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弱勢兒童照管機構內發生惡性事件 問題出在哪裡?

8 Jul,2021 | 本地新聞

(Image by lisa runnels from Pixabay)

 

近日,由政府機構Oranga Tamariki 工作人員舉報的機構內虐童事件視頻,被Newsroom傳媒獨家率先公佈,事件被其他媒體相繼報導,引發各方關注。

 原來,在紐西蘭兒童部 (Oranga Tamariki) 下屬的特殊弱勢兒童照顧機構、位於基督城的Te Oranga,那裡的工作人員暗暗拍攝了一名員工在照顧兒童過程中過度使用暴力、對小孩進行行動限制的畫面。隨後冒著有可能遭解職的風險,該舉報人向Newsroom 公開了其視頻資料。最新消息顯示,涉事的Te Oranga 已被關閉,在那裡受照顧的孩子被暫時轉移到別處安置,所有員工均被停職,並接受警方獨立調查。

Advertisements

 Te Oranga令人不安的故事

 在基督城的兒童看護機構 Te Oranga ,有人拍到了一些令人無法想像的畫面,一名護理員工在處理一名不肯就範男孩的反抗時,用力將其手臂扭在背後;還有一次,他將男孩的手臂和他的頭強行銬在一起,並把他扔在地上。

 藉助強制力,讓受管對象就範,聽起來似乎是在精神病院對一些行為無法自控、且可能對他人造成傷害的精神病患的管理手段。但是 Oranga Tamariki是一個看護紐西蘭社會最為脆弱兒童的政府機構,採用對待成年精神病患的方法,有違人倫常理。

從視頻拍到的畫面分析,這些令人痛心的場景很可能已多次發生,只是這一次被記錄了下來,並被一名勇敢的報料人通過媒體呈現給新西蘭公眾,人們才有機會獲悉這令人難以置信的、發生在政府機構內的反人道醜行。

此事驚動了政府,現任兒童部長Kelvin DavisOranga Tamariki代理CEO Wira Gardiner爵士被要求向有關委員會作證,回答媒體提問。

 Oranga Tamariki的由來

 Oranga Tamariki就是兒童部 (Ministry for Children) 的毛利文表達形式,而兒童部以前的名稱為「弱勢兒童部」(Ministry for Vulnerable Children),屬紐西蘭政府部門,負責保證兒童的健康福利,這一部門特別關注面臨傷害風險的兒童,有攻擊行為的少年以及貧困兒童。更早的相關部門叫「兒童青年家庭部」,即Child, Youth and Family,簡作CYF

 在國家黨執政的後期,CYF 被改革,於20173月被 Organa Tamariki 取代,意為「弱勢兒童部」(Ministry for Vulnerable Children)。同年10月,工黨優先黨贏得大選後,組成聯合政府,將其英文名由Ministry for Vulnerable Children改為Ministry for Children,但政府決定在正式場合用其毛利名Oranga Tamariki,並強調此舉旨在體現《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 的精神。改名後的首位部長為Kelvin Davis,他一直擔任這一職務至今。

 Oranga Tamariki其日常運作由任命的首席執行官領導,該部由「交付服務」、「呼籲與質量」以及「相關功能」三大板塊組成。每一板塊再進行細分,成為具體的職能小組。其中「交付服務」板塊由「夥伴成果」組、兩個「兒童與家庭服務」組 (分設北島和南島) 、「青年司法服務」組和「護理服務」組等構成。每個小組都由一名副CEO負責。

 根據Oranga Tamariki 官方網站的介紹,「變革的規模要求我們在整個行業投入更多的努力和多層面的廣泛合作,包括家庭與社區 (whānau)、氏族或後裔 (hāpu)、部落 (iwi) 和眾多的毛利團體、非政府組織以及參與兒童福祉的其他政府機構。」

 此外,整個兒童部配備了立法、人力、財政、政策、實踐和職權等多方面的資源,以完成以前的CYF 從未被設立的職責 —— 更早地干預、為使各家庭保持完整一體、破除代際紛爭而提供必要的支持。

 Oranga Tamariki網站,Oranga 的意思是福祉、福利,而這正是兒童部幫助需要的孩子們爭取的;而Tamariki 則提醒孩子們是上天賜給我們的奇妙禮物,他們生來就有一種容易被虐待和忽視所破壞的力量。

 然而,據維基百科介紹,從20185月到20196月,共發生了39起針對Oranga Tamariki社工的攻擊事件。而在201911月,Oranga Tamariki 和教育部聯合調查了發生在惠靈頓一所天主教小學的性行為。此外,2019年鬧得沸沸揚揚的「小孩被迫與自己父母分開」事件,同樣由Newsroom傳媒挖掘報導,並被製作成紀錄片,揭示2018年被迫與父母分開的兒童中超過70% 來自毛利人和太平洋島民,導致Oranga Tamariki 不成比例地大量收留了毛利族和太平洋島人兒童。

政府高層的回應

 事件被曝光後,總理Jacinda Ardern 630日在觀看了相關視頻後表示,工作人員使用暴力的行為以及孩子在護理中因受約束而受傷「完全無法接受」,總理還說:「毫無疑問,大多數社會工作者都會對他們在該視頻中看到的內容感到震驚。」她表示已請Oranga Tamariki評估一下在這些設施內的做法,政府的目標正在努力建設集體之家,希望為年輕人提供更好的環境。

 兒童部長Kelvin Davis也不清楚Oranga Tamariki下屬的機構究竟出了甚麼問題,但他「100%」支持Gardiner 爵士關於關閉Te Oranga 的決定。

 Davis 部長說:「這是一個以兒童為中心的決定,這是最重要的……Wira爵士不相信如果我們採取以兒童為中心的方法,所有這些孩子都會安全,所以他做出了這個決定,我完全支持他。我們抓得越多,出現的就越多,這就是為什麼要進行調查,警方調查,所以我能說的很有限。」

 他強調,發生在Te Oranga 針對兒童的暴力行為「無法容忍」。

 他認為,考慮到目前的情況,如果Newsroom有更多關於工作人員在那裡虐待兒童的視頻,他也不會感到驚訝。但他不認為設施內存在系統性虐待兒童的問題,只是有些工作人員沒有達到紐西蘭人對照顧兒童的人的期望標準。

Davis 部長較為關心那些優秀合格的工作人員,他希望他們在調查結束後還能回來工作。他說:「關閉設施很困難,有一些非常出色的人也受到了這一決定的影響,他們的工作非常出色,但這是正確的。那些一直做得很好的人,我相信他們可以重新部署,那些做得不好或沒有達到 Oranga Tamariki 或我作為部長和Gardiner爵士提出的標準的人正如 『首席執行官』對這些人所期望的那樣,他們的未來懸而未決。」

 他還提到設施裡的孩子們的福利是最為重要的,政府將根據他們的各自情況,為每個孩子找到一個「定製安排」的新家。

 Oranga Tamariki 面對媒體質問

 Oranga Tamariki的代理CEO Wira Gardiner 爵士於71 日舉行了新聞發布會,他表示,關閉 Te Oranga 兒童護理機構的決定基於很多原因,包括Newsroom媒體的視頻。

 「我想知道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發生,為什麼我們的流程不起作用以及一系列其他問題,這就是我發起調查的原因,這也是我與警方啟動兒童保護協議以讓他們參與的原因,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我進一步反思,我決定做出今天早上做出的決定,並在昨晚向部長提出了建議。」

 針對舉報人對孩子們去向的擔憂,Gardiner 爵士回應道:「我們行動的基本前提是孩子們。孩子們在他們呆的地方很舒服,他們的學校安排也在那個地方,所以為了孩子們的安全、保護和照顧,如果我們必須把他們搬到一個陌生的環​​境,我們會花時間和這些孩子在一起。他們每個人都有一個護理和保護計劃,我們會在前進的過程中考慮到這一點……如果我們在所有情況下都把孩子放在第一位,我不在乎工作負荷有多少。優先考慮的是孩子們,這就是我們要做的。」

 Newsroom報導,基督城的Te Oranga原有1014歲以下的孩子,大部分是青少年。目前,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因為設施的關閉,所有員工都去接受調查了,那些孩子們怎麼辦?如今安置在何處?新住處是否安全舒適?誰照顧他們?他們在那裡會面臨怎樣的困難和不適?

 Gardiner 爵士好象更多地在關注這些福利設施本身,熱衷於將那些兒童轉移到更小的設施去,說是為了讓孩子們獲得更多、更好的照顧。

不過,Gardiner 爵士很瞭解在Oranga Tamariki 接受關懷的孩子們的情況和他們的希望。這些孩子中間有年僅14歲就已吸食冰毒 (即甲基胺菲他命,簡稱為P) 成癮,存在嚴重的心理健康問題;有需要24小時防自殺監視孩子;有從10歲開始賣淫的孩子。他們大多來自「不安全」家庭、社區,他們經常逃跑離家,為此他們需要呆在安全的治療環境,而安全來自給他們帶來如此多苦難和創傷的世界。「孩子們告訴我,如果沒有安全的設施,他們就不會活著,永遠不會戒毒。」

Gardiner 爵士表示,他首先從Newsroom的視頻中瞭解到此案,「我讓調查人員搞清楚一個問題:我們怎麼不知道?但Oranga Tamariki內部有報告過度使用暴力的流程,可能是其報告系統不夠完善,或是閉路電視出了狀況?難道我們必須依賴某人通過電視向公眾公開閉路電視錄像?」

隨著需要接受政府照顧的兒童人數的增加,目前正在建造10Oranga Tamariki兒童收留屋,這些房屋的建造經費來自2019年預算案資金,近期將破土動工興建。

綠黨呼籲確保兒童安全

綠黨聯合領導人 Marama Davidson 表示,她支持 Oranga Tamariki 迅速採取的關閉設施的行動,並希望其餘住宅盡快關閉,同時確保孩子們得到安全、相關的護理安排。

「吹口哨的人說得很清楚,那些孩子被從暴力的環境中帶走,然後在同一個地方重複暴力 —— 這完全是荒謬的。」

Davidson說,綠黨也對政府決定在政府機構內設立一個新的 Oranga Tamariki 監督機構感到擔憂,因為該黨「一直很清楚,它需要真正獨立,才能正確處理這些地區正在發生的事情」。

舉報人和兒童專員如是說

冒著職業生涯危險將視頻帶到Newsroom的舉報者說,這些事件的發生不是設施的失敗,而是領導和管理的無能。

「所有這些政策和程序都已經到位,問題是沒有得到遵守。重要的不是設施,也不是設施的安全性,而是你身邊圍繞這些高需求孩子的人會產生影響。這不僅僅是為了讓社區遠離他們,這也是為了讓他們遠離社區。」

他相信,Oranga Tamariki 需要投資於合格的員工,而不是關閉一個整體設施。他對媒體關注此事感到不安,因為關閉設施並不是所涉兒童需要的結果,相反他們是受害者。

舉報人說,他對 Oranga Tamariki 的另一種下意識反應感到「憤怒」,這種反應對孩子們沒有幫助。

「現在這些孩子怎麼辦?那些辛辛苦苦照顧這些孩子的工作人員呢? ……這只是來自惠靈頓的典型表演。」

他相信員工很可能會失業。「我們需要在治療性鎖定環境中工作的受過專業培訓的員工。這些孩子需要這些設施。我們只是不需要領導層來掩蓋濫用行為,因為它看起來對組織不利。這就是這裡發生的事情。」

兒童專員Andrew Becroft 和他的助理毛利專員 Glenis Philip-Barbara 表示,他們對 Oranga Tamariki 承諾分階段關閉護理和保護機構住宅的決定感到寬慰。Newsroom 視頻中提出的擔憂對他們來說並不陌生,他們經常從兒童那裡聽說過度使用武力和過度約束會導致割傷、劃傷、地毯燒傷和瘀傷等意外的發生。

Becroft 專員在事件曝光後更加緊推動 Oranga Tamariki下屬的兒童護理和保護設施的關閉,他說:「我們以往在給 Oranga Tamariki 的報告中一再提出這些擔憂,包括我們自 2017 年以來強烈建議關閉護理和保護住宅。雖然我們對今天宣布的行動表示熱烈歡迎,但我們不禁感到,它花了這麼長時間才致力於改變,這讓我們感到非常難過。」

Philip-Barbara助理專員說現在不是擔心成本的時候,而是盡一切努力、花費必要的時間以確保在看護設施兒童的安全。

專家直斥「如同監獄」的看護設施

政府看護專家Tupua Urlich支持兒童專員關閉所有Oranga Tamariki 看護設施的主張,他將那裡描繪成「如同監獄」一般,完全沒有「創傷恢復功效」。「但是這並非只發生了一次的偶然事件,這正是我想在此強調的,這絕非一次性事件,只不過是首次被相機鏡頭捕捉到。」

虐童事件的社會影響

Oranga Tamariki 這次被揭露出來的事件令人震驚,說明了很多問題。

首先,作為直接參與管理的Wira Gardiner 爵士和他的頂頭上司Kelvin Davis部長對於發生的事件完全不知情,令人無法理解。 特別是這位CEO,對於發生在他管轄機構內部令人不安的事件毫不知情,就更不可思議。公眾或許會問,這是不是一種失職?作為CEOGardiner 爵士是否應該承擔怎樣的責任?當然,因為警方已經開始調查,這些疑問到那時候或許就會有答案了。

其次,事件曝光後,高層領導關注得更多的是「如何完善設施」,為何內部報告系統失靈,以至於這位CEO在面對媒體時反問「我們為何不知道?」他們忽視的洽洽是最重要的原因 —— 領導失職和管理不善。儘管Oranga Tamariki 網頁上說得多麼美好,然而其管理規程是怎樣制定的?工作人員是根據甚麼標準錄用的?需要具備怎樣的素質、技能、學識、愛心、道德?需要遵守甚麼樣的工作流程或標準操作程序?如何與兒童溝通、傾聽孩子們的心聲、關心他們的需求?如何保證員工一直是合格的特殊兒童照顧者?他們應參加何種的在職培訓?如何考核、評級?機構的管理規程中是否包括可以實施體罸或強制力的條款?出了問題如何上報?

再則,事發後部長大人設法讓一個由毛利高級領導人組成的諮詢委員會評估Oranga Tamariki的運作,對其未來提出建議。Davis部長和他的顧問們曾試圖讓此看起來像是在諮詢,但未能與親身經歷過這一系統的有經驗的人協商,所以他們註定無法確定問題所在。這種做法被認為完全是「閒扯」和「沒有實質內容」,因為他們並不知道問題是甚麼,你怎麼指望他們能解決問題?

Oranga Tamariki前任CEO Grainne Moss 在任四年多,期間因為機構內的各種問題,特別是2019年極具爭議的兒童「Uplift」事件 (即讓小童與其父母分開),並將兒童們安排在Oranga Tamariki 的看護中心內,防止其家人或遠房親戚來中心靠近孩子的做法),被要求辭職。她在202011月時依然堅稱「絕不辭職」,但她的這種堅持並沒有持續多久,最終於2021228日還是被迫走人。

Wira Gardiner 正是在Moss 女士辭職後被任命的代理CEO,上任還不到半年,同一機構被曝出虐童事件,對他來說情況不妙。

結語

隨著事件真相的被揭示,越來越多的紐西蘭人開始瞭解以前發生在各Oranga Tamariki所屬兒童看護設施的不幸事件。希望Oranga Tamariki的高層,能通過此事吸取教訓,現在就開始安排各項審核,審核並重新制定招聘條件和管理規程,取消那些不再適合小朋友們的條款。嚴格執行員工招聘的用人條件,讓所有的兒童看護設施真正成為那些有特殊需要的孩子們的溫馨之家。

責任編輯:章海

景點

(zhugher / Pixabay)   10月29日,北島塔拉納基為期10天的塔拉納基花園節(Taranaki Garden Festival)即將開啟。據Stuff網站報導,在這個全國大型花園主題活動中,一對夫婦將首次向遊客展示他們的特色花園,向人們講述他們如何「被騙」,買了這處房產的故事。 那還是在12年前,一對姓羅奇(Roach)的夫婦到新普利茅斯郊區看一棟房子。那棟房產能滿足他們的基本居住要求,且如公園般漂亮。當時供應商對他們說,這棟房子「維護成本太低了。那些灌木叢,不需要你投入任何工作」。 然而,在這棟1.2公頃的房子裡住一個月後,他們才意識到這棟房子不僅不易於打理,其維護成本反而「難以置信地高」。 女主人凱蒂(Katy)對Stuff表示,當時他們覺得「上當受騙了」,但後來,他們卻很高興自己能「被騙」。 「我已經從教學工作中退休,但還沒有從生活中退下來,」凱蒂就像說一句口頭禪一樣說道。「我現在有機會真正全身心投入園藝,多年來這已變成我的一種熱情。」 (Pexels / Pixabay)   由於園中長有許多針葉樹,他們便給花園取名為 Te Kahikatea,並決定今年讓其成為塔拉納基花園節的一部分,向公眾開放。 就參與到活動中的原因,凱蒂解釋說:「我喜歡挑戰自己,做點超乎尋常的事。」 就這樣,多年來,這對夫婦一直在致力於把花園變成他們喜歡的樣子。 作為資深的前食品教育工作者,凱蒂在他們花園藝術隨處可見的房子中,種了大量食材作物,全年都可供應菠菜、銀甜菜、歐芹、香菜和迷迭香。同樣,整個花園中盛開的花朵比比皆是,包括大量他人熱情相送的鮮花品種。 (photoAC / Pixabay)   凱蒂表示,她自己是家裏主要的園丁,她身為機械工程師的丈夫威利(Willie)則會幫她完成一些具體任務。此外,作為電鋸方面的專家,威利還能出色地完成各種維護工作,讓他們的花園日趨完美。 凱蒂透露,這個花園中的很多東西,都包含著一段獨特的故事。這些美好的東西連同一個個鮮活的故事,也構成了他們的生活,讓他們有時都會驚嘆於自己的家。 「老實說,住在這裡簡直就是人間天堂,」凱蒂對Stuff表示。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天氣轉暖,植物花開,紐西蘭的蜜蜂也又忙著採蜜了。 從麥盧卡樹採集的花蜜與一般的花蜜有所不同,花蜜中的「獨特麥盧卡因子」(unique mānuka factor,簡稱UMF)使這種蜂蜜的價值遠高於一般蜂蜜,也使其成為紐西蘭熱門的出口產品。 獨特麥盧卡因子(UMF)已被證明具有強大的抗菌和傷口癒合特性。 據報導,一罐 250 克非常稀有的 UMF 31+ 蜂蜜可在上海等地的專賣店賣出 2500 紐元,而一罐 UMF 10+ 的麥盧卡蜂蜜,研究表明其也具一定抗菌功效,售價為 50 至 60 紐元。 麥盧卡蜂蜜的神奇之處是幾十年前懷卡托大學的科學家們率先發現的。而今,這些研究人員發現,麥盧卡產出的蜂蜜之所以與其它作物都不同,秘密來自麥盧卡花中的「蜜腺」。 上周,懷卡托大學的研究團隊在國際知名期刊《新植物學家》(New Phytologist)上發表了這一研究。 蜜腺是植物的一種外分泌組織,可分泌蜜液(nectar)並將其排出來。不同的植物蜜腺生長位置不同,且形狀也有差異。   麥盧卡花的蜜腺所分泌的蜜液可引來蜜蜂,通過蜜蜂採集花蜜這一過程,可將花粉散佈於鄉間,以達到授粉繁殖的目的。 研究人員在論文中指出,一般花卉的蜜腺長在葉子上,麥盧卡的蜜腺卻長於花上,且大多數花朵的蜜腺是無色的,麥盧卡花的蜜腺則是綠色的。 這使得麥盧卡的蜜腺可通過光合作用將陽光、水和二氧化碳轉化為氧氣和糖分,且在這過程中,還生成了一種非常有價值的副產品。 「每朵麥盧卡花都有自己的『太陽能蜜液工廠』,這有助於合成 UMF 前體,即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懷卡托大學副教授邁克·克利爾沃特 (Mike Clearwater) 指出。「花中因光合作用也會產出一些糖分,這些糖分可在蜂蜜中發現,且似乎會影響分泌蜜液的多少。」 因此,若能確定影響 DHA 生產量的因素,對該行業來說會非常關鍵,因為如今蜂蜜中獨特麥盧卡因子(UMF)的含量還非常難以預測,而該含量是決定這種蜂蜜溢價的關鍵。 研究人員表示,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的含量變化很大,可能取決於一系列因素,例如植物的遺傳、花卉所在的發育階段、溫度以及光照條件。 據報導,2020年麥盧卡蜂蜜的出口價值高達 5 億紐元,且人們對高 UMF 蜂蜜的需求正在不斷增加。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話說新西蘭的GST 生活在新西蘭的人, 對GST(商品和服務稅)這個名詞或許都不陌生,它是新西蘭政府對商品和服務徵收的一種附加消費稅, 廣泛存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您需要花錢購買的商品或服務,大部分裡面都包含有GST, 當然也有少部分是被IRD (稅務局)特別指明赦免的。比如,您去超市買的東西,日常生活中的電費,水費,油費,電話費等等,都是含了GST 的。 除日常消費外,就是商業行為和商家了。GST存在於從事商業活動的相關實體的每一環節中。通常只要有買賣交易,就需要附加GST,而且商家一般都是GST註冊者,也就是說,他們有權利代新西蘭政府向需要他們服務或商品的買家徵收GST,  同時按照政府規定,又必須這麼做。  嚴格的說這個GST,既不計算在成本,也不計算在利潤,他們收到後,就交給了稅局。 但是作為一個商業運營者,由於他們在完成他們的商品和服務時,是有成本的, 按照新西蘭稅務局的規定,他們在運營支出中付出的GST, 是可以向稅局抵扣回來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您去超市買一瓶牛奶,如果是日常生活消費,那麼您就實實在在付出了牛奶價格中的GST。 但是如果您買的牛奶是為了您經營用的, 比如,咖啡店,這種情況,您可以向稅局把您這瓶牛奶裡支付的GST抵扣回來。 也就是說真正為GST買單的,是最終的消費者, 英文中的Consumer。如果是消費前的必須商業過程,也就是說不是最終消費者,付出GST是可以抵扣回來的。 在商業運作中和在日常消費中, GST 在商品價格中的表達方式是不同的。比如, 如果是$115 的最終價格, 那麼日常消費中的表述就是價格為$115 , 並註明其中包含了$15 的GST , 而商業運作中,報價會是 $100+$15。這裡的區別是, 商業運作中,可以將這個$15的GST向稅局抵扣回來。而作為消費者,只是告訴您, 您付出了$15 的GST。 房產物業中的GST 新西蘭的物業通常分為兩大類: 商業物業(Commercial) 和居民住宅物業 (Residential) 。 住宅物業,在新西蘭法律上是這樣定義的,是指那些用於或目的是用於居民居住的物業,可能只限於居民居住,或者是大部分用於居民居住。 商業物業,顧名思義,是用於進行商業活動的物業, 比如: 辦公樓,倉儲,酒店,零售,  工業大樓,公共設施等等。新西蘭政府對其也有明確的資源劃分,只能建在規範的區域內: 比如工業區,輕工業區,商業區等。 我們用於自住或出租給別人居住的房產,通常就是居民住宅物業了。 絕大部分的房產物業買賣的價格中都包含著GST,但商業物業和住宅物業在體現上不同。 商業物業在買賣合同的成交價中, 會清清楚楚列明GST, 也就是價錢+GST(if any  如果有的話),其實這符合商業運營的常規。住宅物業的價格中通常都沒有列出GST這個欄目。 有的人會想,商業物業中多了要支出的GST,我在購買自住房時是沒有的。是的,居民住宅物業中不會把GST列出來,但並不是說您購買的價錢中沒有GST,相反,您購買的是包含了GST之後的價格。  為什麼這麼說呢? […]

本地

(garageband / Pixabay)   據Stuff新聞網報導,紐西蘭一位婚姻破裂的藝術家,因上訴法院判其前夫可以獲得其作品的共同版權而遭受打擊。10月上旬,她決定再次提出上訴。 這位名叫 Sirpa Elise Alalaakkola 的畫家對Stuff表示,其他藝術家應對法院的該項判決可能導致的後果保持警惕。一位學者警告說,這一決定具有重大影響,會損害個人進行表達的道德權利。 舉報導,這位藝術家2017年與其丈夫保羅.安東尼.帕默 (Paul Anthony Palmer) 分居。當年9月,其「畢生作品」在工作室被盜。隨後,帕默向Stuff承認,他將這些畫作看成他們分手的籌碼。 去年,他們婚姻期間創作的畫作成為當地家庭法院分割關係財產(舊稱:夫妻共同財產)的對象。法官裁定,由於《版權法》將版權歸屬於藝術作品的創作者,且此前 Alalaakkola 就有相關繪畫技能,因此版權不能成為關係財產。 之後,帕爾默對該決定提出上訴。上個月,高等法院法官裁定,相關畫作及版權屬於關係財產。即帕爾默不僅可以持有一些實物作品,還可獲得一些基本知識產權的所有權。家庭法院將決定該關係財產將如何分割。 通常Alalaakkola會將其大型彩色畫布作為原件銷售。其前夫在法庭上承認,希望能獲得版權從而出售畫作的複製品獲得收入。 上訴判決指出,Alalaakkola無法控制印刷品的數量及銷售成本為「癥結」所在。 帕爾默對Stuff表示,作為一個家族企業的團隊,有超過1000件作品的版權是他們在一起時所創。根據知識產權專家的建議,他認為僅版權一項就可能價值「數百萬」。 他表示,他這樣做不是追求錢,只想要一個「公平」的結果。 但Alalaakkola表示,她不認為其前夫在試圖談判公平交易,且她一直認為版權屬於創作者,因此不能接受該判決結果。她表示,該判決將損害她未來創作的財務或內在價值,也將讓她失去對自己作品的控制權。 坎特伯雷大學法律講師大衛.傑斐遜(David Jefferson)表示,法院的該項判決對可能會產生重要影響。高等法院承認了版權經濟方面可能產生的影響,但損害了藝術家表達的精神權利。 「知識產權,包括版權,真的被認為是非常私人的,因為其取決於個人的創造力,」傑斐遜說。「如果我是她,我會為此感到非常沮喪。」 他表示,對於藝術家等擁有商標或知識產權的人來說,簽訂關係財產協議很重要。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Pexels / Pixabay)   一般情況下,人們轉賣二手商品時,不會像賣新商品那樣賺錢,但封鎖期間紐西蘭的二手車市場行情打破了這一慣例。 據 1 NEWS 報導,因進口延遲、本地供應量低,與疫情前相比,二手車的要價已漲了 35%。目前,紐西蘭的二手車成交價比以往都高,成交的速度也更快。 例如,去年 1.8 萬紐元就能成交的 2016 款馬自達 Axela,如今成交價近 2 萬。 一些趕在政府對皮卡車型收稅前買Toyota Hilux的人,有的要比以前多花近 5,000 紐元。 Trade Me Motors 的銷售總監對 1 NEWS 表示,供需經濟學導致了這一現象,供應少了,但需求仍很高。 此外,這位銷售總監還說,很多紐西蘭人把海外度假的預算花在了買二手車等大件物品上。現在,2016 款豐田 Hilux 的上市價格已比兩年前高出 9%。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zhugher / Pixabay)   10月29日,北島塔拉納基為期10天的塔拉納基花園節(Taranaki Garden Festival)即將開啟。據Stuff網站報導,在這個全國大型花園主題活動中,一對夫婦將首次向遊客展示他們的特色花園,向人們講述他們如何「被騙」,買了這處房產的故事。 那還是在12年前,一對姓羅奇(Roach)的夫婦到新普利茅斯郊區看一棟房子。那棟房產能滿足他們的基本居住要求,且如公園般漂亮。當時供應商對他們說,這棟房子「維護成本太低了。那些灌木叢,不需要你投入任何工作」。 然而,在這棟1.2公頃的房子裡住一個月後,他們才意識到這棟房子不僅不易於打理,其維護成本反而「難以置信地高」。 女主人凱蒂(Katy)對Stuff表示,當時他們覺得「上當受騙了」,但後來,他們卻很高興自己能「被騙」。 「我已經從教學工作中退休,但還沒有從生活中退下來,」凱蒂就像說一句口頭禪一樣說道。「我現在有機會真正全身心投入園藝,多年來這已變成我的一種熱情。」 (Pexels / Pixabay)   由於園中長有許多針葉樹,他們便給花園取名為 Te Kahikatea,並決定今年讓其成為塔拉納基花園節的一部分,向公眾開放。 就參與到活動中的原因,凱蒂解釋說:「我喜歡挑戰自己,做點超乎尋常的事。」 就這樣,多年來,這對夫婦一直在致力於把花園變成他們喜歡的樣子。 作為資深的前食品教育工作者,凱蒂在他們花園藝術隨處可見的房子中,種了大量食材作物,全年都可供應菠菜、銀甜菜、歐芹、香菜和迷迭香。同樣,整個花園中盛開的花朵比比皆是,包括大量他人熱情相送的鮮花品種。 (photoAC / Pixabay)   凱蒂表示,她自己是家裏主要的園丁,她身為機械工程師的丈夫威利(Willie)則會幫她完成一些具體任務。此外,作為電鋸方面的專家,威利還能出色地完成各種維護工作,讓他們的花園日趨完美。 凱蒂透露,這個花園中的很多東西,都包含著一段獨特的故事。這些美好的東西連同一個個鮮活的故事,也構成了他們的生活,讓他們有時都會驚嘆於自己的家。 「老實說,住在這裡簡直就是人間天堂,」凱蒂對Stuff表示。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