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專家:紐澳雙向免隔離可能給紐帶來新挑戰

17 Mar,2021 | 本地新聞

(credit:Tabble/Pixabay)

一位領先的流行病學家說,紐西蘭和澳大利亞已經做好了雙向旅行安全區的準備。但是有風險,因為這樣一來紐西蘭的管制隔離設施會騰出許多空間,那麼就會有更多來自高風險國家的人可以進入。

奧塔哥大學(University of Otago)的邁克爾·貝克(Michael Baker)博士對《早餐》電視節目說,澳大利亞和太平洋島國已證明他們有能力應對Covid-19的風險。

Advertisements

他說,儘管最近各州爆發疫情,但「現在大部分時間,整個澳大利亞的實際感染風險都非常低」。

貝克說,「真正的挑戰,真正的風險,是目前我們的隔離設施(MIQ)中大約40%的人是來自澳大利亞的不攜帶病毒的人。」「如果這些人不再需要隔離,那麼突然之間,我們的MIQ中將被更多來自’紅區’國家的高風險人員充滿。」

因此,如果真的出現了雙向跨塔斯曼旅行安全區,紐西蘭需要限制高風險國家來紐西蘭的人數,並確保對他們進行更謹慎的管理,貝克說。

他說,在疫情期間,雙向跨塔斯曼安全區還將向世界證明可以用「理智」的方式進行邊界談判。

總理傑辛達·阿德恩(Jacinda Ardern)3月16日對《早餐》電視節目表示,政府仍在努力使雙向跨塔斯曼旅行安全區運行,但目前情況已經改變。她先前曾承諾,跨塔斯曼旅行安全區會在本月底運行。她說,官員們繼續在跨塔斯曼安全區這個問題上「認真工作」。「現在我們要逐個州處理問題,而不是象開始時那樣在國家與國家之間解決問題,這有點複雜。」

景點

  由於幾個月來澳新之間的商業航班一直不多,一些仍有旅行需求的人正在選擇搭乘更昂貴的包機回家。 總部位於澳大利亞的包機公司 Airly.com 對 RNZ 表示,過去乘坐商業航班頭等艙或商務艙的旅客,現在正在轉向私人包機,因為他們沒有其它旅行選擇。 該公司首席執行官盧克.漢普希爾 (Luke Hampshire)說,他們的很多核心客戶群來自新南威爾士州和維多利亞州,目前都被封鎖著。而最近他們收到不少諮詢,主要以滯留在紐西蘭的澳大利亞人為主,都在考慮乘包機回家。 漢普希爾透露,目前運營國際航班實際上沒有真正的限制,人們一直可以進行國際旅行,只不過是航空公司出於一些考慮取消了自己的航班。正是這種情況把私人飛機推到了國際旅行需求的前沿。 他說,乘他們航班抵達澳大利亞的旅客,會被帶到國際航站樓並按照常規航班處理流程,被分配到指定隔離地點。 有的州規定的抵達人數上限包括私人航班,有的則不包括,他們都會遵照各州監管規定工作。 目前,他們的大多數客戶是來紐西蘭度假的澳洲人,但目前還沒有把澳洲的乘客帶到紐西蘭來。 漢普希爾表示,不是紐西蘭 MIQ 系統的問題,只是目前搭乘需求所致。 據介紹,Airly.com 的飛機可容納 6 名乘客,每人可攜帶 25 公斤行李。從奧克蘭到悉尼,每個座位的成本在 6800 至 7000 紐元之間。目的地不同,價格也會有差別。 漢普希爾表示,最近他們收到很多諮詢,但大多數客戶都會在意他們的收費。 他說,該公司正在盡一切努力為這些客戶提供盡可能最優惠的價格,讓他們儘快回家。 他們只想讓乘客如願以償,實際上賺取的佣金很少,主要都花在了飛機的運營成本上。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種植蔬菜的大型溫室在很多國家都比較常見,但在氣候溫和的紐西蘭並非如此。據Stuff新聞網報導,北島的一家蔬菜種植商正在建造一個巨型溫室大棚以全年種植沙拉作物,這個項目被認為是全國首個此類溫室。 正在籌備溫室建設的公司是北島東岸港市吉斯伯恩(Gisborne)的種植商家Leaderbrand。該公司同時也是全國最大的西蘭花種植商。 其首席執行官理查德.伯克 (Richard Burke)對Stuff表示,他們計劃建造的溫室將佔地近 11 公頃,他還未聽說過紐西蘭有同樣類型的巨型溫室。 目前溫室的所有建材已從法國運抵納皮爾港,預計到明年 6 月可完成施工。伯克表示,他希望完工 10 周後,就能收穫第一批種植的蔬菜。 據伯克介紹,溫室可讓作物的收成更加穩定,受天氣影響的因素更小,從而實現全年種植沙拉作物的想法,還能全年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由於作物的生長環境受到更好的控制,可以施加更少的肥料,用水量也將能更精準地把控。他認為建造溫室是在向環保的可持續運營邁進。 然而,伯克也表示,這樣的資本密集型項目,以前在紐西蘭從未做過,對種植者來說結果並不確定。 但沙拉作物的種植業務在紐西蘭並不複雜,伯克說,加上該項目的部分資金來自政府資助項目Provincial Growth Fund的貸款,他於是決定冒險一試,以改善沙拉作物的冬季供應問題。 同時,伯克指出,該項目只是該公司一項「試點計劃」,旨在理清運作模式及項目運營的財務影響。若需要,該溫室還會用於新作物的種植試驗。 據報導,此溫室農業項目經深入研究後,於2019年就已啟動,按原計劃現在本應投入運營。但去年的封鎖以及持續的國際航運延誤和邊境限制使項目一再被延誤。 這個溫室的一些部分已經完工,包括灌溉棚的混凝土已經舖好,新的 4000 萬升蓄水池和處理池已經建成。據報導,該溫室的供水將僅使用經過處理的雨水。 伯克透露,該公司原計劃讓來自法國 Richel 集團的團隊來施工現場指導當地團隊建設,但如今只能在 Zoom 會議上進行。 他說:「這並不理想,但這是我們生活的這個新世界的一部分。」 該溫室頂部高8米,入口處高6米,可供拖拉機入內進行生產作業。 伯克未說明該項目的價值,但表示其意義重大,且最終成本仍然未知。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話說新西蘭的GST 生活在新西蘭的人, 對GST(商品和服務稅)這個名詞或許都不陌生,它是新西蘭政府對商品和服務徵收的一種附加消費稅, 廣泛存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您需要花錢購買的商品或服務,大部分裡面都包含有GST, 當然也有少部分是被IRD (稅務局)特別指明赦免的。比如,您去超市買的東西,日常生活中的電費,水費,油費,電話費等等,都是含了GST 的。 除日常消費外,就是商業行為和商家了。GST存在於從事商業活動的相關實體的每一環節中。通常只要有買賣交易,就需要附加GST,而且商家一般都是GST註冊者,也就是說,他們有權利代新西蘭政府向需要他們服務或商品的買家徵收GST,  同時按照政府規定,又必須這麼做。  嚴格的說這個GST,既不計算在成本,也不計算在利潤,他們收到後,就交給了稅局。 但是作為一個商業運營者,由於他們在完成他們的商品和服務時,是有成本的, 按照新西蘭稅務局的規定,他們在運營支出中付出的GST, 是可以向稅局抵扣回來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您去超市買一瓶牛奶,如果是日常生活消費,那麼您就實實在在付出了牛奶價格中的GST。 但是如果您買的牛奶是為了您經營用的, 比如,咖啡店,這種情況,您可以向稅局把您這瓶牛奶裡支付的GST抵扣回來。 也就是說真正為GST買單的,是最終的消費者, 英文中的Consumer。如果是消費前的必須商業過程,也就是說不是最終消費者,付出GST是可以抵扣回來的。 在商業運作中和在日常消費中, GST 在商品價格中的表達方式是不同的。比如, 如果是$115 的最終價格, 那麼日常消費中的表述就是價格為$115 , 並註明其中包含了$15 的GST , 而商業運作中,報價會是 $100+$15。這裡的區別是, 商業運作中,可以將這個$15的GST向稅局抵扣回來。而作為消費者,只是告訴您, 您付出了$15 的GST。 房產物業中的GST 新西蘭的物業通常分為兩大類: 商業物業(Commercial) 和居民住宅物業 (Residential) 。 住宅物業,在新西蘭法律上是這樣定義的,是指那些用於或目的是用於居民居住的物業,可能只限於居民居住,或者是大部分用於居民居住。 商業物業,顧名思義,是用於進行商業活動的物業, 比如: 辦公樓,倉儲,酒店,零售,  工業大樓,公共設施等等。新西蘭政府對其也有明確的資源劃分,只能建在規範的區域內: 比如工業區,輕工業區,商業區等。 我們用於自住或出租給別人居住的房產,通常就是居民住宅物業了。 絕大部分的房產物業買賣的價格中都包含著GST,但商業物業和住宅物業在體現上不同。 商業物業在買賣合同的成交價中, 會清清楚楚列明GST, 也就是價錢+GST(if any  如果有的話),其實這符合商業運營的常規。住宅物業的價格中通常都沒有列出GST這個欄目。 有的人會想,商業物業中多了要支出的GST,我在購買自住房時是沒有的。是的,居民住宅物業中不會把GST列出來,但並不是說您購買的價錢中沒有GST,相反,您購買的是包含了GST之後的價格。  為什麼這麼說呢? […]

本地

  據RNZ報導,9月30日(週四),紐西蘭意外傷害賠償局(ACC)向國會承認,該機構正在努力處理大量積壓的索賠申請。據報導,其中一些申請已逾期七個多月。 ACC在被迫提交給國會勞動力和教育專責委員會(WESC)的書面答覆中,承認了該局的延誤問題。 此前,國會的反對黨議員要求ACC高管對決定切換管理系統卻以失敗告終承擔責任,因為該局引入的「下一代案件管理系統(NGCM)」耗資7400萬紐元,卻並未提高工作效率。 反對黨的要求被政府阻止,於是該專責委員會要求ACC以書面形式,對積壓問題作出答覆。 在9月30日發布的書面答覆中,ACC表示,目前每項索賠都有超過7名工作人員處理,而每項索賠中只有不到1.5名工作人員與客戶進行過電話交談。 目前ACC相關團隊積壓了超過4萬個索賠件,一些類型的索賠平均逾期 33 天,還有一些則逾期 7 個月。 ACC寫道,該團隊的員工每天可處理 6,000 到 7,000 項索賠,該局每天收到的新索賠數量與之相當,因此減少積壓件數「具挑戰性」。 ACC還表示,工作量處理滯後是由於提出的索賠件數高於預期。 綠黨對 ACC 的新系統沒有實現其設定的目標表示擔憂,稱該系統未將客戶需求置於模型中心,也沒有實現建立客戶與 ACC 聯繫的意圖。 此前有人稱,新系統讓ACC的員工因繁重工作量而「像熱鍋上的螞蟻」。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明年4月起,政府的「清潔汽車折扣(Clean Car Discount)」計劃將對高排放車輛收取額外費用。據RNZ報導,為了避免支付這筆費用,目前紐西蘭對高排放車輛的需求正在激增。 據報導,8月份,紐西蘭的月度貿易赤字達到創記錄的21億紐元,其中對汽車、機械和石油進口量的增加推高了這一數字。 經濟學家本吉.帕特森(Benje Patterson)對RNZ表示,諸如福特的Ranger以及豐田的Hilux這樣的皮卡車型在紐西蘭很受歡迎,目前人們在熱衷購買這些高排放車型。 帕特森說,目前紐西蘭有很多資金在流動,邊境封鎖下很多試圖消費的人,就開始購買新車:「我們有的人在試圖趕在新稅收出台之前,提前購買這些機動車。」 同時,汽車貿易協會(MTA)指出,日本的三菱公司最近也在採取行動,引入更多的Triton皮卡車型以滿足需求。 該協會宣傳和戰略經理表示,在任何監管政策變化之前,都會看到這種情況。而目前的高需求也在申請入境認證方面給他們帶來一些挑戰。 該經理表示,進口車輛越多,必須進行檢查的車輛就越多,但由於該協會在車輛檢查方面缺乏技術人員,就會出現一些延誤。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據Stuff傳媒9月28日報導,紐西蘭女作家勞拉.吉.麥克凱(Laura Jean McKay)憑其處女作《那個國家的動物》(The Animals in That Country)摘得世界頂級科幻小說獎。 該頂級獎項即亞瑟.克拉克獎(Arthur C. Clarke Award),被認為是「英國最負盛名的科幻小說獎」,旨在表彰每年在英國首次出版的最佳科幻小說。麥克凱被認為是首次獲此獎項的紐西蘭作家。 首屆亞瑟.克拉克獎的獲獎者為瑪格麗特.阿特伍德 (Margaret Atwood)。在她摘得該獎的20年前,曾出版過一本名為《那個國家的動物》的詩集。 麥克凱表示,阿特伍德是她很喜歡的作家。她在自己的處女作中借用了阿特伍德的詩集名稱,如今也贏得了這一著名獎項,她說是一個「莫大的榮譽」。 麥克凱來自澳大利亞,但之後搬來紐西蘭,並在梅西大學的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任職。 她的這本處女作此前已在澳大利亞獲得認可,贏得了2021年的維多利亞文學獎,以及《星期日泰晤士報》的年度圖書獎,但麥克凱表示,她沒想到該作品會傳到英國並獲此殊榮。 她在小說《那個國家的動物》中,想像在未來的澳大利亞,一場大瘟疫「動物園流感病毒」席捲全國,引發大規模社會崩潰。受感染的病人開始理解動物的語言,能與動物進行非語言交流,但對人類而言,這場跨物種間的交流如同一場噩夢。 麥克凱將自己的書描述為一部關於一位中年婦女生活艱難的堅韌不拔的現實主義小說,也是一部「動物會說話的投機科幻小說」。 她表示,她的這本書是在Covid-19疫情剛開始的時候發行的,由於小說的主題與流行病相關,她最初對此很擔憂。 「我真的很擔心,因為有這麼多人在受苦,我不想以錯誤的方式描繪它,」她說。 然而,她很高興自己能夠寫出一本人們喜歡的書,並且可以在困難時期與之建立聯繫。 該獎項的評委們稱讚這部作品,通過講述一個讓人類能夠理解動物語言的故事,「再次重新定位了科幻小說的邊界」。   該獎項此前的獲獎者還包括: 瑪格麗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憑其作品《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 艾米麗‧聖約翰‧曼德爾(Emily St John Mandel)憑其《第十一站》 (Station Eleven) 科爾森.懷特黑德(Colson Whitehead)憑其《地下鐵道》(The Underground Railroad)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