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貨集結- 有1000多只羊駝的紐村農場 Necalea Alpacas

自在網作者海鑫】从奧克蘭一路向北,約3小時車程,Necalea Alpacas。

 讓我們選一處至高點,雙手合拢在嘴边,放肆地吼出在心底焦灼已久的三个字—「草-泥-馬-」。瞬间,天高海阔,云淡风轻。疗愈啊!

 不会有人觉得你疯。此刻有成群结对的草泥马—-神兽”驼羊”正在群山环抱中纵蹄撒欢,与你擦肩而过。来,上一波草泥马先:

憨是我,仙也是我,”神獸”不是誰都能當的

嗨,好哇油

与牛马相比,驼羊的终极杀就一個簡單粗暴的—-“呸”! 没错,就是甩你一大口口水哈哈,给與你触觉与嗅觉并存的震撼。话说回来,人类不动粗吵架的最高境界,不也是拿唾沫当子弹使么?

幸運的是,Necalea Alpacas農場里是文明驼羊家族,不敵對亂噴,至少我沒有被噴。

Advertisements

這裡驼羊的性情,像它的毛儿一样温柔呢。比如说,当被生人围观时,它会嬌羞的把头藏在主人胸口,躲避陌生人的目光

当小驼羊被人类拥抱抚摸时,驼羊妈妈会焦急的在一旁踱步,等待小驼羊回到身边一起离开,超级温暖有没有?

羊只有一张脸。而一千只驼羊,却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它们颜色各异,相貌不同。有的漂亮,有的呆萌,有的天生一對黑眼小豆豆,有的自带美瞳般一对水汪汪深情的大眼睛。

驼羊天性好奇。对于没见过的事物,它们会凑得很近去看,如果不幸是个近视眼,那就是这个效果:

        

嘴对于生物来说,除了吃和说,还有一个表达情感的功用,驼羊亦如此。当牧羊女凯利在一只驼羊前弯下腰时,它竟然凑上去温油的”吻”她红扑扑的面颊。       

 我深受感动,立即效仿。然而,然而,它竟然不厚道的笑了。你是不是还要翻个白眼捏?

        

淘气!我伸出五指插进它的毛发里,瞬间,驼羊毛的温暖柔和从指尖散開瀰漫至心房。撸着这只憨憨,我极目远眺。        

好一个大农场啊!大到什麼程度呢?高速4号线一侧的几座山脉都是它的。

      

  坐拥这片山头的大王,是男是女?还单着吗?一个类似马云,王石的企业枭雄形象浮现在我脑海,我心情莫名的有点激动,手指尖微微颤抖。我開始扒料。        

同伴给我科普:       

「Necalea Alpacas農場是屬於沃克夫婦,以及他們的大女兒凱莉(Kellie)的。」        

希望的肥皂泡”砰”的破碎了,在陽光下綻放出曇花一現的彩虹光芒,變成粉塵飄散在空氣中。

4号公路一側的山脈

  
 

「2007年時候,沃克夫婦購買了兩隻沒斷奶小羊駝。僅十幾年,這裡就已成為新西蘭最大的羊駝農場了。」同伴繼續說。
  

「哦。」我脫口而出,「好遺憾。」
  

同伴在愣神半秒之後,一臉曖昧的笑開了。此人已成精,鑑定完畢。
  

「以我的魄力,我要是個KIWI,這片山頭還不是我的?」我強撐著場面。
  

「送你一對駝羊,十五年後你在哪裏?」
  

「你哪裏來的駝羊?」哼,將你一軍。
  

「這裡買喲。」
  

「哈?」 我張大了嘴,瞪著眼。
  

「這個農場除了土和草不賣,兩條腿兒的不賣,關於四條腿兒的一切都賣。」

        

駝羊毛织品,輕薄保暖

        

我無語,忽然靈機一動,將幾分鐘前駝羊給我笑容,原封不動的轉給他。

       

 一片雨云飄來,下起小雨。隔著煙雨濛濛,只見遠處的山縈繞着黛色薄霧,好似潑墨寫意似的呈現出一幅水墨丹青。

        

駝羊們無憂無慮的在天地之間繁衍生息,遊客們來了又去,去了又來。Necalea Alpacas農場的每一天,每一年都像一個循環,周而復始。在這種簡單和重復中,却貫穿着生命的力量。        

而我眼中的牧羊女凱莉,實則是這片土地擁有者的女兒。她對駝羊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与牠們共生于此处。這是她的家,也是她將對駝羊的愛与我們分享的地方。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