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澳旅行泡泡:前景如何?

3月16日,紐西蘭主要媒體報導了政府因其受到越來越多的批評,轉而指責澳大利亞在建立紐澳雙向旅行泡泡 (意即「旅行安全區」) 方面行動遲緩。

紐西蘭疫情應對部長Chris Hipkins 和副總理Grant Robertson 在議會針對澳大利亞方面提出的澳洲人須獲得「出境簽證」(Exit Visa) 方可離境、以及二月份奧克蘭因Papatoetoe高中發現社區傳播病例而緊急實施封城,澳大利亞因此宣佈中止紐西蘭公民原先享受的單向無檢疫旅行待遇之舉,提出了批評。

澳大利亞總理Scott Morrison 曾於3月10日敦促紐西蘭盡快對等地向澳大利亞人開放邊境,正如澳大利亞早已單方面向紐西蘭人開放國門一樣。對於紐西蘭的指責,Morrison總理毫不客氣地予以了回擊。他指出紐西蘭並未給澳大利亞公民同等的旅行待遇,至今未向澳大利亞開放邊境。他認為澳大利亞人已經準備好了,「如果紐西蘭不希望讓澳洲人前往紐西蘭旅遊,並在皇后鎮或惠靈頓等地消費,那他們就請便吧!如果澳大利亞人無法前往皇后鎮,我倒希望他們去凱恩斯。」

Hipkins 和 Robertson 兩人對澳洲總理的言論不以為然,辯稱澳大利亞自己推出的出境簽證要求可能會削弱澳洲人旅行的熱情。

Hipkins 說,如果Morrison總理真的很想看到澳大利亞人來紐西蘭旅行,「我很期待他取消澳大利亞人赴紐西蘭旅行的簽證要求。」

Robertson表示,如果前往澳大利亞旅遊的紐西蘭人多於來紐西蘭的澳大利亞人,那麼紐西蘭的旅遊地區則可能最終失去國內市場。「這是一條雙向路,如果澳大利亞人需要出境簽證,我們可能最終將面臨紐西蘭的淨損失。因此,我們將要知道的是,有多少澳大利亞人願意經歷這一艱難過程;作為回報,就給紐西蘭帶來的淨利益而言,到底有多少紐西蘭人會去澳大利亞。」

Hipkins 就紐澳兩國間的旅行安全區列出了一些阻礙因素:

·         確定可能導致紐澳兩岸綠地旅行被暫停的情況,以及如何應對因該暫停而被困住的旅客;

·         兩國的病毒測試要求;

·         澳大利亞的「出境簽證」限制規定,其實澳大利亞人無需簽證即可來紐西蘭;

·         在澳大利亞決策中各州之間存在政策差異;

·         如果澳大利亞和其他國家建立「旅行泡泡」,紐西蘭是否會對澳大利亞的此類決定表態、以及如何表態。澳大利亞提出了與新加坡的「旅行泡泡」;

·         病毒接觸者追蹤系統的互通性或可令Tasman 海峽兩岸人的潛在暴露情況被及時發現或被通報。

紐西蘭原本希望與澳大利亞就此問題達成一個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協議,但這些談判陷入僵局,每個國家現在都根據自己的立場做出決定,Hipkins說,這使解決其中一些問題變得困難。

去年5月底,正值紐西蘭的首次全國範圍的封鎖剛剛結束,總理Jacinda Ardern 曾表示,她相信對於開放紐澳之間旅行泡泡的等待「不會太久」。

根據上周二收到的最新消息,澳大利亞於3月11日晚間11:59 PM 開始恢復「綠色飛行」。澳大利亞首席醫療官Paul Kelly教授一直在監視疫情的發展,他表示紐西蘭的情況「已大大改善」,奧克蘭地區的接觸者集群仍保持著「最低風險」。

澳大利亞衛生部和Kelly 教授在聲明中指出,歡迎各州或地區介紹自己的條件,這些條件可能與國家建議有所不同。「建議所有旅客在旅行前檢查抵達地點和最終目的地的安排。」

澳大利亞衛生當局對紐西蘭的接觸者追蹤工作表示讚賞。Kelly教授說:「紐西蘭的接觸者追踪工作表明,最近鑑定出的病例與奧克蘭群無關,構成了在澳大利亞傳播COVID-19的低風險。澳大利亞政府將繼續與紐西蘭衛生部的同事密切合作,以監測和評估由COVID-19構成的公共衛生風險。」

實現完全對等開放旅行仍需時日

紐西蘭政府根據消息靈通人士的透露,已經確認雙方官員在2月份的紐澳旅行泡泡談判,最終澳大利亞放棄了原則上達成的初步協議,並改變了立場。據介紹,兩國之間這一談判已經進行了九個月,儘管政府表示可能在3月底前達成一致,但紐西蘭在與澳洲之間實行對等的公民無檢疫旅行議題上,仍有一定距離。

期待已久的旅行泡泡的延誤,引發了人們對兩國之間談判狀況的質疑,但紐西蘭政府堅稱談判仍在進行之中。副總理Grant Robertson表示,最初的旅行泡泡計劃已經生變,但否認談判破裂。

在回應國家黨議員Chris Bishop的書面問題時, Hipkins部長表示,雙向無隔離旅行可能在「有關衛生當局確定COVID-19傳播率和相關公共衛生風險在兩個國家都較低時才開始」。

Hipkins還透露,紐西蘭和澳大利亞官員已於2月4日討論了具體安排的草案,但澳大利亞方面改變了主意,決定它希望能夠做出獨立的決定。

Hipkins說:「我們對事情的發展方向比較滿意,我們已經步入正軌。此後,澳大利亞的立場發生了變化,因此我們不得不重新調整。」

「我們正在努力解決的問題包括了解可能導致塔斯曼河兩岸暫停綠地旅行的情況;對那些因暫停綠地旅行而受到干擾的人該怎麼辦;測試要求可能在兩邊都有;澳大利亞目前的出境簽證限制,阻止了澳大利亞人沒有簽證前往紐西蘭;各州在澳大利亞決策中的差異;圍繞在安全旅行之外擴展到其他國家的決策區,由誰來進行,以及紐西蘭是否會對該流程提供任何投入;以及接觸追踪系統的互操作性,如出現以下情況 :我們需要對在一個國家的人進行接觸追蹤,其後當他前往另一個國家被認為更具危險性。」Hipkins說。

反對黨的警告

國家黨領導人Judith Collins 表示,現在沒有理由不能實現紐澳兩國間的旅行泡泡。Collins說:「目前,皇后鎮和其他依賴旅遊業的城鎮實際上正在死亡,如果總理再不出手並堅持下去的話,我們最終將面臨皇后鎮的完全衰敗。」Collins警告總理要為皇后鎮等的衰落負全責,她呼籲政府立即向澳大利亞人開放邊境。

另據奧塔哥地區商會報導,皇后鎮那些與旅遊業相關的企業中,有近三分之一恐怕在三個月之後無法生存。近250家當地企業最近參與的一項由皇后鎮和瓦納卡商會組織的調查描繪了一幅極為慘淡的景象,皇后鎮Wakatipu周圍大多數旅遊和酒店業經營的營業額不足正常情況下的50%,超過一半的企業預計會減少員工和工時。

Advertisements

調查報告稱:「企業對該地區未來的看法與他們對紐西蘭的看法形成了鮮明對比,將近75% 的企業認為該國的前景將保持不變或有所改善。前景仍然暗淡,尤其在Wakatipu,企業預計未來幾個月內業務將進一步惡化。面對活動的持續減少和價格上漲的壓力,41% 的員工預計會被裁員。 90% 的企業希望銷售的商品成本保持不變或增加。」

正如皇后鎮市長Jim Boult 於3月13日對NZ Herald所說的,「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以人均產值計,我們在偏遠南部的這個小地區 (不單指Queenstown,還包括Wanaka、Glenorchy、Makarora、Kingston和我們其他的小鎮),對紐西蘭GDP的貢獻超過其他任何地區。我們是紐西蘭最大的 (旅遊) 外匯收入來源的展示櫥窗,統計數據表明,來這裡旅遊的海外遊客在紐西蘭的消費比在紐西蘭其他地區的外國遊客要多得多。多年來,我們在常住人口、訪客人數 (國內和國際) 和GDP 方面的增長,都遠超紐西蘭的其他地區。」

Boult 市長表示,他一直為皇后鎮社區發聲,要求政府提供一些援助 —— 而他所要求的只是皇后鎮社區過去曾為紐西蘭做出過重要貢獻,如今,這些與旅遊業相關的企業面臨艱難,希望政府提供通往復甦的橋樑。然而,政府已經表示不願意這麼做。這實在令當地社區失望,這些社區正在付出高昂的代價。

皇后鎮商會首席執行官Ruth Stokes表示,這些企業正在盡力幫助自己和其他本地企業,但他們需要進一步的支持。

「真正的頭條新聞是跨塔斯曼泡泡對我們的業務至關重要,尤其是在皇后鎮中央商務區,如果我們希望將皇后鎮中央商務區或皇后鎮作為旅遊產品來保持其完整性和質量,那麼越早越好。」Stokes說。

該報告發現,如果與澳大利亞建立旅遊邊界,該地區包括Upper Clutha在內的所有企業中有70% 預計會增長25% 至100%。

Collins 表示,國家黨已於3月16日發起了一項旨在要求政府立即建立紐澳之間無隔離旅行機制的徵簽活動。紐澳兩國在經過了十幾輪談判後,沒有理由讓此建議無疾而終。她呼籲,政府需要在其下行之前重建旅遊業。

據瞭解,澳大利亞正在制定一項計劃,以尋求與新加坡建立兩國間的旅行泡泡。總理 Ardern 對此回應說,這並不影響紐西蘭建立跨塔斯曼海峽旅行泡泡的努力。

副總理Robertson說:「我們對澳大利亞政府的態度非常清楚,我們現在需要對此做出回應,其中包括在各個州之間進行討論,我非常有信心我們現在可以將自己擺在能夠為了取得進展的位置,但有的條件不是我所能接受的,這些討論非常重要,我們現在知道我們所處的位置,我們將以此為基礎,繼續推進這一進程。」

紐澳間的無隔離旅行在當下對兩國不可或缺,何時能建成這種互通對於提升兩國的旅遊經濟至關重要。我們期待雙方盡快消除障礙、早日達成共識,讓這項有利於兩國公民的旅行泡泡盡快啟動。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