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學院侵害學術自由 新西蘭學術界擔憂

18 Oct,2018 | 本地新聞

近日,新西蘭學術界通過媒體呼籲,中共通過孔子學院向新西蘭各大學提供的數百萬元資金,將損害新西蘭的學術自由,而且新西蘭註入的公共資金,也等於在資助中共進行海外滲透。圖為北佛羅里達大學校區內的孔子學院辦公室。(黃雲天/大紀元)

近日,新西蘭學術界通過媒體揭露,中共通過孔子學院向新西蘭各大學提供數百萬元(新西蘭元,下同)資金,這將侵害新西蘭的學術自由,而且新西蘭注入的公共資金,也等於在資助中共進行海外滲透。

中共在新西蘭奧克蘭大學、坎特伯雷大學和維多利亞大學均設立了孔子學院。新西蘭Stuff新聞網依《官方信息法》獲得的數據顯示,去年這三所大學共獲中共資助款84萬元,但各大學總共為孔子學院投入了130萬元。過去三年裡,這三所大學共獲230萬元中共注入的資金。

Advertisements

孔子學院遭全球唾棄

 

Stuff文章說,(不明就裡)的擁護者將孔子學院視為學習中文普通話的良性載體。但近年來,孔子學院受到了嚴格審查,被指所講授的內容都是關於中國的洗腦材料,並傳播其黨文化言論。

截至目前,中共已在全球149個國家設立了530所孔子學院。但中共假借孔子之名輸出其黨文化之實日益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並被廣泛唾棄。2013年,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宣布關閉孔子學院,創下全球首例。

美國川普總統8月份簽署的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明確規定,五角大樓不得資助美國大學中的孔子學院。同月,北佛羅里達大學宣布將在明年2月關閉2014年設立的孔子學院,原因是其課程和活動不符合該校的發展目標。

出於對中共潛在影響力的擔憂,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政府正在審查該州教育廳與孔子學院的關係。

Stuff文章表示,雖然新西蘭還沒有看到有關孔子學院的公開辯論,但新西蘭學者們紛紛對孔子學院的資金提出質疑,包括新西蘭為孔子學院注入的資金所起的作用、北京政府提供的大筆資金是否帶有附加條件、新西蘭的學術自由是否會受到影響等等。

紐教授:新西蘭在資助中共滲透

 

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坎特伯雷大學政治科學與國際關係學教授布萊迪(Anne-Marie Brady)表示,由於新西蘭也在為孔子學院提供公共資金,實際上新西蘭正在協助中共推進其海外議程。

「新西蘭需要增強有關中國的知識和語言技能,但我們應該通過以新西蘭為基礎的計劃來實現這一目標,不受中共政府資助項目的審查限制。」也就是說,新西蘭需要的是未經中共審查的中文和文化項目。

維大教師:孔院禁止討論關鍵話題

 

維多利亞大學(簡稱維大)語言與文化學院兼職教師坎貝爾(Duncan Campbell)對孔子學院的「大量禁忌領域」感到擔憂,特別是與北京有關的政治敏感話題。

他說:「這些禁忌領域正是大學系統要突破的目標。我們註定要進行高難度對話,但在中國不行。全球各地的孔子學院都禁止談論新疆、西藏和台灣等話題,所有最關鍵的問題都不允許討論。」

對此,布萊迪補充說,孔子學院僱用的員工可能不會是法輪功、藏傳佛教或台獨的追隨者,這些團體被中共視為威脅。所有孔子學院的章程都規定,他們不會違反中國(中共)的法律法規,而目前在中國,像法輪功這樣的活動是被禁止的。

「對中國的理解外包給了中共」

 

去年維大孔子學院從「漢辦」獲得了超過36萬元的資金,2017年該大學孔子學院的總預算超過62萬元。所謂「漢辦」是中共「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的簡稱,也就是孔子學院的總部,是中共教育部直屬機構。

坎貝爾表示:「向孔子學院注入60多萬元資金是不合適的,這相當於把我們對中國的理解『外包』給了中國共產黨。」他認為,維大應該將這些資金或更多資金投入到對中國的恰當研究中。

中共「嵌入式」滲透令人擔憂

 

坎貝爾對媒體表示,所有國家都在某種程度上將其「軟實力」擴展到海外,但沒有一個國家有孔子學院這樣的項目,將其嵌入東道國的大學之內。包括法蘭西聯盟和歌德學院,它們都是獨立自治的,它不會干擾現有學術機構的框架。

他說:「有關中國和孔子學院的問題在於,我們是在和一個一黨專政的國家打交道,實際上我們不是在和一個民族國家打交道。」

坎貝爾發現的問題與調查類紀錄片《假孔子之名》導演秋旻(Doris Liu)所反映的情況完全一致。

加拿大華裔導演秋旻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說:「孔子學院的辦學模式與其它西方任何一個語言推廣機構都不同,其目的就是要依附到西方教育機構裡面去,變成它的一部分,因此中共就有機會從內部去施加其影響力。」

「而且這種辦學模式有很大的迷惑性,因為民眾會將其視為該大學的一個學院。」

高教聯盟:外來資金蠶食學術自由

 

新西蘭高等教育聯盟主席格雷(Sandra Grey)表示,各大學需要調查一下,中共提供的資金是否會阻止各大學對中國進行自由調查。她認為政府高等教育專款不足等一系列因素導致新西蘭學術自由被「蠶食」。

格雷表示,人們一直擔心,包括外國政府在內的外來資金很可能帶有附加條件。「中國(無惡意地)投資高等教育不是壞事,但我們確實需要考慮他們的做法是否會阻止我們批評中共政府的政策和行動。」

Advertisements

「孔子學院安插在我們的機構內部並獲得了其合法性,因此他們需要按照新西蘭的立法行事。新西蘭立法規定了學術自由的存在,我們的教育機構應該是社會的批評者和良心。」

「孔院與其它機構關係過於密切」

 

經濟學家及新中關係評論員瑞德爾(Michael Reddell)表示,他擔心孔子學院與新西蘭外交政策機構和其它大學工作之間的聯繫過於密切。他舉例說,維大孔子學院主席布朗(Tony Browne)同時兼任該大學新西蘭當代中國研究中心(CCRC)的主席。

據Stuff新聞網了解,自CCRC成立以來,布朗的雙重角色已經在該中心領導層內部造成了緊張。

瑞德爾說:「我想布朗不會積極壓制任何有關中國的負面研究,但他的存在可能會影響到那些受命從事這類工作的人,例如CCRC負責人。」

坎貝爾將布朗的雙重角色描述為「不可能的情況」。他說:「很難理解它是如何運作的。當然我認為這不合理。」

孔子學院定期向中領館匯報

 

依《官方信息法》公布的信件顯示,奧克蘭孔子學院定期向中共駐奧克蘭領事館匯報情況。去年8月,孔子學院通過電子郵件向中領館發送了2017年下半年的「重要事件」日程表,其中包括在奧克蘭恆天然總部大樓舉辦的10月論壇,其主題是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

郵件中說:「新西蘭政府和私營部門將『一帶一路』視為非常重要的貿易機會,孔子學院將以此為主題,與新西蘭智庫新中委員會(NZ China Council)合作舉辦論壇。」

布萊迪教授表示,這次論壇超越了孔子學院的既定目標,約有100名中國和新西蘭商界和學術界代表參加。

2017年3月,前國家黨政府與中共簽署了關於「一帶一路」倡議的諒解備忘錄,使新西蘭成為簽署這項備忘錄的第一個西方國家。

景點

  近日,紐西蘭的基督城(Christchurch)和北地(Northland)都入選了《時代》雜誌今年選出的世界百個值得探索的非凡目的地名單。 這是該雜誌推出年度最佳地點名單的第三年,由該雜誌的記者和撰稿人共同選出,其推薦的各種獨特體驗既涵蓋受歡迎的熱門景點,也包括鮮為人知的小眾目的地。 基督城因其「從瓦礫中重建」而上榜。 雜誌所列出的城市亮點包括室內農貿市場河濱市場(Riverside Market)、重建的圖蘭加圖書館(Turanga library)和耗資 4.75 億元的Te Pae基督城會議中心(Te Pae Christchurch Convention Centre)。據 1 News 報導,該中心今年就會向公眾開放。 北地則以「傳奇體驗」上榜,推薦體驗包括庫佩的馬尼阿足跡(Manea Footprints of Kupe)、Ngawha泉、Te Ahurea博物館,以及當地標誌性的普爾奈茨群島(Poor Knights Islands)。 此外,北京因其「動感十足的都市特色”、台北因其「文化與寧靜之美」、麗江因其「冒險的發源地」也入圍了《時代》雜誌的名單。 點擊這裡,可以查看完整列表。 責任編輯:劉潤菁  

食全食美

旱金蓮(Nasturtium)是紐西蘭一種很常見的花,不僅在很多人的花園中廣為種植

工商

想像一下,當你駕車行駛在一望無際的高速公路上,突然,一只小可愛羊駝出現在你面前。別怕,它可沒有惡意,只是想跟你借個道,橫穿下公路而已。別不信,這在「羊比人多」的紐西蘭,非常可能出現哦!下面就由BMW和MINI系列駕駛體驗計劃的傳奇教練、頂級安全駕駛專家克勞斯.海默爾(Klaus Heimerl)為你講述在紐西蘭冬日自駕時, 遇到突發事件的應急處理辦法。 遇到黑冰時保持冷靜 在紐西蘭的雪地駕駛,你很有可能會碰到黑冰(black ice)。黑冰是一種厚度很薄的冰層,通常與道路融為一體,肉眼非常不易識別。而且因為黑冰結成後比普通的冰溫度要低,其表面上還有一層融化的水,會比正常的冰滑很多。如果你在行車當中意外撞到了一塊黑冰,請保持冷靜,不要驚慌。相信我,這可是紐西蘭司機在雪地駕駛中的「必修課」。你可以將汽車停在一個較為安全的位置。如果車輛中自帶ABS(防抱死制動)系統,可以猛踩剎車。但如果車內沒有此系統,就需要減速剎車,輕輕制動,直到汽車停下來。 汽車打滑時靈活控制油門   在行車過程中,當前輪胎失去牽引力時,汽車通常會向曲線的外緣側滑。這時無論怎麼打方向盤,車輛都會向前直衝。因此這時你只需稍微放鬆油門,在合適的時間點打方向盤轉向,讓車輛前輪保持與車身方向相同,直到恢復正常;當後輪胎失去牽引力時,對車的制動可能會有些許困難。這時你需完全鬆開油門,踩下離合器並將方向盤往車輛打滑的方向打。 輪胎與地面摩擦力降低要踩離合 寬輪胎的汽車在雪地行駛時非常容易打滑。如果你駕駛的是寶馬車,汽車自帶的DSC系統會及時的對車輛的打滑現象做出警示。當你看到警告標誌後,就應該更加注意減速慢行,小心駕駛。又或是如果你在駕車時突然感覺方向盤鬆了,並且根據車輛信息、天氣、路況等信息判斷路面較為濕滑,此時你的輪胎與地面的摩擦力很可能已經減弱至零。你應該踩下離合器,讓汽車慢慢與地面接觸。通常在20-30米的距離內,輪胎與地面的摩擦力會重新加大。切記勿要猛踩剎車或油門。 路遇動物要減速 在紐西蘭的探險旅途中,你很可能在經過兩旁是農場的高速公路上碰到幾「只」淘氣的小動物。首先,你要適時減速,保證在動物通過後再驅車前行。其次,紐西蘭駕車習慣為左側通行,在碰到動物時候絕對不能因避開動物而逆向行駛,這很可能會導致你與對面車輛相撞,發生嚴重交通事故。所以要根據實際情況,減速慢行,在必要的情況下緊急剎車。 用「好」剎車 如果你看多了好萊塢大片,可能會發現剎車失靈在驚險刺激的電影劇情中屢屢出現。但在現實生活中剎車失靈發生的可能性小之又小。無論在甚麼情況下,「踩剎車」都是必不可少的一項安全駕駛技巧。你可以通過降檔、剎車來控制發動機制動,必要時手剎也可以派上用場,但要小心不要鎖死輪胎。 爆胎時及時修正車身 輪胎爆裂的情況其實也較為少見。但如果在駕駛途中發生爆胎,也無需恐慌。因為四輪車輛在一個輪胎爆裂後,即使只有三個正常輪胎,你也能控制車輛的前進方向。在發生爆胎時,應該保持頭腦清醒冷靜,用力握住方向盤,及時修正車身,輕輕剎車以讓汽車停止滑行。隨後,如果附近地區就有汽修廠或汽車修理師,可以打電話請求幫助。但要記住在不妨礙後方來車的地方停車,打開危險信號燈,豎起三角警示牌,等待援助。

本地

  解密的政府文件顯示,1978年12月,在惠靈頓與基督城之間的凱庫拉(Kaikōura),TV1鏡頭中捕捉到了不明飛行物(UFO)的畫面。但至今,官員們都無法對其給出合理的解釋。 據RNZ報導,1979年1月,紐西蘭科學與工業研究部(DSIR)將其歸類為「不明飛行物」,且將報告提交給了聯合國。 在1977年至1982年間,紐西蘭檔案館還存有一大組關於「不明飛行物」的文件。 根據科學與工業研究部(DSIR)的簡報,該部曾試圖證明此TV1鏡頭中的影像並非」不明飛行物」,就像此前證明小有名氣的克羅克特(Crockett)膠片中,類似的圖像並非UFO一樣。 該簡報中指出,兩個膠片的圖像都非常扭曲。但克羅克特(Crockett)膠片中的圖像通過窗戶拍攝,因此產生了視覺差異,而TV1鏡頭的圖像是直接拍攝而來,不存在通過玻璃和塑料導致鏡頭失真的問題。 此外,膠片的像差很明顯,導致分析很困難。 科學與工業研究部(DSIR)指出,該場景被目擊到的時候,雷達讀書與基督城和惠靈頓交通管制記錄的信號並不一致。 該部不願給出明確的陳述,但官員們猜測,拍出的影像可能會被證明只是地平線上的一般亮光,並可能是木星或金星發出的。 簡報中寫道:「在確定之前,這些物體仍會被歸類為『不明飛行物』。但要想證明它們是外星干預的結果,還差得太遠。」 責任編輯:劉潤菁

汽車

  中型 SUV,Kia 第五代 Sportage 即將在今年登錄全球市場。全新的自然精緻設計、集成曲面屏的高級尖端內飾、寬敞的頭部腿部與行李空間、適用多種地形的全新地形模式與 ESC 系統、享譽市場的 ADAS 功能,造就了一款充滿活力、運動感和駕駛樂趣的 SUV,使全新第五代 Sportage 成為了萬眾矚目的焦點。 不僅如此,全新的 Sportage 是第一款根據地區提供長軸距和短軸距車型的Kia汽車,滿足市場的多樣化和特定需求。 Kia紐西蘭董事總經理托德.麥克唐納 (Todd McDonald) 表示: 「Kia Sportage 是一款適合家庭使用的 SUV ,由此詮釋了其在銷售方面取得了的特別成功——在紐西蘭更是如此。」 McDonald表示, 「在車型陣容、規格和價格等細節尚未公布之前,大家對新款 Sportage就已經興趣十足。」 Kia公司高級副總裁兼全球品牌和客戶體驗部門負責人 Artur Martins 表示: 「無論是從前瞻性的設計、一流的內飾、下一代的現金技術、高效且反應靈敏的動力系統、最高水平的安全系統還是最新的工程突破來說——全新的 Sportage 是終極的城市SUV。」 瞬間視覺衝擊 突破設計界限   從正面看,全新的 Sportag採用黑色格柵圖形,現代標誌性虎鼻格柵與獨特的未來主義風格迴旋鏢形 LED DRL(日間行車燈)相連接,打造獨特外觀。 側面輪廓線條穿過乾淨而精緻的車身表面, Sportage 全新系列中,您可以選擇與車身顏色不同的黑色車頂。採用俯衝設計,尾燈通過細長的水平設計連接。新款 Sportage 配備 17 英吋、18 英吋或頂級 19 英吋輪轂,可選擇七種不同的合金設計、顏色和飾面。 先進技術與現代風格的融合   全新第五代Sportage的內飾將突破性技術與豪華功能、優質材料以及現代風格融為一體。高科技 […]

人物

  2020年大選後一直隱身、藉著出席6月20日舉行的紐西蘭優先黨年會上發表重磅演講、76歲高齡的政壇老將Winston Peters,高調宣佈再度出馬,繼續領導紐西蘭優先黨,誓言在2023年大選時重返紐西蘭政壇。一時間,人們議論紛紛,褒貶不一。   作為叱吒紐西蘭政壇42年和曾經的「造王者」,Peters 步出大選失利的陰影,對與會 者表示,紐西蘭優先黨憑著對紐西蘭的忠誠,一定要重返政治舞台。耐人尋味的是,Peters在其政黨年會演讲即將結束時說:「我們會回來的。」似乎特意引用了阿諾-施瓦辛格在其當年的電影《終結者》中說的那句名言。   紐西蘭優先黨於1993年由當時離開國家黨的Peters創建,過去近30年中成為紐西蘭政壇舉足輕重的第三大黨。在2020年大選中以2.6% 的政黨得票率黯然出局,Peters 和他的優先黨隊友雖然淡出人們的視線,但整個團隊並沒有倒下。他們在奧克蘭舉行了年度大會,總結失利原因、分析時局變化、鼓舞士氣、勵精圖治,吹響了再次絕地反擊的號角,就像他們在2008年大選中失利,於三年後的2011年強勢回歸議會那樣。   為何依然是Peters?   有一種有趣的現象,紐西蘭優先黨與其創黨領袖Winston Peters 難以分離,似乎沒有了Peters,優先黨就不成其為優先黨了,這又說明Peters作為該黨的靈魂領軍人物的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優先黨是不是過於依賴老將Peters了,黨內是不是無人能出其右?   一個政黨怎麼發展、如何壯大?如果沒有新生力量的持續加入,黨內缺乏對未來領袖人物的階梯式、階段式的培養機制,是難以想像的。   黨內的其他人都哪裡去了?Peters 早已過了退休年齡,雖然他依然健康,其政治生涯也不可能一直繼續下去,為甚麼Tracey Martin、Ron Mark 和Jenny Marcroft等議員會離去?紐西蘭優先黨的中長期前景又如何?   從政黨年度大會可以看出什麼?   Newsroom 傳媒政治編輯Jo Moir與紐西蘭優先黨的政治評論員Josh Van Veen 就該黨的未來進行了交談,看得出優先黨所專注的依然是重振紐西蘭過去的輝煌歲月。   優先黨6月20日在奧克蘭Highbrook 的年會上, Jo Moir 的感嘆是「依然是Winston,他進場了,掌聲很多,人們看到他很興奮,然後他站起來說他每隔一年在同一個年度大會上說的話。(本來)這是一個討論競選活動出了甚麼問題的會議……而且,我想,他們應該已經變得深沉,他們可能已經吸取了一些教訓……但事實並非如此。它是同樣的情況:對每個人都有攻擊,包括所有的事。」   Moir 認為,紐西蘭優先黨是一個憤世嫉俗的政黨,經常受到政界同僚的嘲笑。在他們看來,這個政黨似乎不支持任何事物,而一味地持反對意見。這似乎讓紐西蘭回到了20世紀50年代中期的理想化時期,那時的生活更簡單,行動更緩慢。   問題歸問題,有一點很清楚,紐西蘭優先黨一直是紐西蘭政治格局的中流砥柱:從28年前成立以來,作為第三大黨,舉足輕重。迄今為止僅有兩次與大選失之交臂,未能進入議會。   紐西蘭優先黨的Josh Van Veen認為,該黨若想重返議會,則必須關注和爭取那些支持工黨的選民。   「優先黨的勝利之路必須是保守的藍領工黨選民。那些可能在2011年、2014年和2017年投票支持優先黨的人……這些是我們必須贏回的人。這是紐西蘭優先黨需要利用的那種情緒,但他們可以用積極和具有建設性的方式做到這一點,而不是訴諸恐懼和偏見,不幸的是,他們過去曾這樣做過。」   Tracey Martin […]