現在他們接種第一劑疫苗的截止日期已被延長兩週。

Advertisements

紐西蘭職業消防員工會(NZPFU)在聲明中表示,首劑疫苗的接種截止日期已被延長至11月29日,第二劑的截止日期被延長至 1 月14 日。

此前,該工會向政府呼籲延期,警告說由於計劃失敗,以及有大量職業和志願消防員未申報疫苗接種情況,無法在原定的截止日期前保持響應。

獲批的延期被該工會稱為「短暫的緩刑」。工會表示,消防和緊急服務部門現在必須與工會代表和中小型企業合作,力求減少響應次數,把對社區的影響降至最低。

消防和緊急服務部門(FENZ)透露,該機構大約有2000名必須接種疫苗的職業消防員和其他工作人員,目前90%的人已告知他們自己接種了疫苗。

另有約100名職業消防員等工作人員告知 FENZ 他們沒有接種,約50人沒有告知自己的接種情況。

此外,需接種疫苗的志願消防員約有 11,500 名,約 80% 的人已告知疫苗接種情況,約 1600 名志願者是否接種尚未告知。全國還有近 600 名志願消防員表示,他們被建議不接種疫苗。

疫情應對部長克裡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對 1 News 表示,政府也給了警方兩週的延期。

他表示,「強制執行從來都不是一個容易做出的決定」,但由於 Delta 具有高度傳染性,接種疫苗是抵禦關鍵勞動力感染風險的堡壘。

「我們希望僱主和員工代表繼續合作並遵循正確的流程,以確保員工免受 Covid-19 的侵害,」希普金斯說。

責任編輯:劉潤菁

景點

(Credit: Miles Holden / Tourism New Zealand)   11月4日,在南島奧拉基/庫克山上開展的一次救援任務,創下了紐西蘭有史以來海拔最高的救援記錄。 奧拉基/庫克山(Aoraki/Mt Cook)是紐西蘭的最高峰,海拔約3724米。 據Stuff新聞網報導,當日,一名位於峰頂附近的登山者,因意識到自己體力消耗過大,而發送了SOS求救信息。 紐西蘭海事救援協調中心 (RCCNZ) 收到來自該山峰的緊急信標 SOS 警報後,便委託環保部的奧拉基/庫克山高山救援隊 (AMCART)和一架當地直升機去尋找登山者。 該協調中心一位發言人對Stuff表示,他們了解,這是第一次在紐西蘭最高峰的山頂地帶開展的救援任務,登山者報告其運動過量,且認為最好的行動方案是發送 SOS 信息。 救援隊的馬克.埃文斯 (Mark Evans)對Stuff說,當天很多因素對他們開展救援工作有利,包括當時的天氣條件,以及頂峰山脊的條件。 「我們很高興能獲得最好的結果,將一名未受傷的登山者安全帶回,」埃文斯說。 這位救援人員還表示,登山者當天發現自己體能到了極限,並以正確的方式尋求幫助,這一點讓他很高興。 他指出,此次救援行動也體現出進行戶外活動時,始終攜帶完好的個人定位器非常重要。 「如果您確實需要救援,攜帶遇險信標意味著救援人員可以迅速做出反應,並更容易找到您,這可以挽救生命,」他說。 「無論是攀登紐西蘭最高峰還是外出一日游,您都應該在背包裡為信標留出一定空間。這樣,一旦有事發生,您可以很容易得到幫助。」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天氣轉暖,植物花開,紐西蘭的蜜蜂也又忙著採蜜了。 從麥盧卡樹採集的花蜜與一般的花蜜有所不同,花蜜中的「獨特麥盧卡因子」(unique mānuka factor,簡稱UMF)使這種蜂蜜的價值遠高於一般蜂蜜,也使其成為紐西蘭熱門的出口產品。 獨特麥盧卡因子(UMF)已被證明具有強大的抗菌和傷口癒合特性。 據報導,一罐 250 克非常稀有的 UMF 31+ 蜂蜜可在上海等地的專賣店賣出 2500 紐元,而一罐 UMF 10+ 的麥盧卡蜂蜜,研究表明其也具一定抗菌功效,售價為 50 至 60 紐元。 麥盧卡蜂蜜的神奇之處是幾十年前懷卡托大學的科學家們率先發現的。而今,這些研究人員發現,麥盧卡產出的蜂蜜之所以與其它作物都不同,秘密來自麥盧卡花中的「蜜腺」。 上周,懷卡托大學的研究團隊在國際知名期刊《新植物學家》(New Phytologist)上發表了這一研究。 蜜腺是植物的一種外分泌組織,可分泌蜜液(nectar)並將其排出來。不同的植物蜜腺生長位置不同,且形狀也有差異。   麥盧卡花的蜜腺所分泌的蜜液可引來蜜蜂,通過蜜蜂採集花蜜這一過程,可將花粉散佈於鄉間,以達到授粉繁殖的目的。 研究人員在論文中指出,一般花卉的蜜腺長在葉子上,麥盧卡的蜜腺卻長於花上,且大多數花朵的蜜腺是無色的,麥盧卡花的蜜腺則是綠色的。 這使得麥盧卡的蜜腺可通過光合作用將陽光、水和二氧化碳轉化為氧氣和糖分,且在這過程中,還生成了一種非常有價值的副產品。 「每朵麥盧卡花都有自己的『太陽能蜜液工廠』,這有助於合成 UMF 前體,即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懷卡托大學副教授邁克·克利爾沃特 (Mike Clearwater) 指出。「花中因光合作用也會產出一些糖分,這些糖分可在蜂蜜中發現,且似乎會影響分泌蜜液的多少。」 因此,若能確定影響 DHA 生產量的因素,對該行業來說會非常關鍵,因為如今蜂蜜中獨特麥盧卡因子(UMF)的含量還非常難以預測,而該含量是決定這種蜂蜜溢價的關鍵。 研究人員表示,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的含量變化很大,可能取決於一系列因素,例如植物的遺傳、花卉所在的發育階段、溫度以及光照條件。 據報導,2020年麥盧卡蜂蜜的出口價值高達 5 億紐元,且人們對高 UMF 蜂蜜的需求正在不斷增加。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Chanh 和Thai 在他們位於East Tamaki 的腳手架公司。   苦難經歷 ——九死一生來到紐西蘭 Thai Leng 和 Chanh Huynh 是紐西蘭奧克蘭Unity Scaffolding (聯合腳手架公司)的兩位老闆,Thai是柬埔寨華裔,Chanh 是越南華裔。 兩人既是好友,高爾夫球友,還有一段共同類似的經歷——從小就和家人以難民身分來到紐西蘭。兩個好朋友從當年一無所有的小難民到今天事業有成,他們有著怎樣的人生故事呢? 1975年柬共紅色高棉開始了對柬埔寨人民的世紀大屠殺,5年多的時間,柬埔寨全國有200萬人喪生。目前在柬埔寨集中營和殺戮現場的纍纍白骨記載著這一段人類歷史上的至暗時刻。 面臨隨時被抓、被殺和被餓死的危險,Thai 的父母勇敢的做出逃難的選擇,逃亡的路上,既要躲避紅色高棉的追擊、又要跨越遍布各地的雷區,還帶著幼小的孩子,幾經周折九死一生,全家人終於來了他們夢想的天堂——紐西蘭。   Chanh 全家來到這裡的故事和Thai 有些類似,他說自己家很幸運,當年7個孩子和父母在擁擠的船上,多日沒有食物,漂浮多日終於靠岸到一個條件惡劣的馬來西亞小島上,而和他們一起出發的另一只船卻在半路被海盜截住,生死不知。 兩個來自相似背景的亞洲男孩,就這樣在紐西蘭這個自由、美麗、富足的土地上開始他們人生新的一頁。那時Thai 只有8歲,現在他還記得當年的糗事,因為不懂英語誤入女孩子的衛生間而被嬉笑,經常在迷宮一樣的學校裡找不到自己的教室,因為氣候太冷而全身起雞皮疙瘩。 Chanh 則居住在奧克蘭太平洋和毛利民族集中的Mangere East 地區,做為學校裡僅有的亞洲面孔,Chanh 從小就學會了如何保護自己和如何與當地人相處。這段獨特的經歷對他在今後的建築生涯有很大的幫助。   謀生之路——「父母是我們心目中的英雄」 對於兩家人來說,安頓下來之後擺在面前的最大問題是如何生存下去。父母們沒有語言技能,沒有錢,除了身上的衣服甚麼也沒有,在一些善良紐西蘭人的幫助下,兩家人輾轉定居在奧克蘭,「我的父母是我們6個兄弟姐妹的英雄,他們當時甚麼也沒有,可是卻對一切充滿希望和有一種願意去努力改變的憧憬」。Thai 回憶道,「每天父親早上3:30 起床上班,下午回家後種菜、幫助媽媽縫紉維持生計直到晚上」。 艱辛的努力很快得到了回報,Thai 的父親後來在奧克蘭南部的 Papakura 開了一家快餐店 Satay Noodle House, 並在退休後交給家中最小的孩子成功經營。 Chanh 也有類似的經歷,他說小時候家裏永遠都像一個工廠一樣,不斷地在加工不同的產品。後來經濟條件改善,家裏籌錢買了一家蛋糕店生意,Chanh 需要週末每天早上3:30去打工,然後週一再回到學校。 對於艱苦的生活,他們說自己的父母一點也不抱怨,對比當年死亡和飢餓的不堪記憶,子彈呼嘯而過的日子,現實生活中的艱難已經不算甚麼了。家人對於能夠在大屠殺中倖存和在紐西蘭安家落戶,多年來心存感激和回報之情。 目前他兩人在工廠牆上還掛著當年父母在難民營中的照片,時時提醒自己要記住自己的過去和珍惜現在的生活。 談到今天的成就,Thai 和Chanh 表示,童年難民的經歷雖然很艱難,但是讓他們受益很多。「我們覺得無論甚麼樣的苦難也不會把我們打倒」。 難忘的經歷讓他們變成更堅強的人。   […]

本地

澳洲悉尼歌劇院的夜景。(Patty Jansen / Pixabay)   11月12日(週五),在澳洲總理斯科特.莫裡森(Scott Morrison)同紐總理參加在線 APEC 峰會幾小時前,澳洲宣布了一項對紐西蘭人拿澳洲永久居留權的利好消息。 澳洲政府宣布,對於想申請澳洲永久居留權的紐西蘭公民,若因疫情收入未達到規定的 53,900 元門檻,仍可繼續申請豁免。 今年,澳洲政府曾為 2019/20 年收入因疫情減少的紐人提供了豁免政策。現在,該政策將延長到 2021/22 年。 此外,澳洲政府還對申請人在澳洲連續居住的時間有要求。現在,因疫情在海外居住的時間也將被納入計算。 澳聯邦移民部長亞歷克斯.霍克(Alex Hawke)表示,這些措施將有助於加強兩國的關係。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Gerd Altmann / Pixabay)   由於全球需求不斷增長,以及石油供應的短缺,近幾周油價一直在大幅上漲。在紐西蘭加滿油箱從未如此昂貴。燃料價格跟蹤應用程序 Gaspy 背後的團隊本周指出,91 辛烷值汽油的全國平均價格目前為 2.39 紐元,創下歷史新高。 據RNZ報導,全國許多加油站現在每升燃油收費超過 2.50 紐元,這給已經在其他地方面臨成本上漲的紐西蘭人增加了壓力。小企業、旅遊和酒店工作人員也受到價格上漲的影響。 AA 汽車事務總經理邁克.努恩(Mike Noon)認為,這是因為石油輸出國組織沒有達到預期的供應水平,而且「世界上所有這些國家在疫情後的經濟反彈非常強勁,所以需求很高,不僅僅是汽油。」 英國《金融時報》10月12日報導稱,由於擔心供應,美國基準石油價格觸及7年高點。 美國原油基準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在10月12日觸及每桶逾 82 美元的高點,為 2014 年以來的最高水平,隨後回落至 80.46 美元,當天上漲 1.4%。13日繼續保持上漲勢頭,交易價格上漲0.2%,至每桶80.6美元,接近3年高點。 《泰晤士報》報導稱,自 9 月初以來,油價已上漲超過 16%。 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因於全球經濟反彈,這是由於世界各地許多民眾重返工作崗位。另外,天然氣短缺加劇了對石油價格的壓力,增加了對替代能源的需求。所有這些因素加在一起給紐西蘭的燃料價格帶來了上行壓力。 努恩還表示,「我們以美元購買原油和成品油,」而紐元兌美元的匯率波動很大,與幾年前的水平相差甚遠。當前紐元的價值對燃油價格沒有幫助。 燃料價格上漲也將給已經面臨現金流壓力的企業帶來壓力。而且,燃料價格對運輸貨物的成本有直接影響,這可能導致其他地方的價格上漲。 今年 7 月發布的消費者物價指數顯示,通脹上升了 3.3%,是近十年來的最大增幅。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發出警告稱,各國央行在應對通脹風險時需要「非常、非常警惕」。 紐西蘭儲備銀行已經採取了應對通脹風險的第一步,七年來首次提高了官方現金利率( OCR)。經濟學家預測,未來12個月OCR還將出現一系列上調。 紐西蘭人的錢包似乎只會變得更加緊張。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總幹事、妻子利比(左二)與總督等人的合影。(New Zealand Government / Wikicommons CC-BY-4.0)   據 1 News 報導,11月10日(週三),衛生總幹事阿什利.布盧姆菲爾德(Ashley Bloomfield)在一個網絡研討會上,分享了他的基督教信仰如何支撐他應對這場 Covid-19 疫情。 此次研討會由工業界和學術界的基督徒科學家組織 NZCIS 組織,在奧克蘭麥克勞林教堂 (Maclaurin Chapel) 舉辦。 講座上,布盧姆菲爾德介紹了自己信仰基督教的經歷,並詳細闡述了他的「信仰之旅」。   總幹事分享早年經歷 布盧姆菲爾德說,他從小在惠靈頓附近的塔瓦(Tawa)長大,並在 1970、80 年代參加了當地的浸信會教堂(Baptist church)。他就讀於一所長老會學校,並說這一經歷為他的信仰增添了另一個層面。 布盧姆菲爾德是在奧克蘭大學接受醫學和公共衛生培訓的。他說,自己在醫學院遇到了他的妻子利比(Libby)。現在,利比是他們當地教堂的牧師。 布盧姆菲爾德表示,早年的經歷將他的信仰和價值觀深深地根植在了腦海中,並形成了他在基督教價值觀中思考世界的方式。 「我確實每天都在思考那些支撐我的價值觀。」 總幹事還與大家分享了《聖經》給他最大的啟發,即《雅各書》中關於信仰後的行為的一段話。他說:「沒有行動的信仰是沒有多大意義的。」   總幹事談如何界定「失敗」 之後,擔任衛生總幹事第三年的布盧姆菲爾德,談到他在應對疫情工作中獲得的生活經驗和領導力。 他說,關於如何界定「失敗」這一概念,是他在工作中學到的。 總幹事表示,「失敗」不是用來形容「未達到百分百完美」的事物,「如果你不回顧、學習和調整你已做的事情,這是唯一的失敗」。 他說,在應對這場疫情上,我們應該預料到,一開始我們可能會犯錯或做錯事,這並不是失敗。 「我們應該公開這一點,並在疫情中保持透明,我們正在從中吸取教訓,」總幹事說。   總幹事坦言自己的焦慮時刻 布盧姆菲爾德說,在應對疫情工作中,尤其是在疫情初期,他曾有過焦慮時刻。「那是一段非常時期,很難回憶起那種程度的焦慮和不確定性。」 他說,當時自己害怕會給出糟糕的公衛建議,害怕可怕的事情會發生,有時還會在凌晨 3 點醒來並一身冷汗。 直到一天早上醒來,布盧姆菲爾德說,他意識到自己接受過公共衛生方面的培訓,且世界上每個國家都處於相同的狀況,他應該理性地面對眼前的危機。 他說,在那之後,他開始對身邊的「優秀」人士充滿信心,包括「能夠傾聽並做出明智、大膽決定」的政客,還有對他們表示支持的公眾。 「我想信仰的第一個維度是對自己、周圍人的技能和經驗,以及你利用所有這些東西的能力有信心,」總幹事分享道。   總幹事:價值觀一直是錨 布盧姆菲爾德說,在應對疫情中,他的基督教價值觀給他提供了很大的幫助和指導。 「我確實相信善良實際上是世界上大多數最偉大宗教的基礎,」他說。 布盧姆菲爾德認為,可以從兩個維度來理解善良:一個是「愛人如己」,即「為了他人的利益而行事」;另一個是「善待自己」,「因為如果我們不善待自己,就不會善待他人」。 NZCIS 聯合主任尼古拉.霍加德.克裡根(Nicola Hoggar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