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紐商界:製造業是振興疫後經濟的關鍵

9 May,2020 | 工商

據《新西蘭先驅報》(NZ Herald)近期報道,自「新冠肺炎」肆虐以來,全球只有極少數的30幾個國家或地區至今尚未發現確診病例。而絕大多數國家,因其經濟或多或少依賴於中國大陸市場,或需要在華企業提供零部件來完成其產品的最後組裝。中國大陸號稱「世界工廠」,疫情爆發後,絕大多數在那裡開設的工廠都被迫停工停產,造成全球性產業鏈的斷裂。凡依賴中國大陸市場的行業受到嚴重衝擊,經濟部分或完全癱瘓,損失慘重。嚴峻的現實和慘痛的教訓迫使各國痛定思痛,改變全球化導致的產業鏈失控帶來的災難性局面,美、日、韓、澳和歐盟等多國政府投入資金幫助企業回流。

新西蘭也不例外,位於南島Ashburton的新西蘭襪業公司 (New Zealand Sock Company) 曾經在中國大陸開設工廠,加工生產新西蘭特色的襪子產品。該公司當年因為價格原因而去中國大陸投資開廠,後來發現在那裡生產的襪子越來越沒有競爭力,於是決定對其產業發展戰略作重大調整,將公司的生產重心搬回新西蘭本土,增加對Ashburton工廠的投資,引進了關鍵設備,加強了生產的智能化管理,明顯提高了生產效益,因而能生產更多的襪子。

Advertisements

該公司在新西蘭全國實行停擺 (Lockdown) 之前,完成了意大利高科技機器的安裝,將生產襪子的程序改為生產口罩的程序,並確保了本地製造業工作崗位,這一安裝系列的調整令公司開始生產可清洗的美利奴羊毛口罩,而且已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收益。

公司老總Euan Sparrow自信地告訴Stuff傳媒,他的樂觀不止於此,他希望新西蘭能夠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後的世界,開創一個新的時代,而且在這個世界中新西蘭人需要本地生產的產品。

Sparrow說:「兩年前,由於價格問題,我們將部分產品轉移到中國,包括為新西蘭公司Skellerup生產的高性能襪子。但我們現在己將生產的產品帶回了新西蘭。」

意大利的機器設備使這一轉變成為可能, 幫助公司降低了每隻襪子的生產成本。

Sparrow 說:「我們可以在Ashburton製造它們,價格與在中國製造的價格相同,但質量更好。」

在西太平洋銀行 (Westpac) 首席經濟學家Dominick Stephens稱之為「製造業活動的大規模破壞」的時期,意大利的機器設備賦予新西蘭襪業公司更大的創新能力。據悉,「新冠肺炎」席捲了意大利,那裡的襪子生產商突發奇想,希望將機器用於生產瘟疫防護產品——口罩。於是,意大利人創建了在襪子機器上製作口罩的軟件程序。

讓製造業回國

新西蘭襪業公司將其海外的生產線遷回國內之舉,廣受歡迎。此舉如同日本、韓國正在進行的將其在中國大陸的製造業陸續遷回各自國內,並誓言將不再依賴全球供應鏈。

新西蘭僱主與製造商協會首席執行官Brett O’ Riley認為,製造業可能是新西蘭疫情之後經濟復甦的支柱。新西蘭沒有像松下、豐田或三菱這樣的大型跨國公司,但新西蘭確實有製造商證明他們可能在面對全球競爭的同時進行創新和生存。例如,「仙人掌戶外」 (Cactus Outdoor) 和「原始世界」(Untouched World) 是專業設計生產野外服飾的兩家新西蘭公司,它們已經轉向為可能暴露於冠狀病毒的人們製作防護服和口罩。

O’Riley說:「製造業對經濟復甦至關重要。這一行業確實僱用了很多人,並且有可能僱用更多的人。」

據信,新西蘭在「新冠肺炎」爆發前,近20萬人從事製造業。

O’Riley接著說:「如果我們的經濟以更安全的方式度過這場危機,我們就有能力使經濟在此基礎上獲得更大的提升。」

日韓等國的做法表明,將海外的製造業遷回本國,不但可以從根本上扭轉本國經濟完全依賴全球產業鏈的被動局面,同時可以改善國內就業情況,相當於實現了產業鏈的重新佈局,更有利於本國經濟和產品出口的運作。

誰熬過誰生存

西太平洋銀行的首席經濟學家Dominick Stephens預測,製造業面臨著巨大的挑戰,許多小型製造商很可能無法生存。

Stephens認為:「解除停擺後,許多製造商將再度陷入一個經濟活動大幅下降的世界,他們必須嚴格遵守COVID-19的安全規定。與大型企業相比,小型製造企業沒有足夠的財力來度過經濟衰退,而COVID-19可能是一些苦苦掙扎的企業最後一根稻草。」

全球貿易很可能放緩,很多國家會因為要優先保證國內製造業而令經濟民族主義抬頭,今後的全球貿易恐怕會在一種「去全球化」的過程中呈現完全不同的格局。

對此,Stephens指出:「對於一些新西蘭出口製造商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但對那些在國內市場上進軍國際競爭的公司而言,很可能又是件好事。」

政府採購與新廠開設

O’Riley認為,若要在製造業建立規模經濟,政府採取適當的行動是必須的。

比如,讓服裝製造商轉向生產COVID-19防護產品,必須以政府的需求為後盾,這說明通過政府採購可以促進提升服裝製造業的發展潛力。

另一個需要政府採購的製造業領域是房屋預製行業,O’Riley直言:「我們在整個領域都落後,必須通過(政府)採購來創造一定規模,這是一個機會。」

因為一直在尋求建立預製房屋工廠的新西蘭製造商們提出了十分直白的要求:不需要政府的資金,只需要政府的採購命令。

我們不難想像,如果這一行業真能落實政府採購,很可能KiwiBuild也不會失敗了。

這裡有一個運用政府參與而獲得發展的較為成功的案例。在自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中,製造商Spanbild集團宣佈在懷卡托的Matamata鎮發展預製建築工廠,預計為當地創造30個工作崗位。

集團首席執行官Kerry Edwards說:「新的Matamata工廠將於6月中旬開業,最初將創造15個新的全職工作崗位。我希望在接下來的3、4個月中,工作崗位數字將翻番,達到30個。」

Edwards展望未來,很有信心地說:「隨著我們位於基督城Rolleston的南島Concision工廠為Matamata工廠提供材料,我們有潛力為在基督城創造更多的工作機會。」

據介紹,教育部是支持需求並允許進行投資的客戶之一。由此可見政府行動的必要性。

Edwards說:「Concision工廠具有立即生產能力,每年可預製1,000多套各種房屋,包括學校的可移動教室、社會住房以及其他社區房屋和商業建築。」

「購買新西蘭製造」的倡議

一些製造商看到了購買新西蘭製造的回潮蹟像。

襪業公司老總Sparrow說:「購買新西蘭(製造)活動真是很神奇。我相信那些留在新西蘭製造業的人會有一個更好的未來,因為公眾意識到,新西蘭製造是我們所有人生存的基礎。」

「在擺脫了疫情的影響之後,如果沒有了來自中國或是其他地方的競爭,這對新西蘭製造商來說將是健康的。新西蘭的大型零售商Kathmandu是我們最大的客戶,他們在推動購買新西蘭產品方面做得很棒。」Sparrow說。

回到未來

新西蘭最大的服裝生產商「仙人掌戶外」的所有者Ben Kepes表示,製造業未來的關鍵是政府的行動,這是因為製造業對國家的戰略重要性。

Kepes說:「冠狀病毒表明,如果我們依靠遙遠的供應鏈和遙遠的經濟體,當這些經濟體出現問題時,我們就無法再依靠它們。因此,除了明顯的社會和環境問題之外,從信賴來看這是危險的。」

Kepes認為,新西蘭需要考慮在本國生產服裝以發展基礎設施所需的全部條件。他呼籲區域發展部長Shane Jones使用一些地區增長基金投資建立一個織物製造商,以擺脫本國企業依賴海外供應商提供原材料的被動局面。

Kepes建議道:「可在一個地區建一個紡織廠,Northland或West Coast都是理想的選擇,我們將致力於使用本地生產的織物。」

結語

幫助中小企業成功度過目前的危機是政府的重要職責,政府政策對於從現有的製造業獲得更多利益至關重要。

在即將到來的經濟復甦期間,政府應該提供更多支持性政策,例如為中小企業提供減稅、靈活的勞動力市場、取消最低工資上漲、恢復90天就業試用期、以及旨在使製造商更容易開展業務的其他條款。設想一下,如果每個製造業都有一個轉變或調整,那將意味著會新增多少就業機會?

景點

  10月29日至11月7日,在北島的塔拉納基地區,全國大型花園主題活動——塔拉納基花園節(Taranaki Garden Festival)將如期舉辦。 在為期10天的活動期間,大量的特色花園、工作坊、講座、藝術展覽以及品嚐美食等一系列活動,都會向遊人開放,供人們在這一年一度的花園盛會中分享園藝之美,體驗園藝之樂。 據Stuff網站報導,此次活動期間,一對夫婦將再次參加活動,向眾多來訪者開放他們的花園,並計劃將門票收入捐贈給塔拉納基救援直升機信託。 這對夫婦還透露,他們精心照顧這處私人花園,是為了向他們的上一代致敬,實現父輩讓這裡永久受到保護的願望。 穆勒夫婦的花園位於塔拉納基南部的Hāwera,名為環境花園(The Environmental Garden)。2010年,他們成功申請到了非營利政府組織QEII National Trust的開放空間契約,從而讓這處花園得以永久受到法律保護。 穆勒女士表示,以前他們來此看望父母,還沒有如今這種盡心盡力照顧好花園的想法,但自2009年全面翻新房產並搬到此處居住以後,便產生了實現母親讓這裡受到保護的願望,以向他們致敬。 她說:「當你住在一處房產中,你就會看到每棵樹都有自己的獨特之處。」 沿著他們花園的小徑走去,會看到包括精美裝飾、池塘景觀、花卉樹木在內的各色花園景緻,且其中不少景物背後,都有一段生動鮮活的故事。   例如,園中有一棵已長滿鮮綠葉子的銀杏樹。據穆勒夫婦介紹,這棵銀杏樹來自日本廣島,是1945年那裏原子彈爆炸後倖存下來的6棵銀杏中的一棵。 當時數十萬人因核爆炸失去生命,穆勒先生介紹說,在核爆炸六周後,人們重新進入廣島時,發現了那 6 棵被炸黑的銀杏樹竟長出了新芽。且這幾棵樹沒有因核輻射而出現畸形,如今仍然活著。 他說,在日本以及如今的世界各地,銀杏被稱作是「希望的承載者」。 作為這個花園的守護者,這對夫婦表示,他們樂於繼續照顧這處受到法律保護的花園,來向他們富有遠見的前輩致敬。 塔拉納基花園節的門票可在線購買,並可在為期10天的活動期間隨時去參觀花園。欲了解活動詳情,可訪問該活動官網:https://www.gardenfestnz.co.nz/。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天氣轉暖,植物花開,紐西蘭的蜜蜂也又忙著採蜜了。 從麥盧卡樹採集的花蜜與一般的花蜜有所不同,花蜜中的「獨特麥盧卡因子」(unique mānuka factor,簡稱UMF)使這種蜂蜜的價值遠高於一般蜂蜜,也使其成為紐西蘭熱門的出口產品。 獨特麥盧卡因子(UMF)已被證明具有強大的抗菌和傷口癒合特性。 據報導,一罐 250 克非常稀有的 UMF 31+ 蜂蜜可在上海等地的專賣店賣出 2500 紐元,而一罐 UMF 10+ 的麥盧卡蜂蜜,研究表明其也具一定抗菌功效,售價為 50 至 60 紐元。 麥盧卡蜂蜜的神奇之處是幾十年前懷卡托大學的科學家們率先發現的。而今,這些研究人員發現,麥盧卡產出的蜂蜜之所以與其它作物都不同,秘密來自麥盧卡花中的「蜜腺」。 上周,懷卡托大學的研究團隊在國際知名期刊《新植物學家》(New Phytologist)上發表了這一研究。 蜜腺是植物的一種外分泌組織,可分泌蜜液(nectar)並將其排出來。不同的植物蜜腺生長位置不同,且形狀也有差異。   麥盧卡花的蜜腺所分泌的蜜液可引來蜜蜂,通過蜜蜂採集花蜜這一過程,可將花粉散佈於鄉間,以達到授粉繁殖的目的。 研究人員在論文中指出,一般花卉的蜜腺長在葉子上,麥盧卡的蜜腺卻長於花上,且大多數花朵的蜜腺是無色的,麥盧卡花的蜜腺則是綠色的。 這使得麥盧卡的蜜腺可通過光合作用將陽光、水和二氧化碳轉化為氧氣和糖分,且在這過程中,還生成了一種非常有價值的副產品。 「每朵麥盧卡花都有自己的『太陽能蜜液工廠』,這有助於合成 UMF 前體,即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懷卡托大學副教授邁克·克利爾沃特 (Mike Clearwater) 指出。「花中因光合作用也會產出一些糖分,這些糖分可在蜂蜜中發現,且似乎會影響分泌蜜液的多少。」 因此,若能確定影響 DHA 生產量的因素,對該行業來說會非常關鍵,因為如今蜂蜜中獨特麥盧卡因子(UMF)的含量還非常難以預測,而該含量是決定這種蜂蜜溢價的關鍵。 研究人員表示,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的含量變化很大,可能取決於一系列因素,例如植物的遺傳、花卉所在的發育階段、溫度以及光照條件。 據報導,2020年麥盧卡蜂蜜的出口價值高達 5 億紐元,且人們對高 UMF 蜂蜜的需求正在不斷增加。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話說新西蘭的GST 生活在新西蘭的人, 對GST(商品和服務稅)這個名詞或許都不陌生,它是新西蘭政府對商品和服務徵收的一種附加消費稅, 廣泛存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您需要花錢購買的商品或服務,大部分裡面都包含有GST, 當然也有少部分是被IRD (稅務局)特別指明赦免的。比如,您去超市買的東西,日常生活中的電費,水費,油費,電話費等等,都是含了GST 的。 除日常消費外,就是商業行為和商家了。GST存在於從事商業活動的相關實體的每一環節中。通常只要有買賣交易,就需要附加GST,而且商家一般都是GST註冊者,也就是說,他們有權利代新西蘭政府向需要他們服務或商品的買家徵收GST,  同時按照政府規定,又必須這麼做。  嚴格的說這個GST,既不計算在成本,也不計算在利潤,他們收到後,就交給了稅局。 但是作為一個商業運營者,由於他們在完成他們的商品和服務時,是有成本的, 按照新西蘭稅務局的規定,他們在運營支出中付出的GST, 是可以向稅局抵扣回來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您去超市買一瓶牛奶,如果是日常生活消費,那麼您就實實在在付出了牛奶價格中的GST。 但是如果您買的牛奶是為了您經營用的, 比如,咖啡店,這種情況,您可以向稅局把您這瓶牛奶裡支付的GST抵扣回來。 也就是說真正為GST買單的,是最終的消費者, 英文中的Consumer。如果是消費前的必須商業過程,也就是說不是最終消費者,付出GST是可以抵扣回來的。 在商業運作中和在日常消費中, GST 在商品價格中的表達方式是不同的。比如, 如果是$115 的最終價格, 那麼日常消費中的表述就是價格為$115 , 並註明其中包含了$15 的GST , 而商業運作中,報價會是 $100+$15。這裡的區別是, 商業運作中,可以將這個$15的GST向稅局抵扣回來。而作為消費者,只是告訴您, 您付出了$15 的GST。 房產物業中的GST 新西蘭的物業通常分為兩大類: 商業物業(Commercial) 和居民住宅物業 (Residential) 。 住宅物業,在新西蘭法律上是這樣定義的,是指那些用於或目的是用於居民居住的物業,可能只限於居民居住,或者是大部分用於居民居住。 商業物業,顧名思義,是用於進行商業活動的物業, 比如: 辦公樓,倉儲,酒店,零售,  工業大樓,公共設施等等。新西蘭政府對其也有明確的資源劃分,只能建在規範的區域內: 比如工業區,輕工業區,商業區等。 我們用於自住或出租給別人居住的房產,通常就是居民住宅物業了。 絕大部分的房產物業買賣的價格中都包含著GST,但商業物業和住宅物業在體現上不同。 商業物業在買賣合同的成交價中, 會清清楚楚列明GST, 也就是價錢+GST(if any  如果有的話),其實這符合商業運營的常規。住宅物業的價格中通常都沒有列出GST這個欄目。 有的人會想,商業物業中多了要支出的GST,我在購買自住房時是沒有的。是的,居民住宅物業中不會把GST列出來,但並不是說您購買的價錢中沒有GST,相反,您購買的是包含了GST之後的價格。  為什麼這麼說呢? […]

本地

(mohamed Hassan / Pixabay)   10月4日,紐西蘭總理傑辛達·阿德恩 (Jacinda Ardern) 宣布的奧克蘭三階段路線圖,標誌著政府開始對其一直以來堅持的「消除政策」採取開始轉向的態度。 對此,多家海外媒體都報導說,紐西蘭的讓步,意味著紐政府終於承認該國無法阻止Delta變種病毒的蔓延,就像其他很多國家此前早已意識到的一樣。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報導說,在 7 周的封鎖仍未讓爆發結束,且考驗著眾多居民的耐心之後,紐西蘭放棄了「零 COVID」的野心。 該報導說:一年半以來,紐西蘭一直奉行「COVID zero」戰略,通過關閉邊境並迅速實施封鎖,來遏制病毒的傳播。在其他亞太國家轉向與病毒威脅共存之際,紐西蘭仍堅持這一政策。 英國倫敦的《每日郵報》(Daily Mail)表示,紐西蘭「終於承認了大多數其他國家很久以前就意識到的事」,即該國無法「根除」COVID-19。 8 月中旬,英國的另一家報紙《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曾報導了紐西蘭因一個社區病例而封鎖的消息,並表示該舉措讓國際震驚。 如今,該報的報導則寫道:「儘管紐西蘭在僅發現一個本地病例後就進入了最嚴格的封鎖,但這最終還是不夠。 「政府的消除措施曾獲得了紐西蘭人的廣泛支持,並助她(指阿德恩)在去年贏得了歷史性的選舉勝利,但該措施正面臨越來越多的批評。週末,數百人參加集會對封鎖表示抗議。」 美國福克斯新聞(Fox News)報導說,去年來紐西蘭就對病毒採取「不尋常的」零容忍態度,在最近之前一直都「非常有效」。 該報導還指出了紐西蘭的疫苗接種率,表示與大多發達國家相比,紐西蘭的疫苗接種速度較慢,雖在疫情爆發後開始飆升,但速度又顯著下降。 關注紐西蘭疫苗接種率的媒體還包括《新科學家》(The New Scientist)。 其報導說,紐西蘭選擇通過提高疫苗接種率轉變應對政策,並指出,已有 48% 符合條件的人口完全接種,而總理的目標是達到 90% 以避免封鎖。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Pexels / Pixabay)   一般情況下,人們轉賣二手商品時,不會像賣新商品那樣賺錢,但封鎖期間紐西蘭的二手車市場行情打破了這一慣例。 據 1 NEWS 報導,因進口延遲、本地供應量低,與疫情前相比,二手車的要價已漲了 35%。目前,紐西蘭的二手車成交價比以往都高,成交的速度也更快。 例如,去年 1.8 萬紐元就能成交的 2016 款馬自達 Axela,如今成交價近 2 萬。 一些趕在政府對皮卡車型收稅前買Toyota Hilux的人,有的要比以前多花近 5,000 紐元。 Trade Me Motors 的銷售總監對 1 NEWS 表示,供需經濟學導致了這一現象,供應少了,但需求仍很高。 此外,這位銷售總監還說,很多紐西蘭人把海外度假的預算花在了買二手車等大件物品上。現在,2016 款豐田 Hilux 的上市價格已比兩年前高出 9%。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10月3日(週日),TVNZ的電視節目Good Sorts講述了一名納爾遜飛行員如何讓更多人享受歡樂航空旅行的故事。 這位名叫托尼.麥康比(Tony McCombe)的商業飛行員,已有超過 23 年的駕駛經驗。他還駕駛空中救護車,把危機病患送往醫院超過 15 年了。 據報導,一次駕駛空中救護車時,他注意到了飛機後方的大量空置座位,並突然想到一個主意。 麥康比意識到,他本可以充分利用這些空座位,讓更多生病的孩子及成人有機會從空中旅行中收穫更多樂趣。 麥康比對Good Sorts節目表示,對一些孩子來說,他們的首次飛機旅行是趕去醫院。他致力於讓這些孩子的第二次飛行體驗變得更有趣。 之後,麥康比便將此想法付諸實踐。 他成立了一個名為「Uplift in Kind」的慈善機構,通過贊助商、志願飛行員網絡、飛機運營商以及兒童支持機構的幫助,一年半以來已讓100多人享受了難忘的航空旅行。 麥康比說道,他剛剛才意識到,在這一過程中,他所創造的東西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多。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