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紐原木、紅肉出口創新高 帶動其他產品出口增長

29 Jul,2021 | 重要新聞, 本地新聞

(Image by TheUjulala from Pixabay)

 

據紐西蘭統計局 (Statistics NZ) 最新數據,藉著國際市場持續攀升的原木和牛肉價格,截至今年6月的過去一年中,紐西蘭這兩項產品的整體出口額創下了60億紐元的新高,同比增長17% 或 8.71億紐元。

2021年6月的牛肉出口額與2020年6月相比,增加了3,100 萬紐元,達到4.11億紐元的新高,而上一個牛肉出口高點是在2020年3月創下的4.05億紐元。

Advertisements

原木和木材的出口與2020年6 月相比,淨增長23% 或1.05億紐元,今年6月的出口額達到5.61 億紐元。

業內專家分析原因

紐西蘭統計局國際貿易經理Alasdair Allen表示,未經處理的原木出口平均價值一直在穩步上升,從 2020 年 7 月的低點到 2021 年 6 月達到每立方米 199 紐元。

森林所有者協會 (Forest Owners Association) 主席Phil Taylor 表示,海外訂單增加和國內外需求強勁,是木材銷量增加的主要原因。

「供應受到嚴重限制,因此我們在過去九個月中看到了非常強勁的定價。在COVID-19疫情之後,供應鏈受到了嚴重干擾,因此這不僅造成了延誤,而且顯然導致了非常高的成本。」Taylor 認為,太平洋西北部、美國西海岸和智利的大火影響了原木的庫存,此外,雲杉病又影響了歐洲的森林。

Taylor 強調:「紐西蘭一直是一個非常可靠和有效的供應鏈,因此考慮到全球限制,中國正在關注紐西蘭。因此,由於需求強勁,它造成了典型的供需失衡,以至於推高了國際市場的價格。」同時,國內市場因為建築業的興旺,需求呈正向增長,這令森林所有者和工廠開始忙碌起來。

大約在今年3月,有專家稱建築行業木材嚴重短缺和供應線壓力,導致建築業運營商開始囤積木材。

建築業聯合會 (Building Industry Federation) 首席執行官Julian Leys 就曾說,整個行業都感受到木材短缺的壓力,而紐西蘭建築業傳統大佬、建材加工商Carter Holt Harvey (CHH),做出了停止向一些主要零售商供應結構木材的決定,此舉進一步加劇了建築商們的恐慌情緒。並導致了政府監管部門的介入,商業委員會表示要調查CHH停止供貨的行為。

為應對商業委員會,CHH 直接斥資1億紐元更新升級其設備,令其工廠的加工能力和產品質量獲得了提升。

Leys 說,建材短缺令人擔憂,「我們在此看到的是短缺5% 到10% 的木材整體」。所以,他建議情況已經到了需要行業或政府干預的地步,大家應考慮如何防止更多的本土木材作為原材料被運往海外,以確保更多材料可以送到當地的鋸木廠,滿足國內的需求。

與建築業聯合會的意見不同,Taylor 表示木材庫存充足。他同時警告,儘管國際市場木材價格持續上漲,然而出口量增加並不一定會給一些森林所有者帶來更多好的回報。

Taylor說:「在這個領域有很多錯誤信息,每月3,500萬立方米木材的40% 進入了國內市場。在我們看到原木價格非常高的時候,不幸的是,我們也看到了非常高的運費……雖然我們的價格仍然很強勁,這對我們來說固然是個好時機。然而由於運價高企,這會抵消一些利潤。」所以,他建議木材出口商應全面考慮、綜合平衡、選擇最優。

位於Canterbury 的Laurie Forestry公司,其董事總經理Allan Laurie分析,因為澳大利亞和中國之間的貿易糾紛,意味著澳大利亞目前沒有對華出口原木,歐洲的雲杉或因受病害影響出口量也較低。全球供應停滯對紐西蘭出口商和木材貿易商來說是個利好消息,因此原木出口方面,CFR 價格 (注:外貿術語Cost and Freight,意為『成本加運費價格』) —— 按每立方米出口中國市場的原木價格 —— 持續堅挺。

西蘭紅肉受海外市場青睞

牛肉和羊肉和肉類工業協會的一份報告稱,儘管 COVID-19 對國際貿易產生了影響,但去年紅肉的出口創下了 92 億紐元的歷史新高,比 2019 年略有上升。

在主要的紅肉出口中,羊肉增長3%,出口總量超過40萬噸,價值39億紐元;牛肉出口也增長3%,超過47.1718萬噸,價值37億紐元。

雖然COVID-19 致使貿易中斷,但多樣化的市場需求意味著肉類出口商能夠經受住市場波動。報告稱,2020年紐西蘭肉類出口的前10大市場保持不變。

報告稱,紐西蘭肉類行業的COVID-19 疫情期間對於支持經濟發揮了重要作用。

Beef and Lamb 的首席執行官 Sam McIvor 和肉類工業協會的首席執行官 Sirma Karapeeva 發表聯合聲明說,這是充滿挑戰的一年,但該行業已經對 COVID-19做出了回應,同時協調解決了大部分鄉村地區的干旱情況。

「雖然市場動盪,但對紅肉的需求依然強勁,而且在 COVID-19之後,海外市場天然草飼牛​​、羊肉的需求量不斷增加。」

過去三年的政策改革意義重大,該行業希望未來三年能夠為實施新規則和支持農民留出一些喘息空間。

聲明說,該部門僱用了超過 90,000 人,並將與政府合作,幫助去年失業的人找到工作。

該報告稱,英國退歐對出口商造成了干擾,他們必須迅速消化和實施新要求,而歐盟和英國之間的協議意味著羊肉出口商在獲得運往北愛爾蘭的肉類配額方​​面面臨困難。業界希望迅速解決問題。

與英國的自由貿易談判一旦取得進展、雙方簽署文件,應該進一步提升紐-英之間的貿易總量。另外,與歐盟的自由貿易談判也在進行之中,雙方都期待著在一些關鍵問題取得突破之後,盡快進入實質性階段。

西蘭羊毛脂因品質純正大受歡迎

由於羊毛脂的全球需求增加,紐西蘭出口商正在獲得巨大回報。

羊毛精練的副產品油脂可廣泛應用於化妝品、護膚品和藥品。紐西蘭羊毛脂的膽固醇含量很高,並可以轉化為維生素 D。這種維生素存在於 COVID-19疫苗中,因此藉著疫苗生產需要維生素D,這又帶動了對羊毛脂需求的增加。

Wool Works New Zealand 是紐西蘭唯一一家專業生產和出口羊毛脂的公司。其首席執行官Nigel Hale表示,隨著全球需求的增加,價格也在上漲。

「人們越來越意識到羊毛脂的價值及其可以轉化的產品。全球綿羊數量並未增加,事實上,它可能略有減少,因此隨著全球對羊毛脂產品的需求增長和綿羊數量下降,價格顯然會發生變化。」

Hale無意透露每公斤羊毛脂的價格,但表示價格已大幅上漲。他說,對 COVID-19疫苗的需求導致羊毛脂需求大幅增加。

「紐西蘭羊毛脂是世界上最好的羊毛脂之一,因為它的膽固醇含量很高。亞洲的工廠一直在加班加點生產更多,但該產品主要用於國內。我們 99% 的羊毛脂出口到世界各地的工廠,包括日本、墨西哥、美國、英國、印度和比利時。它非常受歡迎,因為它來自無病羊群。」

Hale 表示,儘管綿羊數量下降且羊毛價格下降,但羊毛加工並沒有減少。

紐西蘭經濟雖然受COVID-19疫情拖累,但是神還是眷顧著這片土地。由於其獨特的地理位置、氣候和環境,出產的動植物產品質優可靠、營養豐富,在國際市場頗受追捧。所以在全球各地遭受病毒肆虐的當下,自然渴望紐西蘭出產的高檔產品,能賣高價也是情理之中。

我們衷心期待紐西蘭能不斷擴大海外市場份額,繼續穩步增加其優質產品的出口額,進而促進紐西蘭整體經濟的表現。

責任編輯:劉潤菁

景點

  就在剛剛過去的這個週末,數百個水仙花園藝作品在紐西蘭南島東岸港市提馬魯(Timaru)的一個春季展上亮相,讓活動舉辦地卡羅琳灣大廳(Caroline Bay Hall)一下成了水仙花的海洋。 這個一年一度的春季花展由提馬魯園藝協會(Timaru Horticultural Society)舉辦。 活動召集人莫林(Maureen Ng)對Stuff新聞網表示,此次水仙花評比活動吸引了約 30 個類別的 400 多個參賽作品。參賽者比往年都要多。 評選水仙花的過程很複雜。 莫林解釋說,水仙花品類繁多,花朵中間杯狀的花冠與花瓣顏色可能相同,也可能不同。評判時,還要考慮到水仙花的顏色及尺寸,需要權衡的方面很多。   據報導,此次摘得冠軍的水仙花來自南島坎特伯雷平原上的小鎮索斯布裡奇(Southbridge),而一對來自南部小鎮溫頓(Winton)的夫婦,憑藉他們的頂級花卉,贏得其他多個獎項。 這對姓考伊的夫婦在他們南地(Southland)的花田裡種了近900種不同的水仙,並精選了12種帶到此次展會的頂桌上。他們表示,由於南地沒有其他類似的展會,所以他們來此參賽了。 考伊先生說,「這個展覽很好,運行得很好。」 此前,由於疫情,蒂阿瑙(Te Anau)的全國性花展已經被取消。   莫林表示,這也是本次活動參加者較多的原因之一。根據 2 級警報限制,展廳內的人數不能超過50人。莫林說,這一點不是問題,大廳中人數很少超過50,且一直有協會的成員在計數。 蒂馬魯地區議會捐贈了此次活動的大廳租金,她為此也代表協會表示感謝。 有當地的市民向Stuff表示,她每年都會來花展上欣賞水仙:「這就像在懷舊,回到了過去。」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紐西蘭北島以乳製品聞名的塔拉納基(Taranaki)地區,在幾年後很可能還會成為繼豐盛灣之後的鱷梨(牛油果)主要產區,因為這裡的一家經濟發展機構正在大力推動鱷梨果樹的栽培項目,今明兩年就計劃種下上萬棵果樹。 鱷梨是紐西蘭僅次於奇異果、蘋果、釀酒葡萄的第四大出口水果。 據Stuff網站報導,塔拉納基經濟發展機構 Venture Taranaki 表示,他們正在大力促進該產業的發展,以幫助該地區實現經濟多元化。今年,塔拉納基將會種下6000棵鱷梨樹,明年預計還會再種10,000 棵。 雖然一般人們只在北塔拉納基(North Taranaki)地區種植少量熱帶樹木,但 Venture Taranaki 首席執行官賈斯汀.吉利蘭 (Justine Gilliland) 表示,該機構去年委託編寫的相關報告指出,奧帕克(Opunake)附近一處也很適合種植鱷梨。 一般鱷梨園的面積為 3 到 5 公頃,每公頃可種 100 到 400 棵鱷梨樹。 吉利蘭說,塔拉納基的鱷梨種植規模可能沒有豐盛灣大,但很具潛質能發展出規模合理的商業種植水平,因此這裡很可能會成為鱷梨的下一個重要產區。 根據苗圃的訂單,她表示,今年及明年,該地區將種下16,000 棵鱷梨樹。 一位在其他地區擁有鱷梨果園的種植園主表示,他決定今年10月要種下 4500 棵鱷梨樹苗,且要讓他兩個孩子一起幫忙,讓孩子在動手中也有所收穫。 他說,今年種的鱷梨明年就會開花,下一年就能結出少量果實。然後,水果的產量每年都會翻一番,到第五年就能獲得投資回報了。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紐西蘭的南島從來不缺美麗和色彩,薰衣草小小的紫色花瓣卻以其迷人的香味,高雅的紫色和海洋般的呈現,讓無數人著迷, 為南島添上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薰衣草的起源可以追溯到 2500 多年前。名字“Lavender ”来自于拉丁语“lavare”,它既以草自稱,生命中有草的柔韌和生生不息,它的花沒有常見的花張揚,卻有一種獨有的浪漫典雅,花期非常長, 散發的香氣獨特持久,被譽為“香草之王” 。從它提煉出的精油有療愈功效。 瓦納卡是紐西蘭南島的久負盛名的度假小鎮,位於同名湖泊的南端,在這裡可以欣賞到遠處雪山的美景。 瓦納卡薰衣草農場(Wanaka Lavender Farm)距離瓦納卡僅幾分鐘路程,佔地面積 20 英畝,這裡是一片由農場主精心設計打造的薰衣草花海,遠處是山頂還披著白雪的高山, 那種空曠雄壯,遇上浪漫經典之致的薰衣草花海 ,想像一下,怎樣的體會? 除了供遊客欣賞,它還是一個繁忙運作的農場,有許多有特色的產品, 遊客可以先睹為快,先買為快。 多年以來,這裡是來南島旅遊的打卡之地。 農場參觀     來這裡盡情欣賞薰衣草花海,體驗它的魅力吧。 這裡有不同種類的薰衣草,用不同的設計形狀呈現,你可以徜徉在薰衣草的花道中間,讓清風徐徐將花香送到你的身心每一個角落。 整個農場,都沉浸在薰衣草香中。在這迷人的香氣中,你可以和農場裡的小動物親密接觸,玩花園遊戲。 農場設有茶室,什麼時候,你都可以坐下來, 喝一杯花草茶放鬆心情。 茶室還有獨特的的薰衣草冰淇淋和各種茶點,供你享用。  喜歡的話,記得品嚐他們自製的湖泊蜂蜜。 農場也生產很多天然的農產品。 最富盛名最受歡迎的,當然是他們的薰衣草精油產品系列和相關產品。 來這裡的遊客,常常會先到先得,先睹為快。 農場幾乎全年全天開放,只有聖誕節12月25日休息。具體如下: 9月-5月 上午9點-下午5點 6月-8月 上午10點-下午5點 地址:36 Morris Road, Wanaka 9382 薰衣草產品系列 瓦納卡薰衣草農場生產美麗的薰衣草系列產品。還有當地的 Lakes Honey 和許多手工製品,有許多都是非常有特色的,值得擁有。 這些在農場的商店內都有出售,客人可以品嚐,體驗和感受,難得的色香味全方位享受。 當然,有很多產品在他們的網站都有出售,免除您的遺憾之心。 他們的薰衣草系列產品非常全,涵蓋: 精油 蜂蜜 按摩霜和油 沐浴油和鹽 […]

本地

  9月20日(週一),政府推出的全新管控隔離(MIQ)預約系統於早上8點開放。從這個月到12月間的近3000個MIQ新房間,都可供海外的新西蘭人預定。然而,當局似乎低估了人們對MIQ房間的需求,大批海外的新西蘭人,以及反對黨都對商業創新和就業部(MBIE)推出的系統持批評態度。 據NZ Herald報導,在該「虛擬大廳(virtual lobby)」系統啟動後不久,就有超過2.2萬名等著回家的新西蘭人排起長隊。大批急切想回家的人因根本訂不到房間十分沮喪。 據報導,一些首次使用該系統的新西蘭人,在上午9點02分,其截屏就顯示排隊等候的人數已超過2.2萬。還有人說自己排在了第24,189位。 很多在海外熬夜排隊的人士都對該預訂系統非常不滿。 一位在新加坡滯留數月的電信公司工程師喬納森.布魯爾(Jonathan Brewer)對NZ Herald表示,該系統的設計目的不是幫人們回家,而是銷售演唱會門票。「我認為參與這個項目的任何人都不會把這項工作寫進簡歷。起碼我不會。」 一位在倫敦熬夜排隊的男士則對NZ Herald說:「這簡直是某種殘忍的玩笑。」 一些在虛擬隊列中等待的用戶都收到了當局的通知,表示「這次他們可能無法確保能預訂上房間」,因為有「數百」人可能排在他們前面。 MIQ網站顯示,之後再有釋放隔離空間的消息,將至少提前24到48小時宣布,以便讓大家知道甚麼時候可以再回來搶隔離名額。 據Newshub報導,行動黨和國家黨都對政府新的MIQ預約系統提出批評。 行動黨黨魁戴維.西摩(David Seymour)表示,此次新系統的嘗試已經證明,封鎖與邊境關閉不可持續。 西摩表示,處理MIQ名額不足問題,政府應採取更具創新性和靈活性的方式,例如讓來自低風險國家且接種了雙重疫苗的人進行自我隔離。 此外,該黨還提議讓目前被封存的新西蘭酒店業者根據嚴格的標準申請經營 MIQ 的許可證。 國家黨疫情發言人克裡斯.畢曉普(Chris Bishop)將該虛擬大廳系統描述為「令人沮喪和崩潰」。 他建議把MIQ隔離資格改為基於積分的優先排序系統,類似技術移民的評估,讓在海外最急需回國的新西蘭人得以優先回家。 畢曉普說,一些被困在海外的新西蘭人可能海外簽證已過期,他們無法回到新西蘭,「這種情況很可怕,完全是政府自己造成的」。 此前,疫情應對部長克裡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表示,他希望去海外度假的新西蘭人可以把隔離名額留給那些真正需要回家的人。 「現在不是回家度假的好時機,」他本月表示。「我們確實需要你發揮自己的作用,讓那些最需要幫助的人可以使用這些隔離憑證。」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據Stuff新聞網報導,代表紐西蘭新車經銷商的汽車工業協會(MIA)已撤回對政府清潔汽車標準的支持。 政府於今年1月28日,宣布引入「清潔汽車標準」這項政策,以減少紐西蘭運輸業的碳排放量。 目前,根據該標準,政府對2023年新舊進口輕型汽車的平均碳排放量限定為每公裡 139 克,下一年降至每公裡 128 克,2025年降至每公裡 105 克。 2020年紐西蘭上路車輛碳排量的平均值為 171 克/公裡,若在2025年,該水平的排放量將需要每輛進口新車支付 4950 紐元罰款,二手車需支付罰款 2475 紐元。 今年2月,交通部長邁克爾.伍德(Michael Wood)表示,政府預計到2025年該行業將「基本實現」105g/公裡的目標,因此政府不會從罰款中獲得可觀收入。 此外,在 2023 年 1 月 1 日之前,供應商無需考慮如何達成目標,政府將出台標準的第一年作為汽車經銷商對政策的熟悉期。 然而,目前紐西蘭唯一一家能夠滿足清潔汽車標準的經銷商只有特斯拉,因為該品牌只經營電動汽車。 據報導,政府設定的清潔汽車標準被諸多經銷商視為短時間跨度內無法達成的目標。 紐西蘭汽車工業協會(MIA)表示,在引入該政策時,政府表現出「對如何有效減少輕型車輛排放嚴重缺乏了解,且會給消費者帶來不必要的高額成本」。 據Stuff報導,最新版本的標準引入了 2026 年和 2027 年的新目標,旨在將減排率從現在到 2025 年底的 40% 提高到 2026 年和 2027 年的 43%。 汽車工業協會(MIA)表示,世界其他任何的司法管轄區都沒有提出這樣嚴苛的要求,再加上清潔汽車折扣(Clean Car Discount)的罰款,一些輕型車輛的價格會上漲20%。 此外,該標準要求 2022 年 1 月以後製造的所有車輛,無論新舊,都必須通過 WLTP 標準或美國 EPA 協議的測試。 […]

人物

  據Stuff網站報導,最近,在紐西蘭北帕默斯頓(Palmerston North),有一位喜歡玩 3D 打印機的男士,投入了大量的資源和所有業餘時間,為一個常見的口罩問題提供了解決方案。 這名男士名叫本.羅伯遜 (Ben Robertson),是一名風電場技術人員。在最近封鎖期間,他在家中 3D 打印出大量鼻夾供人們使用,以防止戴口罩時眼鏡起霧。 每天,他都會從早上 6 點工作到下午 3 點,運行自己的打印機,然後按照訂單整理好所需的鼻夾,再花3、4個小時把這些鼻夾分發給社區中有需要的任何人。 截至到9月19日,他已經打印了3000多個鼻夾,而他所要求的回報,只是一小筆捐款,用來支付他捐贈給醫護人員的批次成本。 出於喜愛,九個月前買了第一台 3D 打印機的羅伯遜,在私人社區網站 Neighborly 上,看到有人問如何防止戴口罩時眼鏡起霧的帖子,且有15到20條回覆都提出了這一問題。 當時他便想,這個問題肯定有辦法解決,然後羅伯遜就到一個 3D 打印愛好者論壇上,找到了這款鼻夾的原始設計。 後來,羅伯遜親手對鼻夾做了改良,以使其更舒適,並開始嘗試將其做出來。 他說,自己本以為會得到幾十人的回覆,但沒想到卻招來大批的回應。在短短不到兩周內,他就打印並發出去540個鼻夾。 隨著口耳相傳以及越來越多的訂單,羅伯遜的生產速度已經明顯趕不上供應了。 此時的羅伯遜已經意識到,大批的需求已遠遠超出了自己的供應能力,但他表示,「我認為我應該信守諾言並繼續幫助人們」。 於是,羅伯遜又買了三台 3D 打印機以跟上進度,並開始從人們那裏收取小額捐款以支付成本。 「一個夾子只需 2.50 紐元,」他說,「但這也包括將捐贈給社區的另外兩個夾子的費用。」 除了捐給社區,他也開始計劃向醫管局 MidCentral DHB 以及其他社區團體捐贈穩定的供應。 他的這一舉動讓第一批獲贈鼻夾的一位前醫護人員大為讚賞。 這位名叫蘇.奧沙利文(Sue O』Sullivan)的女士對Stuff說:「我被他的善良和慷慨所震撼。」 奧沙利文說,羅伯遜並不尋求認可或獎勵,但那是他應得的。於是,她代表社區在 Neighbourly 上寫了一篇文章感謝他。 若想查看本.羅伯遜的鼻夾,可以點擊這裡。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