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Kauaeranga Kauri Trail ( Pinnacles Walk) 尖峰步道攻略

1 Feb,2019 | 景點

尖峰步道(Pinnacles Walk)位於泰晤士(Thames)上游,從考埃朗格谷(Kauaeranga Valley)開始,一路經過小溪、瀑布、森林、鐵索懸橋、石階路,沿著山逕到達759米的步道盡頭巔峰(The Pinnacles)。路上可以欣賞歷史遺蹟和標誌性的自然奇觀,一次看夠科羅曼德半島山脈、海洋、森林。

在尖峰步道最高處—巔峰(The pinnacles),整個目極盡處,綿延的山峰層層疊疊,一直擴至遠方天之窮極,東面的太平洋在雲霧蒸騰中靜靜環擁著科羅曼德半島。站在巔峰之頂,清風在身旁呼呼吹過,蔥籠山脈、澄淨碧空、無邊的大洋在天地間交相輝映, 無遮無攔盡收眼底。

Advertisements

尖峰步道近5年平均每年吸引逾21萬各國遊客前往。

步道離市中心很近,從奧克蘭市中心出發僅需2個半小時車程,就到達步道起點,再經過4個小時的步道攀登到達頂峰,無需長途跋涉,幾個小時就從繁華的市中心到蒼翠的科羅曼德森林公園享受這奇麗景觀。

如果留宿一晚,從住宿地小屋經過1個小時攀登還可看到令人歎為觀止的日出和日落 ,可能拍出自己最好的照片。

流紋岩

林中小溪

兩個步道交接處的指示牌,這樣的指示牌沿途很多

遠眺步道最高處尖峰

尖峰步道遊覽建議

旅行者可根據自己的行程,安排一日徒步,或兩日徒步。建議安排兩日徒步,可以有充裕的時間觀景和在尖峰看日出、日落。而且冬季天黑較早,如果天黑趕路也不安全。

有兩條路線供選擇(都可以選擇1日或2日徒步):

1)第1條路線是往返都通過Webb Creek Track,步道單程6.5公里,來回14公里,需6小時到7個半小時走完;
2)第2條路線是去時通過Webb Creek Track,返回時走Billygoat Track, 往返大約需要8小時到9個半小時。
3)兩日游的住宿地:尖峰小屋(Pinnacles Hut),尖峰小屋介紹見本文
4)徒步難度:中級
5)自駕車停在Kauaeranga Valley Road End盡頭
6)從停車場到第二個鐵鎖懸橋之前的步道都是是平坦的。接下來的步道很陡峭,且路上很多泥土。從溪水到第三個鐵鎖懸橋,漸漸可以看到平頂山(table mountain,850米高)。從奧克蘭開車到科羅曼德,路上就可以看到一個很平坦的山峰。就是平頂山。
7)從尖峰小屋到達終點觀景點,需走過垂直鐵梯和牢固釘入岩石的鐵環,這時要手腳並用才能安全到達巔峰之頂。

如今的步道 19世紀運物資的通道

尖鋒步道的前世今生

19世紀中葉,英國捕豹和捕鯨船在科羅曼德半島停下來過冬,看到毛利人從森林中運貝殼杉桅桿,而英國海軍以前用的桅桿材料波羅的海松那時已經很難得到,英國人認為貝殼杉是個好的替代品。於是在1850-1920年期間,來自英國的開拓者開始大規模砍伐貝殼杉。70年間,在考埃朗格谷地區砍伐的貝殼杉長度加起來約1億英尺,相當於3/4的地球周長。目前,在科羅曼德半島僅存有大約600棵貝殼杉。相當於每千顆貝殼杉樹砍剩下1顆。

當時的人們為了運送食物及日常生活用品,開闢了現在名為尖峰步道的這條山路,伐木工人經常用馬匹通過這條道路運輸。

 

人工舖成的岩石台階

穿過第二個鐵索懸橋後,可以看到一些台階,它們是由天然岩石建造的。1850-1920年間,為了方便伐木工人上下山,人們花了很多年鑿岩鋪成台階,馬匹也可以運送糧食及生活必需品到山上。

修這條路是極其艱苦的,當時叢林中沒有岩石。人們只能到河流中去找,然後將它們運到這裡。

伐木時代過去後,這條岩石路被廢棄並且變得殘破了。近代經環保部重新修整,步道才可以供人們徒步使用。

 

步道途徑的歷史遺蹟

如今的尖峰步道遺留下開拓者筏木的種種遺蹟,運原木的通道、用水力運送原木的大壩(在伐木的70年間,這樣的大壩至少建了50-100座)等。

運原木的通道

為了將原木安全、省時省力運下山, 伐木工人經過摸索,認為用大壩蓄水,通過開閘放水的方式將原木衝到下游是散裝運輸原木最經濟的方法。

伐木工人也採用牛隊或牲畜隊來運輸,由此所遺留下的「滾動道路」(rolling roads)和 「滑道」(skids),現在也是尖峰步道最出名的歷史遺蹟之一。所謂的滾動道路/滑道是指在開完一條很窄的山路後,每隔6-8 英尺之間,釘上一塊木頭。樹苗交叉放置並錨定以防止滾動。原木的前端需要修整,以防止運送時原木扎進土裡或被絆住,並便於原木在軌道上輕鬆滑行。

毛利人曾用類似的方式用滑板將他們的大型戰船從一條水路拖到另一條水路上。

 

運原木的大壩
1871年至1925年間,在山谷的大部分溪流上建造了100多座大壩。他們是當時唯一能把木材從比較陡峭的山區運出去的方法。

每座大壩攔住一個人造湖。伐木工人把砍下的原木放在湖裡面,發生洪水時或在大雨過後,開啟大壩,用水將原木衝到下游。

事實證明,這是一種成功的、經濟的方法。

 

跳舞營大壩

跳舞營壩就是其中之一。跳舞營壩是由吉姆‧安吉爾(Jim Angel)於1924年修建的,是考埃朗格谷中第二大壩。當時,伐木工人白天工作,晚上他們經常在這裡聚會,吃喝玩樂,因此這個地方被稱為跳舞營。

跳舞營大壩:超過百年的大壩,從尖峰小屋走5分鐘可見到

大壩的結構

大壩的大門由懸掛在主縱樑上的堅固木板組成,由觸發器固定。需要開啟大壩時,輕輕拉動繩子鬆開一塊很重的木頭,觸動觸發器,在積水的重量衝擊下,大門張開,原木湧出大壩,流向下游。

當然也存在危險,如果一個人不小心被困在水流和木頭中,幾乎沒有生存的機會。

 

一次運送28000根

一條河可能有多個大壩,為了讓原木能夠順利到達下游,多個大壩之間要進行最密切的合作,根據預先安排的時間打開大壩,確保原木保持下行動力。

20世紀20年代早期,在考埃朗格河上游建造了包括跳舞營在內的10座大壩,以運送2700萬英尺的貝殼杉。當洪水發生時,峽谷上方的考埃朗格主壩和其他九座大壩按順序開啟,原木在巨大洪水動力驅使下衝向下游。最多的一次,用這種方法運送了28000根原木。

 

大壩的成本

每位大壩建造者都會運用技巧和聰明才智,創造出獨一無二的大壩。簡單而有效的機制使大壩可以反復使用。根據大小,這些大壩只需要100到1000英鎊就能建成。

 

大壩修復

如今,大多數大壩狀況不佳,或者已經倒塌。環保部對跳舞營大壩進行了修復工作。對位於桌山東北的聖誕溪大壩也進行了部分修復和加固。在步道行走時,可以見到大壩遺蹟。

滾動道路/滑道(是指在開完一條很窄的山路後,每隔6-8 英尺之間,釘上一塊木頭)。圖中就是此木頭

2017年3月,被大洪水沖到步道上的大、小岩石。

 

責任編輯: 林達 091906

景點

(vampire86d / Pixabay)   在斐濟宣布12月1日向完全接種的紐西蘭人開放邊境之後,紐西蘭疫情應對部長克裡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表示,他建議此時紐西蘭人不要進行國際旅行。 在斐濟18歲以上符合條件人口疫苗接種率達80%後,10月10日,斐濟政府宣布該國將於12月起重新向該國「綠色名單」國家的遊客開放。 據Stuff網站報導,目前,該名單包括紐西蘭、澳大利亞、日本、加拿大、韓國、新加坡、美國和大多數太平洋島國。 且入境遊客必須出示經批准的疫苗(輝瑞、Moderna、Astra Zeneca 和 Jansen)的接種證明,並提供出發前 72 小時進行的 Covid-19 陰性檢測證明。 入境後,遊客須先在酒店中逗留兩天,可使用該酒店所有設施,但兩天後經獲准才可在斐濟其它安全旅遊區遊覽。 希普金斯說,儘管斐濟計劃向包括紐西蘭人在內的遊客重新開放,但政府強烈建議人們目前不要出國旅行。 「這意味著任何選擇旅行的人都要自擔風險,」部長指出。 紐西蘭疫情應對部長克裡斯.希普金斯(New Zealand Tertiary Education Union / flickr CC BY-SA 2.0)   希普金斯表示,計劃回國的紐西蘭人仍需在管制隔離(MIQ)設施隔離14天,但目前該系統的人數限制約為每18-20天4000人,隔離容量有限。 斐濟的國家航空公司斐濟航空也已宣布,將於12月1日恢復往返紐西蘭的航班,計劃每天都提供從奧克蘭飛往楠迪的航班,從基督城每周計劃提供三個航班,從惠靈頓每周兩個航班。 該航空發言人表示,已有紐西蘭人預訂了斐濟的航班,但人數不及澳洲及美國,並表示理解紐西蘭人在等待明確的邊境限制及回國要求。 希普金斯表示,政府計劃從明年第一季度開始,調整為「基於個人風險評估」的新邊境限制,屆時將建立新的入境低、中和高風險通道。 斐濟總理弗蘭克.拜尼馬拉馬(Frank Bainimarama)在宣布重新開放時表示,他們完全相信自己有能力管理與免隔離旅行相關的風險。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天氣轉暖,植物花開,紐西蘭的蜜蜂也又忙著採蜜了。 從麥盧卡樹採集的花蜜與一般的花蜜有所不同,花蜜中的「獨特麥盧卡因子」(unique mānuka factor,簡稱UMF)使這種蜂蜜的價值遠高於一般蜂蜜,也使其成為紐西蘭熱門的出口產品。 獨特麥盧卡因子(UMF)已被證明具有強大的抗菌和傷口癒合特性。 據報導,一罐 250 克非常稀有的 UMF 31+ 蜂蜜可在上海等地的專賣店賣出 2500 紐元,而一罐 UMF 10+ 的麥盧卡蜂蜜,研究表明其也具一定抗菌功效,售價為 50 至 60 紐元。 麥盧卡蜂蜜的神奇之處是幾十年前懷卡托大學的科學家們率先發現的。而今,這些研究人員發現,麥盧卡產出的蜂蜜之所以與其它作物都不同,秘密來自麥盧卡花中的「蜜腺」。 上周,懷卡托大學的研究團隊在國際知名期刊《新植物學家》(New Phytologist)上發表了這一研究。 蜜腺是植物的一種外分泌組織,可分泌蜜液(nectar)並將其排出來。不同的植物蜜腺生長位置不同,且形狀也有差異。   麥盧卡花的蜜腺所分泌的蜜液可引來蜜蜂,通過蜜蜂採集花蜜這一過程,可將花粉散佈於鄉間,以達到授粉繁殖的目的。 研究人員在論文中指出,一般花卉的蜜腺長在葉子上,麥盧卡的蜜腺卻長於花上,且大多數花朵的蜜腺是無色的,麥盧卡花的蜜腺則是綠色的。 這使得麥盧卡的蜜腺可通過光合作用將陽光、水和二氧化碳轉化為氧氣和糖分,且在這過程中,還生成了一種非常有價值的副產品。 「每朵麥盧卡花都有自己的『太陽能蜜液工廠』,這有助於合成 UMF 前體,即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懷卡托大學副教授邁克·克利爾沃特 (Mike Clearwater) 指出。「花中因光合作用也會產出一些糖分,這些糖分可在蜂蜜中發現,且似乎會影響分泌蜜液的多少。」 因此,若能確定影響 DHA 生產量的因素,對該行業來說會非常關鍵,因為如今蜂蜜中獨特麥盧卡因子(UMF)的含量還非常難以預測,而該含量是決定這種蜂蜜溢價的關鍵。 研究人員表示,複合二羥基丙酮 (DHA)的含量變化很大,可能取決於一系列因素,例如植物的遺傳、花卉所在的發育階段、溫度以及光照條件。 據報導,2020年麥盧卡蜂蜜的出口價值高達 5 億紐元,且人們對高 UMF 蜂蜜的需求正在不斷增加。 責任編輯:劉潤菁

工商

話說新西蘭的GST 生活在新西蘭的人, 對GST(商品和服務稅)這個名詞或許都不陌生,它是新西蘭政府對商品和服務徵收的一種附加消費稅, 廣泛存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您需要花錢購買的商品或服務,大部分裡面都包含有GST, 當然也有少部分是被IRD (稅務局)特別指明赦免的。比如,您去超市買的東西,日常生活中的電費,水費,油費,電話費等等,都是含了GST 的。 除日常消費外,就是商業行為和商家了。GST存在於從事商業活動的相關實體的每一環節中。通常只要有買賣交易,就需要附加GST,而且商家一般都是GST註冊者,也就是說,他們有權利代新西蘭政府向需要他們服務或商品的買家徵收GST,  同時按照政府規定,又必須這麼做。  嚴格的說這個GST,既不計算在成本,也不計算在利潤,他們收到後,就交給了稅局。 但是作為一個商業運營者,由於他們在完成他們的商品和服務時,是有成本的, 按照新西蘭稅務局的規定,他們在運營支出中付出的GST, 是可以向稅局抵扣回來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您去超市買一瓶牛奶,如果是日常生活消費,那麼您就實實在在付出了牛奶價格中的GST。 但是如果您買的牛奶是為了您經營用的, 比如,咖啡店,這種情況,您可以向稅局把您這瓶牛奶裡支付的GST抵扣回來。 也就是說真正為GST買單的,是最終的消費者, 英文中的Consumer。如果是消費前的必須商業過程,也就是說不是最終消費者,付出GST是可以抵扣回來的。 在商業運作中和在日常消費中, GST 在商品價格中的表達方式是不同的。比如, 如果是$115 的最終價格, 那麼日常消費中的表述就是價格為$115 , 並註明其中包含了$15 的GST , 而商業運作中,報價會是 $100+$15。這裡的區別是, 商業運作中,可以將這個$15的GST向稅局抵扣回來。而作為消費者,只是告訴您, 您付出了$15 的GST。 房產物業中的GST 新西蘭的物業通常分為兩大類: 商業物業(Commercial) 和居民住宅物業 (Residential) 。 住宅物業,在新西蘭法律上是這樣定義的,是指那些用於或目的是用於居民居住的物業,可能只限於居民居住,或者是大部分用於居民居住。 商業物業,顧名思義,是用於進行商業活動的物業, 比如: 辦公樓,倉儲,酒店,零售,  工業大樓,公共設施等等。新西蘭政府對其也有明確的資源劃分,只能建在規範的區域內: 比如工業區,輕工業區,商業區等。 我們用於自住或出租給別人居住的房產,通常就是居民住宅物業了。 絕大部分的房產物業買賣的價格中都包含著GST,但商業物業和住宅物業在體現上不同。 商業物業在買賣合同的成交價中, 會清清楚楚列明GST, 也就是價錢+GST(if any  如果有的話),其實這符合商業運營的常規。住宅物業的價格中通常都沒有列出GST這個欄目。 有的人會想,商業物業中多了要支出的GST,我在購買自住房時是沒有的。是的,居民住宅物業中不會把GST列出來,但並不是說您購買的價錢中沒有GST,相反,您購買的是包含了GST之後的價格。  為什麼這麼說呢? […]

本地

(Here and now, unfortunately, ends my journey on Pixabay / Pixabay)   由於全球的供應鏈繼續受到Covid-19的干擾,紐西蘭一些父母已經開始提前行動,確保他們的孩子今年能有喜歡的聖誕禮物。 據 1 NEWS 報導,紐西蘭大型購物網站 Trade Me 上,全新玩具的銷售額漲了40%,全新自行車和蹦床等商品的購買量激增。該現象表明假日季的消費已經開始。 Trade Me的工作人員對 1 NEWS 表示:「在全球範圍內,玩具公司和製造商都在為供應鏈問題苦苦掙扎。他們警告說將會出現庫存短缺,這也促使父母現在就開始購買(聖誕禮物)。」 奧克蘭港口的一位發言人說,供應鏈問題不出在紐西蘭這裡,可能讓人們在聖誕節掃興的並不是他們。 發言人同時指出,是更廣泛的全球供應鏈出了問題,且由於港口工人和貨運司機短缺,讓該問題被繼續放大。 據報導,目前全球總運力中,約有 12.5% 被困在離岸的港口,美國也已有零售商發出警告,說一些聖誕願望清單的禮物他們根本無法提供。在美國沃爾瑪(Wallmart)這樣的商店,還出現了顧客恐慌性購買玩具的場面。 在紐西蘭,為了保證聖誕庫存,一些零售商已經調整了自己的訂購習慣。 家居用品商店Tea Pea的老闆對 1 NEWS 說,他們商店的當務之急就是確保顧客能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因此已經在「越來越早地進貨」。 然而,一些貨物目前尚不能批發購買,因此即使想提前進貨也無法如願。 這位店主想向紐西蘭人傳達的信息是,如果想為家人購買玩具,就請儘快,「否則就有可能錯過這個聖誕節」。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Gerd Altmann / Pixabay)   由於全球需求不斷增長,以及石油供應的短缺,近幾周油價一直在大幅上漲。在紐西蘭加滿油箱從未如此昂貴。燃料價格跟蹤應用程序 Gaspy 背後的團隊本周指出,91 辛烷值汽油的全國平均價格目前為 2.39 紐元,創下歷史新高。 據RNZ報導,全國許多加油站現在每升燃油收費超過 2.50 紐元,這給已經在其他地方面臨成本上漲的紐西蘭人增加了壓力。小企業、旅遊和酒店工作人員也受到價格上漲的影響。 AA 汽車事務總經理邁克.努恩(Mike Noon)認為,這是因為石油輸出國組織沒有達到預期的供應水平,而且「世界上所有這些國家在疫情後的經濟反彈非常強勁,所以需求很高,不僅僅是汽油。」 英國《金融時報》10月12日報導稱,由於擔心供應,美國基準石油價格觸及7年高點。 美國原油基準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在10月12日觸及每桶逾 82 美元的高點,為 2014 年以來的最高水平,隨後回落至 80.46 美元,當天上漲 1.4%。13日繼續保持上漲勢頭,交易價格上漲0.2%,至每桶80.6美元,接近3年高點。 《泰晤士報》報導稱,自 9 月初以來,油價已上漲超過 16%。 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因於全球經濟反彈,這是由於世界各地許多民眾重返工作崗位。另外,天然氣短缺加劇了對石油價格的壓力,增加了對替代能源的需求。所有這些因素加在一起給紐西蘭的燃料價格帶來了上行壓力。 努恩還表示,「我們以美元購買原油和成品油,」而紐元兌美元的匯率波動很大,與幾年前的水平相差甚遠。當前紐元的價值對燃油價格沒有幫助。 燃料價格上漲也將給已經面臨現金流壓力的企業帶來壓力。而且,燃料價格對運輸貨物的成本有直接影響,這可能導致其他地方的價格上漲。 今年 7 月發布的消費者物價指數顯示,通脹上升了 3.3%,是近十年來的最大增幅。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發出警告稱,各國央行在應對通脹風險時需要「非常、非常警惕」。 紐西蘭儲備銀行已經採取了應對通脹風險的第一步,七年來首次提高了官方現金利率( OCR)。經濟學家預測,未來12個月OCR還將出現一系列上調。 紐西蘭人的錢包似乎只會變得更加緊張。 責任編輯:劉潤菁

人物

(Pixource / Pixabay)   在政府大力推廣疫苗接種之際,沒有接種輝瑞疫苗計劃的泰晤士-科羅曼德市長桑德拉.古迪(Sandra Goudie)已成為媒體及公眾關注的焦點。 本週,古迪市長公開表示,在美國Novavax疫苗獲批能在紐西蘭使用之前,她不會接種疫苗,因為她有個人做出選擇的權利。她還補充說,她認為政府強制一些群體接種疫苗「完全是錯誤的」。 10月14日(週四),在接受Newstalk ZB採訪時,古迪再次表明自己立場。 她說:「我不會接種輝瑞疫苗,我會等待 Novavax 疫苗,因為我有權作出個人選擇,每個人都有。」 她表示,自己不會參與週六(10月16日)的疫苗推廣活動,是否接種疫苗是個人選擇的問題,人們應該尊重彼此的意見。 當被問及她為甚麼決定接種Novavax疫苗時,她也表示,這是她的「個人選擇」,她「有權做出那個個人的選擇」。 古迪表示,她已閱讀了很多相關信息,她只會評論自己的個人選擇,而不會評論他人的選擇,也不會就科學家提出的共衛建議「發表任何評論」。 此外,就政府強制衛生工作者和教師接種疫苗的問題,古迪表示:「我認為這是完全錯誤的。」 她說,是否接種不應該是強制性的,人們也不應該因此失去工作。 作為一名公職人員,古迪被問到她是否有義務鼓勵人們接種疫苗。她說,人們應該「有選擇的自由」,處於領導地位的人也是如此。 「誰說處於領導地位的人也不能有權表達他們的個人選擇和自由?」她反問主持人蒂姆‧貝弗裡奇(Tim Beveridge)。「我應該被剝奪這個權利嗎?」 古迪因其接種疫苗的態度受到批評。 當被主持人告知,她因未給出自己決定的解釋而受到批評時,她說:「這也是我個人的選擇。我有權做出這些選擇和決定。」 「我正在為我自己做出這些決定,並且我的決定應該被尊重,因為這些決定是我自己的,」她強調。 此前,古迪市長還對NZ Herald表示,一些人認為她不接種疫苗會使給他人帶來危險,但她對此並不認同。 她說:「顯然我不同意他們的觀點。我正在行使我的個人選擇權。就《權利法案》而言,我的這個權利。」 她說,Covid-19的相關立法應與《權利法案》保持一致。 責任編輯:劉潤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