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走!帶你出海釣魚 包你收穫滿滿

陶朗加海船租賃(Tauranga Marine Charters)給您最棒的海釣體驗

17 Oct,2021 | 景點

Tauranga Marine Charters 供圖

 

來豐盛灣旅記得要去釣魚,來釣魚最好不要錯過陶朗加的一個特別商家,因為這家服務商深諳如何讓客人享受釣魚樂趣的秘密,同時,他們已偷偷享受給客人「找些魚釣釣」的樂趣 20 多年了

Advertisements

這家海釣服務提供商,即是陶朗加海船租賃公司(Tauranga Marine Charters)。

Tauranga Marine Charters 供圖

 

他們的老名叫雷特·凱勒(Brett Keller),從 2001 年開始就一直在經營這家公司的生意,私藏了數不清的絕佳釣點。

無論你是打算一個人來釣魚,或是與親朋好友結伴,抑或與他人組團前來,都有最合適的釣魚服務可選。

若打算攜親伴友一起享受釣魚之樂,不妨考慮艘私人旅行船;若同伴不夠或只有你自己,與其他客人一起來場說走就走的海釣之旅,也是相當經濟又方便的。

正如這裡的地名,豐盛灣盛產多種海魚。在親自體驗此處釣魚之旅時,新西蘭龍尖魚(Tarakihi)則是主要目標。幸運的話,你可能還會釣到新西蘭的珍□魚(trevally)、魴魚(gurnard)、黃尾鰤(kingfish)和鯛魚(snapper),整個過程確實是一切皆有可能,充滿無盡驚喜。

此外,商家還提供前往 Hapuku 深度體驗釣魚樂趣的服務。在那,你有更多機會釣到會更有成就感的魚,例如梭倫鱮魚(gemfish)、鱸魚(bass)和藍鼻魚(bluenose)。

然而,更多的收通常都需要更大的投入於付出,釣魚也是一樣。

Tauranga Marine Charters 供圖

 

在Hapuku捕魚並不輕,這些魚都需要在400米深的水下才可能捉到。然而,在你看到它們出現在漁船甲板上那一刻,就會覺得一切努力都非常值得。

這家的漁船——Manutere號,足足有13米長,還專門建了有足夠負載空間的甲板。乘船期間,你完全不用擔心旅程會變得無聊。船上配有沖水馬桶,還有大量舒適的座位,可讓你輕鬆體驗出海的樂趣。你要想再舒服一些,還可以到船內去打個盹!

同時,完全不用擔心釣魚的器械問題,商家已為您備好了各式正確配備的釣具,哪怕你在釣魚中釣竿掉了,他們也可給你換個新的。此外,員工們還會幫你把餌料分類,甲板那邊還能幫你把魚切片。

Tauranga Marine Charters 供圖

 

這家提供的釣魚之旅通常都是早上7點出發,下午4點半返回。若您想選擇私人旅行,雷特會親自和您定下最合適的時間。

若在溫暖舒適的夏夜,他家還可提供私人的夜釣之旅,非常適合家庭親子游。待到太陽落山,與親朋好友一起出海釣魚,是一件很特別的事。

若你想加入這家海釣商家令人興奮的釣魚旅程,可通過電子郵件購買一日游的釣魚券。他們都在期待在不久的將來,也給您找些魚釣釣,從而才能繼續偷偷收穫每位客人釣魚時的無盡樂趣。


購券的電子郵件為:[email protected]

也可通過以下電話聯或諮詢:

027 552 6283

027 435 1353

更多詳情,還可訪問商家網站:www.taurangamarinecharters.co.nz


責任編輯:劉潤菁

景點

(Brian Ralphs / flickr CC BY 2.0)   近日,一位熱愛鳥類的博士生在奧克蘭市中心有一個相當意外的發現。 據電視節目Seven Sharp介紹,11月初,奧克蘭大學的博士研究員羅茜.格羅摩(Rosie Gerolemou)在 Remuera 的公園 Waiatarua Reserve 從事研究工作時,意外地拍到了一隻鐘吸蜜鳥(bellbirds)的照片。 一直從事著奧克蘭周邊社區有害生物控制及鳥巢監測工作的她,相信這是100年來,在奧克蘭拍到的第一張鐘吸蜜鳥的照片。 鐘吸蜜鳥是紐西蘭的特有鳥類,毛利名字為 Korimako。據報導,這種鳥以前在紐西蘭的南島和北島很常見,但鐘吸蜜鳥已有一個世紀未在奧克蘭被看到了。 (Geoff McKay / flickr CC BY 2.0)   這張照片讓格羅摩以及其他鳥類專家目瞪口呆。 她的主管,保護生物學家詹姆斯.羅素(James Russell)對Seven Sharp表示:「當我們看到 Rosie 的鏡頭時,我們真的很興奮。」 他說,這種鳥重回奧克蘭,代表著歷時五年的有害生物控制計劃 Predator Free New Zealand 已在發揮作用。 「我認為我們有很多機會看到越來越多的這些鳥兒,重返我們的城市景觀,乃至重返我們整個國家。」 鐘吸蜜鳥是一種呈橄欖綠色的小型鳥類,翅膀尖端顏色較深,略微呈現出藍色。它們身長通常不超過 20 厘米,其英文名“bellbird”來自其獨特的歌聲。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天氣轉暖,植物花開,紐西蘭的蜜蜂也又忙著採蜜了。 從麥盧卡樹採集的花蜜與一般的花蜜有所不同,花蜜中的「獨特麥盧卡因子」(unique mānuka factor,簡稱UMF)使這種蜂蜜的價值遠高於一般蜂蜜,也使其成為紐西蘭熱門的出口產品。 獨特麥盧卡因子(UMF)已被證明具有強大的抗菌和傷口癒合特性。 據報導,一罐 250 克非常稀有的 UMF 31+ 蜂蜜可在上海等地的專賣店賣出 2500 紐元,而一罐 UMF 10+ 的麥盧卡蜂蜜,研究表明其也具一定抗菌功效,售價為 50 至 60 紐元。 麥盧卡蜂蜜的神奇之處是幾十年前懷卡托大學的科學家們率先發現的。而今,這些研究人員發現,麥盧卡產出的蜂蜜之所以與其它作物都不同,秘密來自麥盧卡花中的「蜜腺」。 上周,懷卡托大學的研究團隊在國際知名期刊《新植物學家》(New Phytologist)上發表了這一研究。 蜜腺是植物的一種外分泌組織,可分泌蜜液(nectar)並將其排出來。不同的植物蜜腺生長位置不同,且形狀也有差異。   麥盧卡花的蜜腺所分泌的蜜液可引來蜜蜂,通過蜜蜂採集花蜜這一過程,可將花粉散佈於鄉間,以達到授粉繁殖的目的。 研究人員在論文中指出,一般花卉的蜜腺長在葉子上,麥盧卡的蜜腺卻長於花上,且大多數花朵的蜜腺是無色的,麥盧卡花的蜜腺則是綠色的。 這使得麥盧卡的蜜腺可通過光合作用將陽光、水和二氧化碳轉化為氧氣和糖分,且在這過程中,還生成了一種非常有價值的副產品。 「每朵麥盧卡花都有自己的『太陽能蜜液工廠』,這有助於合成 UMF 前體,即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懷卡托大學副教授邁克·克利爾沃特 (Mike Clearwater) 指出。「花中因光合作用也會產出一些糖分,這些糖分可在蜂蜜中發現,且似乎會影響分泌蜜液的多少。」 因此,若能確定影響 DHA 生產量的因素,對該行業來說會非常關鍵,因為如今蜂蜜中獨特麥盧卡因子(UMF)的含量還非常難以預測,而該含量是決定這種蜂蜜溢價的關鍵。 研究人員表示,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的含量變化很大,可能取決於一系列因素,例如植物的遺傳、花卉所在的發育階段、溫度以及光照條件。 據報導,2020年麥盧卡蜂蜜的出口價值高達 5 億紐元,且人們對高 UMF 蜂蜜的需求正在不斷增加。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Chanh 和Thai 在他們位於East Tamaki 的腳手架公司。   苦難經歷 ——九死一生來到紐西蘭 Thai Leng 和 Chanh Huynh 是紐西蘭奧克蘭Unity Scaffolding (聯合腳手架公司)的兩位老闆,Thai是柬埔寨華裔,Chanh 是越南華裔。 兩人既是好友,高爾夫球友,還有一段共同類似的經歷——從小就和家人以難民身分來到紐西蘭。兩個好朋友從當年一無所有的小難民到今天事業有成,他們有著怎樣的人生故事呢? 1975年柬共紅色高棉開始了對柬埔寨人民的世紀大屠殺,5年多的時間,柬埔寨全國有200萬人喪生。目前在柬埔寨集中營和殺戮現場的纍纍白骨記載著這一段人類歷史上的至暗時刻。 面臨隨時被抓、被殺和被餓死的危險,Thai 的父母勇敢的做出逃難的選擇,逃亡的路上,既要躲避紅色高棉的追擊、又要跨越遍布各地的雷區,還帶著幼小的孩子,幾經周折九死一生,全家人終於來了他們夢想的天堂——紐西蘭。   Chanh 全家來到這裡的故事和Thai 有些類似,他說自己家很幸運,當年7個孩子和父母在擁擠的船上,多日沒有食物,漂浮多日終於靠岸到一個條件惡劣的馬來西亞小島上,而和他們一起出發的另一只船卻在半路被海盜截住,生死不知。 兩個來自相似背景的亞洲男孩,就這樣在紐西蘭這個自由、美麗、富足的土地上開始他們人生新的一頁。那時Thai 只有8歲,現在他還記得當年的糗事,因為不懂英語誤入女孩子的衛生間而被嬉笑,經常在迷宮一樣的學校裡找不到自己的教室,因為氣候太冷而全身起雞皮疙瘩。 Chanh 則居住在奧克蘭太平洋和毛利民族集中的Mangere East 地區,做為學校裡僅有的亞洲面孔,Chanh 從小就學會了如何保護自己和如何與當地人相處。這段獨特的經歷對他在今後的建築生涯有很大的幫助。   謀生之路——「父母是我們心目中的英雄」 對於兩家人來說,安頓下來之後擺在面前的最大問題是如何生存下去。父母們沒有語言技能,沒有錢,除了身上的衣服甚麼也沒有,在一些善良紐西蘭人的幫助下,兩家人輾轉定居在奧克蘭,「我的父母是我們6個兄弟姐妹的英雄,他們當時甚麼也沒有,可是卻對一切充滿希望和有一種願意去努力改變的憧憬」。Thai 回憶道,「每天父親早上3:30 起床上班,下午回家後種菜、幫助媽媽縫紉維持生計直到晚上」。 艱辛的努力很快得到了回報,Thai 的父親後來在奧克蘭南部的 Papakura 開了一家快餐店 Satay Noodle House, 並在退休後交給家中最小的孩子成功經營。 Chanh 也有類似的經歷,他說小時候家裏永遠都像一個工廠一樣,不斷地在加工不同的產品。後來經濟條件改善,家裏籌錢買了一家蛋糕店生意,Chanh 需要週末每天早上3:30去打工,然後週一再回到學校。 對於艱苦的生活,他們說自己的父母一點也不抱怨,對比當年死亡和飢餓的不堪記憶,子彈呼嘯而過的日子,現實生活中的艱難已經不算甚麼了。家人對於能夠在大屠殺中倖存和在紐西蘭安家落戶,多年來心存感激和回報之情。 目前他兩人在工廠牆上還掛著當年父母在難民營中的照片,時時提醒自己要記住自己的過去和珍惜現在的生活。 談到今天的成就,Thai 和Chanh 表示,童年難民的經歷雖然很艱難,但是讓他們受益很多。「我們覺得無論甚麼樣的苦難也不會把我們打倒」。 難忘的經歷讓他們變成更堅強的人。   […]

本地

(Brian Ralphs / flickr CC BY 2.0)   近日,一位熱愛鳥類的博士生在奧克蘭市中心有一個相當意外的發現。 據電視節目Seven Sharp介紹,11月初,奧克蘭大學的博士研究員羅茜.格羅摩(Rosie Gerolemou)在 Remuera 的公園 Waiatarua Reserve 從事研究工作時,意外地拍到了一隻鐘吸蜜鳥(bellbirds)的照片。 一直從事著奧克蘭周邊社區有害生物控制及鳥巢監測工作的她,相信這是100年來,在奧克蘭拍到的第一張鐘吸蜜鳥的照片。 鐘吸蜜鳥是紐西蘭的特有鳥類,毛利名字為 Korimako。據報導,這種鳥以前在紐西蘭的南島和北島很常見,但鐘吸蜜鳥已有一個世紀未在奧克蘭被看到了。 (Geoff McKay / flickr CC BY 2.0)   這張照片讓格羅摩以及其他鳥類專家目瞪口呆。 她的主管,保護生物學家詹姆斯.羅素(James Russell)對Seven Sharp表示:「當我們看到 Rosie 的鏡頭時,我們真的很興奮。」 他說,這種鳥重回奧克蘭,代表著歷時五年的有害生物控制計劃 Predator Free New Zealand 已在發揮作用。 「我認為我們有很多機會看到越來越多的這些鳥兒,重返我們的城市景觀,乃至重返我們整個國家。」 鐘吸蜜鳥是一種呈橄欖綠色的小型鳥類,翅膀尖端顏色較深,略微呈現出藍色。它們身長通常不超過 20 厘米,其英文名“bellbird”來自其獨特的歌聲。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Gerd Altmann / Pixabay)   由於全球需求不斷增長,以及石油供應的短缺,近幾周油價一直在大幅上漲。在紐西蘭加滿油箱從未如此昂貴。燃料價格跟蹤應用程序 Gaspy 背後的團隊本周指出,91 辛烷值汽油的全國平均價格目前為 2.39 紐元,創下歷史新高。 據RNZ報導,全國許多加油站現在每升燃油收費超過 2.50 紐元,這給已經在其他地方面臨成本上漲的紐西蘭人增加了壓力。小企業、旅遊和酒店工作人員也受到價格上漲的影響。 AA 汽車事務總經理邁克.努恩(Mike Noon)認為,這是因為石油輸出國組織沒有達到預期的供應水平,而且「世界上所有這些國家在疫情後的經濟反彈非常強勁,所以需求很高,不僅僅是汽油。」 英國《金融時報》10月12日報導稱,由於擔心供應,美國基準石油價格觸及7年高點。 美國原油基準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在10月12日觸及每桶逾 82 美元的高點,為 2014 年以來的最高水平,隨後回落至 80.46 美元,當天上漲 1.4%。13日繼續保持上漲勢頭,交易價格上漲0.2%,至每桶80.6美元,接近3年高點。 《泰晤士報》報導稱,自 9 月初以來,油價已上漲超過 16%。 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因於全球經濟反彈,這是由於世界各地許多民眾重返工作崗位。另外,天然氣短缺加劇了對石油價格的壓力,增加了對替代能源的需求。所有這些因素加在一起給紐西蘭的燃料價格帶來了上行壓力。 努恩還表示,「我們以美元購買原油和成品油,」而紐元兌美元的匯率波動很大,與幾年前的水平相差甚遠。當前紐元的價值對燃油價格沒有幫助。 燃料價格上漲也將給已經面臨現金流壓力的企業帶來壓力。而且,燃料價格對運輸貨物的成本有直接影響,這可能導致其他地方的價格上漲。 今年 7 月發布的消費者物價指數顯示,通脹上升了 3.3%,是近十年來的最大增幅。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發出警告稱,各國央行在應對通脹風險時需要「非常、非常警惕」。 紐西蘭儲備銀行已經採取了應對通脹風險的第一步,七年來首次提高了官方現金利率( OCR)。經濟學家預測,未來12個月OCR還將出現一系列上調。 紐西蘭人的錢包似乎只會變得更加緊張。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Bob Dmyt / Pixabay)   雖然 Covid-19 可能來到了家門口,但在紐西蘭北島中部的一所鄉村小學校,學生正在擁抱色彩與創造力,而非恐懼或擔心。 據Stuff新聞網報導,11月14日(週日),就在學校老師必須接種疫苗的前一天,以及周邊地區發現社區 Covid-19 病例的當天,一位教孩子們編織的女士,領著學校這些小編織高手,把詹姆斯庫克小學(James Cook Primary School)的一棵樹裝點上大量的編織作品。 這棵以學校價值觀為主題的裝飾樹,其枝幹被圍上彩條及色塊拼接的織物,還飾有可愛的編織花朵和小動物。此外,學校290名學生親手做的290個彩色絨球,也掛滿了樹梢。 (DeniseLitchfield / Pixabay)   教這些學生編織的這位女士名叫瑪格麗特‧柯林斯(Margaret Collins),她因分享自己教孫輩編織的作品,受邀在這所小學教學生編織,如今已有兩年。 她的兩個孫子目前都就讀於這所小學。 柯林斯對Stuff說:「在混亂中,我們要能夠慶祝生活和色彩。當 Covid 來到島上時,我們需要記住,生活中還有東西可以期待。」 她說,自己和這些孩子們只想為社區加油打氣。 查理.佩恩 (Charlie Penn)是一起裝飾樹木的學童之一。 他對Stuff說,他們做的這些都讓自己感到「很強大」。 「這很有挑戰性,但也真的很有趣,」這位9歲的男孩說,「這對學校和每個人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學校的團隊負責人馬修.貝爾(Matthew Bell)則對Stuff說,很多路過學校的人會突然走進來,詢問關於這棵樹上羊毛作品的情況。一些人說,這是最近以來,讓他們感到最棒的一件事。 柯林斯說,當她早上把自己的兩個孫子送來學校時,他們看到這棵樹都忍不住笑了。 「這對他們來說太轟動了,」這位祖母說,「Covid 一直是一項重大挑戰,但這也是一個團結起來創造美好事物的機會。」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