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小學生閱讀水平下滑令人憂

紐西蘭教育部近日發表最新研究報告,試圖找出為何紐西蘭五年級小學生 (9-10歲年齡段) 的閱讀能力驟降的根本原因,這些報告由「國際閱讀理解研究進展」(PIRLS) 公開。

Advertisements

紐小學生對電腦依賴程度高,閱讀熟練程度排名下滑

紐西蘭小學生在2016年的PIRLS 調查中被指最有可能在閱讀指導中使用電腦 (93%),以至於他們的閱讀熟練程度,在50個英語國家中僅名列第32位,這比2011年的PIRLS調查在41個國家中排名第22位下滑了10位。紐西蘭孩子也是世界上在閱讀課程中被要求使用電腦查閱資料最多的,這與對澳大利亞孩子在圖書館通過計算機閱讀的要求差不多。

令人擔憂的是,這項研究發現紐西蘭學生在獲得依賴電腦查閱資料的「最高分」的同時,在八個OECD成員國中,他們的閱讀分數墊底。

先看各國小學生對電腦依賴程度的排名,紐西蘭為93%,澳大利亞75%,美國70% 和新加坡55% ;再看閱讀測試成績,澳大利亞544分,美國549分,新加坡576分,而紐西蘭小學生僅得523分。

澳大利亞、奧地利、立陶宛、斯洛文尼亞和西班牙等國的小學生表現都超過了紐西蘭。

研究發現,然而,數字教學活動的頻率與學生們喜歡閱讀之間確實存在顯著的關係。

「Covid-19」催生在線閱讀軟件

與這一大背景相適應的是,為數相當多的學生,自然是越來越依賴於電腦。家住West Harbour的Megan Purcell說,她喜歡通過一款叫Sunshine Classics的數碼應用程序來閱讀。這一閱讀軟件是在今年三月份全國停擺之後開始啟用的。這一閱讀軟件包含有關故事的問題,學生可以在線回答,也可將自己閱讀本書的錄音發送給老師。

Megan 說:「我得設法自己解決這一問題,即使我錯了,它會給我一個提示。」

這項研究表明,與印刷書籍的簡單文字和圖片相比,由於數字文字中的「增加了認知負荷」,因此兒童在計算機上的閱讀樂趣要少於讀書。

但是Macquarie大學專門研究數位教學的Garry Falloon 教授於2011-2017年在Waikato大學期間領導了一項使用應用程序來教閱讀的為期七年的研究。他說,最好的應用程序如果能消除諸如彈出式窗口和超鏈接之類的干擾,僅保留書本中顯示的文字,則效果會很好。

「孩子們最喜歡和受益最大的是那些在應用程序中有一個真實的人 ——- 一個看上去很奇怪的傢伙,戴著一頂滑稽的帽子,像老師一樣教他們,」他說。

「他們可以與真人進行互動。它們比所有的演練-技能應用程序更有效,而後者根本沒有任何好處。一些最有效的應用程序在應用程序中內置了更多的[help]支架。對於閱讀有困難的孩子來說,某些輔助功能 (如文本轉語音) 確實非常強大。」

學校圖書館的平均規模有所縮減

同時,教育部的一份報告發現,自2001年首次進行Pirls調查以來,學校圖書館的平均規模有所縮減,從學校圖書館借書學生的比例也有所下降。

學校圖書館協會會長Glenys Bichan表示,一些學校正在將圖書館變成教室,以應對日益增長的需求,並削減圖書館管理員的工作時間和書籍預算,以資助其他優先項目。

北帕市Monrad Intermediate的負責人Matt McCallum證實,他正在考慮將自己的圖書館變成一間教室,以應對就讀學生人數的增長並將書籍移至資料室。

圖書館協會已經發起了一項請願,要求教育部「­­授權每個學生都有機會使用配備專業的圖書館管理員、並由教育部資助的學校圖書館」。

Advertisements

並非所有孩子都依賴電腦

Pakuranga 的Kathryn和Roger Firth夫婦,將他們的兒子送到Ellerslie的Michael Park Steiner 小學,他們將14歲的Jasper 的遊戲時間限制為每週3小時,並且只允許9歲的Hamish只有在上鋼琴課使用電腦。他們從小就給孩子們讀書,現在鼓勵他們自己讀書。

Firth 太太說:「Hamish幾乎每天都會讀書。」

看來孩子們是否願意主動讀書,與父母是否鼓勵他們從小養成愛讀書的習慣密切相關。

他們去年聖誕節給老大Jasper買了手機,但要求他平時只能每天使用1.5小時,到了週末每天可使用2.5小時。Jasper不玩手機時,他就在讀書。

Firth太太表示,她並不反對數字世界,她認為一個人必須適應這一趨勢,因為這是人們目前所面臨的世界,但是,她不希望數碼方式代替每一件事。

另一位Michael Park的學生家長兼教師Luis Bemal說,他14歲的女兒Karla,迄今依然沒有屬於她自己的智能手機,而且她被要求除了看電影,不得接觸電腦,但是這並不排除Karla在需要時,她會去學習怎樣使用電腦。

Bemal先生說:「有一天,當她到了四年級開始閱讀。這是一個非常奇妙的過程,當她一旦開始閱讀,就會有意想不到的發現。我相信推動這些事情,我們會失去自然的節奏和神奇。電腦和閱讀如果沒有了魔法,藉助電腦的閱讀就會變得特別的單調、乏味,僅僅是個技術機器。」

孩子的口語表達能力下降

奧克蘭的一位教師警告說,新進入者的口語表達能力下降,並將閱讀能力下降,歸咎於父母在智能手機上花費過多時間而不是給孩子讀書。

奧克蘭 Three Kings School的教師 Jane Martin說,從5歲開始上學的孩子的口語水平明顯下降。

Martin說:「父母不像以前那樣和孩子說話了。父母一聲不響地坐著玩手機,而孩子們早幾年就有了自己的手機,所以他們各自專注於自己的手機上, 自然就沒有那麼多的交談了。有的父母 (因在手機上花時太多) 而沒有多少可給孩子的時間,所以晚上乾脆就不給孩子做睡前閱讀了。」

國際閱讀理解研究進展顯示,自2011年以來達到每個基準的兒童比例有所下降

本來,紐西蘭學生前三項的得分是固定的,結果介於529和532之間,略高於全球中位數。按人群種族來分,低收入家庭、毛利和太平洋島族裔的兒童讀書水平仍遠低於白人孩子的平均水平,但白人孩子的閱讀量下降幅度達到13點,到545分;而毛利兒童的閱讀水平下降了9點,至479分;太平洋島裔兒童的閱讀平均水平上升了12點,達到485分。

社會經濟地位最高的兒童的跌幅 (下降了13點) ,比中層兒童 (下降了3點),和最貧窮兒童 (下降了5點) 的跌幅都大。

PIRLS測試旨在衡量入學第四年兒童的閱讀能力,但他們將最低年齡定為9.5歲,因此有5,600名紐西蘭5年級孩子接受測試。

在紐西蘭,女孩的得分比男孩高出21分,在全球範圍內女孩比男孩得分高19分。

據紐西蘭教育部介紹,「在早期的PIRLS週期中,紐西蘭是達到高級基準學生比例最高的國家之一。在2016年的PIRLS錦標賽中,情況發生了變化,儘管仍然有相當一部分兒童達到較高的基準 (41%),但自2011年以來達到每個基準的兒童比例有所下降。」

調查發現,與父母平均水平相比,紐西蘭父母更有可能說「經常」與孩子們讀書、講故事、唱歌、說話、玩文字游戲,等等。

他說,大多數紐西蘭老師仍然使用「整體語言」方法,鼓勵孩子們從上下文中找出一個新單詞。

梅西大學識字專家Tom Nicholson教授指出,自2006年開始教授語音法以來,英國的閱讀水平每年都在提高,該方法就是教授字母發音,以便孩子們可以「解碼」新單詞。

結語

孩子的閱讀能力,顯然與多方面的因素相關聯。比方學校的對於學生查閱資料的規定、圖書館館藏資料與可獲取性、教師的素質和引導、家長的配合和監督、孩子自身良好習慣的培養,等等。目前幾乎所有信息都能上網找到,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因此如何鼓勵孩子使用非電腦傳統方法獲取所需要的信息,也就成了一項極為重要的課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