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人物速寫:國家黨新掌門人 Todd Muller

28 May,2020 | 本地新聞

在距離今年大選日9月19日還剩120天的情況下,國家黨選出了新的領袖 Todd Muller。(Photo by Hannah Peters/Getty Images)

5月22日,國家黨就黨領袖進行投票表決,對決在挑戰方Todd Muller-Nikki Kaye和守擂方Simon Bridges-Paula Bennett之間展開。結果挑戰方獲勝,Simon Bridges-Paula Bennett黯然出局。在距離今年大選日9月19日還剩120天的情況下,國家黨選出了新的領袖。

Todd Muller於投票前兩天,才向時任黨領袖Simon Bridges 和黨主席Peter Goodfellow正式確認,欲挑戰Simon Bridges的領袖地位,同時通過電郵明確告訴他的國家黨同仁: Simon Bridges領導下的國家黨絕無可能贏得今年的大選。

Advertisements
圖為5月22日在選舉國家黨領導人的投票後,落敗的前國家黨領導人Simon Bridges 在妻子Natalie(右)陪同下接受媒體採訪。(Photo by 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一般而言,反對黨在距離大選如此近的情況下選擇更換黨領袖面臨極大風險,因為新領袖很難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樹立自己的個人形像,並獲得選民的認可和信賴。據不少媒體分析,促使Todd Muller如此迅速行動與兩天前公佈的最新民調結果有很大關係。上週我們報導了國家黨獲得了近年來最差的民眾支持率,僅30.6%,而工黨的支持率幾乎比國家黨多了一倍,獨立組閣完全沒有懸念。這敲響了國家黨的警鐘。

Todd Muller何許人也?

在此之前,Todd Muller很少被公眾注意,他現年51歲,從2014年開始當選為豐盛灣 (Bay of Plenty) 選區議員,2017年成功連任至今,在國家黨內排名第43。他曾擔任外交、國防和貿易選擇委員會主席,還曾出任教育、科學選擇委員會副主席。在成為新的國家黨領袖前,他一直是國家黨農業、生物安全、食品安全、林業事務發言人,並且是現政府基礎產業選擇委員會成員。

在回答媒體提問時,Todd Muller稱:「看,我是一個父親,有三個孩子,我本人是豐盛灣男孩,是Te Puna男孩,我來自新西蘭奇異果的故鄉。」(Photo by Hannah Peters/Getty Images)

Todd Muller在他其首次議會演講中就稱自己是個顧家的男士,他說他代表了他的所在社區和努力工作的傳統價值觀,這些是他這個從一個小男孩時就信奉的天主教徒,終身看重的價值。

在回答媒體提問時,Todd Muller稱:「看,我是一個父親,有三個孩子,我本人是豐盛灣男孩,是Te Puna男孩,我來自新西蘭奇異果的故鄉。」

這位來自奇異果故鄉的Todd Muller,出生於豐盛灣Te Aroha,後隨父母移居至Te Puna並在那裡成長,直到完成他的中學學習。從政前14年間在新西蘭多家公司擔任要職,對新西蘭企業管理有著相當多的經驗,同時也深知基礎產業發展對新西蘭經濟的重要性。

2011-2014年間他在新西蘭皇家植物與食品研究院 (Crown Research Institute, Plant and Food Research) 擔任董事,這期間,他同時出任恆天然 (Fonterra) 的地方政府和區域關係經理。(Photo by Hannah Peters/Getty Images)

Todd Muller擁有懷卡托大學的政治與歷史專業碩士學位,他於2001-2006年間擔任全球最大的奇異果經銷公司Zespri 的工業關係經理、奇異果種植者服務部門總經理;接著,他出任從事蔬果採後保存管理專業公司Apata的執行長;2011-2014年間他在新西蘭皇家植物與食品研究院 (Crown Research Institute, Plant and Food Research) 擔任董事,這期間,他同時出任恆天然 (Fonterra) 的地方政府和區域關係經理,以及可持續商業理事會董事等職,直到2014年6月,他才離開商界。開始從政,角逐豐盛灣選區議員。

從政夢源於少年心

Todd Muller告訴國家電臺 (RNZ),他最早對政治感興趣源於在他10歲那年,他父母買了一套昂貴的《1978年世界百科全書》,令他深深著迷的是那些美國總統們的傳奇史。這與不少新西蘭人比較崇尚英國的傳統和文化的情況很不一樣。

「我沉醉於那些書中……將我的想像力激發到如此程度,我看到自己成了一位未來的美國總統。」

他從小還深受他的外祖父母 (Henry and Eileen Skidmore) 的影響,他們以自己擔任Te Aroha市長和市長夫人幾乎60年的親身經歷,向他展示了什麼是改變一個社區的「行為力量」。

Muller在他還是一個小男孩的時候就已經是一名天主教徒了,這註定了他是一個崇尚傳統價值觀的保守派人士。

Muller說:「家庭、信仰和社區是他外祖父母生活的核心。他們證明了無私的服務不僅能豐富那些接受服務的人,而且對於提供服務的人而言,會使生活具有獨特的意義。」(Photo by 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他說:「家庭、信仰和社區是他外祖父母生活的核心。他們證明了無私的服務不僅能豐富那些接受服務的人,而且對於提供服務的人而言,會使生活具有獨特的意義。」

他接著說:「我一直想為我的社區服務,但對我來說,服務的工具就是國家黨。我相信國家黨的理念充分說明了豐盛灣家庭的願望和我們國家的價值觀。」

早期從政經歷獲前總理支持

早在1994-1997年間,正值Jim Bolger擔任新西蘭總理的第二任期,年輕的Todd Muller曾有機會為國家黨Jim Bolger總理工作,擔任執行助理,這或許也就是一個3年的從政見習機會。沒曾想,他的這段經歷和他的為人處事給前總理留下深刻印象,也為他在挑戰Simon Bridges前夕贏得了前總理的背書。

年近85高齡的前總理Jim Bolger公開支持Muller挑戰國家黨最高領導權。(Photo by Fiona Goodall/Getty Images)

年近85高齡的前總理Jim Bolger公開支持Muller挑戰國家黨最高領導權,他表示,他的這位前同事有知識有技能 — 特別是他在農企管理方面的才能極有價值。

「(他) 在我擔任總理期間曾在我的辦公室工作,並在懷卡托大學理事會擔任我的助理,他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商人。 」

確信國家黨核心小組在試圖確定前進方向時正在做很多的「靈魂搜索」,發現德才兼備的靈魂人物,使國家黨上下一條心。

「Todd 有能力與各行各業保持良好的合作關係,他並不是那種黨派立場,他將與其他人一起實現正確的目標。」

Jim Bolger告訴Checkpoint傳媒。

「但是,對新西蘭乃至世界來說,首要問題是我們如何使經濟再次增長,創造新的工作機會,生產需要的產品。這確實是不得不說的Todd進入議會之前的經歷,他一直是國家黨農業、基礎產業發言人。」

面對挑戰 沉穩堅毅

對於Todd Muller 來說,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在距離大選僅有的120天中,在國家黨內凝聚力量、激勵同仁,制定出切實可行的經濟振興規劃和各項吸引選民的政策,迅速提升國家黨的民眾支持率,重返40% 門檻甚至更高,以期在大選中有不俗表現。

對於Todd Muller 來說,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在距離大選僅有的120天中,在國家黨內凝聚力量、激勵同仁,制定出切實可行的經濟振興規劃和各項吸引選民的政策。(Photo by Fiona Goodall/Getty Images)

他在演講中保證,他在議會的工作重點將是建立一個有激勵機制的公平社會,人們的辛勤工作,會給予發展的機會,在年老時受到尊重的待遇,並且對犯罪的嚴厲威懾可以提供人身安全。

4月,Todd Muller談到一個國家「艱難的選擇」將是如何從新冠肺炎的重創中迅速恢復的必要步驟。他看到許多城市居民不瞭解農民面臨的重壓,他還談到了農業部門「被圍困的感覺,努力地看他們如何應對日益緊張的監管環境」,但這對經濟復甦至關重要。

「我們有能力生產各種食品,包括乳製品、肉類、奇異果、葡萄酒等,且有相當規模,我們還具有卓越的質量保證體系,這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強大的平台。」

Muller:「我們有能力生產各種食品,包括乳製品、肉類、奇異果、葡萄酒等,且有相當規模,我們還具有卓越的質量保證體系,這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強大的平台。」(Photo by Sandra Teddy/Getty Images)

新西蘭資深政治評論家、著名媒體人Linda Clark就Todd Muller的挑戰成功,她肯定了Todd Muller 會給國家黨帶來希望,她這樣評述:

「我認為 (國家黨) 在Todd Muller的領導下會有更多機會。這同時也是一種風險,他在做一項極富挑戰的工作,他自己也明白這一點。但我認為他或許是合適的人選。他肯定會在幾個月後的選舉中為國家黨提供更大的機會。」

有意思的是,有媒體採訪Todd Muller 作為國家黨新掌門人,對在其新辦公室櫥櫃裡展示的兩頂「讓美國再度偉大」(MAGA) 的紅色帽子發生了興趣,並大肆渲染,一時成為網絡熱議話題,任憑他如何解釋這是他2016年去美國旅遊時買回的紀念品,媒體對此就是不買賬,直到星期二他宣佈將帽子裝入盒子,此事似乎還沒完全平息。

「讓美國再度偉大」(MAGA) 紅色帽子。(Photo by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Newstalk ZB電臺主持Mike Hosking 認為,Muller 將MAGA 帽子公開陳列的做法「大錯特錯了」。

無獨有偶,Newshub AM Show 主持人Mark Richardson 對此也炮轟Muller,說「他每次面對媒體都失敗了」。他還說Muller極具爭議的有關MAGA帽子的辯詞就是「胡扯」。

不知道這樣的開頭,對Todd Muller 作為國家黨新掌門人之路意味著什麼?

在接下來的100多天中,我們會繼續關注Todd Muller和他領導的國家黨關於如何重建新西蘭經濟和社會的政策和舉措。

景點

(vampire86d / Pixabay)   在斐濟宣布12月1日向完全接種的紐西蘭人開放邊境之後,紐西蘭疫情應對部長克裡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表示,他建議此時紐西蘭人不要進行國際旅行。 在斐濟18歲以上符合條件人口疫苗接種率達80%後,10月10日,斐濟政府宣布該國將於12月起重新向該國「綠色名單」國家的遊客開放。 據Stuff網站報導,目前,該名單包括紐西蘭、澳大利亞、日本、加拿大、韓國、新加坡、美國和大多數太平洋島國。 且入境遊客必須出示經批准的疫苗(輝瑞、Moderna、Astra Zeneca 和 Jansen)的接種證明,並提供出發前 72 小時進行的 Covid-19 陰性檢測證明。 入境後,遊客須先在酒店中逗留兩天,可使用該酒店所有設施,但兩天後經獲准才可在斐濟其它安全旅遊區遊覽。 希普金斯說,儘管斐濟計劃向包括紐西蘭人在內的遊客重新開放,但政府強烈建議人們目前不要出國旅行。 「這意味著任何選擇旅行的人都要自擔風險,」部長指出。 紐西蘭疫情應對部長克裡斯.希普金斯(New Zealand Tertiary Education Union / flickr CC BY-SA 2.0)   希普金斯表示,計劃回國的紐西蘭人仍需在管制隔離(MIQ)設施隔離14天,但目前該系統的人數限制約為每18-20天4000人,隔離容量有限。 斐濟的國家航空公司斐濟航空也已宣布,將於12月1日恢復往返紐西蘭的航班,計劃每天都提供從奧克蘭飛往楠迪的航班,從基督城每周計劃提供三個航班,從惠靈頓每周兩個航班。 該航空發言人表示,已有紐西蘭人預訂了斐濟的航班,但人數不及澳洲及美國,並表示理解紐西蘭人在等待明確的邊境限制及回國要求。 希普金斯表示,政府計劃從明年第一季度開始,調整為「基於個人風險評估」的新邊境限制,屆時將建立新的入境低、中和高風險通道。 斐濟總理弗蘭克.拜尼馬拉馬(Frank Bainimarama)在宣布重新開放時表示,他們完全相信自己有能力管理與免隔離旅行相關的風險。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天氣轉暖,植物花開,紐西蘭的蜜蜂也又忙著採蜜了。 從麥盧卡樹採集的花蜜與一般的花蜜有所不同,花蜜中的「獨特麥盧卡因子」(unique mānuka factor,簡稱UMF)使這種蜂蜜的價值遠高於一般蜂蜜,也使其成為紐西蘭熱門的出口產品。 獨特麥盧卡因子(UMF)已被證明具有強大的抗菌和傷口癒合特性。 據報導,一罐 250 克非常稀有的 UMF 31+ 蜂蜜可在上海等地的專賣店賣出 2500 紐元,而一罐 UMF 10+ 的麥盧卡蜂蜜,研究表明其也具一定抗菌功效,售價為 50 至 60 紐元。 麥盧卡蜂蜜的神奇之處是幾十年前懷卡托大學的科學家們率先發現的。而今,這些研究人員發現,麥盧卡產出的蜂蜜之所以與其它作物都不同,秘密來自麥盧卡花中的「蜜腺」。 上周,懷卡托大學的研究團隊在國際知名期刊《新植物學家》(New Phytologist)上發表了這一研究。 蜜腺是植物的一種外分泌組織,可分泌蜜液(nectar)並將其排出來。不同的植物蜜腺生長位置不同,且形狀也有差異。   麥盧卡花的蜜腺所分泌的蜜液可引來蜜蜂,通過蜜蜂採集花蜜這一過程,可將花粉散佈於鄉間,以達到授粉繁殖的目的。 研究人員在論文中指出,一般花卉的蜜腺長在葉子上,麥盧卡的蜜腺卻長於花上,且大多數花朵的蜜腺是無色的,麥盧卡花的蜜腺則是綠色的。 這使得麥盧卡的蜜腺可通過光合作用將陽光、水和二氧化碳轉化為氧氣和糖分,且在這過程中,還生成了一種非常有價值的副產品。 「每朵麥盧卡花都有自己的『太陽能蜜液工廠』,這有助於合成 UMF 前體,即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懷卡托大學副教授邁克·克利爾沃特 (Mike Clearwater) 指出。「花中因光合作用也會產出一些糖分,這些糖分可在蜂蜜中發現,且似乎會影響分泌蜜液的多少。」 因此,若能確定影響 DHA 生產量的因素,對該行業來說會非常關鍵,因為如今蜂蜜中獨特麥盧卡因子(UMF)的含量還非常難以預測,而該含量是決定這種蜂蜜溢價的關鍵。 研究人員表示,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的含量變化很大,可能取決於一系列因素,例如植物的遺傳、花卉所在的發育階段、溫度以及光照條件。 據報導,2020年麥盧卡蜂蜜的出口價值高達 5 億紐元,且人們對高 UMF 蜂蜜的需求正在不斷增加。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話說新西蘭的GST 生活在新西蘭的人, 對GST(商品和服務稅)這個名詞或許都不陌生,它是新西蘭政府對商品和服務徵收的一種附加消費稅, 廣泛存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您需要花錢購買的商品或服務,大部分裡面都包含有GST, 當然也有少部分是被IRD (稅務局)特別指明赦免的。比如,您去超市買的東西,日常生活中的電費,水費,油費,電話費等等,都是含了GST 的。 除日常消費外,就是商業行為和商家了。GST存在於從事商業活動的相關實體的每一環節中。通常只要有買賣交易,就需要附加GST,而且商家一般都是GST註冊者,也就是說,他們有權利代新西蘭政府向需要他們服務或商品的買家徵收GST,  同時按照政府規定,又必須這麼做。  嚴格的說這個GST,既不計算在成本,也不計算在利潤,他們收到後,就交給了稅局。 但是作為一個商業運營者,由於他們在完成他們的商品和服務時,是有成本的, 按照新西蘭稅務局的規定,他們在運營支出中付出的GST, 是可以向稅局抵扣回來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您去超市買一瓶牛奶,如果是日常生活消費,那麼您就實實在在付出了牛奶價格中的GST。 但是如果您買的牛奶是為了您經營用的, 比如,咖啡店,這種情況,您可以向稅局把您這瓶牛奶裡支付的GST抵扣回來。 也就是說真正為GST買單的,是最終的消費者, 英文中的Consumer。如果是消費前的必須商業過程,也就是說不是最終消費者,付出GST是可以抵扣回來的。 在商業運作中和在日常消費中, GST 在商品價格中的表達方式是不同的。比如, 如果是$115 的最終價格, 那麼日常消費中的表述就是價格為$115 , 並註明其中包含了$15 的GST , 而商業運作中,報價會是 $100+$15。這裡的區別是, 商業運作中,可以將這個$15的GST向稅局抵扣回來。而作為消費者,只是告訴您, 您付出了$15 的GST。 房產物業中的GST 新西蘭的物業通常分為兩大類: 商業物業(Commercial) 和居民住宅物業 (Residential) 。 住宅物業,在新西蘭法律上是這樣定義的,是指那些用於或目的是用於居民居住的物業,可能只限於居民居住,或者是大部分用於居民居住。 商業物業,顧名思義,是用於進行商業活動的物業, 比如: 辦公樓,倉儲,酒店,零售,  工業大樓,公共設施等等。新西蘭政府對其也有明確的資源劃分,只能建在規範的區域內: 比如工業區,輕工業區,商業區等。 我們用於自住或出租給別人居住的房產,通常就是居民住宅物業了。 絕大部分的房產物業買賣的價格中都包含著GST,但商業物業和住宅物業在體現上不同。 商業物業在買賣合同的成交價中, 會清清楚楚列明GST, 也就是價錢+GST(if any  如果有的話),其實這符合商業運營的常規。住宅物業的價格中通常都沒有列出GST這個欄目。 有的人會想,商業物業中多了要支出的GST,我在購買自住房時是沒有的。是的,居民住宅物業中不會把GST列出來,但並不是說您購買的價錢中沒有GST,相反,您購買的是包含了GST之後的價格。  為什麼這麼說呢? […]

本地

(vampire86d / Pixabay)   在斐濟宣布12月1日向完全接種的紐西蘭人開放邊境之後,紐西蘭疫情應對部長克裡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表示,他建議此時紐西蘭人不要進行國際旅行。 在斐濟18歲以上符合條件人口疫苗接種率達80%後,10月10日,斐濟政府宣布該國將於12月起重新向該國「綠色名單」國家的遊客開放。 據Stuff網站報導,目前,該名單包括紐西蘭、澳大利亞、日本、加拿大、韓國、新加坡、美國和大多數太平洋島國。 且入境遊客必須出示經批准的疫苗(輝瑞、Moderna、Astra Zeneca 和 Jansen)的接種證明,並提供出發前 72 小時進行的 Covid-19 陰性檢測證明。 入境後,遊客須先在酒店中逗留兩天,可使用該酒店所有設施,但兩天後經獲准才可在斐濟其它安全旅遊區遊覽。 希普金斯說,儘管斐濟計劃向包括紐西蘭人在內的遊客重新開放,但政府強烈建議人們目前不要出國旅行。 「這意味著任何選擇旅行的人都要自擔風險,」部長指出。 紐西蘭疫情應對部長克裡斯.希普金斯(New Zealand Tertiary Education Union / flickr CC BY-SA 2.0)   希普金斯表示,計劃回國的紐西蘭人仍需在管制隔離(MIQ)設施隔離14天,但目前該系統的人數限制約為每18-20天4000人,隔離容量有限。 斐濟的國家航空公司斐濟航空也已宣布,將於12月1日恢復往返紐西蘭的航班,計劃每天都提供從奧克蘭飛往楠迪的航班,從基督城每周計劃提供三個航班,從惠靈頓每周兩個航班。 該航空發言人表示,已有紐西蘭人預訂了斐濟的航班,但人數不及澳洲及美國,並表示理解紐西蘭人在等待明確的邊境限制及回國要求。 希普金斯表示,政府計劃從明年第一季度開始,調整為「基於個人風險評估」的新邊境限制,屆時將建立新的入境低、中和高風險通道。 斐濟總理弗蘭克.拜尼馬拉馬(Frank Bainimarama)在宣布重新開放時表示,他們完全相信自己有能力管理與免隔離旅行相關的風險。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Pexels / Pixabay)   一般情況下,人們轉賣二手商品時,不會像賣新商品那樣賺錢,但封鎖期間紐西蘭的二手車市場行情打破了這一慣例。 據 1 NEWS 報導,因進口延遲、本地供應量低,與疫情前相比,二手車的要價已漲了 35%。目前,紐西蘭的二手車成交價比以往都高,成交的速度也更快。 例如,去年 1.8 萬紐元就能成交的 2016 款馬自達 Axela,如今成交價近 2 萬。 一些趕在政府對皮卡車型收稅前買Toyota Hilux的人,有的要比以前多花近 5,000 紐元。 Trade Me Motors 的銷售總監對 1 NEWS 表示,供需經濟學導致了這一現象,供應少了,但需求仍很高。 此外,這位銷售總監還說,很多紐西蘭人把海外度假的預算花在了買二手車等大件物品上。現在,2016 款豐田 Hilux 的上市價格已比兩年前高出 9%。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一只小奇異鳥。(Kimberley Collins / flickr CC BY 2.0)   奇異鳥是紐西蘭的國鳥,相當於中國的大熊貓。生活在動物園的熊貓平時很少出現在居民的日常生活中,這一點上,紐西蘭人則要幸運一些。雖然常在夜間出沒的奇異鳥也很少被人看見,但這種稀有鳥類卻已成為一些當地人生活中的一部分。 據Stuff新聞網報導,在塔拉納基東部山區擁有 1400 公頃農場的夫婦,蘇‧哈德威克-史密斯(Sue Hardwick-Smith)以及她的丈夫蒂姆(Tim),就是這些與奇異鳥密不可分的紐西蘭人的代表。 他們的農場長有 450 公頃灌木叢。據報導,在這片林間的洞穴中,生活著 30 多隻奇異鳥。 在蘇看來,與能給他們帶來收入的牛羊相比,這些奇異鳥是這處山地農場中更寶貴的財富。 她還於2008年就加入了塔拉納基奇異鳥信託(Taranaki Kiwi Trust,簡稱TKT),同該地區眾多志願者一起,在保護奇異鳥免遭捕食者侵襲方面,付出著巨大努力。 雖然生活在這片林間的奇異鳥基本很難親眼看到,但在將它們放歸野外之前,都會被戴上能供人們監測其健康狀況的信號發射器。 蘇對Stuff表示,在平日照顧這些奇異鳥時,他們需要確保這些鳥有足夠的食物、不會受到攻擊、不會近親交配,與照顧農場的牲畜很類似。 通過多年經驗的積累,蘇在照顧奇異鳥方面的諸多技能已獲得認證,她還能給其他成員提供相關培訓。 她表示,自己在照顧這些奇異鳥上花的時間已越來越多,目前每週平均 1 到 3 天。由於常去叢林中照顧它們,她已免去了去健身房鍛練的需要。 10月是紐西蘭的奇異鳥月,恰逢蘇所在的信託成立 20 周年。 舉報導,在這20年間,該信託的奇異鳥保護工作在諸多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進展。 該信託經理也對Stuff表示,目前他們正在為未來的20年做規劃,來讓時間證明他們將奇異鳥重新放歸野外的努力,是否會取得持久的成功。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