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峰步道攻略(4)

30 Sep,2019 | 景點

千年的貝殼杉 歷經幾多滄桑

現實是:人類覺得好的東西,就會不斷的去攫取,直到變成瀕危才知道珍稀。

誰需要貝殼杉

  高大筆直的貝殼杉砍伐起來容易,且它們木質堅韌,新西蘭人用貝殼杉的木頭建造房屋和船隻等。

Advertisements

  在北地、科羅曼德和大屏障島海岸附近的避風港灣、港口和河口處發現了貝殼杉原木收集點。這些原木用鏈子連在一起做成大型的木筏,然後通過海運將原木拖到奧克蘭港的木材廠,主要是Kauri Timber Company mill, Leyland O’Brien mill, Goldie’s, Parker Lamb and Cashmore Bros. mills等木材廠。

  位於尖峰步道以西22公里的泰晤士小鎮的人也需要木頭蓋房、修城鎮建築、取暖(尤其在冬天)、煮飯等等。同時,貝殼杉原木也出口到因淘金熱而人口迅速膨脹的加州與澳洲。新西蘭本地為了建造出口木頭的船也需貝殼杉木。貝殼杉原木還曾經出口至森林資源減少的中國。

為防頂梢枯死病的擴散 ,出入森林的人都需要在入口處這樣的裝置上清理鞋子。

廣受青睞的貝殼杉樹膠

  貝殼杉還可以提供貝殼杉樹膠。

  貝殼杉的樹膠(Kauri Gum)深受收藏家們的青睞,它有漂亮的從深棕至半透明的琥珀色\橘色,是清漆和塗料中的組成成分。

  樹膠貿易熱潮持續到1930年底。樹膠工人在新西蘭早期經濟發展中,特別是在北方,所起的重要作用可以從以下事例得出: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貝殼杉樹膠在海外賺取的收益超過任何其他礦物,達到2000萬英鎊。

  在森林中或者在洪水淹沒的沼澤地中都挖出過樹膠。幾個世紀以來,大量樹膠被衝進沼澤地中,有些深埋至10英尺以下,當時最普遍的方法是用長而尖的鋼矛在泥中探測並挖掘。

  後期又發現了一種取樹膠的方法,在生長的貝殼杉樹的樹皮上劃一個深深的口子,大約6個月後回來收集從樹皮上滲出的樹脂膠。在樹膠工業鼎盛時期,這種樹膠價值6便士到1先令1磅(磅:重量單位),而天然出產的老的硬化的樹膠價格為以上一半或稍多。

  如今許多貝殼杉樹上還可見約100年前采膠留下的傷口。

  但是,後來人們很晚才意識到,被采過樹膠的貝殼杉容易死去,因為樹皮傷口易被細菌和真菌侵入,導致疾病或木材腐爛。

  1971年成立了科羅曼德森林公園保護區,面積有7萬3千公頃。保護區以休閒放鬆和保存倖存的原生森林為目的。在這段時間裏,森林管理局種植了大約4萬棵貝殼杉樹,但是很多樹沒有存活,或者樹的位置記錄丟失了。

貝殼杉頂梢枯死病

Advertisements

  新西蘭貝殼杉正面臨著頂梢枯死病的威脅,這是一種真菌型疫病。有研究表明,這種真菌來源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美國和新西蘭人在所羅門群島上使用一些機器設備。戰爭結束後,當時的人並沒有充分清洗這些設備,就把它們裝上船,運回了新西蘭。後來它們被用在新西蘭各處,設備上的土壤帶有這種病菌。當人們意識到這個問題時,病菌已經在新西蘭擴撒了。

  現在幾乎沒有治療頂梢枯死病的有效方法。為了保護貝殼杉,環保部在森林出入口設置清潔站,方便遊客清洗鞋子和裝備上的土壤,出森林時,也要清洗,以防止污染蔓延。每個遊客都可以為減緩貝殼杉頂梢枯死病做出自己的努力。

  在步道途中,可以看到一個直徑約一人高,橫放在路旁的過去遺棄的貝殼杉原木,足以見證貝殼杉樹有多大了。

尖峰小屋 Pinnacles Hut

  尖峰小屋由環保部(Department of Conservation 簡稱DOC)建造和維持運營,是新西蘭最好的小屋之一。小屋共有80張床位,有床墊、配有燃氣灶、衛生間、冷水淋浴、太陽能照明、BBQ 及木炭爐,但需自備炊具和睡袋。冬天建議帶比較厚的睡袋。

  在此過夜的,難免有些人打鼾,旅行者如有需要,可自帶耳塞,減少鼾聲的干擾。

  一位全職的監管人照顧尖峰小屋,這位監管人員經常向大家講述該地區的歷史。

  尖峰小屋非常受歡迎,在旅遊旺季或週末都是滿滿的,即使冬天也是如此。有很多學校會安排學生來這裡過夜。

  如要留宿尖峰小屋,請提前在網上www.doc.govt.nz預定或在考埃朗格谷遊客中心(Kauaeranga Visitor Centre)預定。如果通過考埃朗格谷遊客中心預定,需要支付額外的費用。每晚費用:成人 NZ$15;5-17 歲青少年 NZ$7.5;5 歲以 下兒童免費。

註:以上內容為Apex租車公司贊助,作為新西蘭最大的租車公司,Apex 租車公司為您在新西蘭、澳大利亞旅遊提供最滿意的租車服務。點擊促銷鏈接https://www.apexrentals.co.nz/zh-cn/partner/epoch,即刻可得到每日租車價10%折扣優惠!

景點

  近日,紐西蘭的基督城(Christchurch)和北地(Northland)都入選了《時代》雜誌今年選出的世界百個值得探索的非凡目的地名單。 這是該雜誌推出年度最佳地點名單的第三年,由該雜誌的記者和撰稿人共同選出,其推薦的各種獨特體驗既涵蓋受歡迎的熱門景點,也包括鮮為人知的小眾目的地。 基督城因其「從瓦礫中重建」而上榜。 雜誌所列出的城市亮點包括室內農貿市場河濱市場(Riverside Market)、重建的圖蘭加圖書館(Turanga library)和耗資 4.75 億元的Te Pae基督城會議中心(Te Pae Christchurch Convention Centre)。據 1 News 報導,該中心今年就會向公眾開放。 北地則以「傳奇體驗」上榜,推薦體驗包括庫佩的馬尼阿足跡(Manea Footprints of Kupe)、Ngawha泉、Te Ahurea博物館,以及當地標誌性的普爾奈茨群島(Poor Knights Islands)。 此外,北京因其「動感十足的都市特色”、台北因其「文化與寧靜之美」、麗江因其「冒險的發源地」也入圍了《時代》雜誌的名單。 點擊這裡,可以查看完整列表。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旱金蓮(Nasturtium)是紐西蘭一種很常見的花,不僅在很多人的花園中廣為種植

工商

想像一下,當你駕車行駛在一望無際的高速公路上,突然,一只小可愛羊駝出現在你面前。別怕,它可沒有惡意,只是想跟你借個道,橫穿下公路而已。別不信,這在「羊比人多」的紐西蘭,非常可能出現哦!下面就由BMW和MINI系列駕駛體驗計劃的傳奇教練、頂級安全駕駛專家克勞斯.海默爾(Klaus Heimerl)為你講述在紐西蘭冬日自駕時, 遇到突發事件的應急處理辦法。 遇到黑冰時保持冷靜 在紐西蘭的雪地駕駛,你很有可能會碰到黑冰(black ice)。黑冰是一種厚度很薄的冰層,通常與道路融為一體,肉眼非常不易識別。而且因為黑冰結成後比普通的冰溫度要低,其表面上還有一層融化的水,會比正常的冰滑很多。如果你在行車當中意外撞到了一塊黑冰,請保持冷靜,不要驚慌。相信我,這可是紐西蘭司機在雪地駕駛中的「必修課」。你可以將汽車停在一個較為安全的位置。如果車輛中自帶ABS(防抱死制動)系統,可以猛踩剎車。但如果車內沒有此系統,就需要減速剎車,輕輕制動,直到汽車停下來。 汽車打滑時靈活控制油門   在行車過程中,當前輪胎失去牽引力時,汽車通常會向曲線的外緣側滑。這時無論怎麼打方向盤,車輛都會向前直衝。因此這時你只需稍微放鬆油門,在合適的時間點打方向盤轉向,讓車輛前輪保持與車身方向相同,直到恢復正常;當後輪胎失去牽引力時,對車的制動可能會有些許困難。這時你需完全鬆開油門,踩下離合器並將方向盤往車輛打滑的方向打。 輪胎與地面摩擦力降低要踩離合 寬輪胎的汽車在雪地行駛時非常容易打滑。如果你駕駛的是寶馬車,汽車自帶的DSC系統會及時的對車輛的打滑現象做出警示。當你看到警告標誌後,就應該更加注意減速慢行,小心駕駛。又或是如果你在駕車時突然感覺方向盤鬆了,並且根據車輛信息、天氣、路況等信息判斷路面較為濕滑,此時你的輪胎與地面的摩擦力很可能已經減弱至零。你應該踩下離合器,讓汽車慢慢與地面接觸。通常在20-30米的距離內,輪胎與地面的摩擦力會重新加大。切記勿要猛踩剎車或油門。 路遇動物要減速 在紐西蘭的探險旅途中,你很可能在經過兩旁是農場的高速公路上碰到幾「只」淘氣的小動物。首先,你要適時減速,保證在動物通過後再驅車前行。其次,紐西蘭駕車習慣為左側通行,在碰到動物時候絕對不能因避開動物而逆向行駛,這很可能會導致你與對面車輛相撞,發生嚴重交通事故。所以要根據實際情況,減速慢行,在必要的情況下緊急剎車。 用「好」剎車 如果你看多了好萊塢大片,可能會發現剎車失靈在驚險刺激的電影劇情中屢屢出現。但在現實生活中剎車失靈發生的可能性小之又小。無論在甚麼情況下,「踩剎車」都是必不可少的一項安全駕駛技巧。你可以通過降檔、剎車來控制發動機制動,必要時手剎也可以派上用場,但要小心不要鎖死輪胎。 爆胎時及時修正車身 輪胎爆裂的情況其實也較為少見。但如果在駕駛途中發生爆胎,也無需恐慌。因為四輪車輛在一個輪胎爆裂後,即使只有三個正常輪胎,你也能控制車輛的前進方向。在發生爆胎時,應該保持頭腦清醒冷靜,用力握住方向盤,及時修正車身,輕輕剎車以讓汽車停止滑行。隨後,如果附近地區就有汽修廠或汽車修理師,可以打電話請求幫助。但要記住在不妨礙後方來車的地方停車,打開危險信號燈,豎起三角警示牌,等待援助。

本地

  解密的政府文件顯示,1978年12月,在惠靈頓與基督城之間的凱庫拉(Kaikōura),TV1鏡頭中捕捉到了不明飛行物(UFO)的畫面。但至今,官員們都無法對其給出合理的解釋。 據RNZ報導,1979年1月,紐西蘭科學與工業研究部(DSIR)將其歸類為「不明飛行物」,且將報告提交給了聯合國。 在1977年至1982年間,紐西蘭檔案館還存有一大組關於「不明飛行物」的文件。 根據科學與工業研究部(DSIR)的簡報,該部曾試圖證明此TV1鏡頭中的影像並非」不明飛行物」,就像此前證明小有名氣的克羅克特(Crockett)膠片中,類似的圖像並非UFO一樣。 該簡報中指出,兩個膠片的圖像都非常扭曲。但克羅克特(Crockett)膠片中的圖像通過窗戶拍攝,因此產生了視覺差異,而TV1鏡頭的圖像是直接拍攝而來,不存在通過玻璃和塑料導致鏡頭失真的問題。 此外,膠片的像差很明顯,導致分析很困難。 科學與工業研究部(DSIR)指出,該場景被目擊到的時候,雷達讀書與基督城和惠靈頓交通管制記錄的信號並不一致。 該部不願給出明確的陳述,但官員們猜測,拍出的影像可能會被證明只是地平線上的一般亮光,並可能是木星或金星發出的。 簡報中寫道:「在確定之前,這些物體仍會被歸類為『不明飛行物』。但要想證明它們是外星干預的結果,還差得太遠。」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中型 SUV,Kia 第五代 Sportage 即將在今年登錄全球市場。全新的自然精緻設計、集成曲面屏的高級尖端內飾、寬敞的頭部腿部與行李空間、適用多種地形的全新地形模式與 ESC 系統、享譽市場的 ADAS 功能,造就了一款充滿活力、運動感和駕駛樂趣的 SUV,使全新第五代 Sportage 成為了萬眾矚目的焦點。 不僅如此,全新的 Sportage 是第一款根據地區提供長軸距和短軸距車型的Kia汽車,滿足市場的多樣化和特定需求。 Kia紐西蘭董事總經理托德.麥克唐納 (Todd McDonald) 表示: 「Kia Sportage 是一款適合家庭使用的 SUV ,由此詮釋了其在銷售方面取得了的特別成功——在紐西蘭更是如此。」 McDonald表示, 「在車型陣容、規格和價格等細節尚未公布之前,大家對新款 Sportage就已經興趣十足。」 Kia公司高級副總裁兼全球品牌和客戶體驗部門負責人 Artur Martins 表示: 「無論是從前瞻性的設計、一流的內飾、下一代的現金技術、高效且反應靈敏的動力系統、最高水平的安全系統還是最新的工程突破來說——全新的 Sportage 是終極的城市SUV。」 瞬間視覺衝擊 突破設計界限   從正面看,全新的 Sportag採用黑色格柵圖形,現代標誌性虎鼻格柵與獨特的未來主義風格迴旋鏢形 LED DRL(日間行車燈)相連接,打造獨特外觀。 側面輪廓線條穿過乾淨而精緻的車身表面, Sportage 全新系列中,您可以選擇與車身顏色不同的黑色車頂。採用俯衝設計,尾燈通過細長的水平設計連接。新款 Sportage 配備 17 英吋、18 英吋或頂級 19 英吋輪轂,可選擇七種不同的合金設計、顏色和飾面。 先進技術與現代風格的融合   全新第五代Sportage的內飾將突破性技術與豪華功能、優質材料以及現代風格融為一體。高科技 […]

人物

  2020年大選後一直隱身、藉著出席6月20日舉行的紐西蘭優先黨年會上發表重磅演講、76歲高齡的政壇老將Winston Peters,高調宣佈再度出馬,繼續領導紐西蘭優先黨,誓言在2023年大選時重返紐西蘭政壇。一時間,人們議論紛紛,褒貶不一。   作為叱吒紐西蘭政壇42年和曾經的「造王者」,Peters 步出大選失利的陰影,對與會 者表示,紐西蘭優先黨憑著對紐西蘭的忠誠,一定要重返政治舞台。耐人尋味的是,Peters在其政黨年會演讲即將結束時說:「我們會回來的。」似乎特意引用了阿諾-施瓦辛格在其當年的電影《終結者》中說的那句名言。   紐西蘭優先黨於1993年由當時離開國家黨的Peters創建,過去近30年中成為紐西蘭政壇舉足輕重的第三大黨。在2020年大選中以2.6% 的政黨得票率黯然出局,Peters 和他的優先黨隊友雖然淡出人們的視線,但整個團隊並沒有倒下。他們在奧克蘭舉行了年度大會,總結失利原因、分析時局變化、鼓舞士氣、勵精圖治,吹響了再次絕地反擊的號角,就像他們在2008年大選中失利,於三年後的2011年強勢回歸議會那樣。   為何依然是Peters?   有一種有趣的現象,紐西蘭優先黨與其創黨領袖Winston Peters 難以分離,似乎沒有了Peters,優先黨就不成其為優先黨了,這又說明Peters作為該黨的靈魂領軍人物的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優先黨是不是過於依賴老將Peters了,黨內是不是無人能出其右?   一個政黨怎麼發展、如何壯大?如果沒有新生力量的持續加入,黨內缺乏對未來領袖人物的階梯式、階段式的培養機制,是難以想像的。   黨內的其他人都哪裡去了?Peters 早已過了退休年齡,雖然他依然健康,其政治生涯也不可能一直繼續下去,為甚麼Tracey Martin、Ron Mark 和Jenny Marcroft等議員會離去?紐西蘭優先黨的中長期前景又如何?   從政黨年度大會可以看出什麼?   Newsroom 傳媒政治編輯Jo Moir與紐西蘭優先黨的政治評論員Josh Van Veen 就該黨的未來進行了交談,看得出優先黨所專注的依然是重振紐西蘭過去的輝煌歲月。   優先黨6月20日在奧克蘭Highbrook 的年會上, Jo Moir 的感嘆是「依然是Winston,他進場了,掌聲很多,人們看到他很興奮,然後他站起來說他每隔一年在同一個年度大會上說的話。(本來)這是一個討論競選活動出了甚麼問題的會議……而且,我想,他們應該已經變得深沉,他們可能已經吸取了一些教訓……但事實並非如此。它是同樣的情況:對每個人都有攻擊,包括所有的事。」   Moir 認為,紐西蘭優先黨是一個憤世嫉俗的政黨,經常受到政界同僚的嘲笑。在他們看來,這個政黨似乎不支持任何事物,而一味地持反對意見。這似乎讓紐西蘭回到了20世紀50年代中期的理想化時期,那時的生活更簡單,行動更緩慢。   問題歸問題,有一點很清楚,紐西蘭優先黨一直是紐西蘭政治格局的中流砥柱:從28年前成立以來,作為第三大黨,舉足輕重。迄今為止僅有兩次與大選失之交臂,未能進入議會。   紐西蘭優先黨的Josh Van Veen認為,該黨若想重返議會,則必須關注和爭取那些支持工黨的選民。   「優先黨的勝利之路必須是保守的藍領工黨選民。那些可能在2011年、2014年和2017年投票支持優先黨的人……這些是我們必須贏回的人。這是紐西蘭優先黨需要利用的那種情緒,但他們可以用積極和具有建設性的方式做到這一點,而不是訴諸恐懼和偏見,不幸的是,他們過去曾這樣做過。」   Tracey Mart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