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假期第一天Kennedy Park、Castor Bay游

4 Apr,2021 | Uncategorized

復活節假期第一天,去了奧克蘭北岸肯尼迪公園(Kennedy Park)和蓖麻灣(Castor Bay),這是兩個海景漂亮,有遊樂設施的小公園,兩處地方都有即飲水。肯尼迪公園有二戰軍事遺址,Castor Bay則是一個半包圍的海灘,適合玩水上運動。

二戰時,肯尼迪公園曾為防禦海岸線架設2個大砲,現在裝大砲的地堡建築還在,大砲已經拆除了。肯尼迪公園也成了居民休閒場所,有兒童遊樂設施,沙池等,公園維護得很乾淨。還可以走楼梯下到下面海灘,海灘為石頭灘,人少,有人釣魚,海水漂亮。

Advertisements

從肯尼迪公園走10分鐘左右可以到達蓖麻灣。蓖麻灣是一個社區小海灘,除了有沙灘還有一塊草坪,上有兒童遊樂設施,還長了一顆容易攀爬的大樹。很多市民帶著孩子在這裡玩。

天氣好時,,從肯尼迪公園看到的海水很藍。

太重了,像柳枝一樣垂下的絮條。

這片海邊的峭壁上長了很多。

再來一張近影。

 

 

 

石頭灘。

 

像臘一樣的石頭,已經帶回家收藏。

 

天上的海鷗。

 

一層層石壁地質解剖圖。

下到海邊的階梯。

兩個裝炮的地堡。

公園的介紹說:“煎鍋”(frying pan)砲架於1941年初完成安裝,裝的是6英寸後膛式海軍炮(維克斯Mk VII型),用於沿海防禦,不久之後,又加裝了假屋頂和帆布棚用以偽裝成度假屋。大砲一直保留到1951年初,隨後報廢並被拆除賣掉。

當年的堡壘,裡面有炮。

“煎鍋”(frying pan)砲架曾被偽裝成房子。

形似平底煎鍋的地堡近影。

地堡內部。中央殘留有豎的螺栓,旁邊黑的洞可以下去,裡面有一個個小隔間。

堡壘裡留下的鐵環,不知道當時做什麼用

 

通向蓖麻灣的途中。

 

通向蓖麻灣的途中。

 

路邊正在建的馬蜂巢。

 

通向蓖麻灣的路上,這個樹枝伸到小道對面草坪上。

從肯尼迪公園到蓖麻灣路上看到的藍色一線海景小房子,大小就像圖片中你看到的這麼大。

遠處看到3個集裝箱排隊等著進港,奧克蘭港口貨物來不及處理,很多集裝箱船要等10天左右才能進港卸貨。

蓖麻灣,紅色的帆船很顯眼。

蓖麻灣的小草坪,大人聊天,孩子在草坪或大樹上玩耍。

穿紅衣的小女孩走過來自我介紹,從讓你猜她的年齡開始,到她自我介紹,接著又講她的大小故事。

 

蓖麻灣遠景。

相關文章

景點

  10月1日,因COVID-19被推遲近一年的2020年世界博覽會(Expo 2020 Dubai)將在阿聯酋的迪拜拉開帷幕。 本屆迪拜世博會是首次被推遲舉辦,而沒有被取消的世博會,展出日期一直延續到2022年3月31日。同推遲的東京奧運一樣,本次世博會保留了「2020年」世博會的名稱。 據NZ Herlad 9月24日報導,紐西蘭為此次世博會斥資 6200 萬元建造的展館——紐西蘭館(New Zealand Pavilion)已在下周開幕前將其網狀外觀安裝完畢。 該展館是紐西蘭此次世界盛會上,將本國貿易與文化推向世界的核心項目,由紐西蘭建築公司 Jasmax 設計。展館的建築外觀飾有一種獨特的動態立面,由一種被稱為「Kaynemaile」的建築網狀物製成。 紐西蘭館的主題為「關愛人與環境(Care for People and Place)」。這個主題與毛利人的環境精神以及人與自然的聯繫密不可分,其故事靈感來源於紐西蘭的旺格努伊河(Whanganui River)。 經過毛利部落與政府數十年的談判,2017年,紐西蘭的立法承認旺格努伊河是一個活生生的、不可分割的物質和精神整體。 走入展館,參觀者可以從館內每一個相互關聯的元素、沉浸式的遊客體驗以及展館中各個講述不同故事的房間,體會這種重新連接到大自然秩序中固有的毛利或生命原則。 據報導,紐西蘭館位於 2020 年世博會的可持續發展區,提供富有特色的遊客體驗及各類主辦設施,展館的餐廳可提供紐西蘭特色餐飲美食。 展館還將為參觀者帶來大量紐西蘭娛樂和文化節目,所有文娛活動都將由Creative Parris Goebel策劃。據報導,在為期六個月的世博會期間,將有近百名演藝人員在展館亮相。 此外,在這半年中,紐西蘭的貿易和企業將藉此進軍世界市場。除了演藝人員,還將有數百名政府工作人員、商界人士,以及一些政界人士赴迪拜參加此次世博會。 繼上屆國家黨政府之後,工黨政府致力於順利舉辦此屆世博會,並藉此傳達儘管邊境限制嚴格,但紐西蘭仍「對商業開放」的信號。 紐西蘭館總佔地面積約2000平方米。據報導,自首次破土動工以來,工作人員已在展館現場投入超過 350,000 個工作小時。 2020年迪拜世博會是首個在中東、非洲或南亞地區舉辦的世博會,將有 191 個國家參加。 此次世博會的紐西蘭贊助商被稱為 Care Collective,包括恆天然、佳沛、紐西蘭航空等20多個企業。 點擊這裡,可至官方網站查看新西蘭館詳細圖文介紹。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9月20日(週一),紐西蘭警方逮捕了兩名試圖越境進入奧克蘭的男子。在對其車輛進行搜查時,警方在其車內發現了三桶肯德基炸雞、數量不詳的薯條,以及超過 10 萬紐元的現金。 當時,奧克蘭還在實施嚴格的4級封鎖措施,禁止人們在未經批准的情況下跨警報區域旅行,同時奧克蘭的 Covid 限制包括禁止外賣。 在其二人被捕後,警方發言人表示,當時在奧克蘭南部邊界附近小路上巡邏的警察,發現一輛可疑車輛正在碎石路上行駛。「當看到警車後,該車立即掉頭並試圖躲避警方。」 在該車最終靠邊停車後,警方確定其二人從哈密爾頓前來,試圖進入奧克蘭。警察對車輛進行搜查,發現了「現金、空袋子和大量外賣」。 警方的證據照片顯示,車中的「大量外賣」至少包括三桶炸雞、十份涼拌捲心菜和數量不詳的薯條。 這兩名年齡分別是23歲和30歲的男子,因違反了衛生令而被傳喚出庭。警方表示他們可能會面臨進一步的指控。 英國《衛報》將此次逮捕的場景描述為「類似於好友犯罪喜劇的情節線」,並表示這引起了一些紐西蘭人的共鳴,尤其是在嚴格的4級封鎖中度過了一個月的奧克蘭人。 但報導同時指出,該行為確實嚴重地違反了紐西蘭的封鎖規定,違反《Covid-19公共衛生應對法案》可能會被判處最長六個月的監禁,或最高 4,000 紐元的罰款。 次日的9月21日,紐西蘭總理傑辛達.阿德恩 (Jacinda Ardern)在Covid-19簡報會上宣布,政府將增加違反警報級別規則的罰款,以反映違規行為的嚴重程度。 個人違規通知費將從 300 紐元增至 4000 紐元,若等到法院強制執行,違規費將變成「罰款」,個人最高罰 12,000 紐元。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話說新西蘭的GST 生活在新西蘭的人, 對GST(商品和服務稅)這個名詞或許都不陌生,它是新西蘭政府對商品和服務徵收的一種附加消費稅, 廣泛存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您需要花錢購買的商品或服務,大部分裡面都包含有GST, 當然也有少部分是被IRD (稅務局)特別指明赦免的。比如,您去超市買的東西,日常生活中的電費,水費,油費,電話費等等,都是含了GST 的。 除日常消費外,就是商業行為和商家了。GST存在於從事商業活動的相關實體的每一環節中。通常只要有買賣交易,就需要附加GST,而且商家一般都是GST註冊者,也就是說,他們有權利代新西蘭政府向需要他們服務或商品的買家徵收GST,  同時按照政府規定,又必須這麼做。  嚴格的說這個GST,既不計算在成本,也不計算在利潤,他們收到後,就交給了稅局。 但是作為一個商業運營者,由於他們在完成他們的商品和服務時,是有成本的, 按照新西蘭稅務局的規定,他們在運營支出中付出的GST, 是可以向稅局抵扣回來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您去超市買一瓶牛奶,如果是日常生活消費,那麼您就實實在在付出了牛奶價格中的GST。 但是如果您買的牛奶是為了您經營用的, 比如,咖啡店,這種情況,您可以向稅局把您這瓶牛奶裡支付的GST抵扣回來。 也就是說真正為GST買單的,是最終的消費者, 英文中的Consumer。如果是消費前的必須商業過程,也就是說不是最終消費者,付出GST是可以抵扣回來的。 在商業運作中和在日常消費中, GST 在商品價格中的表達方式是不同的。比如, 如果是$115 的最終價格, 那麼日常消費中的表述就是價格為$115 , 並註明其中包含了$15 的GST , 而商業運作中,報價會是 $100+$15。這裡的區別是, 商業運作中,可以將這個$15的GST向稅局抵扣回來。而作為消費者,只是告訴您, 您付出了$15 的GST。 房產物業中的GST 新西蘭的物業通常分為兩大類: 商業物業(Commercial) 和居民住宅物業 (Residential) 。 住宅物業,在新西蘭法律上是這樣定義的,是指那些用於或目的是用於居民居住的物業,可能只限於居民居住,或者是大部分用於居民居住。 商業物業,顧名思義,是用於進行商業活動的物業, 比如: 辦公樓,倉儲,酒店,零售,  工業大樓,公共設施等等。新西蘭政府對其也有明確的資源劃分,只能建在規範的區域內: 比如工業區,輕工業區,商業區等。 我們用於自住或出租給別人居住的房產,通常就是居民住宅物業了。 絕大部分的房產物業買賣的價格中都包含著GST,但商業物業和住宅物業在體現上不同。 商業物業在買賣合同的成交價中, 會清清楚楚列明GST, 也就是價錢+GST(if any  如果有的話),其實這符合商業運營的常規。住宅物業的價格中通常都沒有列出GST這個欄目。 有的人會想,商業物業中多了要支出的GST,我在購買自住房時是沒有的。是的,居民住宅物業中不會把GST列出來,但並不是說您購買的價錢中沒有GST,相反,您購買的是包含了GST之後的價格。  為什麼這麼說呢? […]

本地

  10月1日,因COVID-19被推遲近一年的2020年世界博覽會(Expo 2020 Dubai)將在阿聯酋的迪拜拉開帷幕。 本屆迪拜世博會是首次被推遲舉辦,而沒有被取消的世博會,展出日期一直延續到2022年3月31日。同推遲的東京奧運一樣,本次世博會保留了「2020年」世博會的名稱。 據NZ Herlad 9月24日報導,紐西蘭為此次世博會斥資 6200 萬元建造的展館——紐西蘭館(New Zealand Pavilion)已在下周開幕前將其網狀外觀安裝完畢。 該展館是紐西蘭此次世界盛會上,將本國貿易與文化推向世界的核心項目,由紐西蘭建築公司 Jasmax 設計。展館的建築外觀飾有一種獨特的動態立面,由一種被稱為「Kaynemaile」的建築網狀物製成。 紐西蘭館的主題為「關愛人與環境(Care for People and Place)」。這個主題與毛利人的環境精神以及人與自然的聯繫密不可分,其故事靈感來源於紐西蘭的旺格努伊河(Whanganui River)。 經過毛利部落與政府數十年的談判,2017年,紐西蘭的立法承認旺格努伊河是一個活生生的、不可分割的物質和精神整體。 走入展館,參觀者可以從館內每一個相互關聯的元素、沉浸式的遊客體驗以及展館中各個講述不同故事的房間,體會這種重新連接到大自然秩序中固有的毛利或生命原則。 據報導,紐西蘭館位於 2020 年世博會的可持續發展區,提供富有特色的遊客體驗及各類主辦設施,展館的餐廳可提供紐西蘭特色餐飲美食。 展館還將為參觀者帶來大量紐西蘭娛樂和文化節目,所有文娛活動都將由Creative Parris Goebel策劃。據報導,在為期六個月的世博會期間,將有近百名演藝人員在展館亮相。 此外,在這半年中,紐西蘭的貿易和企業將藉此進軍世界市場。除了演藝人員,還將有數百名政府工作人員、商界人士,以及一些政界人士赴迪拜參加此次世博會。 繼上屆國家黨政府之後,工黨政府致力於順利舉辦此屆世博會,並藉此傳達儘管邊境限制嚴格,但紐西蘭仍「對商業開放」的信號。 紐西蘭館總佔地面積約2000平方米。據報導,自首次破土動工以來,工作人員已在展館現場投入超過 350,000 個工作小時。 2020年迪拜世博會是首個在中東、非洲或南亞地區舉辦的世博會,將有 191 個國家參加。 此次世博會的紐西蘭贊助商被稱為 Care Collective,包括恆天然、佳沛、紐西蘭航空等20多個企業。 點擊這裡,可至官方網站查看新西蘭館詳細圖文介紹。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9月21日(週二),為政府的清潔汽車折扣以及對高排放進口車輛收費提供支持的法案,已在國會通過一讀。 據Newshub報導,此項名為《陸路運輸清潔車輛修正案》的清潔車輛法案以 77 票對 43 票一讀通過。 工黨、綠黨和毛利黨都投票支持,而國家黨和行動黨反對。 交通部長邁克爾.伍德(Michael Wood)表示,法案一讀通過,有助於讓紐西蘭與大多數其他已制定進口排放標準的經合組織國家保持一致。 他說若該法案成為法律,則可降低輕型車輛數百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還能讓家庭購買清潔車輛的成本更低。 但國家黨運輸部門發言人大衛.貝內特(David Bennett)表示,該法案將會打擊到努力工作及需要照顧的紐西蘭人。 但綠黨說,國家對進口新車及二手車收費,不會打擊到弱勢的紐西蘭人,因為他們不會購買新的進口車輛。 今年7月,政府已針對進口電動汽車和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實施了折扣計劃。 該法案現將進入特別委員會審理階段。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據Stuff網站報導,最近,在紐西蘭北帕默斯頓(Palmerston North),有一位喜歡玩 3D 打印機的男士,投入了大量的資源和所有業餘時間,為一個常見的口罩問題提供了解決方案。 這名男士名叫本.羅伯遜 (Ben Robertson),是一名風電場技術人員。在最近封鎖期間,他在家中 3D 打印出大量鼻夾供人們使用,以防止戴口罩時眼鏡起霧。 每天,他都會從早上 6 點工作到下午 3 點,運行自己的打印機,然後按照訂單整理好所需的鼻夾,再花3、4個小時把這些鼻夾分發給社區中有需要的任何人。 截至到9月19日,他已經打印了3000多個鼻夾,而他所要求的回報,只是一小筆捐款,用來支付他捐贈給醫護人員的批次成本。 出於喜愛,九個月前買了第一台 3D 打印機的羅伯遜,在私人社區網站 Neighborly 上,看到有人問如何防止戴口罩時眼鏡起霧的帖子,且有15到20條回覆都提出了這一問題。 當時他便想,這個問題肯定有辦法解決,然後羅伯遜就到一個 3D 打印愛好者論壇上,找到了這款鼻夾的原始設計。 後來,羅伯遜親手對鼻夾做了改良,以使其更舒適,並開始嘗試將其做出來。 他說,自己本以為會得到幾十人的回覆,但沒想到卻招來大批的回應。在短短不到兩周內,他就打印並發出去540個鼻夾。 隨著口耳相傳以及越來越多的訂單,羅伯遜的生產速度已經明顯趕不上供應了。 此時的羅伯遜已經意識到,大批的需求已遠遠超出了自己的供應能力,但他表示,「我認為我應該信守諾言並繼續幫助人們」。 於是,羅伯遜又買了三台 3D 打印機以跟上進度,並開始從人們那裏收取小額捐款以支付成本。 「一個夾子只需 2.50 紐元,」他說,「但這也包括將捐贈給社區的另外兩個夾子的費用。」 除了捐給社區,他也開始計劃向醫管局 MidCentral DHB 以及其他社區團體捐贈穩定的供應。 他的這一舉動讓第一批獲贈鼻夾的一位前醫護人員大為讚賞。 這位名叫蘇.奧沙利文(Sue O』Sullivan)的女士對Stuff說:「我被他的善良和慷慨所震撼。」 奧沙利文說,羅伯遜並不尋求認可或獎勵,但那是他應得的。於是,她代表社區在 Neighbourly 上寫了一篇文章感謝他。 若想查看本.羅伯遜的鼻夾,可以點擊這裡。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