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深度解讀」 紐西蘭水務改革究竟有戲沒戲?

(Dirk Wohlrabe / Pixabay)

 

9月28日,與三水改革密切相關的《水服務法案》(Water Services Bill) 在紐西蘭議會通過第三讀,它已基本上成為新的法律。10月4日,它完成了通往正式法律的最後一個步驟 (即Royal Assent),至此,Water Services Bill終於塵埃落定,華麗轉身成Water Services Act 2021,將在2023年10月4日開始執行。

Advertisements

地方政府部長Nanaia Mahuta  (Nevada Halbert / flickr CC BY 2.0)

 

有了法律上的保障,地方政府部長Nanaia Mahuta 女士就可名正言順、大刀闊斧地推進其任內可能最為重要的項目之一 —— 三水改革 —— 之進程了。

 

三水改革的背景

(PublicDomainPictures / Pixabay)

 

所謂「三水」,就是雨水、飲用水和廢水,它們涉及三類不同的基礎設施。根據紐西蘭國情,大約85% 的三水項目覆蓋城鎮地區,通常由各地的市議會負責管理;而對於鄉村、偏遠地區、毛利部落聚居區域,通常是由私人或社區服務供應商來滿足飲用水和生活污水處理方面的需要,因為資金和規劃的原因,這部分的基礎設施無論是容量還是功能都相對比較有限,更談不上符合可持續發展的要求。

促使政府下決心對現有飲用水供應狀況進行改革,根本起因是2016年8月在Hawke’s Bay 的Havelock North 鎮爆發的飲用水水源污染、導致超過8,000人中毒和4人不幸身亡的重大事件。紐西蘭每年有大約34,000人因飲用不合格的水而生病,數千戶家庭必須將水煮開方能飲用。首都惠靈頓的街道上不時會冒出污水的問題。這些或正是促使政府推出三水改革的直接原因。

三水改革的基本內容,這項改革由中央政府領導,旨在免除地方政府提供飲用水、廢水和雨水服務的責任,各地區按政府定義,分別歸入四個具有清晰邊界的大區塊 (稱為Entity)。

 

新的監管機構的基本職能

(AVAKA photo / Pixabay)

 

2021年3月,紐西蘭的水務監管機構 Taumata Arowai 成立,該機構計劃在2021年下半年將取代衛生部擔任水務監管機構。

Taumata Arowai 將監督、管理和執行紐西蘭的所有飲用水法規。它還將對廢水和雨水網絡的環境績效進行監督。

它是一個獨立的政府機構,設有地方政府部長任命的董事會和部長任命的毛利人諮詢小組。這些任命尚未公佈。

Water Services Act 2021對飲用水供應商的類別、職能和義務作了明確的規定,同時提出了以按飲用水標準提供清潔安全的飲用水為中心、而必須嚴格遵守的各項要求,以及如果出現違規情況,將酌情按該法律進行處罰。相關規定將得到嚴格執行,處罰包括罰款和刑事訴訟。

按我們獲得的最新信息,Taumata Arowai 將於今年11月15日開始運作,換言之,從這天開始,衛生部作為老牌的飲用水監管機構將成為歷史。

按規定,各飲用水供應商有一年的時間從Water Services Act 2021通過之日 (2021年10月4日) 起在 Taumata Arowai 註冊。到目前為止,所有正式運營的飲用水供應商都是在衛生部註冊的。為幫助飲用水供應商完成註冊,全國各地共有約 500 多個站點 (主要在市政廳) 。提供常年供水服務的供應商有一年的時間來滿足新要求,而那些偶爾提供供水服務的供應商則有五年的時間來滿足要求。

政府還計劃設立第二個監管機構,作為水管理實體的金融監管機構,降低水供應不足的風險,同時還考慮降低納稅人的成本。

 

供水管理、所有權問題浮出水面

(roegger / Pixabay)

 

雖然各地議會基本上同意全國大部分地區都需要投資,以保證飲用水基礎設施升級換代、適應人口增長和經濟發展的需要。然而,為數眾多的市議會反對政府的改革,主要是關於所有權和治理。

其中的原因可以理解,也合情合理。市議會花費了數年和巨額資金來資助納稅人,建設和維護他們的飲用水基礎設施資產,市議會作為民選的地方政府,代表選民的利益管理這些基礎設施。

雖然 Mahuta 部長一再表示這些設施將歸公有,但文件顯示這四個新實體 (即前面提及的4個Entity) 將「代表地方當局擁有和運營三個水域基礎設施,包括轉讓三個水域資產的所有權,並獲得具有成本效益的資本借款市場進行必要的投資」。

這非常清楚地表示供水設施所有權將轉移給四個實體,這些實體本身將由它們所服務的理事會集體所有,如此一來,各地市議會苦心經營多年的公共資產通過這樣的改革,其所有權和管轄權被剝奪了。

許多市議會爭辯說,他們在供水基礎設施方面做得很好,或者已經制定了計劃——已經預留了資金——來管理短缺。

他們擔心將他們的資產與需要更多投資的其他資產結合起來,意味著他們的納稅人已經為良好的供水服務付出了代價,而他們將面臨需要再次付出代價。這相當的不合理。

中央政府已計劃撥出約 25 億紐幣來平衡這個競爭環境,旨在消除這些擔憂。其中,20 億紐幣將用於消除分歧,5 億紐幣將用於支持議會過渡到新安排。

各地市 (含區) 議會一再要求政府允許更多時間,讓各方人士都有機會瞭解政府的意圖,但Mahuta部長表示,原定兩個月的議會諮詢期限 (8月1日- 9月30日) 不會再延長,她要求全國各地的議會在10月1日前就三水改革提案提出反饋意見。於是,9月29日由政府組織的一個特別委員會通過Zoom 召開了一次特別視訊會議,審議以Mahuta 部長信件形式提交的草案。這封信概述了理事會的問題、關注點和向政府提出的建議,經過8週的分析和研討會,以瞭解改革提案及其對當地的影響。

雖然這段時間不打算邀請公眾參與,但議會仍希望當地社區能提出反饋意見,並與當地毛利社區的主席和CEO 進行溝通。事實上,缺乏民眾支持的方案很難延續下去。

據瞭解,對於全國四大區塊實體管理人員,將由各議會與當地毛利社區 (Mana Whenua) 的代表共同任命一個區域代表小組,由該小組來負責管理區塊實體的工作重點、管理戰略和期望達成的目標。這還不夠,該小組再任命一個獨立的遴選小組,後者將負責任命區塊實體的董事會。

提案還設定了一個時間表,要求新實體在2024年7月1日之前啟動運行。

這就不難理解為何一些議會擔心他們將逐漸失去對供水服務的控制和權威。

毛利人也有類似的恐懼,因為許多毛利社區並未和供水管網或污水系統相連接,他們擔心失去對現有供水系統的控制並被迫進行新的安排,由此產生相關成本。

 

各地議會的反對聲浪

(Iván Tamás / Pixabay)

Auckland Council

奧克蘭市長Phil Goff 明確表示,在目前的環境下,奧克蘭市議會不會批准政府的改革方案。

他說:「我永遠無法支持創建一個實體的事情,該實體不會通過民選代表對其所服務的社區負責。」

在長期乾旱之後,奧克蘭地區仍然對居民家庭用水實行限制。

奧克蘭市議會9月23日的市議會召開的會議上,議員們以壓倒性多數投票支持了奧克蘭市議會的立場:奧克蘭不支持政府提議的治理和所有權模式,因為這消除了民主問責制和議會對供水服務實體直接控制權的喪失。

同時,市議會表示,它希望繼續與政府合作,考慮能夠更好地滿足政府和市議會目標的替代安排。但它一貫認為改革不應該是強制性的,市議會有權就是否「選擇加入」或「選擇退出」政府的改革提案做出最終決定。

此外,奧克蘭的21個地方委員會一致反對政府提案中的治理安排。

 

Whangarei District Council

Whangarei 議會是在Mahuta 部長宣佈改革方案之前就率先退出政府改革方案的議會。市長Sheryl Mai 表示,政府承諾提供的20億紐幣無法消除分歧,因為它遠遠低於市議會將控制的資產價值。議會不相信加入改革將使納稅人受益。

「我們對這一資產類別沒有債務……我認為總金額約為 1.33 億紐幣,這聽起來是很多錢,但這些資產的價值在 6 億紐幣到 12 億紐幣之間,這取決於你是否做重置價值,坦率地說……當我們失去控制時,這不足以讓我們說這是一筆好交易。」

Mai 市長說:「我想說,我們收到的 99% 的反饋是,他們支持我們暫時選擇退出的事實……而且他們中的許多人已經像其他議會一樣呼籲進行公投或進行調查。」

 

Whakatane District Council

位於豐盛灣的Whakatane 區議會在收到了壓倒性的社區反對意見後,已致函Mahuta 部長,對政府三水改革提案的許多方面提出了質疑,包括改革的速度、缺乏公眾諮詢、方案不夠明確及對提供給它的數據缺乏信心等。

Whakatane 區議會共收到了212條反對改革的反饋,其中許多由納稅人聯盟提出的請願書形式產生的。只有一人敦促議會全力支持政府的改革提案,至少有50人呼籲就改革進行全民公投。

「我們在這些方面的不確定性限制了我們與社區進行知情對話的能力,也影響了我們對一攬子計劃本身和擬議收益的信任和信心。基於這項改革的重大未知數,我們的納稅人的成本難以量化;因此,從任何穩健的意義上講,改革的短期和長期收益同樣不透明。我們需要了解一條清晰的路徑來支持我們理事會的戰略方向,尤其是在空間規劃和增長領域。」

議員們同意,Mahuta 部長的信函應說明議會不能支持或選擇加入擬議的改革。

 

Wellington City Council

惠靈頓市議會並沒有支持政府的提案,它在給政府的反饋意見書中,提出將「方案B」

改革的想法納入其三水系統。

市議會同意無論如何都需要改革其供水系統 – 基礎設施,而且無所作為並不是一個可供選擇的方案。

一份提交給市議會的報告預計,到2051年,家庭用水成本將翻一番以上。目前家庭平均每年花費為950 紐幣;如果不進行改革,30年內家庭年花費將會升至2,440紐幣。而報告顯示,政府改革一旦通過,將把成本降低到1,260 紐幣。

 

Central Otago

市長Tim Cadogan 表示,大約有九個不同的點,需要政府澄清或強調有問題的方面。他希望新實體能夠為不同城市的服務提供標準化定價,以及某種消費者保護模式。

「目前,如果有人對他們的水有投訴,他們會打電話給他們的市長或議員,但如果這個過程繼續下去……誰會為消費者說話?」

 

South Wairarapa

市長 Alex Beijen 認為所有市議會都認識到變革的必要性,但這並不意味著提議的改革是最好的推進方式。

「我認為改變的理由很好,我不同意政府的模式,」他說。 「我們沒有人會說擁有高效的水調節器是一件壞事……因此高效的調節器將推動變革。

「關於治理,我認為這是我們的議會和公眾正在努力的地方,因為我們只有一個選擇,而這個選擇是將……本地持有的資產轉移到一個不一定適合目的的結構中。 」

 

Matamata-Piako

市長 Ash Tanner 表示,他們還沒有選擇加入或退出,但不支持當前的提議。

「如果我們採用他們為實體 B 討論提議的 22 人理事會模式,我認為小 Matamata-Piako 最終不會對發生的事情和投資的內容有很大的發言權。」

他說,市議會對政府的數據沒有信任或信心,想要「一些可信的事實和數據,一些加起來的東西」。

 

Napier

Napier不支持政府的改革提案,市長 Kirsten Wise 質疑政府的數字。

「我們很清楚,出於多種原因,霍克斯灣模型是我們希望追求的模型,」她說。

「我不明白你如何才能真正保留當地的聲音,因為他們提議成立一個由 10 到 12 名代表組成的治理委員會。我們擔心資產轉移,我們擔心未來私人私有化的潛在風險。 」

Westland

Bruce Smith市長表示,政府衡量成本和收益的數字「並不可信」,而且,當「幾乎」所有其他議會都持同樣觀點時,這就是一個問題。

納稅人向議會發出了「選擇退出」的強烈信息 —— 他們對治理和資產所有權有著熟悉的擔憂:「他們覺得他們已經為這些資產付出了代價,他們並不想將這些資產以7或8紐分的低價轉讓給任何人。」

 

Hawke’s Bay

Hawke’s Bay的當地政府領導人和毛利族代表認為,他們不相信政府提出的三水改革方案,因為完全不適合該地區。

他們已寫信給Mahuta 部長,尋求更多細節並重新考慮,他們在信中說明為甚麼政府的提案目前無法滿足Hawke’s Bay的三個供水服務的需求。

 

少數支持政府的議會

(Arek Socha / Pixabay)

 

Nelson 的Rachel Reese市長認為,從長遠來看,政府的提案對納稅人來說會更好。她說,改革模式需要強有力的保護以防止私有化,但改革可能已經醞釀了20年,並且需要高效、可靠、能負擔得起的給排水基礎設施。

「成本增加和氣候變化的挑戰不會消失,我認為,如果政府決定把這個放在太硬的籃子裡,那將是一個失去的機會。我們的城市,實際上在飲用水方面相當不錯,我們有一個非常好的處理廠,我們的大壩有可靠的水源,但我們也有一些相當古老的地下基礎設施。」Reese 市長似乎很有信心。

 

結語

(Martin Str / Pixabay)

 

從某種意義上說,政府提出並開始努力實施的三水改革,其實質就是將飲用水、雨水和廢水系統的控制權,從67個議會手中奪走,轉交給政府認可的4大區塊水務實體的一個過程,等於是政府將重要的地方政府管轄基礎設施的所有權重新分配。這樣做的結果,自然要遭到各地議會的反對。

另一方面,如此將資產所有權重新配置、集中管理,先不妄言會不會出現腐敗,起碼有可能導致運作效率低下,特別是當某一區塊實體內出現水污染事故後,能否及時應對並消除不良影響、恢復正常供水,很令人懷疑。而在目前的管理體系下,任何一個議會,對其管轄範圍內的設施狀況相當清楚,一旦出現意外,能夠及時採取有效措施,會將問題控制在最低風險。

在如此多市 (區) 議會強烈反對的情況下, Mahuta 部長如何應對,或將決定政府三水改革的成敗,這會是一場很精彩的地方諸侯與中央政府之間的博弈,讓我們靜觀其變。

責任編輯:劉潤菁

景點

Ohope Beach Golf Links 提供 奥霍普海滩 OHOPE BEACH 在北島的豐盛灣地區,有一條綿延11公里的白色沙灘被評為了紐西蘭最棒且最受喜愛的海灘,它便是陽光明媚、海水溫暖、非常適合游泳的奥霍普海滩(Ohope Beach)。 悠閒地漫步於沙灘之上,可從Ohio Harbour一路向西走去,一邊散步一邊盡情享受無盡的沿海風光,在清涼舒爽的海風中領略紐人眼中這片完美度假勝地的魅力。   奥霍普海滩高尔夫球场 OHOPE BEACH GOLF LINKS Ohope Beach Golf Links 提供   若沿著奥霍普海滩走到盡頭,則會來到紐西蘭一處知名的高爾夫球場——奥霍普海滩高尔夫球场(Ohope Beach Golf Links)。 這家高爾夫球場坐落於太平洋之濱一條狹長的土地上,緊鄰風景優美、未被破壞的奧希瓦海港(Ohiwa Harbour)。 千變萬化的海洋環境讓其一年四季都呈現著動人心魄的獨特景觀,或巨浪拍岸無比壯闊、或群鳥高飛海天一色、或雨過天晴霞光滿天,讓有幸得之一見的人只能讚歎大自然的神奇。   奥霍普高尔夫俱乐部 OHOPE GOLF CLUB Ohope Beach Golf Links 提供   豐盛灣最熱情友好的俱樂部——奥霍普高尔夫俱乐部(Ohope Golf Club),就坐落於這處獨一無二的沿海球場之中,是享受當地宜人天氣、美妙風景與精彩高爾夫球體驗的不二之選。 對該球場好評連連的,不僅有俱樂部的大批會員,還包括知名高爾夫專業設計師格雷格‧特納(GREG TURNER)。無論是球場的地形、景色還是打球體驗,都讓他贊不絕口,嘖嘖稱奇。 此外,這家海濱球場也受到了專業雜誌《紐西蘭高爾夫文摘》的青睞,榮登該雜誌頂級高爾夫球場調查前20名的榜單。 該文摘在其描述中表示,該「華麗的海濱球場,崎嶇不平的地形和令人難以置信的海景」,讓每位高爾夫球手收穫的體驗,如同「隱藏的寶石」一般。 除了最棒的環境,這家俱樂部可圈可點之處還有很多。 Ohope Beach Golf Links 提供 […]

食全食美

  天氣轉暖,植物花開,紐西蘭的蜜蜂也又忙著採蜜了。 從麥盧卡樹採集的花蜜與一般的花蜜有所不同,花蜜中的「獨特麥盧卡因子」(unique mānuka factor,簡稱UMF)使這種蜂蜜的價值遠高於一般蜂蜜,也使其成為紐西蘭熱門的出口產品。 獨特麥盧卡因子(UMF)已被證明具有強大的抗菌和傷口癒合特性。 據報導,一罐 250 克非常稀有的 UMF 31+ 蜂蜜可在上海等地的專賣店賣出 2500 紐元,而一罐 UMF 10+ 的麥盧卡蜂蜜,研究表明其也具一定抗菌功效,售價為 50 至 60 紐元。 麥盧卡蜂蜜的神奇之處是幾十年前懷卡托大學的科學家們率先發現的。而今,這些研究人員發現,麥盧卡產出的蜂蜜之所以與其它作物都不同,秘密來自麥盧卡花中的「蜜腺」。 上周,懷卡托大學的研究團隊在國際知名期刊《新植物學家》(New Phytologist)上發表了這一研究。 蜜腺是植物的一種外分泌組織,可分泌蜜液(nectar)並將其排出來。不同的植物蜜腺生長位置不同,且形狀也有差異。   麥盧卡花的蜜腺所分泌的蜜液可引來蜜蜂,通過蜜蜂採集花蜜這一過程,可將花粉散佈於鄉間,以達到授粉繁殖的目的。 研究人員在論文中指出,一般花卉的蜜腺長在葉子上,麥盧卡的蜜腺卻長於花上,且大多數花朵的蜜腺是無色的,麥盧卡花的蜜腺則是綠色的。 這使得麥盧卡的蜜腺可通過光合作用將陽光、水和二氧化碳轉化為氧氣和糖分,且在這過程中,還生成了一種非常有價值的副產品。 「每朵麥盧卡花都有自己的『太陽能蜜液工廠』,這有助於合成 UMF 前體,即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懷卡托大學副教授邁克·克利爾沃特 (Mike Clearwater) 指出。「花中因光合作用也會產出一些糖分,這些糖分可在蜂蜜中發現,且似乎會影響分泌蜜液的多少。」 因此,若能確定影響 DHA 生產量的因素,對該行業來說會非常關鍵,因為如今蜂蜜中獨特麥盧卡因子(UMF)的含量還非常難以預測,而該含量是決定這種蜂蜜溢價的關鍵。 研究人員表示,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的含量變化很大,可能取決於一系列因素,例如植物的遺傳、花卉所在的發育階段、溫度以及光照條件。 據報導,2020年麥盧卡蜂蜜的出口價值高達 5 億紐元,且人們對高 UMF 蜂蜜的需求正在不斷增加。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話說新西蘭的GST 生活在新西蘭的人, 對GST(商品和服務稅)這個名詞或許都不陌生,它是新西蘭政府對商品和服務徵收的一種附加消費稅, 廣泛存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您需要花錢購買的商品或服務,大部分裡面都包含有GST, 當然也有少部分是被IRD (稅務局)特別指明赦免的。比如,您去超市買的東西,日常生活中的電費,水費,油費,電話費等等,都是含了GST 的。 除日常消費外,就是商業行為和商家了。GST存在於從事商業活動的相關實體的每一環節中。通常只要有買賣交易,就需要附加GST,而且商家一般都是GST註冊者,也就是說,他們有權利代新西蘭政府向需要他們服務或商品的買家徵收GST,  同時按照政府規定,又必須這麼做。  嚴格的說這個GST,既不計算在成本,也不計算在利潤,他們收到後,就交給了稅局。 但是作為一個商業運營者,由於他們在完成他們的商品和服務時,是有成本的, 按照新西蘭稅務局的規定,他們在運營支出中付出的GST, 是可以向稅局抵扣回來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您去超市買一瓶牛奶,如果是日常生活消費,那麼您就實實在在付出了牛奶價格中的GST。 但是如果您買的牛奶是為了您經營用的, 比如,咖啡店,這種情況,您可以向稅局把您這瓶牛奶裡支付的GST抵扣回來。 也就是說真正為GST買單的,是最終的消費者, 英文中的Consumer。如果是消費前的必須商業過程,也就是說不是最終消費者,付出GST是可以抵扣回來的。 在商業運作中和在日常消費中, GST 在商品價格中的表達方式是不同的。比如, 如果是$115 的最終價格, 那麼日常消費中的表述就是價格為$115 , 並註明其中包含了$15 的GST , 而商業運作中,報價會是 $100+$15。這裡的區別是, 商業運作中,可以將這個$15的GST向稅局抵扣回來。而作為消費者,只是告訴您, 您付出了$15 的GST。 房產物業中的GST 新西蘭的物業通常分為兩大類: 商業物業(Commercial) 和居民住宅物業 (Residential) 。 住宅物業,在新西蘭法律上是這樣定義的,是指那些用於或目的是用於居民居住的物業,可能只限於居民居住,或者是大部分用於居民居住。 商業物業,顧名思義,是用於進行商業活動的物業, 比如: 辦公樓,倉儲,酒店,零售,  工業大樓,公共設施等等。新西蘭政府對其也有明確的資源劃分,只能建在規範的區域內: 比如工業區,輕工業區,商業區等。 我們用於自住或出租給別人居住的房產,通常就是居民住宅物業了。 絕大部分的房產物業買賣的價格中都包含著GST,但商業物業和住宅物業在體現上不同。 商業物業在買賣合同的成交價中, 會清清楚楚列明GST, 也就是價錢+GST(if any  如果有的話),其實這符合商業運營的常規。住宅物業的價格中通常都沒有列出GST這個欄目。 有的人會想,商業物業中多了要支出的GST,我在購買自住房時是沒有的。是的,居民住宅物業中不會把GST列出來,但並不是說您購買的價錢中沒有GST,相反,您購買的是包含了GST之後的價格。  為什麼這麼說呢? […]

本地

(Charles Thompson / Pixabay)   10月22日(週五),財政部長格蘭特.羅伯遜(Grant Robertson)宣布,奧克蘭及其它高警報級別地區的企業將獲得政府更多幫助。 羅伯遜在惠靈頓的發布會上說,雖然奧克蘭持續的限制措施保證了人們的安全,但政府知道,這讓當地的企業處境更加艱難。 因此,部長們同意增加給企業的復甦支持金(RSP)款項,在10月29日的支持金發放完後,政府將改為每兩週發放一次RSP支持金,且單次發放金額將為目前的兩倍,直至奧克蘭接種率達90%,進入新交通燈框架。 奧克蘭市長菲爾.戈夫(Phil Goff)對政府的額外支持表示歡迎,並說這是政府與企業交談後作出的決定。 目前,RSP的基本發放標準為,為每個符合條件的企業發放 1500 紐元,每位全職員工 400 紐元,最多 21,500 紐元。 11月12日起,每家企業發放的基礎補貼將升至 3000 紐元,每位全職員工 800 紐元,最多50名員工,每兩週企業最多可獲得 43,000 紐元。 3級警報期間,政府將繼續按照當前標準發放工資補貼。 在進入新框架的過渡期內,政府每兩週支付的RSP支持金及工資補貼成本,預計將達到 9.4 億紐元。 財長還透露,就新框架下的支持細節,政府將於11月敲定。 他說:「我的期望是,由於企業將能夠在框架的各個層面開展業務,工資補貼和 RSP 支持金將被重新設計為新框架的紅燈(Red)級別目標支持金。」 此外,部長們已原則上同意,當企業進入新框架時,將提供其它過渡性款項以支持企業,且已同意提供 6000 萬的商業建議和心理健康支持的一攬子計劃,進一步幫助奧克蘭企業過渡。 小企業部長斯圖爾特.納什(Stuart Nash)表示,這些措施旨在支持奧克蘭企業應對Delta疫情造成的不確定性,幫助企業建立彈性。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Gerd Altmann / Pixabay)   由於全球需求不斷增長,以及石油供應的短缺,近幾周油價一直在大幅上漲。在紐西蘭加滿油箱從未如此昂貴。燃料價格跟蹤應用程序 Gaspy 背後的團隊本周指出,91 辛烷值汽油的全國平均價格目前為 2.39 紐元,創下歷史新高。 據RNZ報導,全國許多加油站現在每升燃油收費超過 2.50 紐元,這給已經在其他地方面臨成本上漲的紐西蘭人增加了壓力。小企業、旅遊和酒店工作人員也受到價格上漲的影響。 AA 汽車事務總經理邁克.努恩(Mike Noon)認為,這是因為石油輸出國組織沒有達到預期的供應水平,而且「世界上所有這些國家在疫情後的經濟反彈非常強勁,所以需求很高,不僅僅是汽油。」 英國《金融時報》10月12日報導稱,由於擔心供應,美國基準石油價格觸及7年高點。 美國原油基準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在10月12日觸及每桶逾 82 美元的高點,為 2014 年以來的最高水平,隨後回落至 80.46 美元,當天上漲 1.4%。13日繼續保持上漲勢頭,交易價格上漲0.2%,至每桶80.6美元,接近3年高點。 《泰晤士報》報導稱,自 9 月初以來,油價已上漲超過 16%。 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因於全球經濟反彈,這是由於世界各地許多民眾重返工作崗位。另外,天然氣短缺加劇了對石油價格的壓力,增加了對替代能源的需求。所有這些因素加在一起給紐西蘭的燃料價格帶來了上行壓力。 努恩還表示,「我們以美元購買原油和成品油,」而紐元兌美元的匯率波動很大,與幾年前的水平相差甚遠。當前紐元的價值對燃油價格沒有幫助。 燃料價格上漲也將給已經面臨現金流壓力的企業帶來壓力。而且,燃料價格對運輸貨物的成本有直接影響,這可能導致其他地方的價格上漲。 今年 7 月發布的消費者物價指數顯示,通脹上升了 3.3%,是近十年來的最大增幅。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發出警告稱,各國央行在應對通脹風險時需要「非常、非常警惕」。 紐西蘭儲備銀行已經採取了應對通脹風險的第一步,七年來首次提高了官方現金利率( OCR)。經濟學家預測,未來12個月OCR還將出現一系列上調。 紐西蘭人的錢包似乎只會變得更加緊張。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2013年參加世界独木舟短跑锦标赛的Lisa Carrington(Olaf Kosinsky / Wikicommons CC-BY-SA-3.0-DE)   連續3屆奧運冠軍得主、更在東京奧運會上奪得3枚金牌、被NZ Herald 譽為紐西蘭「有史以來皮划艇項目最偉大運動員」以及被公認為「紐西蘭最成功的奧運選手」、來自豐盛灣小鎮Ohope 的Lisa Carrington,近日向外界宣佈:她決定參加2024年巴黎夏季奧運會,再次衝擊皮艇項目金牌。 她的這一決定讓她的忠實支持者感到鼓舞,同時她此舉少不了她家人的理解,也離不開她教練的全力支持。她和她的教練Gordon Walker 之間的合作已超過10年,被坊間稱為「紐西蘭奧運史上最成功的教練-運動員合作夥伴關係」,Carrington的這一決定毫無疑問將令這一特殊良好關係得以再續至少3年。   驕人的國際競賽成績 在Walker 的悉心指導下,Carrington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迄今為止,她取得了5枚奧運金牌和10項世界冠軍的優異成績。成為第一位在同屆奧運會上榮獲3枚金牌的紐西蘭奧運動員。 Carrington 首次參加的國際大賽是於2009年6月在匈牙利Szeged 舉行的世界盃帆船賽的皮艇女子雙人1000米賽事 (與隊友Teneale Hatton合作),並獲得銅牌;2010年5月,她們再度合作,在法國Vichy 的世界盃帆船賽上獲得同一項目的金牌。 Carrington 和Hatton 在2010年大洋洲皮划艇錦標賽上獲得三枚金牌,分別是女子雙人500米 (K-2 500M) 和1000米 (K-2 1000M),以及與另兩位隊友合作的女子四人500米 (K-4 500M)。她倆成為有史以來第一位在波蘭Poznań舉行的ICF 皮划艇世界錦標賽上進入A級決賽的紐西蘭人。 2011年在匈牙利Szeged舉行的ICF皮划艇世界錦標賽上,Carrington獲得女子單人200米 (K-1 200M) 項目金牌,這是紐西蘭女性首次贏得皮划艇世界錦標賽冠軍,而這一成績為紐西蘭獲得了該項目參加奧運會的資格。 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上,Carrington獲得K-1 200M 金牌,並與Erin Taylor合作在K-2 500M 的比賽中獲得第7名。同年她倆在大洋洲皮划艇錦標賽上,贏得K-2 500M 金牌,Carrington在K-1 200M再次贏得個人金牌。 在2016年巴西里約熱內盧奧運會上,Carrington在K-1  200M項目中成功衛冕,並在K-1 500M 項目獲得銅牌。至此,Carrington已成為第一位在同一屆奧運會上獲得多枚獎牌的紐西蘭女性。因此,Carrington榮幸地成為里約奧運會閉幕式紐西蘭隊的旗手。 在2019年在匈牙利Szeged舉辦的皮划艇世界錦標賽上,Carrington在兩個單人項目K-1 200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