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人生充满挑战,只是难易程度不同 来穹顶森林步道寻找适合你的段位 Dome Forest walkway步道

30 Jan,2020 | 景點

這次走的這個步道位於Dome Forest, 是一個有著402公頃茂盛植被的原始森林,Dome Forest walkway步道是非常著名的新西蘭步道Te Araroa的一個組成部分。Te Araroa我們下面再做介紹。

步道從Dome Tearooms 停車場的步道入口到Govan Wilson Road路,全長12公里,屬於高難度級別步道,爬山路較多,路面多石頭、樹根和台階,並且陡峭、不平、濕滑、雨天泥濘(除了Dome 入口到lookout步道情況較好),步道需要過一個小溪。Dome Forest環境優美,沿途經過闊葉林,可以看到巨大的貝殼杉、羅漢松,各種灌木。步道一路都能聽到鳥叫聲,夏日傍晚時分,還可以聽到此起彼伏蟬鳴。

Advertisements

林中樹大枝密,夏天的時候到這裡,一進林子就涼爽起來,有微風徐徐。林子中也不是完全沒有陽光,轉到向陽的路上,陽光會穿過枝杈投射下來,照著地上紐結的樹根,和大大小小枯黃的樹葉。灌木和樹木長得高低相宜,疏落有緻,銀蕨隨處可見,各種灌木名目繁多。管理部門還專門在道邊植物前設置標牌,講解各種灌木和樹木的名稱和特點,可以邊看實物邊了解。

這裡風景並無特別之處,天空和海岸線儘管看得也很遼闊,但是距離太遠。幾處觀景台分別位於lookout,Dome summit,離Govan Wilson Road路口步行30分鐘還有一處,站在山頂眺望遠處就像看自然的微縮景觀,有海、山脈、田園和城鎮。

林中有20棵巨大的貝殼杉,是當年的原始森林留下的僅有的一小片原生樹,從觀景台的範圍雖然只能看到其中的幾顆,但是已經很可觀了,這些漂亮、挺直的大樹在這裡歷經千年,是這片廣袤森林的曾經的主人。

貝殼杉林處於山谷低處,下山到此處可以坐在觀景平檯凳子上休息,這裡陰涼,有微風,夏天很舒適。儲備好體力,再接著下一段的行程。

去貝殼杉林的路段地形崎嶇,路途艱辛。這裡的山雖然不高,但有的地方特別陡,幾乎垂直,要手腳並用才能上下,路上碰到一對夫妻,妻子不想爬了,退回到Lookout平台休息,等先生一個人去看了貝殼杉再回來。

在靠近Govan Wilson的出口時,荊棘較多,有的比一人還高,不注意的時候,它伸到道上的枝條會穿過衣服刺痛皮膚。太陽快落山了,小動物也跑出來在灌木叢中覓食,當聽到人聲時,會一路跑著躲起來。Grove出口的這段步道跟私人土地相連,有幾個厚厚的蜂箱放置在林場空地上,蜜蜂圍著蜂箱嗡嗡忙碌。廢棄的鋸了一半的小艇、像玩具一樣的小小三輪車、內裝雜物的集裝箱都擺在道旁。幾幢房屋,三兩個散放在地上的瓷器擺件,吠叫的狗,在無人的黃昏,透著幾絲煙火氣。

這條步道適合遠足、可以觀景、看鳥、體察原始森林風貌。步道全年開放。

 

特點

離奧克蘭近,距離市區1個小時左右車程。

深入原始森林,看巨大貝殼杉。

步道旁長滿灌木和樹木,從Dome Forest Walkway入口到lookout觀景點,有很多介紹植物和樹木的標牌,可以認識周邊的植物。

是混合步道,有輕鬆步道,也有高級別步道。步道距離有長有短,方便安排行程。即使輕鬆步道,也能到達觀景台,看到遠方地平線景觀。

有些山路雖較難走,但攀上山頂後有成就感。

旁邊有位於山羊島的Cape Rodney-Okakari Point海洋保護區,是新西蘭最古老,最受歡迎的海洋保護區,可以潛水等。

 

步道開始於Dome tearooms 停車場步道入口,沿著山脊線穿過森林,能看到鄉村風景和海岸。途中經過貝殼杉林(Waiwhiu Kauri Grove),Waiwhiu Stream溪流,托塔拉峰風景區(Totara Peak Scenic Reserve),到達終點Govan Wilson Road。

步道首先是一個狹窄向上的300米較陡的台階路,接著一小段平路後,又是上山台階,有的地面有樹根纏繞。穿過羅漢松和闊葉林後,在1公里處是Lookout觀景台,可以遠眺 Mahurangi半島和豪拉基灣(Hauraki Gulf),如果天晴,可以看到遠處的天空塔。步道級別到這裡都屬於輕鬆級別。接下來是高難度級別。

上山路較難走,樹根較多,會經過一個巨大的石頭,是標誌性的景點,走到距離入口1.6公里的Dome Summit山頂,海拔有326米,上面有一個簡易的木頭塔,是大地測量系統國家辦公室設立的大地測量標記點。在這裡可以遠觀Taranga Island島。

接著往前是去貝殼杉林的路,也並不輕鬆,直到看到一段舖裝好的石子路走到台階,就到了貝殼杉觀景處了,林中有20棵樹徑達4 米的巨大貝殼杉,貝殼杉的明顯特點是樹幹筆直,下方沒有枝條,只有在樹冠才有分枝。

接著再沿步道繼續向前,在距離入口5.4公里處,向左走進入一條私家松林路。沿著這條私家路一直走到Waiwhiu Valley Rd,接著轉右,走200米後會看到一個指向Waiwhiu Stream路口的標誌,越過Waiwhiu Stream溪流,沿著Waiwhiu Valley的灌木走,這條路基本是平路,旁邊流淌著Waiwhiu 溪流,向右走1.6公里,到達托塔拉峰風景區(Totara Peak Scenic Reserve),在這裡要爬過一斷陡峭的上坡到達山脊,接著在Conical Peak Rd的交界處,轉右,沿著山脊走到圓錐形山峰路口,在這裡可以稍事休息一下,這裡的風景不錯,可以停下休息。接下來的步道容易行走,一直沿著這條路向北走,直到走到步道終點Govan Wilson Road 步道停車場。

另外也可以從反方向走步道, 即從Govan Wilson Road 到達Dome tearooms 停車場。

走7小時單向步道,要有人在步道終點接你。

 

攻略

它位於奧克蘭市中心北部68公里處,距離韋爾斯福德(wellsford)以南10公里,(沃克沃思)warkworth以北7公里的1號高速路上。

Dome Forest walkway步道可以選擇走全程,也可以從起點走到步道中間任一點折返。步道全程是長達12公里7小時左右的單程遠距離步道,步道難度屬於高難度級別*。走到Lookout觀景點折返的1公里單程步道屬於輕鬆級別**。

步道兩端都有停車場,Dome tearooms停車場位於1號高速路旁邊,路邊有指示牌,車位充裕,茶點和洗手間只有在咖啡館開放時才有。

Govan Wilson Road停車場只有幾個停車位,沒有洗手間,可以在旁邊的村莊 Matakana Village補充食水。

Govan Wilson Road的步道停車場在路邊沒有標記,只看到靠裡的地方有一塊比較寬敞的空地,豎著一個號碼285的郵箱, 導航到這裡就可以了。進來後,路分兩股,從左邊那條路進去(另一邊是私家路),不到1分鐘,就到了停車場和步道起點。停車場僅能停幾輛車。

無經驗或很少徒步經驗的人不建議走Dome Forest walkway步道全程,距離長達7小時,步道條件也不好。也不建議雨天走,路上泥濘濕滑,容易摔倒。走這條步道至少需要2人或多人同行。從Dome 到Lookout觀景點往返的輕鬆徒步,不受以上限制。

備註:*高難度步道(Advanced: Tramping track):一天或多天的挑戰性步道,大部分步道路面原始,步道多陡峭、崎嶇和泥濘,有時需要趟過溪流。適合有偏遠地區徒步經驗、導航和戶外生存技能的人。**輕鬆步道(Easy: Walking track):大部分步道情況較好,有些地方可能陡峭、崎嶇或泥濘,對體力要求不高。

 

Dome Valley的其他步道:

可以嘗試越野跑:Wild Things俱樂部提供的從Matakana to Dome Valley Return往返31公里的越野跑。https://www.wildthings.club/trails/auckland/warkworth/matakana-to-dome-valley-return/

另一個博客主提供越野跑的線路是沿以上步道行走路線跑一來回,中間有一段環線。全長23公里 https://nztramper.com/dome-forest-loop/

Dome Forest周圍的其他活動

打獵

Dome Forest可以進行打獵活動,一般山羊較多,偶爾會看到豬,打獵需要限制區打獵許可證,可以向管理狩獵區的DOC辦公室申請。
進入方法可以從穿過林地的Waiwhiu-Conical Peak Road路進入,或者從Dome tearooms停車場進入。
禁止帶狗,包括獵犬。步道200米範圍內禁止打獵。

農莊

步道入口處沿1號公路向南3分鐘有一個收費農莊Sheepworld,位於沃克沃思以北4公里的一號國道(SH1),裡面可以看剪羊毛,看牧羊狗表演,餵動物,也有飲料和食物提供,是家庭親子的一個休閒場所。

 

騎馬

步道入口向南4公里處,有一個收費的提供騎馬遊樂的地方,叫Horse Riding Warkworth。騎行的範圍可以選擇,包括Dome Forest森林,沙灘等。有小馬,各種年齡的人包括幼童都可以嘗試,也適合0基礎到有經驗的騎手。

Dome Forest 內的貝殼杉林

屬於Dome Forest 的這片貝殼杉林,叫Waiwhiuwhiu,有20棵成熟巨大的貝殼杉,是當年大規模砍伐中倖存下來的原生樹。1887年,這片土地被列為永久性國家保護森林,面積共有402公頃。之後,原始植被再生,有羅漢松和各種闊葉樹,這些是典型的北奧克蘭經濟林中的樹種。

保護貝殼杉

DOC網站在有關Dome Forest的步道介紹中都會提醒,注意防止貝殼杉枯死病(kauri dieback)。
成熟的貝殼杉顯得高大健壯,但是枯死病正在威脅貝殼杉的生存。
貝殼杉枯死病是由土壤中的微小孢子引起的,這些孢子感染貝殼杉根,破壞了樹木中攜帶養分的組織。最終被感染的貝殼杉得不到營養就會死亡。貝殼杉枯死病能夠殺死所有年齡段的貝殼杉,幾乎所有受感染的樹木都會死亡,它可以使整片貝殼杉枯萎。
僅需一小部分被感染的泥土便可以傳播疾病。如果有人穿著含這種致命孢子的泥土的鞋,到另一個健康的貝殼杉林中,枯死病可能會蔓延。
這種病沒有任何治療或控制手段,拯救貝殼杉的唯一方法就是阻止疾病的傳播。

旅行者可以做的是:

進入森林前:清除鞋和裝備上的泥土和附著植物,確保鞋上無泥,在鞋底噴上消毒劑。一般森林步道入口有清潔站。
進入森林後,沿著步道走,不要離開步道,並且遠離貝殼杉根部。
離開森林,在清潔站將鞋和裝備上的泥土清理乾淨、噴消毒劑。
另外,DOC也開發了一套geoweb系統,在舖裝森林路面時,會放置一種填充有少量壓實的樹皮塊和礫石的塑料土工網。測試表明,它為貝殼杉根部提供有效保護,還可以保持舖裝地面乾燥、無泥,阻止致命孢子的傳播。

貝殼杉小知識

貝殼杉(Agathis australis)是新西蘭最大,最著名的本地樹種。它在世界範圍內被視為真正的珍稀樹種。貝殼杉最早出現在1.9-1.35億年前的侏羅紀時期。貝殼杉-羅漢松-硬木森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森林之一。

貝殼杉原木,來自Dome峽谷西部(照片由Helensville博物館提供)

1772年,法國探險家馬裡昂‧杜‧弗雷斯尼(Marion du Fresne)帶領的探險隊首次發現了貝殼杉。當第一批歐洲人來到新西蘭時,北島的北部被廣闊巨大的貝殼杉林所覆蓋,這些貝殼杉有些已經生長了2000多年,總面積約為120萬公頃。從1700年代末開始,經過近200年的掠奪性砍伐,目前僅剩下4,000公頃的貝殼杉原始森林。砍伐的貝殼杉被廣泛用在造船、建築上或被剷除以供耕作。

現存最大的貝殼杉在新西蘭北部地區懷波瓦森林(Waipoua Forest)中,稱作森林之王(Tane Mahuta),高達52米,直徑4.6米,據估測,它的年齡在1250到2500年之間。
毛利人認為貝殼杉是一種非常寶貴的樹木,與他們祖先的精神信仰和生活方式息息相關。
貝殼杉在原始毛利文化中的許多方面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包括宗教儀式、戰爭、藝術以及人們的日常生活。一些高大的貝殼杉會被賦予姓名。在一些重要的場合,貝殼杉粗壯樹幹會被製成巨大的獨木舟(waka taua,用於航海或戰爭)。
貝殼杉樹膠也有很多功效。Kumara地區的人們焚燒樹膠來驅蟲,用亞麻包裹樹膠製成火炬用於夜間捕魚,或製成口香糖(kapia),在Rangatira地區,貝殼杉樹脂經過火烤後混合脂肪製成面部紋身(moko)用的墨汁。
到18世紀,早期的歐洲開拓者利用貝殼杉建立起繁榮的木材和樹膠工業。貝殼杉木料結實且能夠抵禦海水腐蝕,用作桅桿和船體非常合適。
貝殼杉樹膠被廣泛用在清漆,顏料,油氈和裝飾品製作中。樹膠一般是從地面採集,但也有一些是通過直接鋸開樹木採集。

Dome Forest 的生態

Dome Forest森林保護區包含了許多重要的遺蹟,例如靠近當前高速公路的歷史悠久的原木集材機。沃克沃思(Warkworth)及其周邊地區有許多歷史建築,如:威爾遜水泥廠遺址,在Historic Places Trust中註冊為I類歷史遺蹟,與之相關的住宅Riverive和位於Baxter Street的共濟會大廳,註冊為II類歷史遺蹟。在沃克沃思中心地帶的沃克沃思酒店(Warkworth Hotel)是II類歷史遺蹟。
Dome Forest也是瀕臨滅絕的Hochstetter青蛙的故鄉。Hochstetter青蛙是剩餘的四種新西蘭本土青蛙之一,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列為易受傷害物種。
在三個原生森林Omaha, Dome and Atuanui中,Dome Forest 是目前唯一有成片的成熟貝殼杉的地方,面積不超過1公頃。
除了貝殼杉,該地區還有其他成熟的原生植被(包括新西蘭紅松Rimu和新西蘭雞毛松kahikatea),奧克蘭地區委員會評選Dome Forest為傑出自然景觀地區。其他特殊的植物還包括稀有的槲寄生。
較有特色的景點有Warkworth以北的Southern Paprika Limited公司,該公司有22公頃的溫室,專門種植甜椒,供應國內市場和出口日本、澳大利亞等國家,巨大整齊的溫室棚在田間非常顯眼。

Dome Forest中的植物

Dome Forest被劃為保護區後,各種灌木和樹在這裡蓬勃生長。以下是保護區內部分灌木和樹木介紹(來自保護區內標牌)。

新西蘭坡柳(Akeake;Dodonaea viscosa)
高可至6米,花期從10月到12月。一種有著微紅色薄樹皮的小而耐寒的植物。樹枝摸起來有些黏。頂端樹葉表面有些坑窪,樹葉背面有一個明顯的主葉脈。它輕薄有翼的種子比起花朵更容易吸引人。毛利人會用它堅硬漆黑的木頭製作木棍。

小葉攀爬型白色卡拉塔樹(Akatea/Torotoro;metrosideros perforat)
小葉攀附型籐狀植物,偶然出現在Northland和Banks Peninsula之間,長成茂密的灌木叢。通常是攀爬式生長,從一小節根莖開始依附宿主樹幹生長。一旦形成林冠後枝幹便開始變得粗壯,搖擺的籐條表皮呈微紅纖維化。春季會開出大量白色的花。

樹形雛菊(Heketara;Olearia rani)
高可至7米。春季/早夏會開出大簇的白色雛菊狀花朵。柔軟的斑點狀葉子邊緣呈不規則鋸齒狀,底部會變得更白。Heketara是北島最常見的樹雛菊品種之一,在Marlborough也可以找到。

森林巨朱蕉(Ti Ngahere;Cordyline banksii)
高可至4米. Ti Ngahere與更加常見的巨朱蕉相比有更長和更寬的葉子。它從地底長出後分枝成為多重樹幹。大簇的小的白色花朵在晚春開放,毛利人會食用裡面的葉子。從北島到南部西港都能找到。

茶樹(Kanuka;Kunzea ericoides)
花期從9月到來年2月。比起manuka要更大,有更小的花朵和果實。葉子較窄並且有香味,在夏天,會長滿小而白色的花朵。這種樹木非常結實耐用,毛利人會用它來製作工具和武器。

Dome Valley的交通歷史

隨著歐裔大規模定居新西蘭,短時間內,農牧業用地取代了草原、灌木和森林,住房大量修建,城鎮作為服務集散地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一些城鎮已迅速發展成為大型的出口,進口和製造業中心。

在這個時期,鐵路出現了,運輸是繁榮的關鍵。對開拓者及其子孫來說,沒有甚麼比鐵路開通更令人激動了。

1909年2月8日,Dome valley 旁的Wellsford小鎮第一列火車馬上就要開通,人們正在舉行慶祝儀式。100多年前的慶祝儀式與現代沒甚麼不同,彩旗飄揚,剪裁,縣議會主席主持儀式,宣讀總理的祝賀電報,小鎮上1000多人盛裝出席這一活動。

火車開通後,每天駛入Wellsford運輸工具有:20列貨車,4輛有軌電車,約12輛巴士,晚上還有重型柴油車在道路上穿梭。

交通的便利給Wellsford帶來了巨大的發展機遇,Wellsford成為北方的重要中心,人口也是周邊城鎮中最多的。

在運營的最初幾年,鐵路實際上壟斷了運輸業。直到1964年,由於公路運輸的衝擊,鐵路運輸有50%的業務流失。

以下是一組火車運輸在幾年間的對比數據:
出港貨運
1910年:牛,2930頭;羊和豬6835頭; 其他貨物433噸。
1964年:牛,31994頭;綿羊和豬,10749頭;其他貨物7996噸。
1966:牛25323頭; 綿羊和豬25261頭; 其他貨物18044噸。
進港貨運
1910年:牛,560頭;綿羊和豬8368頭; 其他貨物16742 噸。*
1964:牛,4418頭; 綿羊和豬17758頭;其他貨物22131噸。
1966:牛,4154頭; 綿羊和豬19977頭; 其他貨物29495噸。

 

*1910年的進港貨運量為16742噸,含用於(Te Hana)公路段和R.C.C路的金屬。
以上數據可以看到出港貨物54年間:牛增長10倍,羊和豬增長1.5倍,其他貨物增長18倍
進港貨物54年間:牛增長7.8倍,羊和豬增長2.1倍,其他貨物增長5.9倍(扣除非統計數據)。
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即使在1964年,由於公路運輸的衝擊,鐵路運輸有50%業務流失。但仍然比最初的鐵路運輸量有顯著的增長。

Dome地理小知識

Dome 的介紹

Dome,毛利人稱它為Tohitohi-o-rei,意思是令人敬畏的灌木叢生的山丘。它的範圍從Omaha的Tamahunga到東部(位於Dome東北邊),從Kourawhero (Kaipara Flats)到南部(位於Dome西南邊),這些地方樹木繁茂,峽谷深幽,在「南部和北部」地區之間形成了巨大的屏障。

1887年,Dome大約有925英畝土地被規劃為木材儲備預留地。現在Dome仍然是州立森林的木材保護區,本文介紹的Dome Forest Walkway步道就在這個保護區裡。.

 

步道出入口Govan Wilson road來歷

Govan Wilson road路是過去伐木工人使用的道路。這條路來自於一個人名,Govan Wilson是沃克沃斯(Warkworth, Dome Valley南邊的鎮)人,著名水泥匠納撒尼爾‧威爾遜(Nathaniel Wilson)的侄子。1911年,Govan捐贈的Govan Wilson杯,是羅德尼(Rodney)的首個橄欖球冠軍獎盃。

 

步道內Waiwhiu stream溪流的獨特之處

這個溪流有一個獨特之處。年輕的Hoteo河向南流,在它的河峰處與向北流的Waiwhiu河匯合。根據降雨及其流域內徑流*的情況,Waiwhiu水有時會「占主導地位」,其水流在匯合處逆流而上。這也許就是毛利人稱它為「一股急流」(a rush of water)的原因。

*地面徑流(Surface runoff)又稱地表徑流,指降水後除直接蒸發、植物截留、滲入地下、填充窪地外,其餘經流域地面匯入河槽,並沿河下洩的水流。

 

改善道路安全性

1號高速路Dome Valley路段,被認為是較易發生事故的路段,在2000年至2018年的18年間,有36人在車禍中死亡,102人重傷。大多數撞車事故是司機越過中心線,撞上對向來車,或撞到路邊的東西如樹木等。

警方說,之所以Dome Valley路段危險,是因為司機從開放的高速路下來進入Dome Valley狹窄路段時放鬆了注意力,容易導致事故發生。其他原因還包括未保持左向行車、高速駕駛、不專心。

一項覆蓋全國的安全網絡計劃「Safe Network Programme」,用來改善危險的高速路。Dome Valley路段被納入這項改造中,從2018年夏天開始的Dome Valley SH1路段改造工程總投資為3500紐幣,用於安裝中間和側面防護欄、加寬路肩、改善十字路口。

最新一次的Dome Valley SH1路段改造,從去年年初已經開始,目前正在進行中,預計到2021年底結束, 工程包括加寬中間分割線和路肩,增加右轉等候區以及架設靈活的安全路障。

 

擬建垃圾填埋場?

一家公司正在申請在Dome Valley建大型垃圾填埋場。計劃建設中的填埋場位於韋爾斯福德(wellsford)以南的Hoteo河旁,佔地1000公頃。建造和運營垃圾填埋場時間長達35年。

垃圾填埋場所處的地區大部分是鄉村,有一些房屋和一些原生灌木叢。

奧克蘭市議會的廢物管理部門表示,奧克蘭地區現有的垃圾填埋場幾乎已滿,必須建立一個新的垃圾填埋場。擬建的新垃圾填埋場將為奧克蘭和奧克蘭北部提供服務。

廢物管理董事總經理湯姆‧尼克爾斯(Tom Nickels)表示,Dome Valley是一個適合建垃圾填埋場的地方,它靠近國道,人口不多,地理特徵適合。該垃圾填埋場將帶來80個工作崗位,並為當地企業提供商業機會。

該計劃遭到當地人的反對,他們擔心有毒廢物滲入土地和水道,而且運送垃圾的垃圾車也會增加交通負擔。

Dome Valley是由一系列丘陵組成,從東海岸的山羊島海洋保護區(Goat Island Marine Reserve),再到西海岸的凱帕拉港(Kaipara Harbour),橫跨北島。
凱帕拉港是新西蘭最大的未污染港口,目前的商業捕撈中,90%的鯛魚和新西蘭珍鰺魚(Trevally)來自此地。

此地還有牡蠣養殖場,也是眾多海洋生物的家,如:扇貝,蛤,比目魚,海豚,海豹,本地海鳥,鯊魚等。

擬建的垃圾填埋場位於高雨量/洪災地區,坐落在通往港口的Hoteo河的支流上。

居民們擔心,大雨、地震或火災等可能引起互滲漏,滲濾液可能流向任何地方,並由Hoteo河帶入凱帕拉港中,污水還可能滲入地下含水層,污染地下水,同時也認為垃圾填埋場會對美麗的Dome Valley風景造成破壞。

居民們表示,垃圾填埋場是最經濟的選擇,而不是最環保的選擇。

另外交通也是一個問題,每天沿Dome Valley單車道行駛的垃圾車將達到350輛,居民們擔心會給基礎設施造成壓力。

社會信用(Social Credit)負責人克裡斯‧裡奇(Chris Leitch)表示,垃圾發電廠更適合,它有負碳排放和不造成環境危害的優勢。在日本,挪威,瑞典,法國,德國,比利時等一些國家,共有2000多個熱解工廠處理廢物,這些國家從廢物中回收了相當可觀的材料,比如:築路的爐渣,然後將剩餘的廢物轉化為電力。

新一代的垃圾發電廠的排放微不足道,而垃圾填埋場產生的甲烷據稱是最差的溫室氣體,並且有可能滲入水道,危害魚類和植物生命。

目前Dome Valley垃圾焚燒場項目還未獲批。

 

責任編輯:林達 012030

景點

(A_Different_Perspective / Pixabay)   近年來,紐西蘭人目擊到海豹的頻率似乎越來越多,且目擊事件發生的地方有越來越多樣化的趨勢。 據Stuff網站報導,這種通常在海邊出現的海洋哺乳動物,已經在紐西蘭越來越多奇怪的地方現身。如果幸運的話,你會看見它們蜷縮在炸魚薯條店外、在電影取景地的水域中嬉戲,甚至在高速公路上嬉鬧。而在這些奇怪地方看到它們的人,通常都會感到驚訝。 有專家表示,人們在各處經常碰到海豹這種事,不會很快消失。隨著該種群繁殖數量達到滿負荷,海豹的目擊事件將會變得更常見。 (TheOtherKev / Pixabay)   據報導,有一只名叫薩米(Sammy)的海豹,在距離內陸約 90 公裡的霍比屯電影取景地住了下來。據信,它是沿著河流旅行,又翻過農場的農田,才進入霍比屯湖(Hobbiton Lake)的。 海豹通常會隨著河流等水體活動,有時最遠可以遷徙 100 公裡。 7月份,在北島的濱海小鎮菲蒂昂格(Whitianga),一只海豹幼崽被發現蜷縮在了一家外賣店的門外。 後來,環保部(DOC)的工作人員將其重新安置了,並表示,這只最近可能剛斷奶的年輕海豹的到來,是這種好奇又非常有探索精神的物種季來臨的標誌。 在紐西蘭,最常見的海豹為毛皮海豹(fur seal)。據報導,它們最常出現在佈滿岩石的海岸上,且出奇的敏捷。 (Roman Grac / Pixabay)   5月-9月,任何年齡的幼海豹,包括剛斷奶的海豹幼崽,以及成年雄性海豹都會離開繁殖地,到岸上去休息或探索,然後被人們看見。11月-1月,成年雄海豹會返回繁殖地,但更年輕的海豹則會繼續去它們喜歡的地方冒險。 7月份,有人在科羅曼德 Hikuai 附近高速上看到有毛皮海豹橫穿馬路。據報導,最開始這只海豹給路上通行的司機帶來了一些問題,後來它則繼續行進了。 據報導,毛皮海豹若受到驚嚇,可能會吠叫或咆哮,但只有在它們被逼到絕境且別無選擇時才會發起攻擊。 環保部 (DOC) 對海豹則採取不干涉的做法,只有在動物嚴重受傷或處於明顯危險中時才會進行干預,例如太靠近道路、被碎片纏住或在公共海灘受到騷擾。 有研究顯示,自1860年代以來,紐西蘭水域約記錄了500次海豹目擊事件。 環保部 (DOC)高級通訊顧問赫伯.克裡斯托弗(Herb Christophers)對Stuff表示,海豹正在成為城市地區常態化的一部分。 「隨著越來越多的海豹在我們的海岸線上安家,這些目擊事件可能會更頻繁地發生,」克裡斯托弗說。「我們預期會看到更多。」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天氣轉暖,植物花開,紐西蘭的蜜蜂也又忙著採蜜了。 從麥盧卡樹採集的花蜜與一般的花蜜有所不同,花蜜中的「獨特麥盧卡因子」(unique mānuka factor,簡稱UMF)使這種蜂蜜的價值遠高於一般蜂蜜,也使其成為紐西蘭熱門的出口產品。 獨特麥盧卡因子(UMF)已被證明具有強大的抗菌和傷口癒合特性。 據報導,一罐 250 克非常稀有的 UMF 31+ 蜂蜜可在上海等地的專賣店賣出 2500 紐元,而一罐 UMF 10+ 的麥盧卡蜂蜜,研究表明其也具一定抗菌功效,售價為 50 至 60 紐元。 麥盧卡蜂蜜的神奇之處是幾十年前懷卡托大學的科學家們率先發現的。而今,這些研究人員發現,麥盧卡產出的蜂蜜之所以與其它作物都不同,秘密來自麥盧卡花中的「蜜腺」。 上周,懷卡托大學的研究團隊在國際知名期刊《新植物學家》(New Phytologist)上發表了這一研究。 蜜腺是植物的一種外分泌組織,可分泌蜜液(nectar)並將其排出來。不同的植物蜜腺生長位置不同,且形狀也有差異。   麥盧卡花的蜜腺所分泌的蜜液可引來蜜蜂,通過蜜蜂採集花蜜這一過程,可將花粉散佈於鄉間,以達到授粉繁殖的目的。 研究人員在論文中指出,一般花卉的蜜腺長在葉子上,麥盧卡的蜜腺卻長於花上,且大多數花朵的蜜腺是無色的,麥盧卡花的蜜腺則是綠色的。 這使得麥盧卡的蜜腺可通過光合作用將陽光、水和二氧化碳轉化為氧氣和糖分,且在這過程中,還生成了一種非常有價值的副產品。 「每朵麥盧卡花都有自己的『太陽能蜜液工廠』,這有助於合成 UMF 前體,即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懷卡托大學副教授邁克·克利爾沃特 (Mike Clearwater) 指出。「花中因光合作用也會產出一些糖分,這些糖分可在蜂蜜中發現,且似乎會影響分泌蜜液的多少。」 因此,若能確定影響 DHA 生產量的因素,對該行業來說會非常關鍵,因為如今蜂蜜中獨特麥盧卡因子(UMF)的含量還非常難以預測,而該含量是決定這種蜂蜜溢價的關鍵。 研究人員表示,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的含量變化很大,可能取決於一系列因素,例如植物的遺傳、花卉所在的發育階段、溫度以及光照條件。 據報導,2020年麥盧卡蜂蜜的出口價值高達 5 億紐元,且人們對高 UMF 蜂蜜的需求正在不斷增加。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話說新西蘭的GST 生活在新西蘭的人, 對GST(商品和服務稅)這個名詞或許都不陌生,它是新西蘭政府對商品和服務徵收的一種附加消費稅, 廣泛存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您需要花錢購買的商品或服務,大部分裡面都包含有GST, 當然也有少部分是被IRD (稅務局)特別指明赦免的。比如,您去超市買的東西,日常生活中的電費,水費,油費,電話費等等,都是含了GST 的。 除日常消費外,就是商業行為和商家了。GST存在於從事商業活動的相關實體的每一環節中。通常只要有買賣交易,就需要附加GST,而且商家一般都是GST註冊者,也就是說,他們有權利代新西蘭政府向需要他們服務或商品的買家徵收GST,  同時按照政府規定,又必須這麼做。  嚴格的說這個GST,既不計算在成本,也不計算在利潤,他們收到後,就交給了稅局。 但是作為一個商業運營者,由於他們在完成他們的商品和服務時,是有成本的, 按照新西蘭稅務局的規定,他們在運營支出中付出的GST, 是可以向稅局抵扣回來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您去超市買一瓶牛奶,如果是日常生活消費,那麼您就實實在在付出了牛奶價格中的GST。 但是如果您買的牛奶是為了您經營用的, 比如,咖啡店,這種情況,您可以向稅局把您這瓶牛奶裡支付的GST抵扣回來。 也就是說真正為GST買單的,是最終的消費者, 英文中的Consumer。如果是消費前的必須商業過程,也就是說不是最終消費者,付出GST是可以抵扣回來的。 在商業運作中和在日常消費中, GST 在商品價格中的表達方式是不同的。比如, 如果是$115 的最終價格, 那麼日常消費中的表述就是價格為$115 , 並註明其中包含了$15 的GST , 而商業運作中,報價會是 $100+$15。這裡的區別是, 商業運作中,可以將這個$15的GST向稅局抵扣回來。而作為消費者,只是告訴您, 您付出了$15 的GST。 房產物業中的GST 新西蘭的物業通常分為兩大類: 商業物業(Commercial) 和居民住宅物業 (Residential) 。 住宅物業,在新西蘭法律上是這樣定義的,是指那些用於或目的是用於居民居住的物業,可能只限於居民居住,或者是大部分用於居民居住。 商業物業,顧名思義,是用於進行商業活動的物業, 比如: 辦公樓,倉儲,酒店,零售,  工業大樓,公共設施等等。新西蘭政府對其也有明確的資源劃分,只能建在規範的區域內: 比如工業區,輕工業區,商業區等。 我們用於自住或出租給別人居住的房產,通常就是居民住宅物業了。 絕大部分的房產物業買賣的價格中都包含著GST,但商業物業和住宅物業在體現上不同。 商業物業在買賣合同的成交價中, 會清清楚楚列明GST, 也就是價錢+GST(if any  如果有的話),其實這符合商業運營的常規。住宅物業的價格中通常都沒有列出GST這個欄目。 有的人會想,商業物業中多了要支出的GST,我在購買自住房時是沒有的。是的,居民住宅物業中不會把GST列出來,但並不是說您購買的價錢中沒有GST,相反,您購買的是包含了GST之後的價格。  為什麼這麼說呢? […]

本地

(A_Different_Perspective / Pixabay)   近年來,紐西蘭人目擊到海豹的頻率似乎越來越多,且目擊事件發生的地方有越來越多樣化的趨勢。 據Stuff網站報導,這種通常在海邊出現的海洋哺乳動物,已經在紐西蘭越來越多奇怪的地方現身。如果幸運的話,你會看見它們蜷縮在炸魚薯條店外、在電影取景地的水域中嬉戲,甚至在高速公路上嬉鬧。而在這些奇怪地方看到它們的人,通常都會感到驚訝。 有專家表示,人們在各處經常碰到海豹這種事,不會很快消失。隨著該種群繁殖數量達到滿負荷,海豹的目擊事件將會變得更常見。 (TheOtherKev / Pixabay)   據報導,有一只名叫薩米(Sammy)的海豹,在距離內陸約 90 公裡的霍比屯電影取景地住了下來。據信,它是沿著河流旅行,又翻過農場的農田,才進入霍比屯湖(Hobbiton Lake)的。 海豹通常會隨著河流等水體活動,有時最遠可以遷徙 100 公裡。 7月份,在北島的濱海小鎮菲蒂昂格(Whitianga),一只海豹幼崽被發現蜷縮在了一家外賣店的門外。 後來,環保部(DOC)的工作人員將其重新安置了,並表示,這只最近可能剛斷奶的年輕海豹的到來,是這種好奇又非常有探索精神的物種季來臨的標誌。 在紐西蘭,最常見的海豹為毛皮海豹(fur seal)。據報導,它們最常出現在佈滿岩石的海岸上,且出奇的敏捷。 (Roman Grac / Pixabay)   5月-9月,任何年齡的幼海豹,包括剛斷奶的海豹幼崽,以及成年雄性海豹都會離開繁殖地,到岸上去休息或探索,然後被人們看見。11月-1月,成年雄海豹會返回繁殖地,但更年輕的海豹則會繼續去它們喜歡的地方冒險。 7月份,有人在科羅曼德 Hikuai 附近高速上看到有毛皮海豹橫穿馬路。據報導,最開始這只海豹給路上通行的司機帶來了一些問題,後來它則繼續行進了。 據報導,毛皮海豹若受到驚嚇,可能會吠叫或咆哮,但只有在它們被逼到絕境且別無選擇時才會發起攻擊。 環保部 (DOC) 對海豹則採取不干涉的做法,只有在動物嚴重受傷或處於明顯危險中時才會進行干預,例如太靠近道路、被碎片纏住或在公共海灘受到騷擾。 有研究顯示,自1860年代以來,紐西蘭水域約記錄了500次海豹目擊事件。 環保部 (DOC)高級通訊顧問赫伯.克裡斯托弗(Herb Christophers)對Stuff表示,海豹正在成為城市地區常態化的一部分。 「隨著越來越多的海豹在我們的海岸線上安家,這些目擊事件可能會更頻繁地發生,」克裡斯托弗說。「我們預期會看到更多。」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Gerd Altmann / Pixabay)   由於全球需求不斷增長,以及石油供應的短缺,近幾周油價一直在大幅上漲。在紐西蘭加滿油箱從未如此昂貴。燃料價格跟蹤應用程序 Gaspy 背後的團隊本周指出,91 辛烷值汽油的全國平均價格目前為 2.39 紐元,創下歷史新高。 據RNZ報導,全國許多加油站現在每升燃油收費超過 2.50 紐元,這給已經在其他地方面臨成本上漲的紐西蘭人增加了壓力。小企業、旅遊和酒店工作人員也受到價格上漲的影響。 AA 汽車事務總經理邁克.努恩(Mike Noon)認為,這是因為石油輸出國組織沒有達到預期的供應水平,而且「世界上所有這些國家在疫情後的經濟反彈非常強勁,所以需求很高,不僅僅是汽油。」 英國《金融時報》10月12日報導稱,由於擔心供應,美國基準石油價格觸及7年高點。 美國原油基準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在10月12日觸及每桶逾 82 美元的高點,為 2014 年以來的最高水平,隨後回落至 80.46 美元,當天上漲 1.4%。13日繼續保持上漲勢頭,交易價格上漲0.2%,至每桶80.6美元,接近3年高點。 《泰晤士報》報導稱,自 9 月初以來,油價已上漲超過 16%。 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因於全球經濟反彈,這是由於世界各地許多民眾重返工作崗位。另外,天然氣短缺加劇了對石油價格的壓力,增加了對替代能源的需求。所有這些因素加在一起給紐西蘭的燃料價格帶來了上行壓力。 努恩還表示,「我們以美元購買原油和成品油,」而紐元兌美元的匯率波動很大,與幾年前的水平相差甚遠。當前紐元的價值對燃油價格沒有幫助。 燃料價格上漲也將給已經面臨現金流壓力的企業帶來壓力。而且,燃料價格對運輸貨物的成本有直接影響,這可能導致其他地方的價格上漲。 今年 7 月發布的消費者物價指數顯示,通脹上升了 3.3%,是近十年來的最大增幅。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發出警告稱,各國央行在應對通脹風險時需要「非常、非常警惕」。 紐西蘭儲備銀行已經採取了應對通脹風險的第一步,七年來首次提高了官方現金利率( OCR)。經濟學家預測,未來12個月OCR還將出現一系列上調。 紐西蘭人的錢包似乎只會變得更加緊張。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Darko Stojanovic / Pixabay)   據Stuff新聞網報導,一名於超級星期六在基督城反疫苗集會上發言的醫生表示,由於政府強制要求衛生工作者接種 Covid-19 疫苗,她將失去工作。但這位醫生說:「但是沒關係。我說過,我的良心比我的職業更有價值。」 這名醫生名叫蘇菲.費伯裡(Sophie Febery),是坎特伯雷中部地區Methven醫療中心的一名全科醫生。 10月16日(週六),她在基督城克蘭麥廣場(Cranmer Square)的反疫苗集會上,對歡呼的人群說,她將失去她的工作。 「但是沒關係。我說過,我的良心比我的職業更有價值。」 在集會現場,費伯裡的發言得到了觀眾的掌聲。 集會上,她透露,自己正在接受紐西蘭醫學委員會 (MCNZ) 的「調查」。她被告知不要傳播「反疫苗信息」,並說:「我很早就發現,我不能和我的病人談論這件事。」 此外,她還在集會上表示,此前,她曾於去年發起過一項名為#masks4all NZ的 Facebook 活動,旨在讓每個人都在公共場合戴上口罩。 「正如傑辛達所說,我們都應該假設我們被感染了,如果我們被感染了,我們當然會想盡一切努力阻止將其傳播給他人,戴口罩是一種善意,」她說。 這名醫生也曾在社區的 Facebook 頁面上透露,由於她拒絕接種輝瑞疫苗,從下一週末開始,她將被禁止與患者面對面接觸。 據報導,她的帖子在社交媒體上引發了兩極分化的反應。 費伯裡是為數不多的,在自由與權利聯盟組織(The Freedoms and Rights Coalition)的全國集會上發言的一位醫生。 Stuff曾聯繫過她本人以及醫療中心,詢問她是否被迫辭職。 10月20日(週三),她的丈夫透露,他的妻子和醫療中心的負責人都不會發表任何評論。 紐西蘭醫學委員會 (MCNZ)主席柯蒂斯‧沃克(Curtis Walker)證實,有許多與醫生和 Covid-19 疫苗接種相關的問題正在考慮中,但隱私考慮限制了對個別病例的進一步評論。 據NZ Herald 10月22日報導,蘇菲.費伯裡已經辭職。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